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妇人妻的欲望】(20)作者:sisiwave
字数:7400


            少妇人妻的欲望(二十)

  夜色渐深,河畔凉风轻拂,几株垂柳幽幽摆动,沿江风光带上静悄悄的,树丛掩映的公共卫生间灯光似乎也被渐浓的夜色所染,由本来明亮晃眼变得有些昏黄。

  「不要……小军……停……不能……我……啊……」苏慧珍的媚吟断断续续,此时的她一手撑着墙,塌着腰,裙摆被撩到屁股上,半侧着身子回望身后,另一只手在阻挡着什么,胸前一对壮观的丰乳被拉低的乳罩托住下沿显得愈发挺拔,两粒紫红的乳头醒目地翘立,上面还残留着男人的口水。下身的裤袜因为拉扯的关系有些松,大腿上起了褶皱,裤袜下的蕾丝通花小内裤裆部被扯成一条细线,别在丰满的屁股上,小军的两手一上一下兜到前面,一手玩弄着人妻教师已经放弃抵抗的肥美乳房,一手插在那哆嗦的腿间,隔着薄薄的丝袜刺激着那湿润的嫩肉,偶尔尝试着要拉下袜口,总是被仍存一丝理智的女老师连忙阻拦,索性两个手指隔着丝袜抠按住那粒发硬的肉芽,时轻时重地慢慢按压画圈,坚硬如铁的阳具在女老师微微翘起的屁股间顶撞,那硕大的尖端越来越熟练地抵撞着早已泛滥的源头,裹着丝袜顶了进去,退出来后趁着穴口肉瓣夹着黏糊糊丝袜仍未合拢又顶进去,女老师柔软的小手不得不伸到屁股后推挡。

  「老师,丝袜脱了吧……我想插进去……」小军色情地咬着苏慧珍的耳垂,舌尖探进她的耳朵里淫邪地搅动。性吧首发

  「啊……不……不行……我们……不能……」在欲望漩涡里挣扎的人妻教师死死提住自己的裤袜袜口,其实她也知道,现在这个样子和插入基本没什么区别了,那硕大器物裹着丝袜即使只是顶入一小半也让她魂飞天外,可作为讲台上端庄知性的大学教师,她还是放不下那丝正经,心里不断安慰自己,这样就好……不算真正的那个……已经……很舒服了……

  小军也不是初哥,这种香艳的近乎变态的行为他其实很享受,也不用强,他知道如果自己粗暴一点,哀羞的女老师恐怕也只会软弱无力地象征性抵抗一番就任他摆布,但现在这种情形更刺激,小半截阳具顶着弹性极佳的丝袜扎进熟女教师那紧窄的穴口,享受着那欲拒还迎的收缩,动情的少妇那羞涩惶恐的神态以及那无处不散发着诱惑的身子,他简直爱煞这种挑逗方式了。

  「咿呀……小军……可……可以了……停……」苏慧珍徒劳地哀泣,绵绵不绝的快感混杂着难以言表的羞耻让她敏感的身子早就偷偷高潮了两三次,大量的淫水浸透丝袜直到膝盖内侧,那根粗大火热的东西不依不饶地努力挺进自己的身体,似乎越来越深入,苏慧珍不得不用手抓住那作恶的坚硬,她是真的担心丝袜会被顶破,那么这根滚烫的粗大得不像话的东西会顺势狠狠挺进自己体内……想到这里,身子哆嗦起来,「啊……不要了……小军……我……要回去了……嗯……哼……」

  「那怎么行……说好要让我……射出来的……要不脱了丝袜让我插一下吧……」小军肆意揉弄着熟女教师酥软的身子,他知道只要再加把火,这个美艳的老师就会受不住情欲的煎熬任他予取予求了。

  天公不作美,紧要关头苏慧珍最后一丝理智被欲火灼烧得就要奔溃时,她的手机突兀地响起,瞬时让几近狂乱的女老师清醒过来,费力推开小军拿起手机一看,是儿子江源的来电,心里松了一口气,慌乱地整理好衣服,不顾小军的纠缠,踉跄地跑出洗手间,心里又庆幸又有些遗憾,第二次了,上次在spa会所自己也是落荒而逃,苏慧珍想起都有些好笑,刚才那一幕太刺激她的神经了,平静下呼吸,站在马路路灯下接通了电话,原来江源回到家了,久久不见苏慧珍回来于是打来电话,岂不知这个电话来得正是时候也正不是时候。性吧首发

