• 【绿帽顶顶戴】(7-8) 作者:shangshang94
字数:11334

                7、

  迷途深陷「小斌,这边!」刘元冲我招了招手,我愣在原地半天迈不开步子,半天反应不过来刘元这是要玩哪一出。心怡看到刘元连忙挥了挥手,推了推我,我这才反应了过来。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小斌,他太太心怡。这是宁宁,是我朋友。」刘元装模作样地帮我们介绍,奈何心怡在场,我也只好陪他演戏。倒是宁宁不知道被这小子灌了什么药,竟也如此配合。看着心怡和我对面的这个曾经吃了我无数子孙的人妻聊天谈话,心里的滋味真是一言难尽哪,除了紧张不安外,多多少少还有点暴露的刺激感。

  「你们先吃,我去个洗手间」,心怡站起来。

  「正好我也要去,我带你去吧」,刘元和心怡双双从餐桌前离开。剩下我和宁宁两个人面面相觑。

  「宁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脸严肃地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啊?」宁宁笑了笑,装作不懂,端起了旁边的高脚杯。
  「别装了,你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你跟刘元到底在盘算什么?」我有些怒了,毕竟婚姻的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

  宁宁沉默了一下,喝了一口葡萄酒,放下酒杯。「今天的事你别怪他,是我求他这么做的。」她说完后低下了头,像做错事情的孩子被发现一样。

  我越来越不解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斌哥,我只是想见一见你太太,没别的意思。」宁宁一脸诚恳的样子,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一直听刘元说你太太很漂亮,今天终于一睹尊容了,的确配得上你这么优秀的男人。」

  我不禁洋洋得意起来,敢情是因为宁宁觉得我很优秀,所以才好奇想看看我老婆长什么样啊,听到她说我优秀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这……宁宁,你知道我们都是有家室的人,有的事情还是要把握好分寸。
  如果你不愿意我们之后可以断绝联系,否则我们两个家庭都会受到最严重的迫害。「

  我故意选择了比较严重的措辞,吓唬吓唬这个小婊子,别以后再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别,小斌哥,我保证以后不会了。我也是有家庭的人,我不会跟她说什么的,我向毛主席保证!」她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手,倒也不失几分可爱。

  「好了,毛爷爷哪管你这些闲事。最近怎么样啊,你跟你老公冷战好了吗?」
  …………

  跟宁宁聊了起来,竟不觉时间过得飞快,刘元和心怡怎么还没回来?正想去看看他们,就见他俩一前一后的回来了,刘元还一把拍了拍我的肩。

  「你俩跑哪去了,怎么这么久?」

  「女厕所要排队呀!这是生理构造的问题……」刘元一边笑着一边说,心怡脸上红扑扑的。

  过了一会儿,肚子有些隐隐作痛,赶紧冲到厕所,赶紧锁门解皮带坐下,才觉好些。这时听到厕所门吱呀一声开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听上去应该是两个人。
  「我刚才不是来上厕所吗?结果被我发现了个特刺激的事儿。」听上去声音是个小年轻,想必是以为厕所没人吧,这么大声地说话。「刚才我在里面拉屎,然后隔壁来了人,过了会儿才发现是俩人!」小伙子一边尿着一边得意地说道。
  「然后呢?」另一个小伙子说道。

  「然后就听见嘴巴裹得吧唧吧唧的声音,不用说你也知道在干嘛了吧,嘿嘿。
  开始我以为隔壁在搞基,还觉得挺恶心的,后来听了一会儿才发现不是。那个女的口活儿应该不咋地,男的一直在教他,舔这里,对,就这样,深一点,太棒了。

  妈的,听得我一下子就硬了,真想过去加入干一炮。「

  「哈哈,你小子运气真好,我他妈怎么就没遇上过这种好事呢?」

  「人品爆发了!那俩人应该是情侣吧,玩了好长时间,估摸有十分钟了都。」
  「就裹了,没操?」

  「没,但是肯定口爆了。那哥们也真够爽的,后来完全放开了在那边操那女的嘴,在老子隔壁一直喘息,把我都搞上火了。后来听到那男的说,乖,咽下去。
  我他妈就忍不住了。「

