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豚湾传说——被电击屁眼的雏妓】(完)【作者:亚斯伯格】
字数:801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引子

  当人们无意打开了粪井的铁盖后,惊讶地在大便池中发现了失踪了近半年的雏妓少女小洁的一丝不挂的尸体。

  她的手脚被人仔细地剔下了皮肉,这当然是在她活着的时候,因为她死于全身腐烂带来的痛痒,一张美丽的脸扭曲发黑,她的脖子有一个竹架子,把她的头勉强露在外面,小洁的声带给切去了大半,她只能「呵呵!」的发出嘶哑的哀号!
  她的身上的皮肉里满是蛹虫和蛆。

  在小洁饱受酷刑后,她给活活地捆上手脚,切下声带后,泡在她自己家楼前的粪坑里,一点点活活的在极端的痛苦中烂死在肮脏的屎尿里!

             第一章地獄中的嚎叫

  (以下省略一千六百字,请参阅《被电击屁眼的雏妓》

  …………………………

          (《被电击屁眼的雏妓》全文完)

  …………………………

               二、验尸

  一个月后,一间昏暗的地下室里,老头真在忙碌着翻看一具少女的裸体,而旁边离得远远的一位牧师正与异味做着斗争,一手捂鼻,一边翻着一本厚厚的魔法报告。

  「四肢大体保存完整,全身中度腐烂。肌肉腐烂程度很高,深度却没有很深,身体内部很新鲜,看现在的气温,应该是在腐败物很多的环境中浸泡了一个月以上,如下水道,很脏的下水道,我都闻到下水道的味了。」老头捂着鼻子说道;
  「是啊,我们是在窖井中发现她的,她当时就泡在粪水里。她的味道比粪坑本来的味道还大,我们把她运回来用消毒剂泡了一个月,这才运到你这来的。」
  「而根据魔法报告所说,她在窖井里泡了三个月,不过开始说是泡一段时间就会提上去冲洗一次,后来间隔越来越长。最后一次到我们发现为止据说泡了二十天。」

  老头继续下一项,「现在检查上肢,双臂肌肉残缺很多,轻度腐烂但表皮酥
  脆,腐烂程度和身体不一致,应该是被油炸所致。上面有刀切割痕迹,应该是为

  食用而切割的。「

  「魔法报告上说,是先被剥皮,然后再用沸油一遍遍浇,外脆内嫩,她自己都吃过的。」

  「双手紧握成拳状,轻微腐烂蜕皮,轻微畸形,颜色水浸白,应该是被紧密包裹在密封手套里。」

  「是的,两只手套连在一起,我们发现她时还戴着,外皮够硬,她一直磨都没磨破」

  老头继续,「现在检查下肢,大腿被剥皮,中度腐烂;小腿也被剥皮,重度
  腐烂;双脚完全腐烂,骨肉分离。「;

  「应该是从下往上逐级加重腐烂程度的,什么状态下会造成这种效果?脚掌有烧胡痕迹,不是烧焦是烧胡……我明白了,就像顿肉一样,她的腿被吊起放进锅里煮过,锅不是很深,所以只有下面煮熟了,所以熟的地方先腐烂。」

  「魔法报告上说,而且还炖胡了,据说汤里有很大的胡味,所以腿才没有被那人吃掉,继续!」

  「现在检查头部,脸颊穿孔腐烂,口腔内严重腐烂,舌头和声带被切除。食道被撑大撕裂,灼伤。颈部有贯彻孔,局部腐烂,以前应该是把什么插入气管的。
  口腔和食道内长期插入有圆柱棒状物体,直径约五厘米,烧灼应该也是圆棒造成的,你看长期压置造成伤口愈合成弧形。「

  「是空心铁管,带电。长期持续的高压电击造成的肌肉脆化和烧灼,外加热辣椒油。」

  「她从被抓去嘴里就一直插着管子。开始几个月是空心铁管,加上电击;后面在窖井里换成了空心竹竿,竹竿应该很长,一头固定在她嘴里,一头伸在窖井外,那人定期通过竹竿给她喂食。」

  「还有以前插铁管时也都是直接从铁管里灌食。」

  「后来她口腔开始腐烂,竹竿从口腔滑落,她就自己在窖井里找食。」
  「我们没有找到竹竿。」

  「她鼻子缺失,鼻腔里被腐蚀,注意是腐蚀而不是腐烂,应该是某种化学物质。」老头有了新发现。

  「魔法报告上说,是氨气或有氨水味的气体,据说那人也被吓了跳。那人咬她鼻子,没想到一下就咬了下来,很是把那人恶心了下。」

  「哼哼,氨水是有腐蚀行的,那人绝对不会是炼金术士。」老头推测道。
  「眼睛保存完好,眼睑上有线缝,应该是被缝了眼睛,你们拆开的?」
  「是,我们发现时还缝起的,据说她从被抓去醒过来起就被缝了眼。」
  老头翻开她的眼皮,习惯性的用灯照去——「好漂亮的眼睛,有缩瞳反应,天啊,她还活着。」

