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罪】(09)作者:江小媚
字数:4384


                 9

  王东平是师范学院的体育讲师,周惠也跟着他住到了校区的教师楼里,每天她都要跨过贯通市区东西的大桥到市区上班。这个时间无论大桥或是道路都是特别忙碌,好像所有的人都选择着在这个时候上街似的,人们急急忙忙地奔向机关企事业单位、厂矿、学校,街上早早就显得拥挤。

  周惠驾着红色的轿车走走停停,好一会才赶到了剧团。见大门耀武扬威地停着一辆有黑白条相间的吉普车,她把车停住,降下玻璃窗:「周军,早早就候在这,找我有事吧?」见到了周军,周惠感到有些的意外。

  「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周军开了她一侧的车门上了车,周惠便将车开进了剧团。「怎么样,这车开着舒服吧?」周军问。

  「还好。」周惠淡然地说,这车是周军送她的,列火般的红色正是周惠心仪的,但她不想让他那么得意忘形。周军在副驾的座位上,他叉放着双腿。周惠不禁朝他的胯间偷瞄了一眼,那地方有一堆隆起的东西。

  她领着周军往她楼上的办公室去。有匆匆忙忙而过的学生,毕恭毕敬地叫着周老师,周惠眯起眼睛微笑着,略带鼻音地答应着他们。进了办公室,周惠给他泡了杯茶,然后,坐在办公桌问:「说吧!求我什么事?」

  「你得帮我个忙,陪我去应酬。」周军说。

  「是何方神圣?用得着我这国家一级演员亲自出马。」

  「不是用你的头牌名角,是让你以我的情人出面。」周军说,周惠顿时笑得花枝招展:「周军,你的脑子发昏了吧,我可是你妹妹。」

  「你听我细说,省里刑侦总队的马天骏不是来我市视察吗?据说他很有可能成为我的顶头上司。他带了个情妇,指名要我陪他。你说,我总不能带老婆一起去吧?」周军一口气把话说完。

  「你不会找别人吗?干吗非要我去?」周惠问道,周军吞吞吐吐地:「我带别的女人,要是让少芬知道了,不把我扒层皮出来。」周惠想想也是,又觉得是挺好玩的一件事。但随着她又一想:「我可是本市戏剧界的头牌名角,难保他们不会认出我来?」

  「这你放心,尽做他们认出你这头牌名角,但他们却不知道我有个会唱戏的妹妹。」周军长出一口气,又道:「你到底答不答应?」周惠几乎不假思索道:「我巴不得是你真的情人。」话音刚落,自己甚感心惊,怎么内心的那点隐秘也就这样脱口而出的?周军仿佛是被惊住了,半天没有反应。

  周军开始感到有些心猿意马了,这个念头如同一滴水墨溅在宣纸上便慢慢地洇开,那种感觉不是大喜大悲,但会在心中一点一点地弥漫,直到一种漫无边际的欢欣统统涌在了胸口。周惠见他走神了,她问道:「需要我做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陪我一起,噢,还有,他那个女的要逛街购物什么的,就得你陪着,我们俩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在公众场合不宜露面,这些都得你来做。」「好吧!」周惠说,「说好了,下班我来接你。」说完,害怕周惠反悔似的,拿起帽子急匆匆走人。

  周惠望着他摇晃的身板,细细地回味着那一个兴奋的、紧张的、狂野的、情迷的梦,她让他神魂颠倒,尽管周惠的用意再明显不过,她敢于在夜深人静的溪里赤裸戏耍,其实她就知道他就在附近。再说那夜里房门洞开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她就是在等他,可就在关健时刻,周军却临阵却步萎缩不前。

  这时的周惠一步步走向狂热与不安,她寻找着机会和时机让周军乖乖地缴械投降,她清楚别看周军貌似平静,其实他那固若金汤的伪装瞒不了她。她知道他跟她一样都有火热的情感血一样的深情。

  那天中午,周惠破天荒地逛了一回步行街,她要为既将饰演的角色添置一些行头,既然是做为周军的情人,平常那些简洁大方的衣服就有些不适时宜了。她大包小兜地拎着精美的包装袋回到排练厅时,她的那些学生们惊诧周老师怎么脸上顿时失去往早的威严,看着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

