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学女友的28天剧变】(03-04)作者:darksidefuxi
字数:12162


      第三日(上接《大学女友的28天剧变》第二日)

  第二天我醒来,已经是十点了。

  可能是这两天太累了吧,居然睡了这么久。

  我扶着床头起来,靠着墙面听了一下,发现隔壁已经在做了。

  果然,小媛和她的姘头们起的足够早。

  昨天晚上他们折腾到几点呢?我猜测着。

  我穿好衣服到门外,小心翼翼,看着两边没有人了,才把帽檐拉低,由另一个侧门出去,绕到小媛屋子窗口。

  屋子里的男人,居然没有一个是昨天在的。

  估计是昨天晚上折腾太狠了,那几个人都回去休息了。

  在这里「值班」

  的,大概都是张震认识的人。

  现在是三个人。

  有两个是张震的同学,一个叫方召,一个叫雷子的,我不记得他具体名字。
  还有一个不知道是谁,后来听他们聊了一会儿,知道叫老五。

  老五肯定是外号,真名没听说起过。

  小媛明显还是没有昨天有精神。

  她伏在床边,正喝着一杯水,因为背后被那个方召干着,她一边喝一边洒,还差点呛到了。

  她脸色不算太好,果然被干了一宿还是太累。

  本来那几个男的折腾完应该可以休息一下的,谁想的到呢?居然又叫了几个。
  「你慢一点嘛,让我喝点水好不好……」

  小媛扭过头,娇嗔道。

  「不行啊,太滑了,我停不下来哦~」

  那个方召只管抽动,哪顾得上怜悯她。

  小媛只好放下杯子,勉为其难:「那我等等再喝……啊……唔……说好了…
  …啊你怎么突然快起来了……说好了这回干完让我去洗澡……啊啊啊啊「
  「喝什么水啊,还不如喝精液呢,精液还有营养。」

  旁边的雷子捋着鸡八,走到小媛前面。

  「谁要喝你的……唔……呜呜……」

  雷子把小媛下巴一托,随即便插进小媛的小嘴。

  两个人就这样又操了十几分钟,各自射了。

  小媛好说歹说,他们才终于同意让她去洗澡。

  小媛拖着从腿上滑下来的精液,扶着墙根踉踉跄跄地往卫生间走,这样磨了半天才终于到了那里。

  洗了不到十分钟,老五忽然起了兴致。

  他脱了衣服,也钻到了卫生间里。

  里面马上传来小媛的一声尖叫。

  不用想,他是在里面干起小媛来了。

  果然,过了不多会儿,小媛向狗一样被老五从后面插着,趴在地上走出了卫生间。

  她大声埋怨着:「怎么能这么插人家!你们太过分了……啊啊啊啊……不要在这儿……啊……啊……啊啊啊……好疼,小穴好疼……」

  「疼啊?昨天被他们干了那么久,小穴都肿了,能不疼么?」

  「所以说……啊……呜呜……啊……真的很疼啊……不要再干我了……」
  「那插后门怎么样?你不是很喜欢后门么?」

  「那里……那里更加不行……早上便便……便便的时候都有血……血在纸巾上……啊啊……都干坏了了……所以不要再弄我了……」

  「这也不让,那儿也不让,你说怎么办!」

  「唔……嗯……不要这样……那,那还是插小穴好了……但是……啊……啊……但是……轻一点……求求……轻一点…………」

  我有点看不下去了。

  虽然睡了一觉,但我仍然是身心俱疲的感觉。

  反正呆在这里也是这些猥琐男无穷无尽地操穴,不如回宿舍再补个觉再来吧。
  我回到宿舍,正赶上黄暂出去。

  他带着一包东西,显然又是要去旅馆了。

  他跟我蛮热情地打了个招呼,眼神里一阵戏谑。

  那意思好像在说,「你知道你女朋友被我们干成狗了么」。

  我心里一紧,忽然觉得看见他很愤怒,但是还是压下心里的火,兀自回去了。
  回到宿舍,我撒气一样,啪得往床上一躺,脑海里全是黄暂那张让人愤怒的脸。

  果然,女友被淫这种事虽然做起来很爽,被人取笑还是很可气啊。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都已经到这一步了。

  我正要闭上眼休息,却瞥见黄暂的电脑上插着一个陌生的东西。

  那是……那是……那是摄像机的SD卡!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起来,心跳咚咚咚跳的自己都能听到了。