  「废话,你以为大清早我们是送过来验尸的吗?」

  「是是」老头兀自嘬嘘,「怎么不早说,我差点就直接把她解剖了。」
  教士笑笑,「解剖就解剖吧,我们也把她当尸体来对待的,要不是她背后有人,我们早把她销毁了。」

  「背后有人?是谁?她是什么人?你们安的什么心?」

  「背后的人是王室、红衣主教、首席大法师……」

  「天啊,你要我命啊。等等,你说王室,她就是那个被绑架的公主?」
  「不是了,她只是个雏妓,贫民窟的雏妓,十三岁,卖淫已经八年了。母亲也是妓女,父亲是个地痞,她是强奸的产物……」

  「不要告诉我,和这些大人物任何一个扯上关系的雏妓,这么隐秘的事知道了要被灭口的……不是谁的女儿吗?是谁的宠物?」

  「都不是了,公主不是被绑架了吗?」

  「还是公主?」

  「不是了,她正好和公主同时失踪的,公主也是肢体一部分一部分的被送回来的——这是机密不要说——发现她后以为是同一人干的,几个大人物想从她身上问出那人的线索。但底下的人花费了很多办法想弄醒她都没成功;红衣主教亲自出手用了三个天使之泪护住了她的脑、心、肾,还是没弄醒她;最后是首席大法师出手,向龙族申请了灵魂魔法的使用请求后,用灵魂魔法直接同她交流,才知道了详细情况。」

  「结果呢?」

  「就送到你这了。」

  「???」

  「她的作案者完全同公主没关系,最多是个变态的魔法学徒。她从没长时间离开过这里,而公主的肢体是从远方寄来的。」

  「所以她没用处了,救治不太可能了,她的下身一塌糊涂,再用三个天使之泪都不行。但直接放弃可能会对我们和红衣主教的关系产生负面影响,毕竟他已经用过了三个天使之泪。」

  「所以甩给我最好了,我反正和他们关系不佳,出什么问题他都管不了,是不是!」

  「呵呵,她的治疗费我们出!你看怎样?我们只要求你让她拖到找到公主后再死,或者把她残肢清理掉——就像人棍——或者叫海豚——你这不是专收海豚,还给她们人权吗?——交给你们最好」

  老头被气得牙痒痒的,就怪当初一时心软——等会好好惩罚下修女。

  「我那些至少还有些人样吧……」至少还有洞、有肉,「你这就是具腐肉」
  「哈哈,那要看你的技术了。」

  「呵呵,我们继续」

  「双耳缺失,是被刀切掉的,耳道里非常干净,泛白,是被腊封了?」
  「是,是我们把蜡取出来的,而且据说也是从她被抓去醒来就被腊封了的。
  所以关于作案者的情况其实她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来检查下身,一个洞?好大一个洞!」

  「喔,她的下身的情况我最清楚,是我清理的。」

  「她阴道和大肠壁之间被剖开一条长口子,然后直接把阴道壁和大肠壁缝起来合在一起,最后再把肛门缝起来,所有的粪便都经过阴道排出。」

  「非常有趣的实验,不是吗?」

  「而且我猜测她阴唇上以前装得有一圈扣环。那人长期把她的阴道封起来的,致使她的屎尿积累往子宫里灌,造成她的肚子胀得非常庞大,远超过孕妇的极限。
  由于粪便长期在体内被压缩吸收水份,形成了一整块坚硬的石头,搞得她每次排便都会比分娩还困难,这也造成了她下面夸张的大洞。「