  顶着鼓鼓的裆部追出去的小军见苏慧珍已经跑远有些懊恼,但也知道机会错过了只有等下次,看看时间,十点多了,再不回寝室就要熄灯了。明天星期五了,下午可以回家,美艳的小妈我来了……

  阿远满怀妒恨还在挺动着,他已经射了两回,体力有些不支,可萱萱轻轻巧巧一句「他比你弄得还久呢」让阿远觉得有些丢脸,更何况美丽的少女如同发情的小母狗般疯狂撩拨,比他以前玩过的任何少妇都来得奔放淫荡,衬着那张清纯可人的脸,巨大的反差让任何男人都把持不住。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阿远红着眼狠狠挺动腰身,阳具一下一下有力地扎进萱萱有些红肿的娇嫩花穴,一手握住少女挺拔饱满的乳房大力揉弄,一手扳过少女的脸胡乱索吻,「忘了他……我会对你好……」

  萱萱没有理会这个年轻男人的话,她只是忠实地顺从着身体的需求,爱情是个什么东西?现在她要的只是酣畅淋漓的疯狂做爱,「用力……操我……」男人的脸是模糊的,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下身,高潮又要来了。

  「啊……到了……要到了……用力……啊……噢……死了……死了……」萱萱发狂地再次抖动身子,全身紧绷,下体大力收缩,片刻后终于筋疲力竭软倒在床上,连日来的心力交瘁在酒精和疯狂透支体力做爱后爆发了,沉沉睡去,嘴里却喃喃念着,「大叔……我有了……」

  阿远鼻子有些发酸,头一次心里有种苦楚不堪的无奈,看着睡得像个孩子般的少女,心中又怜又痛,对萱萱念叨的那个男人无比痛恨。

  帮熟睡的萱萱擦拭过身子,阿远自己也洗了个澡,又跑到楼下便利店买了许多食材,重新拾起荒废许久的厨艺,顺便熬了一锅粥,坐在床边地板上,守着这个陌生的少女,倒了杯酒,在黑暗中沉默着等待天明。

  刘菲起了个大早,昨天老公高大强回来了,带着一脸兴奋告诉她自己和几个朋友准备组建一个物流公司,平日里紧皱的眉头舒缓开了,整个人精气神都不同了,刘菲心里也高兴,丈夫事业有进展对这个家庭来说是件大喜事,两人晚上出去下了馆子,都喝了点酒,回到家丈夫难得主动求欢,虽然比平日要勇猛得多,但刘菲忍不住拿他和秦兵以及王主任比较,心里有些愧疚和遗憾,倒是高大强对刘菲穿上以前从没见过的性感内衣丝袜感到分外刺激射了两回。

  今天得去武蓉那里,这份工作真心让刘菲珍惜,一切都在慢慢变好,老公事业有起色,自己也有了收入不菲的轻松工作,除了自己不得不用身体应付其他男人外都很完美,可尝过了别的男人那远超老公的做爱技巧后,刘菲并不觉得自己的付出不值得。精心打扮了一番后,刘菲蹬上高跟鞋出门了,武蓉是个精致的女人,刘菲在她面前总有些自惭形秽。

  诗雨昨晚没有回家,被李芬留下一起夜聊,当然还有武蓉,三人很快情同姐妹,一起在李芬那张大床上睡下,清早起来,三个人躺在床上悠闲地聊着天。话题自然而然绕到小军身上,香艳起来。

  「他让我躺在餐桌上,用肩膀架起我的腿,一边舔着我穿着丝袜的腿,一边就这么一下插进来,那东西一下就顶到我的最深处,我……我就马上高潮了……」李芬有些脸红,虽然三个女人中她是最放得开的,可对着其他人诉说自己的做爱经历还是有些羞涩,可她并没有停,「他整个身子趴在我身上,一边揉着我的胸,一边舔吸,像个吃奶的婴儿,可下身挺得飞快,又深,插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弄了大概半个小时吧,射了好多,我翻身从餐桌下来准备拿纸巾擦擦,他从后面又插进来,一边插边顶着我趴到沙发上,这回他温柔些了,可还是那么深,弄得更久,我到后来都有些迷糊了,清醒后不知怎么的就到了床上,他在后面侧躺着插进来……简直要死过去了,不说了,他的厉害你们都知道,反正头一次我那里是肿了,后面也痛得厉害……」