  「你小子在隔壁撸管了吧?嘿嘿。」

  「是你你不撸啊?操!」两人尿了尿走出了洗手间,门「哐当」一声关上,就像是敲在了我的心里。

  我的手有些颤抖,他们说的,不会是刘元和心怡吧?不会的不会的,怎么可能呢?刘元是我的兄弟,心怡是我老婆,他们怎么会这样呢?而且他们俩其实并没有特别熟啊。可他们俩人刚才的确同时消失了十五分钟,这是不可磨灭的事实。
  要是刚才那俩人说的真是心怡和刘元,那该有多刺激啊?想到这里,我才发现胯下的鸡巴早就不知何时挺立了起来,骄傲地抬着头。

  回到座位上后大家都有点不自然,没过多久这顿饭就这么散了。回家之后心怡说累,洗了澡就去睡了,我在书房里锁了门,却久久不能平静。QQ上刘洋竟然在线,他已经失踪很久了,我发过去一个笑脸,他很快回复了。

  「哥在啊?好久都没见你了。」

  「最近比较忙啊老弟,嘿嘿。」

  「哥,你上次给我发的那个语音,是……」

  「嘿嘿,是什么你还不知道吗?刺激不?」

  「不会是心怡吧?」

  这时我心里真是五味杂陈,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更期待他的什么答案,是还是否,一字之差,却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是她」

  我仿佛被雷劈中一般,我老婆,我的结发妻子,被电脑对面的这个人上了!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愣在那里,半天不知道回什么比较好。

  「硬了吗?」刘洋见我半天不回复,又发了一条。

  「嗯」

  「裤子脱了吧,别拘束了自己。」

  「好。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以后慢慢跟你说,总之你老婆真是极品,我很满意。」

  我下体流了很多淫液,一点一点从马眼渗出。「是在青岛吗?」

  「是的」

  「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我有些生气,作为一个绿帽主,难道不应该跟我商量好再行动吗?这么贸然出击实在是太让我吃惊了!

  「因为我知道你会犹豫,你其实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但你其实是需要我来帮你操她的。」

  看到刘洋说的,我有些无力招架。扪心自问,若是刘洋提前征求我的意见,我即便在发情时会让他放手去做,但等到清醒了肯定还是会各种阻止,毕竟我对心怡的爱太深太深。他了解我,他知道我其实并没有准备好。

  「当初是我找的你,难道你不应该等到我准备好了再做吗?」我敲下这些,一边不忘撸动我的鸡巴。

  刘洋迟迟没有回复,这时,我手机铃声响起,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你好,哪位?」

  「我是刘洋。」我的大脑又是嗡地一声,「我在心怡手机里看到你的号码的,就顺便存了。」

  「哦」

  「没射吧?」

  「还没呢」,我有些心虚地说。

  「哈哈,哥们,我得向你道歉,你说的的确在理。可是我希望你要理解,我玩过很多绿帽,通常从王八真正行动找人淫妻到真正能够接受老婆被人操,这中间会有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你应该很清楚这中间会经历怎样的纠结和挣扎,但是我接触下来的王八都跟我说,其实很后悔当初的这些纠结,因为当真正行动开始找人勾引老婆时就已经可以开始玩了。」他说的很真诚,完全不像是在忽悠我。
  「所以我才会擅自做主,当她能够接受我时就赶紧把她办了,这样其实是有好处的。首先,她不会经历面临背叛婚姻的纠结,女人和男人不一样,当女人开始纠结往往会偏向婚姻,而男人则会偏向肉欲。所以经验证明,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击即中,当她第一次想要出轨时就把她拿下,这是有战术战略的。」

  我一边听他说着,一边撸动着手里的鸡巴,它越来越硬,湿哒哒地在我的手里。

  「我希望你不要怪我,当然如果你过不了这个坎,那我可以从现在起再也不跟她联系,从今以后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如果你觉得没问题,我可以跟你说说那晚的细节……」

  在这种情况下,想必没有一个正常男人会选择前者吧?刘洋给我发了好几张照片,虽然都没露脸,可我哪里会不认识自己老婆的身体?我看到心怡的奶子被刘洋的大手捏在手里,她的乳晕扩大了一圈,明显是发情了的表现。看到她的嫩鲍上湿成了一片,想必刘洋用口舌和双手好好抚慰了一番……这些照片都是偷偷拍下的,想必就连心怡也不知道。

  刘洋一边跟我描述着当时的细节,一边把照片发给我,不忘问我喜不喜欢,我哪里会不喜欢?!