  「后来她阴部泡在污水里太久开始腐烂,加上肚子里的压力太大,把扣环连同阴唇一起撕裂掉了。」

  「这完全是我推测的。她在进下水道前几个月肛门里一直插着空心铁管,不停遭受高压电击、灌热辣椒油等折磨,使成她的阴部感觉神经受损,她完全不知道她下身的情况。」

  「她现在子宫里还有块粪石,又大又硬,我没有取出来。她阴部、肛门、阴道、子宫、大肠全腐烂了,下面你是没得玩了。」

  「上边的嘴烂得更凶……只剩乳房……」

  「乳房外形保持完好,皮肤轻微腐烂,和年龄很不相符,她原来就很大还是被抓后增大的?」

  「原来也很大,现在更大了,她乳房里原来插了几十根竹签,我们已经取了,不知道取干净没有;还有原来她大腿是被竹签并排穿透的。」

  「其他的好像没什么要交代的,喔,如果有发现任何指示有作案者身份的东西,请立即通知我们,他就算没绑架公主也是个混蛋。」

  「好,我今天就把她处理了,回头给你账单。对了,你们怎么喂她的?」
  「喔,你提起我才想起,还有个你可能感兴趣的实验,她从被抓去到被发现为止,半年时间里一直只吃粪便。后期在窖井里更是主动去食用——看,多么伟
  大的发现,你如果继续研究下去,将来就不会有人饿肚子了。你要不要也试试?「

  「你试过了?味道如何?她在你们那也是这样喂的?」

  「你可以试试,我不会对红衣主教说的。我们那大人物都盯着呢,我们都是直接向血液里灌营养液。」

  「给血液中灌营养液?为什么了?那不是很费钱……」

  「喔,对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看着教士逃也式的走掉,老头知道自己上当了「记住,记住,不用花费太多精力,只需要她活着就行。」

  …………………………

               三、治疗

  「心脏用天使之泪,保证了生命安全;大脑用天使之泪,保证了智力和记忆;
  肾脏用天使之泪呢?保证了排泄还是血液干净?当然血液有问题,全身腐烂,败血症是少不了的,只要保证了血液干净供应伤口总是可以愈合的。「

  「然后呢?还有什么可做的?人还需要什么才能活着?」

  「对,人需要呼吸,刚才检查她声带被切除,气管壁愈合时收缩阻塞了大部分气管——切除手术做得太业余了——造成她呼吸不畅——后来鼻子都没了,嘴又一直被堵着当然更是呼吸不畅。于是那人异想天开把她颈部气管穿透,插上空心竹管辅助呼吸。现在洞又腐烂了」。

  「简单处理,简单处理,照他的思路再做一次就行,用我更专业的方法。」
  老头小心的把她颈部从下颚到胸骨的肌肤剥开,把气管从肌肉中挑出;然后在喉部下一点,由胸骨和两边锁骨组成的一个狭窄凹陷位置处穿个孔,把气管从孔里拉出来;最后把气管多余的部分去掉,直接把气管壁缝合在表皮肌肤上,看上去只是胸口上多了个洞。老头把一根空心管子插进洞里。

  「这下呼吸舒畅了?肺部就近吸到空气,不用再费劲巴劲经过鼻子——喉腔——气管那么长一路。等好点再把入口扩张休整下,再做个过滤盖就完美了。
  「呼吸系统就这样了,下面是消化系统了。嘴是完全报废了,食道千疮百孔。算了,先把她腹腔打开看看。」

  老头在她小腹上轻轻一刀划下去,她从阴部到肚肌眼的皮肤裂出条口子,然后一堆花花绿绿的东西一咕噜全冒出来了,伴随而来的还有一股恶臭。

  「天啊,怎么乱成这样,明显是被掏出来又塞进去的——老头牙齿恨得痒痒的,这是教士干的好事吧,他是从下面大洞掏出去后又塞进来的」

  老头把她腹腔里的器官取到体外——血管还是小心的连着的——腹腔内一片狼籍。老头犹豫半天,取出一瓶圣水倒进腹腔,只见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着,腐肉则冒出白烟逐步消融——不一会肌肉停止生长,腐肉也消失了——不过消失的比生长的多得多——所以她的整个阴部消融了,两腿根部之间空空荡荡的一个空洞。

  「幸好没用这种办法修复内脏,要不什么都不剩了。」

  老头把她的胃捧在手里仔细看了会,手起刀落,把胃的上半截切掉,然后把胃翻开来清洗:

  「十二指肠溃烂,胃门溃烂——相对来说胃的状况还比较好。以后吃食物就不用从嘴—食道—胃这么麻烦了,直接灌到胃里就行了——从哪个地方灌好呢?
  等会再说吧「

  小肠部分缠绕坏死——这都是教士的错——这截变色去掉,这截也去掉——老头只保留了一半小肠,并且清洗干净。

  大肠更没剩多少了,出口被缝上,然后一大截又被剥开和阴道合并在成一根,所以老头最终只留了四分之一截大肠,清洗干净后一头和小肠缝合在一起。
  「她要怎么排泄呢?还有怎么灌食物呢?最主要的是怎么方便省钱呢?」
  「教会输营养液的方法完全是烧钱,如果要省钱就一定要给她灌食,可她大肠这么短能吸收多少养分?灌多了还是浪费?」

  老头冥思苦想,她在窖井里怎么活着?