  「那个……芬姐……后面……会舒服么?」武蓉羞红了脸,气息不匀的样子明显动了情,死死贴着李芬,上次和小军发生了关系,可记忆却有些不真实,只记得不断的高潮,嘶喊……

  「还不是和用电动棒一样,不过他的又粗又硬,你上次没被他……?」李芬捉狭地伸手探进武蓉浑圆的屁股后,「你该试试的……」

  「嗯哼……诗雨……你呢?」武蓉身子抖了下,并不抗拒李芬的逗弄。
  「芬姐应该知道了吧,小军校庆的那晚,我在教学楼被他那个了……回来没钥匙,结果在车上又弄了好几回……他……好猛……」诗雨悄悄夹紧腿,被彻底开发的身体反应甚是敏感,已经湿透了……她察觉到李芬和武蓉的小动作,心里痒痒的。

  「他那根东西怎么会那么大?芬姐……他爸爸是不是……哦……对不起!」武蓉适时住口。

  「没事,我早就过了这一关了,他爸爸的很普通,小军还是个孩子时我就当了他的继母,当时自己也是什么都不懂,怎么带孩子完全没概念,只听说要给孩子补营养,刚好那段时间他爸乡下一个远房亲戚送了几条野生的鳝鱼,我炖汤给他们父子俩喝,没想到这孩子非常喜欢,于是足足喝了好几个月的鳝鱼汤,后来我才知道,鳝鱼这东西小孩子要少吃,特别是老黄鳝炖汤,现在想想都怕,幸亏没出什么问题,那里发育得好也不错……嘻嘻……」

  「唉……」诗雨没来由叹口气,「发育得太好了……」

  李芬亲热地搂过诗雨,「所以……我们得互相帮助嘛……嘻嘻……小妮子……我就知道你湿了……」

  「别……芬姐……啊呀……坏死了……哈……你也湿了……」

  「小妮子,看我怎么收拾你……蓉蓉……帮忙啊……」

  「不……蓉蓉姐……你们……啊……」

  一时间房间里娇喘连连,迤逦万分。三个美艳的少妇半裸着纠缠在一起,很快玩起了虚凰假凤的戏码,李芬和武蓉是轻车熟路,诗雨也曾和两个开放的西方女人较量过,房间里的温度急剧升高了。三个人互相取悦着,娇吟着,想的确是同一个男人……

  小军中午下课就准备开溜,下午虽然还有两节政经课,但他已经等不及了,可却被刘菲截住了。性吧首发

  「你来我办公室一下。」冷酷的表情下只有郭晴自己知道是多么的忐忑。
  「哦……」小军老老实实跟着郭晴走向办公室,目光不由得落在人妻教师浑圆的翘臀上,藏青色的短套裙完美地裹住轻轻扭动的臀峰,修长的美腿上穿着薄如蝉翼的深肉色丝袜,细细看,丝袜上有隐约的花朵图案,纤细的腰身本来被白色真丝衬衫遮掩得严严实实,可衬衫下摆扎在裙子里,顿时有种别样的性感,衬衫有些透,看得见下面乳罩的颜色,粉色的,小军吞了口口水。

  郭晴敏感地察觉到跟在身后的小军在看她的屁股,可不知道怎么阻止,况且上午老公临走时又缠着她弄了一回,被江源一再强奸后,郭晴发现老公越来越不能满足自己了,每次把自己撩拨得不上不下的就偃旗息鼓,心里一股子邪火,气闷不已。

  「昨晚你找过我?」到了办公室,郭晴翘起腿坐在椅子上,她特意找了这个时间,周末中午后办公室基本没人来了,但怎么解决眼前这个问题,她心里也在犹豫。

  「哦,是的,郭老师,我送作业给你……」

  「你……都看到了……」郭晴语音有些颤抖,高耸的胸部起伏得有些急促。引得小军不得不盯着那领口里看,他下面不老实地迅速硬了。

  「嗯……我不是有意的……我不会说出去的……」

  「那……你想怎么样?」郭晴发现学生牛仔裤裆部鼓起老大一团,心里狂跳,不会这么大吧……

  「不想怎么样,是老师你想怎么样?」小军玩味地盯着郭晴,看着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冷艳女老师手足无措的样子挺解气的。