  「操她,操她……求你操她……操心怡!」在一阵嘶吼中,我喷出了浓稠的精液。最远喷到了我自己的脖子上,足足射了十五下,我已经太久太久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感觉。刘洋反倒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大大方方地跟我到了声晚安便挂了。
  我胡乱冲了一下就躺上了床,心怡均匀地呼吸着,不知道在做什么美梦。一下子倒也没法睡着,清醒了以后觉得刘洋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再想想白天的事情,胯下的鸡巴竟又一下硬了起来。

  他们说的那对狗男女,到底是不是刘元和心怡?

  8。花径初窥

              (两个月以前)

  我的工作不免需要时常出差,到各地考察各个市场的具体需求之后再做综合评估。好在出差时间不会特别长,最长一周,短的也就一两天。如果时间长了我还真会担心我不在家的日子里心怡会不会出去偷吃。

  这天我临时接到公司的通知,晚上要连夜飞上海,因为老板家里有事,所以我不得不代替他去开个很重要的会。本来还跟一帮哥们约了今晚去喝酒的,这下也不得不取消了。

  「傻逼,哥临时要去上海出差两天,今晚不能去high了」。跟刘元发了微信之后就赶紧回家,晚上9点的飞机,不快点收拾行李就赶不上了。

  到家之后心怡明显不太高兴,跟她解释了一下工作安排没有办法,我会在开完会之后就回来。

  「今晚又要我一个人吃饭了,我还买了那么多菜」。心怡嘟起了小嘴巴,甚是可爱。

  「乖,就两个晚上,最多三个晚上我就回来了。到时候带你出去吃大餐好不好?」

  「那先说好吃什么我才放你走!」这小妮子趴在我胸口不让我起来,竟开始撒起娇来。

  「嗯……我想想啊,等我回来带你去吃龙虾大餐好不好?」我刮了刮她的鼻子,笑着说道。

  「看你表现这么好,那就姑且放过你吧,不过等你回来,我要好好收拾你!」
  心怡有些羞地说道。

  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暗语,每次我想和她做爱时,都会说今晚老公好好收拾你,每次她听到都会一阵绯红划过脸颊,今天竟然主动地说想收拾我。转念想想,遵从刘洋的吩咐,我已经一个月没有跟心怡行夫妻之事了,最近虽然工作忙碌,可这背后真正的原因还是自己被宁宁迷得神魂颠倒。

  若问我是否对宁宁动了真感情,那是断断没有的,男人总是会很有分寸地把握自己跟身边的女人之间的关系,上床操逼天经地义。可谈到真感情,也只有心怡跟我才知道我们夫妻一起经历了什么,我从不相信没有共患难的感情。

  想来我竟然有些内疚,想必太久没有跟心怡做爱,她饥渴得厉害吧?一个家庭主妇,每天除了把家里的事情料理好,更多的时间想必都在想着我盼着我回家吧?我明白心怡对我的好,手里不自觉把她搂得紧了些。