  以粪便为食物?

  难道要以粪便为食物?

  粪便为食物!

  对了,就粪便为食物!「她的大肠既然一次循环吸收不了多少养分,那就多循环吸收几次不就行了?」

  老头把她的大肠出口转上,缝在胃上部口子上,食物经过大肠变成粪便就后又返回到胃里重新消化;又把胃的剩余半截口子缝在她划开的肚脐上,

  「这下方便了,回复胎儿时代,从肚脐进,从肚脐出。」

  「好了,消化系统也搞定了,就这样养几个月就可以直接交差了。」

  咦,这是什么?

  「胎儿?两个胎儿?」

  子宫已经被溶解,但旁边的输卵管里露出两个小小的畸形胎儿。

  老头脸一下发出精光。

  「这正是天意,运气真好!正愁没有试验材料……」

  …………………………

  寄生兽是一种邪恶法术的产物,它由存在灵魂的活体祭品血祭而来,与寄主融为一体,以寄主的精血为食,肉体为家,却只能为寄主提供一些小小的能力——但在术士中流传着一种说法,如果血祭的祭品与寄主有血缘关系,则能力会大大加强。

  老头最近刚研究到这种法术,心动却从没实践过,因为这种仪式需要改造祭
  品的灵魂——在龙族魔法的监控下做这种试验是找死。

  但现在机会来了,这个少女已经被允许使用灵魂魔法——

               四、重生

  几个月后,还是在这间地下室,老头轻轻的用手指张开试验台上那位绝世美女漂亮眼皮。

  「睡美人,睡醒了吗?听得到吗?如果听到了就活动下眼球……」

  美女的眼球稍稍动了动。

  「很好,猜猜你睡了多久……?」

  「欢迎回到人间,这里不是天堂,你也没赶上投胎……」

  「详细的解释起来有点复杂,但你只要记住这点就行:以前的你已经死了,是我给了你第二次生命,所以我是你的主人。」

  「我在你的体内植入了两只寄生兽——一只在你的头部,一只在你的小腹部。」
  「你被送来时手臂与头部的皮肤肌肉几乎全部腐烂,鼻子、口腔、咽喉、食道也腐烂殆尽;我在你的鼻腔内种了第一只寄生兽,让它长出和正常人完全一样的脸部、颈部、手臂的肌肉和肌肤——但也只是像,你的脸、嘴、鼻、舌都只是摆设,食道只到颈部就截止了;你呼吸靠胸口的气孔,进食靠肚子上的肚脐口」
  「你送来时下半身几乎没剩什么,双腿烂透,下体就一个大洞;我在你的阴部种了第二只寄生兽,让它长出阴道、肛门和腿的外观——不过一样只是摆设,你排泄靠肚脐口」

 「现在你所处的状况简单来说就是四肢、脸、口、鼻、舌、肛门、尿道、
  阴道都是假的,全无知觉;你由胸口呼吸,从肚脐进食和排泄——即是说你现在是一个木偶人,做不出任何动作「

  「现在我们来做个测试,我用针插你身体的各个部位,有感觉了就动左眼,感到痛了就动右眼」

  老头拿出根长长的银针,从美女的大腿处扎下去穿透——美女眼珠未动——然后是臀部、腹部、胸部、手臂、肩膀……

  「情况不容乐观啊,除了躯干都没有触感,除了乳房都没有痛感……」
  「现在我们再来做个测试,你试着用最大的力量控制身体的肌肉做出动作——任何动作都行,哪怕是身体晃动下」

  美女的身体除了眼球纹丝不动;「使劲啊,哪怕肠道、胃部、肺部有点动静都好」好像、可能胸部有点起伏吧;

  「还是加点刺激吧」

  老头把刚才那根银针从美女的一边乳房上穿进去,从另一边穿出来……
  然后是第二根…………

  …………

  然后美女的乳房就像刺猬一样插满了针,不过乳房的颜色也变成了鲜艳的红色……

  「最后一试!」

  老头双手握住那满是针头的乳房,先轻轻揉动,然后用力一捏一扭——
  美女的胸口急剧起伏颤抖起来。

  老头离开她的身体,看着她晃动的血乳,「很好,就是这样,记住是怎样让乳房动起来的」

  …………

  几天后,老头叫来修女,「你的海豚人不是有一套用乳房写字的方法和工具吗?教她一下,我觉得她是有什么话想告诉我们!」

  看着美女乳尖上插着笔,卧在矮几上写出的字迹,老头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何等伟大的灵魂——自己造就了什么样的怪物!

