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资企业的猎艳经历】(08)作者:xiaoohong
字数:9166


                第八章

  「哥哥…你怎么回来了…」纯子看见小磊又回来了,问道。

  「辉哥不让我帮忙,说我们是客人,只管玩就是了。」小磊耷拉着脑袋。
  「我看咱们别在这里呆着了,闷死了,我看见那边有个凉亭,咱们去那里坐坐吧,喝喝茶,磕磕瓜子,看看风景什么的,凉亭那里不是有一条小河吗?说不定里面还有鱼呢!」姚梅说道。

  「这个主意好…咱们快去吧…哥哥…」纯子眼巴巴的望着小磊。

  「嗯,走,出去透透气。」小磊顺手端起了一壶刚泡的茶。

  「我来拿这个…」纯子捧着几个茶杯和一碟瓜子。

  「啊~昨天都没出来转转,这时候才发现,这里原来是一个世外桃源啊!」姚梅闭上眼睛,张开双臂,深深地呼吸着大自然的气息。

  「是啊…好美啊…而且没有昨天在武汉那么热…」纯子也感叹道。

  「别提昨天,我可不想…」小磊摆摆手,示意纯子别说了。

  「诶,小磊,我觉得廖辉家里不像你说的那么清贫啊,你小子是不是糊弄我们呢?」姚梅瞅了瞅整个农家乐。

  「梅姐,你不知道,辉哥和他表妹家不一样,虽说是表兄妹,家境不一样,以后你就知道了。」小磊解释道。

  「谁想知道?只不过随便问问。」姚梅不屑的说道。

  忙碌了一早晨,又到了中午的饭点,我看了看表,快12点了。

  「小磊,吃饭了!纯子!」我走到棋牌室叫他们吃饭,结果没人回答我。
  「咦?人呢?」我拐了个墙角,才远远的看见他们在凉亭里。

  「你们倒会找地方,怎么样?玩的还可以吧?」我倒了一杯茶,渴死我了。
  「闷死了,不过这景色挺好的。」姚梅发着牢骚。

  「饿了没?饭都做好了。」我没正面回应姚梅,倒问了一个很实在的问题。
  「吃了一早晨瓜子,喝了一肚子的茶,肚皮早就撑爆了。」小磊也有些埋怨。
  「那管什么事啊?走走走,赶快吃饭去。」我拉着他们就走。

  中午的饭还是满满一桌子的鱼虾,零星的有几碟子素材。

  「辉哥,你看那是谁?」小磊伏在我耳边嘀咕道。

  我顺着他的眼神望去,一看原来是未未,我立刻心里不爽,这小子走哪儿都改不了好色的毛病,不过男人有几个不好色的?不好色的还是男人吗?但他这个样子也太明显了,我得给他敲个警钟,让他收敛点儿。

  「我给你讲,这个是我表妹的闺蜜,明天要当伴娘的,你给我规矩点儿,这可不比广州。」我掐了他一下。

  「哎哟,辉哥,你真掐啊,我知道了,哎哟…」小磊揉着胳膊。

  我夹了一口菜,偷偷的瞄了一眼未未,身材真是太火辣了,那一对大奶子像两颗地雷一样放在桌沿上,我估计是太重了,重的下坠,未未受不了的缘故。
  「吃菜吃菜,不要客气。」我招呼着纯子和姚梅。

  早上差不多都忙完了,下午本来想睡一会儿午觉,结果小磊他们非得拉着我打麻将,一下午输了我100多。晚饭过后,我实在不行了,上下眼皮打架,躺在床上睡着了。

  「未未,你住209房间,这个房间窗外环境好。」表妹的那个大嗓门一下就把我吵醒了。

  「还是彤彤心疼我。」未未妩媚的笑了一声。

  「那当然,早些睡啊,明早还要帮我化妆。」彤彤转身离去。

  209?我脑子里忽然机灵一下,我们住的这个房间是109,那岂不是未未就在我们上面住。我的眼睛「唰」的一下张开了,可是转眼一想,住在上面又怎么了,还不是一样什么都看不到。

  「我说你小子还不睡?在那儿干嘛呢?」我翻过身,看见小磊在玩着手机。
  「上sex8发几个帖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小磊挤眉弄眼的说道。
  「少跟我扯这些文绉绉的东西,又是什么乌七八糟的网站?」我坐了起来,屋子里有些憋的慌。

  「辉哥,你可说错了,这个可不是一般的网站,它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综合,最全面的xx网站…」