  我赶忙跑过去,把那卡拔下来,插到自己的电脑上。

  肯定是的!这就是他们摄录的小媛被淫的Video!我赶紧点开,果然里面是摄像机的系统自己设定的文件夹。

  一个是昨天的,一个是前天的。

  我点开昨天的文件夹,里面赫然是几个独立的视频文件。

  我随手点开一个,正是昨天夜里的!那时黄暂已经把DV拆下三脚架,拿在手里拍,所以一上来就是一个让人喷血的特写镜头。

  只见一黑一白两根鸡八,正分别插在小媛的小穴和肛门里,来回耸动。
  小媛的叫声香艳无比:「啊……真的好舒服……啊……用力……小穴用力…
  …再往里一点……啊啊啊……啊……小媛坏掉了……「

  镜头随即迁移,移到小媛的脸庞。

  她忙遮住自己的脸:「不要……不要再拍我了……这么近……好丢人……羞死了……」

  拿着DV的黄暂说道:「不要怕被拍啦,你浑身上下我们已经一点不剩都拍到啦……来来来,鸡八。」

  只见镜头里出现了黄暂不算坚挺的鸡八,小媛随即就将它含住,然后吸吮起来。

  她迷离的眼神瞥向镜头,又羞怯地避开。

  特写镜头果然是不一样,从这里我可以清楚看到小媛脸上被抹开的精液。
  她的睫毛上,甚至还干结着不知道哪个男人的液体。

  大腿上忽然被液体砸中,我才发现自己口水都滴下来了。

  我赶紧随手拿起枕巾擦了一下,很快将注意力移回屏幕。

  这时后面插入的人似乎加快了速度——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胖子和于哥。
  他们俩的冲击,令小媛无法再含住黄暂的鸡八,忘情地大叫起来:「嗯嗯嗯……干死小媛了……我的……大鸡八哥哥……你们的……嗯嗯……大鸡巴怎么…
  …嗯嗯……这么厉害……嗯嗯嗯……力气好大……啊……小媛被你……啊…
  …操飞了……啊……飞起来了……啊……啊……要射了么?要射了……啊……啊……

  啊……好热!……啊!!!啊啊啊啊——我……「

  镜头照的真真切切,小媛的表情如同瞬间被一张手扭曲了一样,似乎是痛苦地,改变了起来。

  她咬紧牙关,眼睛有一点点翻白,呼吸都停滞了。

  随着十几秒的痉挛过后,她一口气倒过来,胸廓激烈地起伏,贪婪地吸着空气。

  插屁眼和小穴的两个人可能是拔出去了,黄暂挺着鸡八挪到了小媛的下体,他分开她蜷曲的双腿,给了乌七八糟的阴部一个特写。

  这个特写无比清晰。

  小媛那里全然是淫水和精液,而且一层覆盖着一层,原本乖巧蜷曲在阴唇周围的阴毛全部干结起来,各自凌乱着。

  黄暂赞叹了一声:「看!小穴都肿了!」

  确实如此。

  两瓣阴唇被干得超两边分开,完全红肿起来。

  阴道口和肛门来不及合上,还似乎像可以呼吸那样,一开一闭的翕动。
  两股已经有些稀薄的精液,从两个口齐齐流了出来……不能再看了,万一被发现就麻烦了。

  我关上视频,赶紧把里面的东西拷在移动硬盘上,然后揣着硬盘急匆匆离开了宿舍。

  我到了小旅馆,捎带看了一眼,只见小媛躺在床上,两腿被一个男人架着——又换了一个人,但是我不认识。

  不过他们都不戴套,应该也是有一个信任链的,不会乱找人。

  小媛闭着眼睛,似乎在休息,但是从嘴型看出来,
她还是在轻轻呻吟。

  那男的估计是刚来,一大把的劲儿没处使,正奋力插着。

  旁边,是黄暂,他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堆丝袜、高跟鞋之类的东西。
  真是变态,居然还专门去买了丝袜高跟。

  小媛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穿得最多的就是连衣裙和短裙,喜欢穿短袜,不爱穿丝袜。