  她早早就宣布下课,然后,就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她美美地洗了个热水澡,然后,赤裸着身体走到镜子前面,欣赏着镜中的自己。她的乳房高耸而结实,肚子微微隆起,曲线优美。她用手掌捂住了乳房,触摸奶头,奶头硬硬的,很快地就尖挺了起来。

  她挑中了一件极其性感的黑色裙子,那款裙子的前胸以及后襟开叉都很大,仅仅能遮住乳房,而后襟的开衩直达腰部,几乎能见到她丰腴的屁股。她不能穿上乳罩而是用了乳贴,任丝质的衣服摩擦她的腹部和大腿。

  周惠在镜子前面仔细地端详着,并且感觉到信心有些动摇。但它实在是引人注目且很有品味的。柔软服贴的布料紧紧地包住她没穿胸罩的胸部。她整理着头发,并配上性感的发饰,还有几束向两旁伸展的卷须。连化妆则是点到即止。然而临了还是偷偷地画上了一层较鲜艳的口红,且换上了一双三寸高的高跟鞋。
  「我现在不是周军的妹妹,我是他的情人。」她对镜子里的自己说出了声,想起了那个难忘的梦。所有的细节历历在目,男人先是非常温柔,像绅士一样,在她身上的性感地带轻轻地抚摸,小心地呵护,彷佛那都是些易碎的玻璃器皿。接着是多么令人兴奋啊,而她则在他面前是那么地疯狂、淫荡,野性十足。渴望着尽情纵欲,尽情发泄。

  周惠听到楼下传来一声急促尖厉的警笛,把她从丰富的绮想中拽了过来,她又最后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她发现自己相当漂亮,觉得魅力无穷,任何男人无法抗拒这美的诱惑。就在剧地的大门口,周军倚在车门上,嘴里叼着墨镜的一条腿。

  他穿着一件柔和的白色真丝短袖衬衫,宽松飘逸的风格更衬托极有男子气概。它的袖口宽松,而衣领则是狭窄而直挺的。衬衫的雪白,更衬托出他古钢色的脸庞,周惠已感到她的欲望开始高涨。当车门啪的一声关上,她所能想到的,任凭这个男人将她带到侨何一处地方。

  她感觉到全身无力,就像是个没有生命的物体。她唯一残留的知觉就只有等待。等待。现在车子正在行驶着,但它却似乎有着突然冒出的翅膀,且带领着他们飞向月球。「你已经准备好了吧?」周军注意到了她的样子,调侃地说。
  他看着她的胸部,它在吊带下柔软的织物下起伏着。她觉得他对着她几乎袒露而出的乳房,彷佛有一种唾涎欲滴般的强烈欲望。他斜靠过来,几乎都要碰到了她的嘴唇,用一只手指摸了一下她那艳红色的口红,并研究着它的痕迹。
  「真是漂亮,不该被糟蹋。」周军为破坏了她完美无瑕的妆而可惜,他把手指放在自己的嘴里舔了舔。警车很快地驶离了城市,奔驰在通往市郊的道路上。「小惠,我们应该先说好了,现在你是我的情妇,就像马天骏来的那女人一样。」
  说到这儿周军停顿了一会,他望了一下周惠,周惠娇嗔地说:「小心驾你的车,我听着呢。」「要是我对你做了些亲怩的举动,你不要介意。」他继续说。
  「我还怕你把我吃了。」周惠笑了,试想着装扮做哥哥的情人,周惠的心里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激动。我都让你把身子看遍了,你还无动于衷的吗?周惠在心内暗说着。「我把你吃,东平还不找我拼命。」周军开着玩笑。

  「他怎会呢?你以为你家少芬?」周惠淡然地说:「现在我们去那?」
  「吃饭。」周军简单地说,把车开到近郊的一小镇上,他对周惠说:「吃惯了大城市里的东西,今天我们换换口味,吃些新鲜的。」

  「不是吧,是想躲人耳目,找些清静的地方。」周惠聪明地回驳他,周军只好尴尬一笑,在这漂亮精明的妹妹脸前,他总显得特别的笨拙。吉普车七拐八弯行驶了一段路,突然眼前一亮又转到了海边,周军把车拐进海边的一处木屋。
  周惠见停车场一大排名贵靓车,无言地表明,这地方确实是美食当前,诚愿屈尊。周军猛打着电话,似乎在指点着道路,周是极无聊地走了进去,见木屋门前光亮的灯泡照耀下的玻璃水槽内游动着鱼鳖蟹虾,鳞片闪闪,晶莹剔透,输氧管使水面不时冒出一串串气泡。她看着水池里的鲨鱼,六七条,铅色,嘴阔,森森獠牙,两眼愚顽,不动也露凶残。