  此刻我真想立即翻身上马,把心怡压在身下好好操弄一番,以解一解她的相思之苦。揉着她的奶子,我胯下的老二不知不觉竟也挺立起来。

  「小骚货,这么想老公啊?是不是太久没做了忍不住了?」我带有调情性质地问,让心怡羞得把脸埋到了我怀中。

  「讨厌,反正等你回来再说。」

  「要不要现在老公收拾收拾你?」我一脸坏笑。

  「你不是9点的飞机吗,现在已经快6点了,下班高峰期那么堵,来不及就不好了。」

  我看看表,心里也深知时间是确实不够了。「知道你老公我需要时间长就好,那等我回来再好好收拾收拾你。」我拍了拍心怡的屁股示意她起来。

  穿好西装皮鞋,拖着箱子正准备出门,心怡帮我整理了一下衣服,我看着她晶莹明亮的大眼睛,深深地吻了下去,双舌交织只短短一刻便分离。

  「好,我走了。今晚到得晚我就不给你保平安了,有事明天再说吧。」我一边挥挥手一边进了电梯。

  晚上9点多,刘元按响了门铃。

  「刘元,你怎么来了?」心怡穿着一身纯白色的睡裙,刚刚洗澡出来头发还未擦干,星星点点的水滴落在睡裙上更增添了若隐若现的即视感。她一边说着,一边习惯性地把刘元的拖鞋拿过来给他换上。

  看到心怡的睡裙,刘元不禁吞了吞口水。虽然刘元和陈斌称兄道弟,也经常去他家吃饭,可每次去心怡总是穿得既居家又得体,从来不会穿睡衣。这天也是因为陈斌出差且刚洗澡出来,故也没有想那么多,听到门铃就来开门了。

  「我来找小斌,今天竟然放我鸽子,太不像话了。」刘元把鞋子换了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小斌出差了,今天临时走的,说是要去两天。」心怡给刘元倒了一杯水,自己却倒了一杯感冒冲剂,一边搅拌着一边吹着冒出的热气。

  「什么,出差了?他竟然不跟我说一下就这么放我鸽子,气死我了。」刘元没好气地说到,「等他回来我非骂他不可,不请吃顿大餐可不行。你怎么喝这个,感冒了吗?」

  「是啊,晚上感觉有点不舒服,流鼻涕,赶紧喝杯感冒冲剂。对了,你要不要吃水果,我今天买了本来等小斌回来一起吃的,结果他突然走了,等他回来肯定早就坏了。」

  「这样我就不客气啦,哈哈,谁让他没口福。」

  「那你等着,我去洗了就拿来。」心怡放下还冒着热气的感冒冲剂,起身去厨房拿出今天买的荔枝,一颗颗把荔枝从枝上剥下来洗干净,厨房里水龙头传来哗哗的声音。

  这时刘元悄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拧开瓶盖,将里面的液体倒入心怡的杯子里,然后迅速地将小瓶子放回口袋里。嘴角上扬,脸上邪魅地笑了笑。
  心怡洗好了荔枝后端过来,坐在刘元边上,刘元装模作样地玩着手机。「快吃吧,新鲜的荔枝,小核的。」

  刘元剥好一个,放入口中,「哇,水真多,小核又多汁,我喜欢!」一口气接连吃了好几个,装作不经意地说,「你的感冒冲剂凉的差不多了,赶紧喝了吧。」
  「最讨厌喝感冒药了,太苦了。」心怡用勺子搅了搅,捏着鼻子一饮而尽,一滴都没剩下。喝完之后连忙吐舌头,「哈……真是太哭了」。

  「吃个荔枝就不苦了,来,我帮你剥。」刘元迅速地剥好一个荔枝递了过去,心怡笑着接过来,「看不出你还挺会关心女生的,怎么这么久都没找女朋友呢?」
  心怡一口口地吃着刘元递过来的荔枝,一边关切地问道。

  「一个正常男人不找女友只会有几个原因,第一是这个人是屌丝,没有女人喜欢,这显然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刘元打趣地说道,心怡被逗得笑了出来。
  「第二种是因为这个男人搞基」,心怡睁大眼睛看着刘元,大眼睛眨了眨,像是在询问一般。刘元顿了顿,说,「当然,这跟我还是没有关系」。

  「我还以为你要跟我出柜呢,害我紧张了一下」,心怡如释重负般长出了一口气。

  「第三种呢,就是这个男人已经有喜欢的女人了,所以别的再漂亮的女生也入不了他的眼」,刘元特意说得玩世不恭的态度,有种臭美的感觉。

  「是吗,快说说喜欢谁啊这么多年?我认识吗?」心怡连忙问道。

  「这可不能轻易告诉你,每个男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女人你不知道吗?」
  「切,还不说呢,我去问小斌他肯定知道。」