  办公室里气氛压抑起来,两人没说话,良久正当小军有些不耐烦时,郭晴低低地抽泣起来,这下到让小军手足无措了。

  「哎……那个……你哭什么?我又没对你做什么……」

  不说话还好,郭晴这段时间积压在心底的彷徨、悔恨、无奈、羞耻一股脑地迸发出来,泪水完全止不住了,捂着嘴痛哭起来,领口里两团美肉放肆地颤动着,让小军没法不注意。

  定下神来,小军走近两步,拍了拍女老师的肩,「我不会说出去的,老师你放心……」

  软弱的人妻教师哭得正伤心,下意识抱住小军的腰,满脸的泪水立刻浸透了小军的T恤,要命的是女老师胸前的丰满死死贴住他本来就有些怒气勃发的男根。
  「呃……老师……我该回去了……」

  郭晴偷偷牵牵嘴角,她是个有心机的女人,虽然刚才的确是真情流露,但不否认其中有别样的心思在里面,果然,有效果了,接下来……

  「你对老师也不老实……」郭晴抬起泪眼,胸口贴得更紧,牛仔裤里那根东西好大……

  「呃……不是……老师……你……别贴这么紧……」小军有些羞愧,完全被郭晴掌握了节奏。

  「都不是好东西……」郭晴若有若无地扭着身子,磨蹭着牛仔裤下那硬度惊人尺寸更惊人的东西,气息有些急了,「小色鬼……」

  小军哪还不知道女老师的心思,心里有些鄙夷,先对自己装可怜,然后又勾引,看来这个平日里高高在上装冷漠的美艳老师也是骨子里骚劲十足,于是毫不犹豫,放出那根憋得难受的巨物。

  「怎么这么大……」郭晴立马露了馅,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连日来经过江源近乎变态的不断玩弄,她已经从骨子里散发出一种媚态,一种对性爱的渴望,双手握住那根滚烫,努力试着张大嘴低头含住了了那颗巨大龟头,火烫的坚硬的龟头把口腔塞得满满的,郭晴有种高潮的眩晕,这根东西实在太惊人了,她费力卷动舌头,勉强地吞吐,嘴角好痛。

  低头看着平日里严厉冷漠的女老师如此卖力地为自己口交,小军心情激荡,昨晚另一个艳光四射的女老师也是如此施为,可惜最后关头让她跑了,现在这个可不能放过。

  「来,骚老师,换个地方……让我好好操你!」他可不想在老师办公室被人打搅好事。

  「不……不行……」郭晴两腿发软,那个狠狠的操字让她立马眼前就呈现一幅景象,自己撅起屁股被那根吓人的巨大疯狂地插干,淫水不停流出来了。
  「去厕所!」小军一手兜在郭晴屁股下,手指熟练地抠进女老师的裙下,「湿成这样,还不行什么……」

  郭晴恍然明白,眼前这个男生感情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有些羞惭,随着小军的手指几下动作,哆嗦着生出无限期待。

  两人很快进了女厕,小军是想重演昨晚的那一幕,早就饥渴难耐的郭晴主动反锁门,也不作声,扶着墙,冲他拉高短裙,露出穿着吊带袜的下身,粉色透明的小内裤湿迹明显,勾开内裤的细档,小军手指探了进去,只几下功夫,郭晴高潮来临……

  「快……来……」欲火中烧的人妻教师早就不顾廉耻了,一手牵着那根火热往自己屁股下引。

  「啊……好……大……」胸前的衬衣被扯开,乳罩拉了下来,一对丰满被略带粗暴地揉弄,但这些都不重要了,体内那根东西正缓慢而坚定地突入,涨得她下意识张大嘴吸着气,脚背绷紧脚尖踮高,滚烫的龟头,粗硬的棒身,仿佛没有尽头般往她身体里钻。

  「拔出来……一点……啊哈……太大了……」郭晴吸着气,言语里是满满的满足。

  放荡的女老师和强壮的男生在午后的女厕里死死扭成一团,隐晦又激烈地扭动着下身,急促压抑的喘息,衣物摩擦的声音,还有那最为响亮的因为大力插入而发出的淫水喷溅的声音不断持续着……

  这绝对是郭晴有生以来最为激烈最为刺激最为满足的一次做爱,身后男生的持久力惊人,保持着这个姿势抽插有近半个小时了吧,没有一点射精的迹象,一下一下有力的撞击就像撞在她心尖上,两条腿哆嗦着,淫水都顺着丝袜流到小腿了,好想肆意地嘶喊,可环境所迫只得死死咬着唇,大力收缩着花穴,乳房被揉得火辣辣的痛,反倒缓解了下身的一部分刺激。

