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痴臭BITCH☆女装子堕落】(09)(完)【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42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痴臭BITCH☆女装子堕落(9)(完)

  我到底在做什么呢──每当紧张不安的心情藉由药效或者阿良的臂膀获得舒缓,总会冒出这样的疑惑。

  自己所要的,似乎已经有了啊……形式和当初想的不太一样罢了。

  我已经被许多人认同了。

  有了尽管会打我但仍会温暖地抱住我的男人。

  也有一副越来越有女人味的身体。

  可是……心情,却比阴晴不定来得糟,只要没有药效也没有阿良,总是乌云一片。

  当我自以为终於弄清楚、其实或许只是寻到某个不怎么相关的出口就穷开心的时候,我把这一切归咎於因服药造成的性冷感。

  比起逐渐消沉下来、但努力点还是能勃起的阶段,胸部顺利发育、得到越来
  越多客人的关爱、甚至也开始被阿良真正地呵护着的现在──名唤性欲的泉源枯
  竭了。

  不……不能说是枯竭,实际上还是存在着性欲。

  只不过型态不一样了。

  身体变得不再随心所欲地任我操控,只能靠着迎合床伴演戏来满足对方,然而这个方法终究还是纸包不住火。

  「小蓝……你今天是当机喔,我都射完多久了你还在叫……」

  嗑药让我难以演出床上的烂戏。

  「小蓝你怎么啦,很痛吗?还是身体不舒服啊?你忍耐一下喔,我快到了…
  …「

  不嗑药也不再是感觉被强暴,而是让我神经质地出现各种负面反应。

  「你叫一下啦!怎么弄都没反应,死鱼喔……」

  无力改变现况的我,唯一的救赎就是逃避每况愈下的现实。

  我更依赖与叔叔交易的日子。

  只要一剂……乌云笼罩的风景彷彿只是好笑的假象,头一晃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比起那些吞了一堆还没什么效的烂药。

  比起过了二次蜜月期就懒得再抱我的手臂。

  在还过得去的旅馆内、瘫软在叔叔怀里,感受着他对我的嘲弄、将我贬低得一文不值……看着他羞辱我、看着那根因为我卑求着他的药而下贱讨好他所勃起的肥短阴茎……将宛如久未清洗的肮髒肉棒含入嘴里、仔仔细细地吮净上头的尿垢、埋首取悦直到浸了酒精的冰凉棉花触向手臂……当这一切全部被吸入美丽的彩虹内,我知道这比什么都要重要、比什么都来得充实。

                 §

  阿良是怎么看我的,说实话我已经不在乎了。

  我们的关系似乎打从一开始就是我一张热脸贴他的冷屁股,即使两人还住在一起、在某些事情上依然有着默契,亲密关系就是无法维持下去。也许是因为我不再积极了,而他也没有填补我后退时留下的空缺,我们的关系就这样微妙地迎来变化。

  我开始密集和叔叔联络,反正阿良不管我白天去哪,只要有钱交给他就好,於是我少接几个客人,这样就有时间陪叔叔出门。

  让我再次提起兴致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竟然是背着阿良偷偷干这种事……对着镜子里努力掩饰憔悴面容的我,想到这点就不由得扬起嘴角。

  和叔叔独处时很悠闲,他不像客人只想打炮,会带我到别县市逛街吃东西,进旅馆也不见得全程赖在床上。叔叔偶尔会希望我帮他点忙,即便只是倒开水、量腰围之类的小事,这些互动仍然使我感到充实,我也会习惯性地偷偷将叔叔当成阿良、幻想我们还维持甜蜜关系。

  不知怎地我就是忘不掉那个男人。

  明明他对我那么冷漠、都不在乎我想要的是什么,却又无法说忘就忘,一个不小心还会因为甜蜜的幻想难过起来。

  这种时候,只有叔叔可以让我摆脱低潮……是的,就是靠叔叔带来的药。
  对叔叔来说,比起打药后的快乐,他更喜欢看我接受注射前所露出的丑态。
  而我也因为对彩虹产生的预期心理,前一刻再怎么沮丧低潮,一旦叔叔取出药剂,整个人都迫不及待地充满渴望与希冀。