  「懒得理你。」我打断了小磊的侃侃而谈,趿拉着拖鞋去准备解个大号。
  「土老冒…」小磊小声的唠叨。

  今天吃的有点杂,感觉有些便秘。

  「哗哗」,咦?哪来的水声?我抬头一望,仔细一听,原来是楼上在洗澡。楼上?我抖了个激灵,楼上住的不是未未吗?我一想到「未未在洗澡」这几个字眼,心里就痒痒。

  我也不想再继续蹲坑了,提着裤子就出了厕所,大步朝门外跨去。

  「辉哥,你上哪儿去?」小磊看我风风火火的,问了句。

  「出去抽根烟,房子里闷的…」我编了个瞎话,其实我是想到楼上饱饱眼福。
  「噢…」

  我出了门,望了望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我轻轻的走上楼梯,不发出一点声音,就像一只猫一样。未未的房间灯还亮着,窗帘也拉得严严实实,我拧了拧门把手,也反锁住了,刹那间,心里一阵失落。

  我摇了摇头,正准备要走,突然发现窗户没有关,我心中一阵狂喜,迅速的将手伸了进去,把窗帘拉开了10公分的细缝,屋内的一切让我一览无余。
  我一眼就看见了未未的内衣和内裤,是一个套装,豹纹的,内衣很大,像一个吃饭的盆一样,内裤还是个丁字裤,我没有猜错,这个大胸妹妹肯定是个欲望很强的骚货。我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卫生间的门口,就像一个猎手在等待自己的猎物一样。

  「哗哗」的水声停止了,我的心跳的厉害,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样,因为一个童颜巨乳的美女要以全裸的方式真实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未未出来了,好白!好大!胸前的两个肉球随着腰身的扭动一跳一跳的,乳头还是白色的,真是极品啊!我屏住了呼吸,头皮一阵发麻,裤裆的帐篷一下子就顶起来了,好想操这个美女!

  未未全裸着身体,用吹风机吹着头发,两个胳膊夹着两个肉球,两个肉球挤在了一起,快要被挤爆了一样,说真的,我好想是那个吹风机,可以近距离俯视绝美的胴体,不!我要做那个豹纹内衣,紧紧的贴着那两个肉球,不!不!我要做那个豹纹丁字裤,紧紧的勒在未未那深不可测的肉缝中间!

  我感觉自己的肉棒都快要把裤子撑破了,我按了按我的肉棒,让它下去一些,老实一点儿。

  「谁?」未未忽然一转头,往窗户这边一望。

  幸好我反应快,快速的蹲了下去,伏在墙根,我努力回忆着,我没有发出声音啊,可是想这些有什么用?我大气都不敢出,蜷缩在那里。

  未未放下了吹风机,好像在穿着衣服,我蹲在墙根,准备一点一点的挪到楼梯口。

  未未穿好衣服,站起身,往窗户走了过来,我听着未未「哒哒哒」的脚步声,心里紧张极了,完了!全完了!未未要是发现我在这里偷看她,然后再告诉表妹,完了,我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亲朋好友。

  「哧啦」一声,窗帘被狠狠的拉住了,紧接着未未转动了门锁。

  我心里「咯噔咯噔」的跳个不停,过了一会儿,未未并没有出来,哦,原来是在检查门锁缩紧了没有。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我发现我逃脱的机会来了,赶紧小心翼翼的将身体往楼梯口挪,等到离开了窗户的观察范围,我立刻站起身,朝楼梯口走去。

  「吱呀」一声,一扇门开了,是207房间,是姚梅和纯子的房间。纯子从里面走了出来,恰好一扭头,看见了我。

  「辉哥?…你怎么在这里?」纯子劈头就问。

  天哪,我的脑袋立刻混乱了,像过电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你们吃热干面不?」我胡乱编了一句。

  「热干面?…」

  「呃…是…热干面…就是夜宵!」我脑子清醒了点儿。

  「姐姐…你吃夜宵吗…」纯子朝屋里喊道。

  「不吃了,晚上吃了那么多。」是姚梅的声音。

  「辉哥…姐姐不吃…我也不吃了…」纯子说道。

  「那好,我就下去了。」我长吁了一口气,准备下楼。

  「辉哥…」纯子把我叫住。

  「嗯?」

  「楼梯在那边…你怎么从这边过来的啊…」纯子指着209房间问道。
  我的小心肝啊,太折磨人了!这纯子怎么?…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回答?谁能告诉我?我背后一阵发凉,胸口一阵发麻。