  「真不说,这个人我要一直放在心里,谁都不会说的。」他的语气竟温柔了起来。

  「那好吧,我也不逼你了。可是什么叫做每个男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女人?」
  「你看你没经验了吧,每个男人心里其实都有一个女人,不管这人是不是最后能跟他在一起,但这个人都一直在那里。初恋情结知道吗?」刘元向后坐了坐,靠在沙发背上翘起了腿。

  「这我知道,所以你也是对你的初恋恋恋不忘吗?」心怡一脸坏笑地问。
  「你看你,说了不问还绕着弯子问。这么跟你说吧,其实这个人不一定是初恋,有可能是某个同学,有可能是结婚后才认识的同事,总之有可能是任何一个人。」

  「切,结了婚还有这种事情的话,就太不应该了吧。」心怡努了努嘴。
  「其实也很正常的。」刘元笑了笑,「怎么说呢,这种事情没有好或不好吧。
  嗨,别说我了,来说说你吧,你最近怎么样啊,好久都没见面了,我上次听说伯父住院了?「

  …………………

  心怡跟刘元畅谈了大半个小时,眼看快10点了,刘元拿出手机按了按,然后放在沙发上。「我去上个厕所,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好,这天也不是很热我还在一直出汗,我去把空调打开。」心怡一边擦了擦汗一边去开空调。

  「感冒冲剂发汗的,你小心别被空调吹到。」刘元站起了走进厕所,心怡没注意到他进厕所前嘴角向上的抽动。

  心怡开了空调后回到沙发上坐下,身体的确开始发热了,也不知这感冒冲剂怎么比平时更厉害,头上的汗珠不停地渗出,身上也开始冒汗了。「该死的小斌,偏偏今天出差,人家本来今晚想跟他……这下又要多等两天了」,心怡想着,不自觉地夹了夹腿,她感觉到蜜穴似乎越来越痒,像是有几十只蚂蚁在里面爬来爬去一般,蜜汁和汗水一同渗出,难受极了。

  「天哪,我该不会这么饥渴吧?快一个月没跟他做过了,真的好想啊。」心怡一边羞于自己的淫荡,一边觉得十分刺激。

  刹那间,一下,心怡悄悄用手指抠了抠阴部,只一下,触电般的感觉让心怡险些叫出声来。看来等刘元走后不得不自己抚慰自己一番,不然今晚肯定睡不着了。心怡的脸上红透了,几丝额发被汗水浸湿黏在额头上。

  这时,一阵清脆的手机声传来,刘元的手机在沙发上响起,声音很大,把心怡吓得赶紧抽出手,心脏噗噗直跳。

  「有电话帮我接一下吧」,刘元在厕所里喊道。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心怡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喂……」。

  「你好,我找一下刘元」,是一个男声,沉稳而富有磁性。

  「他现在不方便接电话,你有什么事我可以转告。」

  「好的,你是他女朋友吧,我就提醒他明天把车钥匙带给我,你跟他说他就知道了。」心怡听到对方说自己是刘元女友,想要解释,却发现解释不清楚,干脆什么都不说好了。

  电话很快挂断了,正准备放下手机,心怡却被手机上的画面吸引住了。
  「原来他刚刚在看这些图片啊……」心怡心想,「他真色,让我来看看他手机里还有什么好看的图片没」。

  心怡一张一张地往前滑动,在这个名叫「Personal」的文件夹里看着,里面都是一些男女做爱的自拍,有的一男一女,有的两男一女,张张香艳张张动人。一共没几张照片,心怡很快就看完了,不觉间已夹紧了双腿,最前面竟然有一个视频。本来心怡还在犹豫要不要点开,视频的名称却让她再也没法不点开——小斌6- 21如同轰雷般,手指颤抖着点开了视频,视频里出现一张大圆床,上面躺着一个女人,一个男人骑在女人头上,想必那腿间的粗大已深深插入她喉咙中,另一个男人在女人蜜穴上用力耕耘着,一边用力操着床上的女人,一边说着:「操,太他妈爽了,骚逼。喜不喜欢我的大鸡巴?你的逼这么嫩是不是欠操了?」

  这是陈斌的声音!心怡手颤抖了起来,她万万没想到自己那从不偷吃的老公,竟然在外面跟别人女人做爱,6月21日,就是上个月的事情!