  高跟鞋就更不要说了,她总是说磨脚,从来都不穿。

  现在这帮畜生为了满足自己的胃口,真是什么都想出来了。

  我想来应该不会错过什么,而且急切地想要看更多小媛的视频,便没有更多逗留,抱着硬盘和电脑钻进了我自己那间屋。

  插电,打开电脑,拿好纸巾,我急躁得自己都鄙视自己。

  我随手打开一个视频,握住鸡八就要开撸。

  结果发现,视频里的小媛没有被干。

  而是蜷缩在床上,赤身裸体,哭泣着。

  我看了一眼日期,这是前天的。

  耳机里想起来张震的声音:「想好了么?」

  小媛抹着眼泪,摇了摇头,哀求着:「求求你们,让我走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黄暂说话了:「屁话,刚刚明明干得很爽的。我告诉你,你想好了,你前腿走,我们后退就把视频传给锋哥,还传到你们学校的贴吧里。贴吧不能传,就发给你们学校的人。我告诉你,马上你就名扬天下。」

  「求求你们了,删了吧。我今天好好听话……明天让我走好不好……」
  「不行,我告诉你,至少五天。」

  小媛抬起头,显然被这个要价吓到了,她怔怔地望着前方说话的人,弱弱地说:「五天不行……过三天我要考试,我必须得回去……」

  镜头里黄暂穿梭过来,和张震耳语着:「三天后……到时候再说……」
  「那就三天。说好了,这三天你好好陪我们玩,我们也好好伺候你。但是不许乱跑,不许捣乱,听懂没有?」

  小媛再次扭过头,避开镜头,很很难察觉的幅度点了点头。

  「好,现在听我们的指示,来做几个动作。我们得再留个底,省得你到时候想起来告警察,说我们强奸你。」

  小媛点了点头,头几乎要埋在膝盖里。

  她低声说道:「我都听你们的了,只是求求你们千万不要让刘锋知道……我真的非常爱……」

  「知道了知道了,来,起来,把脸洗了。」

  小媛乖乖照做,几分钟之后,再次出现在镜头里。

  这时候,张震对她说:「你照着我们纸上写的自念,好好表演,不满意就不过,懂了么?」

  「懂了……」

  接下来,不用说。

  就是让小媛做一堆淫靡的表情和动作,说一些淫靡的话语。

  包括邀请大家来插她的小穴,又或者是自慰,伸出舌头舔舐脸上的精液,还有将脚尖伸出,做出勾引人的动作。

  接着,是配合着他们的安排被干,一个人、两个人、三人一起。

  没错,我第一天晚上看到的4P的场面,也是小媛被要求摆出来的。

  那些淫靡的表情和动作都是被要求做的。

  我怅然若失的关上了视频,坐在那里发呆。

  小媛是爱我的,即便被那样胁迫,她也依然是爱我的。

  小媛大概到昨天晚上,才真正发生了一些改变。

  我有整整一天的时间来帮助她,而我什么都没有做。

  我的思想,没有站在她那一边。

  剩下的时间里,我麻木地打开两天的视频,一边对比一边手淫。

  我对比着小媛改变之前和改变之后的样子,怀念着以前的过往。

  我内心驱使着自己的淫欲,希望他们更高涨起来,这样可以不那么有负罪感。
  然而今天我的阳具确实很不配合,就是没有射精的欲望,撸了整整一个下午依然坚挺。

  我放弃了。

  关上电脑,默默起身,走回我呆了两天的那个角落。

  天色已晚,外面颇有一丝凉意。

  但我隔着窗户,都能感觉到那间屋子里由性欲燃烧起的暖流。

  屋里挤满了男人,足足有七八个。

  一个我所不认识的,皮肤很黑的人,正将小媛推在墙上干着。

  他抬起小媛的一条腿,下体疯狂地拍打在小媛身上。

  小媛已经换上了黄暂准备的丝袜和高跟鞋。

  六七公分的高跟踩上,确实显得身体的线条更加柔美。

  小媛气喘吁吁,双手扶着墙有些不得力,老是往下滑。

  她的叫床声仍然清晰可辨:「啊……唉啊……嗯嗯……啊……哥……哥哥…
  …不行啊……不能这样……啊……不能这样玩……小媛……啊……舒服……
  羞死了啊……嗯唉……尿……尿……尿出来了……出来了……啊……「
  她又一次地潮吹了,但那哥们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只见小媛的腿抖动着,完全站不住了,他便把她放倒在地上,任她伏在冰冷的地面上,只管从后面勐插。