  「刚刚还要死不活地骂男友,一看到这东西马上就眉开眼笑啊!」

  「因、因为……!就……就那个啊!」

  怎么回事呢,话都说不好了,明明就还没开始打……

  「那还不快点把脚架弄好?」

  「好,马上弄……!」

  受到鼓舞的我连忙调整好床边的摄影机脚架──这是叔叔特地准备的,他有这方面的收藏癖,我倒是不在意自己成为他的收藏品。当床尾和侧面的两台摄影机角度都修正完毕,我就急着跳回床上,给悠哉地坐在床头的叔叔后拥入怀,两人赤裸入镜。

  「喔,小蓝的下面有反应喔!最近不是因为吃药都站不起来吗?」

  「哎唷,还是会啦……叔叔明明知道。」

  「会什么呢?」

  叔叔一手摸着我大腿,一手捧起有点起伏的胸部、用姆指在乳房上推弄。在镜头前给叔叔挑逗令我格外兴奋,好像正给未来的叔叔偷窥似的,也让我涌现黏答答的表现欲。

  我在叔叔怀里害羞地轻扭身体,双手伏到他粗糙的手背上、慢慢地扣住……
  感受着叔叔爱抚我的动作,感受着彼此阴茎的勃起,然后才对叔叔故意的询问予以答覆:

  「勃起……」

  「啊?听不清楚喔!」

  「勃起。」

  「什么勃起?这根可爱的小肉棒吗?」

  贴於大腿上的右手忽然被挥开,叔叔转而握住了我那勃起抖动的阴茎。
  「呀……!是的,小蓝……小蓝的阴茎还是会勃起!」

  「这么棒啊!是为了叔叔勃起吗?嗯?」

  啊……被叔叔的大手咕滋咕滋地搓弄着,真是舒服……

  原本有点讨厌阴茎无法勃起却又因为刺激而不断流出分泌物,当那阵腥味与温湿触感透过叔叔的爱抚发挥出来,又使我庆幸自己的身体是这种模样。

  我的身体依然很敏感,久违的勃起更是让阴茎随时处於高潮前的状态,一不小心可是会突然射精的。叔叔似乎和我一样瞭解我的状况,我们没有深入探讨过这件事,他却很能掌控爱抚的节奏,好让我随时保持着心痒难耐。

  「怎么不说话呀?小蓝?」

  「呜!」

  突然的紧捏使我猛然一颤──快感与痛楚同时自龟头和乳头两处迸发,我不禁拉长了呻吟好缓解可能突破临界点的刺激。

  「哈呜……!啊……嗯……」

  即使没有被施加太大的压力,乳头还是变得湿润了……滋啾滋啾地给叔叔又拧又挤,好害羞呢。

  「怎么啦?到底是因为叔叔呢,还是因为『那个东西』?」

  「啊哈……都、都有吧……?」

  「这样啊,那赶快来打一针好不好?」

  「好呀……!」

  叔叔啪地一声拍了下我的胸部,松开手来拿起注入药剂的针筒和有点黏黏的橡胶管。我接过橡胶管随便绑好没有打结,一手揪紧管子等待叔叔的注射。
  「喔!已经很熟练啰!明明只打过三针吧?」

  「因……因为人家的血管很好找嘛……」

  「哈哈,小蓝的身体真是了不起呢!」

  「嘿嘿……」

  「不过啊,你已经欠叔叔二十万块,这针下去就变三十万啰?」

  「欸……?」

  怎么会欠钱?我有做过什么事情吗?

  我不解地望着叔叔,只见叔叔双腿把我夹紧,脸凑上来和我互相贴着说:
  「小蓝记得你跟叔叔的第一次吗?」

  「记得啊……」

  「那次叔叔有说过,免费送给你彩虹对吧?」

  「嗯……」

  「然后我们是不是又见好几次面?也帮你再打了两针?」

  「可、可是你没有说那要钱……」

  「你这个小傻瓜,这种好东西怎么会不要钱呢?叔叔只是心疼你,才没有直接跟你收费啊!」

  「呃……」

  不会吧,一针要十万?又不是电影里面那种坏人走私的东西……

  不对……一直都是嗑便宜玩意的我根本就不晓得这东西有多少价值,只能确定它的药效不是便宜货可以比拟的,或许它真的就值那个价格也说不定?