  他的海誓山盟呢还要不要信?他的甜言蜜语还要不要听?他不是说过会爱自己一个人的吗?心怡脑中想到很多跟陈斌认识以后的场景,那些场景一个接一个像幻灯片一样在她脑海中闪过。

  ……

  「心怡,我喜欢你。我想跟你在一起……」海洋公园内,陈斌拉着心怡的手,恳切地说道。「我答应一定对你好,好好关心你、照顾你,让你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虽然公园内那么吵,可拿着冰淇林的她却把这一字一句都听进了心里……

  天台上的烛光晚餐,心怡被突如其来的惊喜感动得痛哭流涕,陈斌单膝下跪,从口袋掏出一枚不大不小的钻戒,「嫁给我吧,心怡,做我的妻子,让我们今生今世都在一起」……

  「我知道现在你很累,乖乖睡吧,在我怀里当一只乖乖的熊宝宝,不许哭,不许闹。」陈斌把她拥入怀中,装睡的心怡咧开嘴甜甜地笑着进入了梦乡……
  「我发誓我只爱心怡一个,绝不爱其他女人!」陈斌单手起誓……

  ……

  热泪早已盈眶,心怡的泪水一滴滴地滴落在睡裙上,本来早已汗湿的睡裙此刻又多添了几个水印。手机里的视频还在放着,画面中陈斌不停地喊着,「操,太爽了,比我老婆的逼还爽…啊……我要射了,我射了……全都射你逼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陈斌叫得那么爽,身体在女人身上一阵阵颤抖,精液顺着胯下的鸡巴一股股注入女人子宫深处,没有戴套。

  心怡的腿紧紧地夹了起来,却哭成了泪人般,梨花带雨,最是动人。这时刘元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站在她面前,手足无措的样子。

  「心……心怡……你,你看到了?」心里却早已乐开了花。

  「呜呜呜……刘元,小斌他……小斌……」心怡嚎啕大哭了起来,仿佛要把所有的压力都发泄出来,趴倒在沙发上,还未干透的头发散落下来,散发出阵阵幽香。

  刘元接过手机,把心怡扶起来,让她在自己的肩头哭,衣服很快湿了一大片,有泪水,更有她不停渗出的汗水。

  心怡渐渐止住了哭泣,还在颤抖,刘元一只手搭在心怡的肩膀,一边安慰着:「心怡,其实你不必这么压抑自己,我知道你很难过,都是我不好……」

  后面的话心怡再也听不清了,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多少次陈斌也对她这么说过。在她伤心,在她难过,在她没理由地跟陈斌发脾气的时候,陈斌总是这样一只手扶着她,一边说「都是我不好……」。他那么骄傲那么成功的一个男人,在她面前却总这样说,因为他什么都把她放在首位。但那是过去,过去他什么都把她放在首位,然而现在呢?他说去出差,他是不是跟别人去哪里鬼混了呢?或者他早就变了心,早就不爱自己了呢?

  心怡的头绪越来越混乱,汗越出越多,她能清楚地感受到刘元的呼吸,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他的手是那么的温暖,就像要把自己的身体融化了一样,他的呼吸是那么沉重,每次呼气都呼在自己的头上,她的意识开始模糊,在他肩膀上蹭干净泪水,抬头看到他黝黑的皮肤和挺拔的鼻子,双目对视,迎来他关切的目光。

  「小斌……」意乱情迷,心怡闭上眼睛主动吻了上去。四唇相交,刹那间她的蜜穴里流出一股淫水,将内裤浸湿了一大片。

  刘元也不吭声,高超的吻技吻得她气促渐急,他的舌头像毒蛇般迅速穿入她的口中,带着他的唾液不停地探索她嘴里的每一片地,她也伸出香舌,两条舌头交缠在一起,他将唾液顺着舌头灌入她口中,一边吸吮她的舌头。

  「滋……滋……」好不过瘾!