  旁边黄暂正撸着鸡八,似乎他是要下一个上的:「怎么样?要射了么?」
  那哥们点点头:「对啊,我都干了两轮了,该射了。」

  「能力真强,一个人就能把丫干潮吹。」

  「哈哈,客气客气,黄暂哥才是,那大鸡八,这丫头居然能受得了。」
  张震叼着一根烟,坐在沙发上,也没有穿裤子。

  但鸡八耷拉着,看样子是已经爽过了。

  他喊道:「老五,看看那个……今天高潮多少回了?」

  「我操,我忘了。等会儿我看一眼,嗯……加上金刚这三次,今天一共是…
  …三十一次……然后咱们一共射了……射了二十四发。「

  「没想到啊,早上说干不动了我还以为今天就休息了呢。没想到休息不了。」
  「姑娘不休息我们哪儿敢休息啊,关键今天有生力军啊,哈哈哈。」

  这时啪啪啪的响声愈发剧烈,而小媛的叫声也即刻高亢起来。

  「嗯嗯……小媛要去了……嗯啊……小媛……嗯嗯……小穴不行了……小媛……嗯嗯只要有大鸡巴哥哥……小媛……什么嗯……啊……是……什么都行……
  嗯嗯……舒服……大鸡巴……快……再深一点……嗯嗯……快!快……快来了…

  …快点……用力……小媛要……啊——啊——啊——「

  那个叫金刚的也是一声低吼,想必是射了。

  小媛瘫在地上,抖动在高潮的幻境中。

  黄暂看到该自己了,挪到床上,对小媛说:「来来,上来,把我今天卖给你的小礼物穿上。」

  小媛无力地爬上床,动作都不自然了。

  她膝盖挨在床单上的时候,轻轻呻吟了一声,然后埋怨道:「都是你们老把人家推在地上干……膝盖破了……好疼……」

  黄暂把吊带袜丢给她:「所以说好宝贝,穿上这个,穿上这个就不疼了。」
  小媛坐在床边,缓缓套起丝袜。

  然后为了避免膝盖碰到床单,打着滚儿凑到黄暂身边。

  黄暂见她靠近,扳开两腿就要开干。

  小媛忙拦住他:「不行不行!小穴受不了了!已经疼得受不了了……」
  「那……干嘴?」

  「要不……要不干屁屁吧,屁屁休息了一天,现在好像不那么疼了……」
  黄暂大喜过望:「没问题!」

  说话将小媛翻过来,仍要她趴着。

  小媛一趴便直喊:「疼疼疼……膝盖疼……」

  「那怎么办,小穴还是膝盖,你挑吧。」

  「……那还是……还是膝盖……啊……啊……」

  黄暂根本没等她选,稍微抹了点小媛自己的淫水在菊花上面,就插入开干。
  小媛显然是喜欢肛交喜欢得不轻,马上忘了膝盖的疼痛,低沉地呻吟起来。
  黄暂问道:「怎么样?疼不疼?」

  「疼……疼……」

  「疼还要我干屁眼,你真是贱。」

  黄暂这个小人,就喜欢用这种词来侮辱小媛,真是个贱人。

  「小媛……小媛……确实疼啊……不过干屁屁确实好舒服……啊啊啊……又疼又舒服……啊……明天……明天一定要休息一天,真的……真的不行了……」
  黄暂还没有留意这句话。

  但是我和王胖子察觉到了。

  王胖子坐起来,烟头一扔:「我操,你听姑娘刚才说什么?明天!明天要休息一天,那就是后天接着干呗?」

  众人反应过来,马上欢呼起来。

  黄暂示意大家安静,问道:「那考试怎么办?」

  「没……没关系……啊……啊……嗯嗯……可以……可以补考……」

  大家再次欢呼起来。

  他们把这句话当作小媛彻底沦陷的明证,举起啤酒瓶碰杯庆祝。

  而小媛,则早已羞愧难当,一边捂着脸,一边承受着菊穴里的狂攻……我站了起来,不想再看里面溷乱的景象了。

  休息一天再干。

  小媛是打算住在鸡八丛中么?我的心里,阵阵的自责。

  抬起头,天空中一颗星星都没有。

      第四日(上接【大学女友的28天剧变】第三日)

  当天晚上我住在宿舍,倒头就睡了。

  梦里梦见小媛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我们一起走在南京长江大桥旁边的江岸上,她回首露出清澈的笑容,像一只小鸟一样纤美。