  「考虑的怎么样呢?」

  十万……如果一天能找三位客人、顺便卖些药出去,再扣掉阿良那一份,这样三、四个礼拜应该就有这笔钱……

  「小蓝──?」

  糟糕,忘了算上进货价,这个月的开支是多少啊……?阿良他会不会又偷拿我放在床底下的钱,这样肯定不够……

  「你看起来很苦恼喔!不然这样好了,彩虹就算了吧……」

  「不行!」

  脑袋被一大堆数字塞得水泄不通、紧张过度的我转过头去向叔叔抗议,然而叔叔似乎就是在等我说这句话,我还没整理好脑袋里的帐本,针头就刺破肌肤、插进体内。

  「啊……!」

  一瞬间,喧嚣的烦恼尽数消退,取而代之灌满脑袋的是十分强烈地、期待药效发作的亢奋感。

  「OK!这样小蓝就负债三十万啰!」

  进来了……!钱什么的不想管了啦……!

  「别担心,叔叔呢,会帮你介绍一些轻松好赚的工作。」

  人家会努力工作,区区三十万没什么大不了!哈……啊哈……!啊嘿……
  「不过这经济不景气,下一次的彩虹可就要和你算十五万喔。」

  呜嘿……!嘿呵……!呵……呵哈啊……啊……

  「所以你自己也要努力!听到没!」

  啊……啊欸!欸咯!噫嘿欸欸、咕欸欸……!

  「努力让你那没救的脑袋融化、变成废物毒虫吧!」

  咕嗯……!欸嗯……!欸嘿嘿……!

                 §

  叔叔很快就把我介绍给他的朋友,连让我对他产生依赖的时间都不给,明显就是要和我保持距离。他的热情也时好时坏,给我感觉我只是他行程的一部分,在行程中会有良好的互动,行程外就很冷漠。

  叔叔帮我牵线的工作和现在没什么差异,只是对象都是些有钱的大叔,出手很大方,也各有奇特的癖好。不管怎样我都把他们当做叔叔那般殷勤对待,每周两次可以拿两万块,一个月就八万了。再加上我原本赚的部分,一个月还是可以硬凑十到十五万的。

  可是,不过短短一个月,好不容易凑个十二万要还叔叔的我,负债却已经突破五十万……这全是因为叔叔他在一个月内抱了我三次的缘故。

  就算明知已经付不出钱,和叔叔缠绵到一半的我,仍然按捺不住叔叔故意秀给我看的针筒……

  三次,四十五万。

  加上原本欠的钱、扣掉这个月还的钱,总共还剩六十三万……

  负债数字的急涨让我完全不知所措,实在太离谱了!我一度心想或许这只是叔叔开的玩笑,但他确实收下我还的钱,还不断叮嘱我下次该还他多少……
  这样下去不行,一定要有计划地偿还。

  ──这么想着的我,却无法拒绝叔叔越来越频繁的邀约。每次上床总是会演变成注射,一剂就是十五万,有时候甚至搞什么加重剂量,我完全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做过类似的要求。

  等到我察觉自己根本脱不了身……已经不可能还清债务了。

  这种事情我不敢和阿良说,我想他也没办法拿出这么多钱;家里更是不可能,我人消失那么久怎么可以一出现就索取大笔钱?就算向比较熟悉的客人抱怨,他们顶多给我加些小费意思一下,那几千块在彩虹债务前不过是杯水车薪。

  到头来我只能拼命接客、拼命卖药。每天的客人本来就不多,我只能用很高的折扣来吸引他们,反正赖在阿良身边也不会有钱赚,多做一点是一点……幸亏我先前的努力,有不少客人三天两头就光顾,但说实话收入没有增加多少,因为客人不是每次都能向我买药,光靠砍到三、五折的援交费实在起不了多少帮助。
  如果说还有什么办法还债,也只剩下拒绝再注射彩虹一途。

  ……但那是不可能的。

  无论再怎么抗拒,要想从日夜束缚着我的债务中跳脱出来,只能靠那样东西……

  我已经离不开彩虹了。

                 完

  ※腰斩。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