  他轻轻把她推倒在沙发上,手隔着早已润湿的睡裙揉搓着她的酥胸,她像触电般一阵阵颤抖,蜜壶里又分泌出股股花蜜流了出来,内裤早就湿了个透,淫水顺着大腿根流了下来。

  刘元压在心怡身上,却不急着把他的肉屌插入她的蜜穴里去过把瘾,却是接连不断的深吻,吻得她好乱,吻得她好动情。

  「唔……唔唔……」舌头被他吸走,却还是忍不住发出声音。

  「喜欢么?」刘元揉搓着她的胸,手指捏住乳头不停地搓弄着,乳晕早就扩大起来,她的乳头高高地挺着,等待刘元来吸舔。

  「唔……喜欢」,喜欢二字刚说出来,刘元便放开她的舌头,一下子埋头在心怡的胸前,隔着睡裙大口大口地舔着她的乳头。上面有她的汗水,泪水,刚洗完头发上滴下来的水,和刘元的口水。一只手揉着她另一边乳房,而另一只手也不忘伸到裙底百花深处去一探究竟,好一个桃源洞,刘元愣了愣,「这药这么厉害,这小娘们儿都湿成这样了?」刘元自己也有些吃惊。

  他的手隔着她粉色的小内裤按压在阴户上,揉搓着,而她却强忍着不想大叫出来。

  刘元一边饶有兴致地玩着她近乎完美的身体,胯下的肉棒早就要将内裤都顶破了。他知道心怡碍于面子,做爱也不敢忘情地叫,这是早在小斌口中就知道了的。但他今天不只是想要上这个朋友妻,更重要的是今晚大好机会,一定要将她一举拿下。

  是征服,是雄性对于雌性的征服。他要她忘情地跟自己做爱,抛开一切,只记住自己能让她这么爽就好。

  哪怕只此一晚。但如果,心怡真的被他征服了,又怎么可能只此一晚?
  刘元一只手滑入心怡的内裤,将心怡的内裤一点点剥下,口中不忘吸舔她挺立起来的乳头,她的睡裙早已湿透了,乳头若隐若现的样子显得格外好看,她闭着眼睛,半张着嘴,急促地呼吸着,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下身早已完全暴露在刘元面前。

  这时刘元停下了口里的动作,两只手一手一个乳房捏在手里,好不痛快,他低头看了看心怡腿间的蜜穴,粉色的嫩肉不停地收缩着,湿哒哒的。刘元知道这是关键时刻,不能有半分懈怠,一个猛子扎入心怡两腿之间,舌尖刚触碰到她的阴唇,她就颤抖了起来。

  「啊……啊啊啊……」她终于叫出声来了,心怡想要控制住自己不要叫出来,却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他的舌头是那么硬朗而粗糙,每次舔过她的小穴,她都能感觉到舌头上的味蕾像一把刷子一样刷过自己的小穴,痒痒麻麻却那么刺激那么爽。

  她两腿把他的头夹在中间,蜜汁渗出像开了闸的洪水一般,开始就再也止不住了。刘元一边把蜜汁吸到嘴里,一边用舌尖逗弄她的阴核,时而快而轻地舔过,时而慢而重的划过,用他舌尖上的味蕾,不停地刷着她的阴唇,引来心怡的阵阵震颤。

  刘元的舌头伸入她的蜜穴中,代替肉棒抽插了起来。心怡一只手按住刘元的头,把他的头紧紧地按向自己的下体,另一只手死死地抓着沙发。刘元的抽插慢慢加快,心怡的叫声也越来越大。