  然而突然,她看着马路对面走过来的一个陌生男人,盯了半天。

  她回头莞尔一笑,然后将裙子撩了起来。

  下身是赤裸的。

  那男人看了当然大为惊喜,他忙跑过来,将女友推在江边的围栏上,对着眼前宽阔的江水开干……梦到这里,我醒来了。

  醒来之后,看见有两个未接来电,都是不认识的电话号码。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拨回去了。

  几声铃响之后,一个清脆而熟悉的声音响起,是小媛,我熟悉的小媛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在耳边。

  「喂~」

  「喂……你换号了?」

  电话地址显示的是「未知地点」,看样子他们确实帮小媛找了一个显示不出位置的号码,也是挺细致的。

  「嗯,电话寄过来太慢了。」

  我这才想起还没有寄电话,真是的……生活太迷乱了这几天,这都忘了。
  小媛看我不说话,娇声说道:「有没有想我啊?」

  「有啊……我每天都特别想你。」

  「我也想你……」

  小媛的声音有一些落寞,一下子让我心头软了下来。

  我问道:「你……这几天都在做什么啊?」

  「啊……嗯……」

  小媛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始撒谎,「我这两天肯定是都在上课啦,自习了什么的,今天要考试的。」

  「哦,」

  真假,明明是被干穴,「那很辛苦吧。」

  「嗯!好辛苦,自己一个人有点……有点寂寞,所以特别想你。」

  虽然不知道小媛是不是真的想我,但她那悦耳的声音,还是让我想起种种过往。

  我也很想听到她正常的声音,因为那也是属于我内心深藏的宝藏。

  我真要开口问她今天吃了没有,却听到小媛一声轻轻的惊呼。

  「啊……」

  声音的背景里随即响起了不算响亮的「啪啪」

  声。

  不用说,肯定是哪个王八蛋连一个电话也不好好让小媛打,非要趁着这时候偷袭她。

  我忙问:「怎么了?」

  「啊……没事……有一只毛毛虫,差点……差点踩到……啊……」

  「你不舒服么?」

  「嗯,稍微……稍微有一点……先不跟你说了,我得……我得赶紧去……去考试了……」

  「不是9点才考么?」

  「那……考试的……的地方很远的……我得……我得赶紧走……」

  「你怎么有点喘啊?」

  我有点生气,故意追问着她。

  「在……在上一个……坡,这个……啊……这个坡有点……有点陡啊……啊啊啊……嗯……唔……先……先不跟你说了……我挂了……」

  小媛已经挂了电话,嘀嘀嘀的忙音回荡在我耳边,在我脑海里,和她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

  我揣起电话,一路小跑,跑到那地下室旁边。

  从窗子望进去,果然,小媛正在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干着。

  那男人十分健硕,身体上肌肉一块一块的,可想一定是很有力度。

  小媛被干得花容失色,双手紧紧搂抱住这个可能面都没有见过的男人,两条穿好了丝袜和金色高跟鞋的长腿,紧紧缠绕在那人腰间。

  她高声呻吟着,快乐的样子直刺我的心间。

  旁边黄暂坐在那儿,一脸猥琐地取笑着小媛:「还说要休息,见到大鸡八还不是照样能操?连跟锋哥的电话都挂了,哈哈哈。」

  「还不是……体谅大鸡八哥哥……明天来不了……不能……啊啊啊啊啊……
  啊……好舒服……顶到里面了……啊……人家还不是……为哥哥……哥哥着想…

  …「

  那男的说话了:「小媛真是个好姑娘,那哥哥肯定要好好回报你……嗯……」
  他说着,插入得更深了一些,在鸡八的极限深度开始搅动,小媛的叫声马上高亢起来:「啊啊……不行……不行……太深了……小媛……小媛受不了了……」
  「这就受不了了?你再尝尝这个……」

  那男的开始大幅度地抽插,每一下都重重抵在宫颈上,几乎要将宫口突破。
  只不过他的太粗壮,不可能进入宫口,只是像攻城锤一样不停地敲打。
  小媛的花心早已泛滥,淫水顺着交合处大量地流出,床单早已经湿透了。
  黄暂点了一支烟:「刚才还说要出去吃饭呢。结果看见胜利来了,就犹犹豫豫不肯走。我说你怎么这么磨叽呢,原来是等操呢?」