  等了一会,便有一辆黑色的王冠如同巡洋舰似地驶了进来,从车上走下一年轻貌美的女人。在这地方突然出现这绝色的尤物,周惠一眼就认出了她是家喻户晓的电视主持人许燕。她「哒- 哒- 哒- 哒」明显带着疲惫的高跟鞋声由远及近。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如同满月的圆脸,而眉眼间却有若刀削般轮廓分明,她的肌肤冰霜玉洁,下巴翘起,左边嘴角斜挑,一双眼皮儿却倏地挂了下来,好像没把跟前的人放在都她眼里。

  她穿着名贵的真丝套衫,紧裹着魔鬼似的娇人身段,袒露的衣领一对丰满的乳房在薄衣内含蓄地颤动着,齐膝的裙裾下修长匀称的美腿穿着黑灰色的超薄透明丝袜,映衬着紧裹的大腿的白嫩与细腻,黑色的高根鞋穿在脚上格外艳丽动人,让人感觉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勾魂荡魄的气质。

  随后紧跟着的中年男子也是气宇轩昂,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周惠盯着这个擦肩而过的美女,而她刚好也回头打量了她一眼。而这时周惠也正好回过头,两个人互相盯着对方看了足足有一分钟,都暗自佩服对方的姿色和气质。这时周军把她招呼到了跟前,把她介绍给了他们俩人。

  那女子对周惠大大方方地向对方伸出了手:「您好,我叫许燕。」「叫我小惠吧。」两只有力的玉手握在了一起,四只美眸对上,火花四溅。周惠感觉到这个女人的眼神中透着一种风骚,充满成熟女性的风情,浑身有一种荡人心魄的野性和诱惑力一看就知道是一性欲极强的女人,偏又长得这么标致又有十足的女人味!情不自禁的说到:「你真美」

  「你才是一个大美人呢,」许燕笑着说。

  「我们两个算是平分秋色吧!」周惠那对泛着晶莹水光的迷人凤眼盯着许燕。她们谦让着一齐走进了饭店,木制的楼梯不仅斑驳得裸露出原木,而且还摇摇欲坠,每一脚都是踏空的感觉。周惠穿着高跟鞋走得战战兢兢,还好周军从后面扶住了她的腰,于是,周惠把纤腰扭摆得风拂杨柳似的。

  楼上的雅间虽然不大,但发承有一扇对着大海的窗户,简陋但却干净清静。四人各扭一方,许燕从提包里拿出一瓶香水给了周惠:「听说周队有个红颜知己,我就带了一点女人喜欢的礼物,你就笑纳吧。」

  周惠觉得这女人还通情达理的,也就爽快地接受了她的香水,挡主亲自端上了一锅冒着香气的浓汤,里面密密麻麻一段一段的海鲜,酒是他们这儿具有特色的药酒,据说吃了健肾壮阳。许燕贪婪地盯着沸腾的肉块。他们几个也都拼命地抽动鼻子,饱含着营养的肉味源源不断地进入他们的身体,使他们逐渐增长着精神头儿。

  大家好没多客气,拿起筷子搅动着砂锅,别看是单一的一锅汤,里面却包罗万象尽是顶级的海产品,有鱼翅、鲍鱼、海参、龙虾和螃蟹,这时大家已经疯狂开吃,马天骏挑出一块海参,几口吞下去,烫得他伸脖瞪眼。

  见他们几个都低着头,看着锅里的东西,生怕别人夺去似的,一个劲儿往嘴里塞。他们的腮鼓起来,有的鼓左边,有的鼓右边,有的两边都鼓。几张嘴巴一齐咀嚼,汇合成一股很响的、黏黏糊糊的响声。又频频举杯,用浸泡得散发着浓浓药香味的酒消解锅中翻滚东西的鲜嫩。

  香气愈加浓重,锅里的水变成了混浊的汤。桌上残渣壳块堆积如山,周惠要吃米饭,于是另叫了一碟泡菜,又炒了个时鲜的菜疏,刚上端上来便被许燕瓜分了一半。吃的速度慢了下来,喝酒的面红耳赤,不喝酒的,也在这烟熏火燎的非常温度中,两颊绯红。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