  「…」我慢慢转过身来,看到纯子用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望着我。

  「刚才…我记错房间了…走过去了…后来你一开门…我才发现你们在这个房间…」我指了指207,结结巴巴的说道。

  「哦…那拜拜…辉哥…」纯子朝我摆摆手。

  「拜拜。」我的身体都僵硬了,慢慢的转过身。

  走到楼梯拐角,我一屁股坐在了楼梯上,用T恤擦擦脸上的汗,真险呐!幸亏我反应机敏,幸亏不是姚梅出来问我这些问题,幸亏未未没有走出来,要不我明天怎么见人,以后怎么见人,总之,太险了!太险了!

  不能在这里坐着了,我得赶紧回屋里。

  「哟,辉哥,抽个烟出这么多的汗呐?」小磊一抬头,见我回来了。

  「少废话,睡觉,明天还要忙活一天呢!」我赶紧进了卫生间,准备冲个凉。
  第二天一大早,我5点钟就麻溜的爬了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对联和「囍」字贴好,然后张罗着菜品和烟酒瓜子。

  「三儿,快把大虾和武昌鱼送来,快啊!」我拨通了三儿的电话。

  「早就准备好了,马上就到啊!」电话那头也是个大嗓门。

  我出门看了看,迎亲的车队也都准备好了,都是亲戚朋友的车,奔驰打头,中间八辆路虎,最后是一个奥迪,寓意十全十美。

  后厨的厨师也都忙着洗菜切菜,我又想起一件大事。

  「小磊,过来过来。」我朝小磊摆摆手。

  「什么事?辉哥。」

  「赶快去把屋里的架子,拱桥和气球拿出来,现在可以布置T型台了。」我吩咐着。

  「嗯嗯,好的。」

  我一回头,看见未未扶着表妹,正上着车,我估计是要去美容院化妆去了。
  人陆陆续续的多了起来,二舅母和二舅在门口收着礼金,忙的不亦乐乎,一沓一沓的点着钞票。人就是这样,一上了年纪,拜金思想越来越严重,即使输的不是自己的钱,也乐得屁颠屁颠的。

  「咦?那不是纯子和姚梅吗?她们挤在那里干什么?」我有些纳闷,快速的走了过去。

  「你们在这里干嘛呢?」我问道。

  「辉哥…我们在…这个在中国应该叫份子钱吧…」纯子问道。

  「你们这是干什么?快拿回去!」我从二舅母手里把钱夺了回来,二舅母一脸惊愕。

  「廖辉,好了。你忙活你的去,这钱是给你表妹的,又不是给你的,你激动的什么劲?」姚梅把钱拿了过去,塞到二舅母的手里。

  「…」她这么一说,我还真的不知道说什么。

  「可是,你们是我请来的客人…」我小声嘟囔着。

  「你够了啊,我再说一遍,这是给你表妹的。」姚梅说道。

  二舅母把钱拿在手里,点了点,整整2000元。

  「这个姑娘真阔绰,礼金2000呐。」二舅母开心的说道。

  「什么?!」我眼珠子都要惊得蹦出来。

  「这不行!」我猛的一转身。

  「你有完没完?!」姚梅劈头就是一句。

  「我…不能这么多…」我小声嘀咕着。

  「你个死心眼,你傻啊,这些天在这里吃住我们不花钱啊?」姚梅把我拉到一边,小声的说道。

  我愣住了,姚梅想问题比我想的全面多了。

  「这个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二舅母把钱往包里一塞。

  「我叫姚梅,廖辉的朋友。」

  「还有我…还有我…我叫酒井纯子…也是辉哥的朋友…」纯子也把脑袋凑过来。

  「嘿,还是个日本闺女呐!长的真秀气诶!」二舅母夸奖着纯子。

  「那你们随便玩吧,不需要帮什么忙。」我有点不好意思。

  我看见小伟把搭建T形台的物件都拿了出来,就招呼工人一起开始搭台子。
  「辉哥,你让我搬得这些都是什么啊?」小磊问道。

  「T形台。」

  「T形台?」

  「怎么?没见过?」

  「没见过。」

  「瞧你那脑瓜子?整天也不知道脑子里记得是什么?」我数落道。

  「那你告诉我呗。」

  「星光大道没看过?毕姥爷主持的那个。」我提醒着。

  「我靠!是那个啊?那个那么大,这场地恐怕不够用吧?」小磊咋舌道。
  「说你傻,你立刻就流鼻涕。人家那是大的,我们这搭建个小的,婚礼用的。」我没好气的说。

  「哦…」

  「小磊,你再把那个花篮摆一下,长形的走道两边都摆上,每边十个。」
  「诶,好嘞!」

  T形台搭建好以后,我看了看,还挺直,上去又踩了踩,挺牢靠,弄得不错。
  「你们几个过来,去把气球拱门吹起来,搭在大门口。」我招呼着几个服务员搭把手。

  「辉哥,花篮摆完了,你看还行不?」小磊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嗯,不错!」我瞅了瞅,摆的还挺整齐的。