  「……唔……唔……确实是……好大呢……小媛……小媛稍微……有点好奇……啊啊啊啊啊啊……不要这么快!要去了……去了去了去了……」

  小媛随即唔得一声,头仰起,双手紧抓在枕头的两个角上,一副临近高潮的姿态,那个胜利把她的两条腿架起,扛在肩膀上,一通激烈地攻击。

  这样不出十秒,小媛就开始抖动——这现在是小媛最常见的高潮方式了,像筛糠一样颤抖,然后一声惊呼。

  「啊……」

  「高潮了?」

  黄暂欠身问道。

  「对,又高潮了。」

  那胜利继续抽插着,显然他还没有尽兴。

  「哇哦,胜利你真勐,一个人半小时干出来四次高潮,要知道这小妮子真没有一开始那么敏感了。」

  「嘿嘿,不客气。不过一般人很难让我插这么顺啊,都得开发开发才行。你们开发得真好……又紧……水又多……哦……又淫荡……」

  小媛好像还没有完全从高潮中恢复过来,一副有进气没出气的样子,显得有点痛苦。

  但这几天看下来,我知道她这样反而是最爽的。

  这时候黄暂劝道:「差不多就出来吧,胜利,回头接着干。他们等着咱呢。」
  「嗯……等丫高潮过去……啊……这高潮了真紧啊……像小手攥着似的……
  我操真尼玛爽。「

  那胜利估计实在是舍不得离开,非但没有拔的意思,反而继续全速抽插。
  接了没有两分钟,小媛又一次抖动起来。

  这一次抖动得更剧烈,因为上身穿得衬衫已经被扯开,两只娇羞的乳房也跟着身体一起晃动起来,像是两只惊慌的小兔子。

  黄暂高呼:「这个厉害了!我跟他们打电话,让他们来看看~咱看看能连着来几次。」

  不一会儿,张震和王胖子下来了,正赶上小媛的下一次高潮,她已经有点意识不清楚了,小口微微张开,抓着枕头的双手也早就松开了,无力地搭在旁边。
  张震他们坐稳,就看到小媛再次颤栗、抖动、痉挛的过程,连声叫好。
  这样又干了二十分钟,足见这个胜利的持久。

  他整整操了小媛一个多小时,高潮了七八次。

  当他最后一射如注,拔出鸡八的时候,我也不禁为他的尺寸感到惊讶。
  那感觉,就像是从小媛的阴道里拔出一只手臂一样,全然是黑人的尺寸,甚至更为粗壮。

  小媛躺在床上,喘着粗气,半晌没有一句话语。

  她衬衫散乱开来,乳房随着紧凑的呼吸颤抖着,两条腿保持着被操干时分开的状态,有点合不上。

  她今天穿的是黑色的连裤袜,可能是一开始就被撕开了,现在针线已经开裂到了脚踝。

  整个阴部暴露在外,并没有内裤包裹——大概是这些色狼指使,一开始就没有穿吧。

  黄暂掏出一个相机,对着小媛的小穴就是一通拍。

  几个人看小媛半天没有反应,调侃道:「小媛啊,今天怎么办呢?要不然还是呆在这里让我们大家干吧。」

  「不行……不行……今天要出去……啊……爬不起来了……大鸡八哥哥好讨厌,怎么能这么狠……」

  胜利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还不是你自己要求的?」

  「明明是你趁我给男朋友的电话的时候偷袭……」

  「那之前是谁凑着我说鸡八好大的?」

  「可是你露出来了啊……哪有一见面先把鸡八露出来的?呜呜……」

  这时候王胖子有点猴急,掏出鸡八扑上床就要插入。

  小媛拿腿蹬着他,大喊:「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今天必须要出去,而且小穴真的好疼!」

  「没关系!干着干着就不疼了!你刚才不是玩得挺好吗?」

  「我已经后悔了……现在小穴疼得厉害……」

  「那不行,你都勾引我了……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回答两个问题,要实话实话我就放过你。」