  「要死了,要死了……死了死了,老公…………啊啊……」一阵蜜汁喷涌而出,喷在刘元的脸上,心怡到达了第一次高潮,也是她近一个月以来的第一次高潮。

  即使心怡到达了高潮,刘元也没有停止对她的爱抚。他一只手指伸到心怡的小穴中抠弄着,一边摸着她的身体。她大口地喘着气,一时还没有缓过劲来。
  趁他还没有缓过来,刘元一把把她抱起来,抬到主卧,2米的大床上铺着雪白的床单。刘元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脱下T恤,露出结实紧致的肌肉。他迅速脱了个精光,只穿着一双黑色棉袜,躺在心怡旁边,一个手指放入她口中,她闭着眼睛,小嘴主动地吸吮起来,舌头还不住地舔着他的指尖。另一只手揉着她的奶子,她慢慢缓了过来,尚未消失的情绪又被刘元挑逗了起来,刘元帮她脱了睡裙,此时她也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两腿不停地摩擦着,面色红润,显然发了情。
  刘元脸上狡黠地露出一丝淫笑,心想,「今晚终于可以好好操这个小婊子了,小斌这傻逼,有这么好的老婆不操,竟想送给别人操」。

  心怡已经开始彻底忘情,眼睛睁开看着眼前的男人,竟觉得无比帅气挺拔。
  刘元带着心怡的手来到自己的肉棒上,心怡摸了摸便触电般的弹开了手,「这么大?」心怡脱口而出,然后羞红了脸。

  刘元的肉棒不仅比陈斌的长,而且经过多年逼水滋润,变得又粗又黑。整根肉棒呈黑色,龟头是黑紫色的,流着淫水的肉棒看起来有些吓人,但就是这根肉棒,给多少女人带来了极致高潮。

  「喜欢吗?」刘元一边温柔地说,一边带着她的手重新来到自己的肉棒上,这次她没有抗拒,而是用手握住……她的小手哪里握得住这根肉棒,竟有一大截露了出来,刘元也不着急,一个俯身跟心怡吻在了一起。

  「滋……」舌头交缠发出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淫靡,却是如此刺激。心怡的脸一直红得像涂了胭脂一般,一阵激吻似是难以解她心头的渴,她竟主动拉着刘元的肉棒来到自己的蜜穴边上。

  刘元也不主动,就看着她在自己身下发情,享受着这个自己好友的老婆发骚的淫态,却受用的很。

  「唔……要……」

  「要什么?」像是怕打破了这氛围一般,刘元轻身说道。

  「要你的……弄我……」心怡扭动着身体,极难受地说道。她看着刘元,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刘元坏笑,这笑在心怡眼里看起来却是如此的迷人。「要我的什么,说出来,说出来我就给你。」

  「要你的肉棒……」心怡羞着扭开了头。

  「要我的肉棒干嘛?今晚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刘元淫笑着,用龟头不住地摩擦她的阴唇,前列腺液跟她的蜜汁交织在一起,滑滑的,尤其淫荡。

  「干我……啊……好大……」我字刚说出口,刘元的肉棒长驱直入,一下插了三分之二进入她的蜜穴中,一下子干得她好不痛快,好不满足,她感觉到自己被眼前这个男人填满了、占有了、征服了,她好久没有这样被填满了!

  刘元继续深入,心怡却被吓了一跳,「啊…怎么这么长?」

  「你自己来感受感受有多长,嘿嘿……」刘元淫荡的样子跟之前的温柔男人似乎大相径庭,但此刻心怡却爱他这幅模样。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话一点也不假。

  刘元一寸一寸插入,一直插到底,两个蛋蛋抵在阴户口进不去。心怡却大张着嘴,急促地喘着,「好深…太深了……」刘元的肉棒插入到了她从没被陈斌插到过的地方,这根粗大的肉棒把她的嫩穴都撑开了,淫水如潮水般涌来,被肉棒挤了出来。

  刘元刚进去,就感觉到四面八法的嫩肉包围过来,像是有无数张小嘴一般包裹住自己的肉棒又吸又舔,让他好不痛快,竟差点一个激灵射了出来。

  「这小婊子的逼真紧,也不知道小斌是怎么用的,结婚这么久了逼还这么紧」,刘元想到,便开始抽身往回抽出鸡巴。

  那些本来被刘元肉棒撑开的嫩肉,由于肉棒的抽出又开始倒塌下来,加之龟头向外刮着阴道内壁,一阵阵巨大的快感袭来让心怡几乎昏厥过去。

  「啊……好爽……啊啊啊啊」心怡的叫声越来越大,刘元嘴角出现了一个魅惑的上扬。

[ 本帖最后由 clt2014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