  「你去把纯子和姚梅叫过来,你们一起把公主亭装扮一下,她们是女孩子,心细。」我拿过来一包东西交给小磊。

  「公主亭?什么是公主亭?」小磊不解。

  「这里面有图纸,就是一个小亭子,新郎新娘站在里面用的,别问这么多了,搭起来就行了。」

  「哦…」

  这么一大家子,要不是我回来,还真的找不到一个人安排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事,也就是我只有这么一个表妹,一定要把婚礼顺顺当当的举行完毕。

  「嘟嘟嘟」,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来电显示,是三儿。

  「三儿!」

  「小辉,我把大虾和武昌鱼送来了,你在哪儿啊?」

  我一听是三儿送货来了,赶紧跑出门去招呼。

  「三儿,我在这呢!」我喊了一嗓子,向三儿招招手。

  「你看这鱼和虾放在哪儿?」三儿擦了擦汗。

  「把车开到后厨,那后面有个大水池,倒在里面就行了。」我在前面指引着路。

  三儿和他的几个伙计三下五除二,就把几筐鱼虾倒进了水池里。

  「三儿,那钱我就晚些给你。」

  「说这些,咱哥俩谁跟谁?完事了再说!」三儿还是那么风风火火的。
  「那行,完事了我去找你喝几杯。」

  「那可说好了,完事了就过来,咱哥俩好久没见了,我看你这也挺忙的,就先回去了,回头打电话。」三儿说完,上了车就走了。

  「各位师傅,可以开始剖鱼洗虾了,完了就开始做菜了。」我一看表,这都快11点了,过一会儿新娘和新郎就要到了。

  我出门一看,地毯,花篮,公主亭,拱门都已经置办妥当,总感觉还缺点什么。

  噢!对了!

  「小磊,快过来!」我喊着小磊。

  「啥事?辉哥。」

  「快,你拿着这些鞭炮,从路口处开始摆,一直摆到门口。」

  「我勒个去,从路口到这门口,差不多有四百米呢,这不要累死我吧?」小磊望着远远的路口。

  「少废话,快去!」

  「得令!」

  一切安排妥当,我打了个电话,车队估计还有一刻钟就到路口了,我远远的望着小磊,那小子动作还真利索,一会儿就摆好了。

  「小磊,车队马上就到了,你看见头车到了,就是那个奔驰,就开始放炮。」我打了个电话给小磊。

  「知道啦!」

  只听见「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看来是车队到了。

  一辆辆豪车接踵而至,我们请来的乡村奏乐班子「叽里呱啦」的开始吹啦弹唱,大人们的哈哈声,小孩们的尖叫声,虽说嘈杂,但是还是显现出一片欢愉喜庆的气氛。

  我看见纯子和姚梅站在一棵大树下面乐呵呵的张望着,便走了过去。

  「两位千金,我们家乡的婚礼还别有一番风味吧?」我打趣地问道。

  「嗯,比现在的一般婚礼强多了。」姚梅点点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前面。
  「简直强一万倍!…这里还有树有花…自己家里做吃的…自己搭建戏台子…这叫什么来着?」纯子吧嗒着眼睛。

  「中西结合。」我插了一句嘴。

  「对对…中西结合…」纯子重复道。

  「诶,我说你俩也别闲着了。」我拿出两根红丝带。

  「干什么?」

  「把它系在身上。」

  「系在身上干嘛?」

  「入乡随俗嘛,过会儿我带你们去打新娘和新郎,尤其是那个新郎,要使劲的打。」我拿出几根树枝。

  「你少扯,我不干,人家大喜的日子…」姚梅直往后面躲。

  我想了想,让女孩子抽打新娘和新郎是有些欠妥当,我又想了个办法。
  「这样吧,给你们每个人一个小口袋,里面装着小米,谷子,玉米粒,反正就是一些粮食,待会儿我在那里抽,你们就在旁边抓粮食砸。」