  小媛坐起来,把自己的衬衫轻轻拉合上,扣上两粒扣子:「你问吧……现在干是绝对不行了。」

  「你说,你以前除了你男朋友有几个男人?」

  「我……我……不明白……」

  「这么着吧,你先说你第一次给了谁?」

  第一次当然是给了我,我记得清清楚楚。

  当时她大声喊疼,我都没有办法继续下去。

  做完之后,小媛大声痛哭,那凄惨的哭声我至今难以忘怀。

  「我男朋友……」

  「好,那之后,在我们之前你还被男朋友以外的人干过几次?」

  「唔……两次……」

  什么?!小媛在这之前居然还有两次的出轨经历?我心里一阵酸楚,好像这是比小媛被轮奸更惨痛的感受。

  我侧耳倾听,只听张震追问:「说!跟谁?」

  「唔……一次是跟初中时候的前男友,他非要要……」

  「还有一次呢?」

  「还有一次是跟大学的一个留学生……当时喝多了,我都不知道的……」
  小媛结结巴巴,显然很不愿意说。

  「我操,还被洋人干过?」

  胜利显然很不服气,「那我们岂不是都满足不了你?」

  「不不不!你比他大多了!」

  「你不是说不知道么?」

  王胖子狞笑着。

  「我……我……」

  小媛的谎言被拆穿了,有些语塞。

  「哈哈,我就说女人骨子里都是淫荡的嘛。我们只不过帮你下了个台阶,你得感谢我们。」

  小媛捂着脸,摇着头:「不行不行,太羞了!不要让我再说了。」

  王胖子抚摸着小媛的头上:「小媛厉害啊,还被洋人干过呢。那就更要——」
  他说着将小媛一把推倒,两腿大大分开。

  小媛大惊失色,推着他:「你要干什么?骗子,咱们说好了……啊……」
  王胖子直接一插到底:「你都已经成了租界了,我们当然要好好夺回失地,为国争光了?让你再也不想洋人!」

  「我没有想他……真的是……喝多了……啊啊啊……疼疼……你轻一点……」
  我看着小媛被王胖子操干的场面,却硬不起来。

  小媛的两次出轨,深深地打击到了我。

  因为我知道的小媛,是跟我无话不说,毫无隐瞒的一个女孩子。

  她最讨厌欺骗,还在我怀里诚心诚意地说我们两个谁都不要欺骗谁。

  原来在欲望面前,都可以舍弃。

  男人们好像被小媛曾和外国人相干这个事实刺激到了,纷纷加入到战局,把要带着小媛出去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他们一边干,一边骂小媛是「亡国奴」、「卖国贼」,小媛小嘴被插着,也无法反驳,只能支吾支吾的呻吟。

  当小媛小嘴空出来的时候,他们就用鸡八拷问她和那个外国人做的细节。
  这样拷问下来,我也大概知道了当时的情况。

  大概就是一年前,我们正在吵架。

  小媛在学校的活动中看到了那个男的,他是奥地利人,在这边交换。

  小媛描述他「有着澹澹的胡须,个子很高,确实很迷人」,总之是看对眼了,那老外就约小媛出来酒吧玩。

  小媛酒量一般,喝了几杯以后就意乱情迷,被那老外带回宿舍干了。

  不过没想到老外回去之后,就不愿意联系小媛了,理由居然是「太过保守」。
  男人们越听小媛招供兴致越高,不停地用言语羞辱她,身下的鸡八也都涨的够大。

  最后三人夹攻的时候,还唱起了「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一边唱一边轰炸小媛的小嘴、小穴和肛门。

  最后,小媛实在坚持不下去了,胜利和王胖子还要干,她捂着小穴坚决抵抗,又是蹬又是打的:「不行!不行!不行!疼死我了!真的不能再做了!」

  她都有点急眼了。

  看着小媛生气了,王胖子连忙打哈哈:「哈好好,不干了不干了,咱们吃饭,下午带你去唱歌,好不好?」

  小媛嗔着一双娇气的秀目,撇着嘴说:「这还差不多。」

  小媛洗了个澡,洗澡的时候据外面的人说,都站不起来,蹲在地上洗。
  出来后,换了一件新的衬衫,下摆很长,然后男人们就说这个足够了,下面不用穿。

  小媛一再反抗,但是拗不过他们,只得作罢。

  就这样,小媛下面完全真空的,跟着一帮男人出门了。

  出门时,我远远望着她的身影,只见她扶着胜利的肩膀,只能挪着往前走。
  本来她穿着高跟鞋就不太会走,加上下体疼痛难忍,简直就是寸步难移。
  胜利看她走不了,一把将她抱起,公主抱着向前去了。