  「我一直醒着,从没曾入睡,只是不能做出任何反应……我清楚我在窖井中的腐烂过程,知道教堂对我的治疗,知道你对我的改造……我要活着!我要复仇!……」

  …………

  一个月后,海豚湾,老头看着小洁艰难的蠕动着身体,她四肢俱在,在海豚人中间显得很刺眼,但此时却是最笨拙的一个,她好像只能稍稍活动下肩部。
  「她连基本的翻身能力都没有,比海豚人还不如,在这很容易出意外」,旁边陪同的修女说道。

  「没关系,这是她自己要求的。」

  …………

  又一个月后,校长室,修女坐在老头身上,做着报告,

  「小洁已经不能呆在海豚湾了,她太活跃了,不分白天黑夜都在运动;她蠕动的速度很快,对其她海豚可能会造成伤害;她的手臂也稍微能活动了,我建议把她移到家具间」

  「好,同意」

  …………

  再一个月后,家具间,老头看着被损坏的餐车。

  「一定定要严加惩罚!从没见过这么爱运动的,听说她爱动才把她装在餐车上的,但从此就没消停过——她居然都能让餐车爬楼梯了——她的腿能动了,只是还站不起来——反正一定要把她固定住」

  「确实,是该惩罚了……就罚她去升降厢提升处推缆绳吧」

  「你是说推磨的驴吗?呵呵,确实适合她」

  ……………………

  一年后,小洁已经成为了见习修女,她现在行动起来虎虎生风,一点也看不出原来软弱的样子。

  「去用脚挂在那盏灯上」,老头指向头顶十几米处的天花板吊顶说。

  小洁也没做什么预备动作,一下跳起十几米高,翻身脚抓住头顶上的灯——是用脚抓住,白嫩的脚掌居然像手一样弯曲了,脚掌贴着脚跟——如果是个外人一点会大叫起来——「怪物啊」

  「很好,下来把,记住,女人最强大的武器就是她的脸蛋,而我给了你最强大的武器,来,做个测试,我想想,先来变成苍井空」

  一张美丽的脸像被融化一样渐渐变成了平板,然后再次起了波澜,渐渐变化成了另一张完全不同的脸。

  「嗯,最终效果还行,不过速度太慢,还要多加练习……记住绝对不能当着任何人的面变——会吓死人的——变的时候必须用什么遮一下」

 老头用手揪住小洁的脸使劲拉扯着——小洁的脸竟然真的被他拉扯着变了形
  ——老头又用手分开美女的嘴,把整只手伸进美女口中——竟然完全塞进去了——美女的下颚像是脱臼式的变了形——但最后老头一松手美女的脸又恢复完美。

  「伸舌」

  小洁把舌头伸了出来——然后越来越长,像蛇一样都可以舔到自己的眼睛了。
  「好了,可以了,不要老是做这种人类做不出来的事——要是习惯了就糟了」
  老头直接用手指戳破处女膜,把整只手直接插进小洁的阴道深处,又继续突破子宫口把手伸进了小洁的子宫里;然后又用另一只手突破了小洁的肛门,直达肠道深处。

  「假的就是假的,直肠深度只有这么点,阴道里太干了……这个该怎么教你呢」

  老头把一根精钢铁棒的插进美女的阴道,说道「吸进去又吐出来」,就看到铁棒悬空着在她体内进进出出。

  老头说夹它,只听嘎嘎几声,钢棒已经碎裂成小块;

  老头把另一头插进美女的肛门,说夹它,这次是咔嚓一声,钢棒被切断一截。
  「很好,力量已经可以了,今天的测试就到这——现在先用舌头帮我清下肠,等会再变出处女膜……」

  ……………………

  几天后,校长室的大床上,难得的只睡了三个人——老头、修女与小洁,而姿势更是难得,老头躺在床上,小洁直挺着坐在老头的小腹上,而修女几乎被腰折,上半身在老头手里,下半身被小洁抱住;

  修女「啊、啊、啊」的叫着,「小洁的舌头太厉害了,它就像小手一样触摸、翻查着我阴道内的每条褶皱——啊,进入子宫了,啊,太刺激了——我受不了呢……」;

  而同时,老头也忍不住了,「啊,太奇妙了,她的阴道和你的完全一样——她这是在模拟你阴道的反应——还可以想软就软,想紧就紧——啊,还可以蠕动——啊,你的子宫口套在了我的冠状沟上了……」

  那一天,老头再次重温和修女相识时的一夜七次……不过这次是以修女受不了而终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