  「这也是你们这里的习俗?」姚梅疑惑的问。

  「是啊,这寓意着多子多孙啊!」我解释道。

  「那你用柳条抽呢?」姚梅问道。

  「这个…这个是用来看新郎能不能保护新娘子的。」

  「哦…」

  「别磨蹭了,快走,入乡随俗,好玩着呢!」我拉着她们朝新娘和新郎冲了过去。

  「新娘子出来喽!新娘子出来喽!」一群小不点在那里大喊大叫。

  我和姚梅,纯子一起冲了上去,我用树枝不停的抽打着新郎,当然是轻轻的打,我可不能抽我的表妹,心疼还心疼不过来呢,姚梅和纯子身上绑着红丝带,一个劲的砸着新郎和新娘,刹那间,满天扬起的都是粮食。黎新护着我的表妹就一个劲的跑啊,他们一直跑到了布置好的新房,我们就一路追,一直追到新房,这才罢休。

  「好不好玩?」我把树枝往树林里一丢,问着姚梅和纯子。

  「嗯嗯,好玩!」纯子和姚梅点着头。

  「你们先去那里坐着,过会儿就要举行婚礼了。」

  不一会儿,表妹和表妹夫从新房里出来,各位宾客也都落座。司仪在台子上呱呱呱的开始说了一大堆话,我是一句都没听清,我看着帅气的妹夫和美丽的表妹,心里甭提有多么高兴了。

  「彤彤,胸花…胸花…」未未在台子下面把胸花递给了表妹。

  哇!未未竟然也穿的是一件旗袍,而且是水粉色的,天哪!未未穿旗袍的身材真是太摄人心魄了!旗袍本来就是东方女性的礼服,它的做法就是为了勾勒出女性的曲线美,未未的那一对肉球似的巨乳自然被包裹的浑圆浑圆的,被粉色的旗袍裹着,就像一对大寿桃。咦?她好像没有戴胸罩?为了看得更清楚,我把眼睛眯缝起来,我靠!还真是没戴胸罩!这也太骚了!

  未未把胸花给了表妹以后,转身离去。她那转身的姿势我至今还记得,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那迷人的翘臀,有点像十多年前的万人迷陈好的身材,走起路来左右跳动,就算是李莲英看见,估计也要勃起。

  我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好厉害,未未那股20岁青春少女的气息让我的每一滴血液都在为之沸腾,让我的每一根汗毛都在为之颤动,让我的每一粒精子都在为之呼之欲出。

  我屏住呼吸,今天是表妹的大喜日子,不能造次,有失体面,我的眼神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未未,专注于表妹的婚礼。表妹和表妹夫顺利的走完了各个婚礼流程,我忘情的鼓掌。

  婚礼仪式完毕,接下来就是冗繁的敬酒和吃席。席间有不少儿时的朋友,不免推杯问盏,多喝了几杯。

  未未作为表妹的伴娘,在后面端着敬酒的盘子,一杯杯的倒着喜酒,说实话,今天来了不少人,表妹和表妹夫被灌了不少,还好表妹有些酒量,要不早就被灌趴下了。轮到那些狐朋狗友的时候,有几个刺头不仅把表妹灌了几杯,还非得要未未也喝几杯。

  「今天是彤彤大喜的日子,这做伴娘的也得有所表示表示吧?」有个刺头挑事道。

  「我不会喝酒…彤彤…」未未向表妹求救。

  「我的姐妹不会喝酒,我来替她喝!」表妹豪爽的接过杯子,准备一饮而尽。
  「新娘子,这就不对了,你的酒已经喝过了,这杯酒是伴娘的。」另一个刺头也挑起了事,挡住了酒杯。

  「哎呀,伴娘长得这么漂亮。一点面子都不给啊,今天是彤彤的大喜日子,可不能扫兴啊,大伙说,是不是啊?」

  「是啊!」有些年轻人就是喜欢热闹,瞎起劲。

  「算了,我喝,不就一杯酒吗?」未未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咳咳…」未未被呛住了,看来她真的不会喝酒。