  抱起的瞬间,小媛那惊喜的声音,颇有小女孩得到了心爱礼物的感觉。
  她是有点喜欢这个胜利吧?我有点嫉妒了。

  他们开车走了。

  我悻悻回到屋里,自己打开小媛前两天的视频,边看边撸。

  不知道真空的小媛在外面会吸引多少人的目光呢?还跟着那么多男人,少不了上下其手,大家肯定都会觉得这女孩子没救了吧。

  他们出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我呆了会儿,到六点就困了,随即睡去。
  等到我醒来,天早已黑了。

  我去隔壁看了看,仍是没有人。

  现在已经十一点了,还没有回来啊。

  我便走出去,像稍微走走,透透气。

  这个小区还真是安静啊。

  毕竟小区太老旧,地方狭窄,这里的居民都喜欢去附近的公园活动,要不然也不至于只有寥寥几个人。

  我正走着,却又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小媛。

  她似乎能走了,踩着高跟鞋,慢慢地在那里走着。

  旁边跟着的,是那个胜利。

  我凑近了,偷听他们说话。

  只听胜利说:「今天真是对不起啊,大家都太疯了,明明知道你疼还要做。」
  「最后不也没做成么,」

  小媛语气里怎么似乎有点惋惜?「不过你们唱歌的时候太能摸了,我都没有好好唱歌。这个要道歉。」

  胜利嘿嘿一笑:「这么大的美人放在面前,谁能好好唱歌啊。」

  「那也不能……老是弄……弄得我都想要了……」

  那胜利一听,来了兴致:「那你现在想不想要?」

  「想要是想要,可是疼的厉害……」

  「我也憋得难受啊,要不然你帮我舔舔?」

  「不要,我今天一直在用嘴!恶心死了!」

  「那怎么办……」

  「用后面……」

  「后面?」

  「后面!菊花!屁眼!怎么都好!你们这帮色狼就喜欢占嘴皮子上的便宜!」
  小媛一通粉拳打在胜利的胸口。

  胜利一把抱住小媛,而小媛也顺势依偎在他怀里。

  他问:「那宝贝你说,咱们在哪儿做?」

  小媛指着旁边的一个老旧的自行车车棚:「那里……怎么样?」

  「好,」

  胜利吻住了小媛的娇唇,深深轻了一下后说道,「走,我们走。」

  他们俩,牵着手,就这样欢快地钻进了那个车棚。

  我跟着偷偷地钻进去,发现里面一片漆黑,啥都看不到,只有两个人窃窃私语的声音在里面回荡。

  通通当当一阵响,终于安静下来了,看来是找好了地方。

  他们找了一个稍微有一点亮光的地方,因为正对着一小块破掉的棚顶,所以有月光进来。

  胜利一边亲吻小媛的香肩,一边急赤白脸地脱裤子。

  而小媛,反正也是真空,就直接将屁股噘起,对着后面的巨根。

  「我找一找……哎?我操……」

  「啊……」

  小媛一声娇喘,看样子是插进去了。

  「啊……啊……啊……还是有点疼……不过……真的好大……」

  「是不是,很爽吧?你不早说,早说我早点就干你了。」

  「还是很疼的,早点怕他们又要一个个来……啊啊啊………啊……疼疼……」
  「是不是,那我真是荣幸啊。」

  胜利抚摸着小媛修长的大腿,搂着她的腰,屁股一拱一拱,看起来颇在爽处。
  「那是……啊……啊……真的好大……啊……最喜欢你了……」

  啪啪啪的交合声,在寂静而黑暗的车棚里显得格外刺耳。

  胜利越干越起劲,我似乎能看到他那硕大的阳具在小媛滚烫的直肠里翻滚,而小媛淫靡的表情,则随着他的插入逐渐崩坏……野外交合的刺激感,使得小媛也很快到达了肛门高潮,她叫喊,也不怕被人听到:「啊……啊……呀……好爽……哦……屁眼……爽……爽啊……胜利……哥哥……再来……更用……力的…
  …干我……啊……啊……啊啊啊……要去了……啊……胜利哥……我爱你…
  …爱死你了……爱你……啊啊啊啊……我要嫁给你……啊……呜呜……唔……嗯……「

  「啊——」

  我就这样躲在黑暗中,正对着两个肛交的奸夫淫妇的身影,拼命地手淫着。
  我从没有如此清晰地听着小媛被别人淫弄的叫床声,而且还是如此的下作。
  而且,她还说了:我爱你。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lzc258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12 .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