  「小军……我……我……会叫出来了……休息……一下……不行了……」郭晴嘴唇都要咬出血了,「我们……换……换个地方吧……」

  「骚货……」小军拔出沾满淫水的阳具在郭晴腿间磨蹭,抵住她的菊蕾,「就是要在这里操你,来,后面也试试……」

  「呀……不……」郭晴的后庭早被江源调教的无比敏感,如果让这个尺寸惊人的东西插进来,她觉得自己绝对会发疯的,「那里……不……你的……太大了……」

  「大才爽嘛,昨晚那个小屁孩也弄你这里呢?」

  「啊……轻点……轻点……啊……是的……啊哦……好胀……慢点……」郭晴眼泪都要出来了。

  「嗯……我的……舒服些吧……」小军不是头回肛交,但郭晴的后庭分外的紧实,他爽得说话都不利索了,「骚货……你老公不行也……不要祸害未成年的小男孩啊……」

  「不是……是他……强奸我……」郭晴这回真的是委屈了。

  「可昨晚你……那样子可不像被强奸……」小军慢慢耸动,快活地吸着气。
  郭晴无言以对,第一次可以说是强奸,可后面那么多次,自己可是很享受……

  「他拍了我的……裸照……要挟我……啊……不行了……轻点……啊……」
  「嘿嘿……那我是不是也要拍你的裸照……才能再操你……应该不用吧……你这么爽……」

  「求求你……别说了……啊……啊……」

  郭晴叫得如泣如诉,她可以肯定,以后她会随时撅起屁股任这根巨物疯狂抽送,感觉太好了……

  刘菲在武蓉房子里找不到人就知道武蓉又腻在李芬那里了,对于武蓉刘菲的感觉是复杂的,经过一段时间接触,她体会到武蓉的善良,也纳闷为啥秦兵要冷落如此美丽动人的妻子在外面打野食,现在还闹得要分居,自己在中间扮演的不光彩的角色让刘菲一直都有点愧疚,通过观察她发现武蓉并没有其他男人,只是和那个艳丽的女邻居走得很近,可她不敢过早告诉秦兵,她怕失去这份轻松的工作,老公刚刚开始创业,家里还需要她的补贴,等老公的事业稳定了,自己就主动辞职,从此好好帮衬老公,刘菲不止一次这么安慰自己,可和那个男人断绝往来做不做得到是她不敢细想的,有一阵子他没来找她了,刘菲昨晚和老公欢好时忍不住都想到秦兵根那粗壮的东西,心里有些遗憾,老公看着身高马大,可为什么底下的东西那么小,甚至还不如那个王主任,至于技巧就更是拍马都追赶不上,昨晚做了两次,还不如和秦兵做一次来得舒服,烦死了,刘菲心不在焉地收拾着屋子,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可老是不由自主的想起和秦兵那几次激烈刺激的做爱,到后来连王主任玩弄自己的场面也清晰起来,刘菲甚至偷偷幻想两个男人一起疯狂地扑向自己……底裤又湿了,刘菲脱下黏糊糊的小内裤,反正房子里没男人,光着下身穿着裙子好凉快啊。

  萱萱抱着腿缩在沙发上,看着阿远满头大汗地清理着自己的房间,心里有种小温馨,她多希望每天都有个如此的男人呵护照顾自己,可那个人到现在都没回应她,眼前这个年轻男人比自己大不了多少,脸上还有几分痞气,虽然笨拙生疏但认真无比地整理着自己的房间,自己昨晚和他做爱了么,萱萱甩甩头,有点迷糊,她记不清和除了秦兵外任何一个男人做爱的场面。

  「好了……先这样……」阿远拍拍手,仿佛完成了一件壮举,也是,黑道太子爷许久都不曾自己动手过日子了,他突然觉得这样很不错,看着缩在沙发里的女孩,语气格外的温柔,「你吃饱了么?」矮茶几的小米粥剩下半碗,女孩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丝血色。

  「谢谢……」

  阿远盘腿就地坐下,隔着茶几望着萱萱,「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啊?」萱萱回过神来,摸摸自己的小腹,「我不知道……」

  「我陪你去找他……」

  「我找不到他……我……只有他的手机号码……」

  「我会帮你找到他,他叫秦兵是吧?」阿远有些咬牙切齿地拿起电话。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