  「嘿,痛快!」刺头们鼓起了掌。

  又折腾了好一会儿,表妹和表妹夫挨个敬酒,未未的脸红扑扑的,刚才那杯酒把她冲的够呛,这帮狐朋狗友,就是会瞎整人。

  婚礼的时间过得很快的,转眼就到了黄昏,我被那几个发小灌得有些晕乎,走起路来都有点摇摇晃晃的。

  「辉哥,你没事吧?」小磊扶着我。

  「这点酒算什么?你们接着玩,我进屋去躺一会儿。」我摆摆手。

  「我扶你进去。」小磊搭了把手。

  「不用,你陪纯子她们吃好喝好就行。」我强撑着,其实我的胃里翻江倒海的。

  我摇摇晃晃的找着我的房间,没想到一走到拐角处,我的胃立刻就受不了了,蹲在地上,对着花池,就「哇哇哇」的吐了起来,真是可惜了,今天吃的鱼啊,虾啊的,全给吐了出来。

  吐了一会儿,我觉得胃里舒畅了很多,于是又扶着墙,找到了房间,一头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不知睡了多久,外面的天都黑了,我还依稀能够听到外面吵吵闹闹的划拳声,婚礼就是婚礼,尤其是在农村,不闹他个几天几夜,怎么能行?

  「咕咚咕咚」,「哒哒哒」,「哒哒哒」,什么声音?好像有人往地上扔着东西,脚步也很嘈杂,我爬了起来,出门看看是怎么回事。

  奇怪?屋外没人。

  「哒哒哒」,又是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这回我听明白了,是楼上发出的声音。楼上?那不是未未的房间吗?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的酒立刻醒了一大半,我赶紧冲上楼去,看看楼上发生了什么事。

  果然,未未的房间里亮着灯光,依稀可以看见几个人的影子在窗帘上闪动,我悄悄地凑了过去。

  「你说咱们这么干值得吗?」有一个声音说道。

  「什么值不值的?你忘了朔哥怎么说的了?」又有一个声音。

  这两个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我在哪儿听过?我绞尽脑汁,想啊想,对了,是今天酒席上那几个刺头,看来他们至少有三个人在里面,且听听他们要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是这个骚娘们负心在先,谁让她和那个老板跑了的,朔哥能咽下这口气吗?」这是那第三个刺头的声音。

  「就是,本来今天是彤彤姐的大喜日子,朔哥也要来,可是这个骚娘们当伴娘,朔哥哪有脸来?」

  「朔哥让我们好好教训一下这个骚娘们,咱们就别客气了。」

  「诶,我说你到底在那杯酒里下了多少SU7769?怎么现在还没起作用?」
  「你懂什么?SU7769是两种迷药,第一种只是慢性迷药,让她入酔,第二种需要她闻一下才能起作用,你看着…」

  只见一个刺头掏出一小瓶东西,打开了小盖,放在瘫倒在床上的未未的鼻子下面一小会儿,几秒钟过后,未未皱起了眉头,咳了几声,但是还是晕晕乎乎的。
  「怎么样?起作用了吧?」拿着迷药的那个刺头洋洋得意的说道。

  「你这东西哪里弄得?这么神奇?」

  「让你们平常上厕所的时候不好好留意,公共厕所里面到处都是迷药的电话号码,随便打一个过去不就买到了。」

  「你小子真可以,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你去门外守着,我俩先上。」

  「凭什么是我?」

  「你说凭什么是你?这迷药是我俩凑钱买的,你出钱了吗你?你能跟我们一起玩玩这个骚货,就知足了吧你。」

  「我…去就去!」

  「哒哒哒」,我听见有脚步声向这边走来。怎么办?怎么办?老天爷呐,谁能告诉我怎么办!

  我想冲进去,但是我一个人,他们三个人,我肯定是打不过的。现在撤回去,已经来不及了!怎么办?到底怎么办啊?慌乱之中,我无意间碰了一下208房间的门,208房间没人住!208房间没有锁门!

  我猛然间想起来,表妹昨晚让服务员把所有没有住人的房间的门都打开,通通空气。

  我心中大喜,这还等什么?我赶紧推开门,钻了进去,而后又迅速的把门虚掩住。

  只听见旁边的门「哗」的一声打开了,一个刺头站在门前站岗。我的心「扑通扑通」的一直在跳,尼玛,昨晚和今晚怎么都遇到这么惊险的事情,就差一秒钟,再晚进来一秒钟,我估计就被发现了。

  「咔哒」,门口的刺头打响了一声打火机,估计是在抽烟。

  我躲在208房间的门背后,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我屏住呼吸,满脑子都是未未,我心爱的未未,这群畜生!

  我算是尝到了骑虎难下的滋味了,现在我该怎么办?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未未的命运到底如何?她是被我解救?还是被那三个刺头迷奸?敬请各位看官等待下一章的精彩内容。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分解。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菊花好养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