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友婧婧的留学生活】(前编一)作者:Danal
字数:5729

  感谢有这么一个地方能让我记叙自己和女友的一些事情,至于是什么事情,你懂的,不懂?那也没关系,你看过之后就会明白。

  我因为家里的缘故,高中毕业后就直接出国留学了,无缘和国内的千万学子轰轰烈烈地考场厮杀一场,每引为平生憾事,唉。

  好了,其实我只是个学渣,父母可看出了我的天分,如果留在国内,凭这种吃人的应试教育,我估计连骨头渣都不剩,所以借着家里还有些资本,在上高中的时候就开始找人联系,高中毕业以后就直接一张机票把我送到了美帝国主义.
  至于我的女友婧婧是在高中时候交往的,当初知道我要去美国上大学,以为我要抛下她去泡大洋妞了,伤心地哭了一整晚,好几天也不理我,后来有一天突然跟我说,她要和我一起去美国留学,我简直不敢相信,以为她疯了又或者只是说说.

  直到后来她父母电话打到我家来说留学的事情,我才似梦似醒地确定了这个事实,之前交女朋友都是瞒着父母的,没想到这傻丫头为了我直接就和她父母摊牌了。

  其中的过程我不是太清楚,只知道最后她父母也同意她去国外留学了,毕竟她的考试实力和我有的一拼,要不怎么能走到一块那,学霸和学渣说微积分,学渣和学霸谈YY小说,根本是牛头不对马嘴嘛。

  她父母的这个电话吓得我小心髒差点都要吓出毛病来了,挂断电话之后老妈得到了我的肯定答複,知道了我确实在学校里有这么个女朋友,却是出奇的平静,刚开始我以为爸妈的思想境界竟然如此之高,远超国内众多一流名师和绝多数家长之时,就差没跪下来感天谢地拜菩萨了。

  后来才从他们的谈话中得到一些信息,思想先进、木已成舟是一方面,更多的是他们考虑到我一个人漂泊海外没人照顾,现在有一个女朋友在旁边一起上学起码可以照顾我的饮食起居,不用担心把我饿着,这一点确实让我有些感动,真正无时无刻想念着你、挂念着你会为了无偿付出的只有父母。

  但他们却不知道婧婧的生活自理能力却是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更别说照顾我了,我估摸着婧婧的父母不会也是有这个打算吧?两个生活白癡凑一块,抓瞎。
  反正最后双方的家长也见了面了,谈了很多细节问题、学校的一些问题,我们两个小的在一边紧张尴尬地要死,都分开坐的,不敢表现的太过亲密。

  我当时在想,这算不算是见家长了?没想到我一个高中生竟然不知道提早了多少年完成了这项壮举,按现在的国内网络语来说就是,对单身狗造成一千点暴击。

  谈话的地点是在一个比较高档的酒店里,虽然桌子上摆放着各式精美的菜肴,但双方父母的关注点始终放在国外留学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上,房间里充满了他们的欢笑声和我淡淡的忧伤,找了个借口到外面去透透气,临出门的时候给婧婧偷偷打了个眼色,在不远处的走廊大概等了有十来分锺她才出来。

  「你叫我出来干嘛,不知道有多尴尬。」

  婧婧嘟了个小嘴粉拳拍打了我一下,她是属于那种娇小型的,身材不算火爆,但该有的都有,尤其是一双细腿穿上丝袜的模样简直戳中我的心窝,本人是重度丝袜控和美腿控,当初会喜欢上她应该也有很大一部分因素是因为那双腿吧,但今天的打扮还是较为保守的,为了给我父母留个好印象。

  「有什么好尴尬的,在里面无聊死了,又不敢和你说话又不能玩手机的,背都给我坐直了。」

  「呵呵,我知道啊,刚才看你那一脸郁闷的样子我就知道,我也是,刚才我要出来找你的时候,你妈妈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丢脸死了。」

  说着,我的肩膀又中了一拳,「怎么不一样了?」

  我好笑地看着她,「就是,就是,那样的,不跟你说了,坏死了,你明明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我妈心里肯定想,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是不是从天上下凡下来的,怎么能长的这么漂亮。」

  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在一旁窃喜不已的女友,接着说,「咳咳,可惜,最后还是便宜了我儿子,哈哈哈。」

  「啊,你……」

  又是一顿粉拳狂轰滥炸在身上,却能看到女友嘴角流露出的笑意,看来我的这个调戏还是很成功的。

  打的差不多了,才一把抓住她的小拳头,「停,再打下去,就该进医院了,哎呦,我去趟厕所,刚才没吃多少东西,光顾着喝水了,你等我会儿。」

  一路小跑着进了走廊一侧的卫生间去,松开裤腰带舒服了一把,当我走出门的时候,女友就站着那等着我。

  「走吧。」

  婧婧招呼了我一声,我这四核八线程的大脑当时就飞速运转了,快速地往左右看了看,一把抓住婧婧的手腕就把她往男厕里拉。

  「你干什么呀,你疯啦。」

  我没回答她,死命地把她往卫生间里推,这时候说再多话都是废话,进去了到时候再慢慢说话,「哎呀,会被人看到的,里面有人。」

  这时候婧婧哪还不知道我的意思,但她又心里有估计不敢进去,找了个借口希望我打消这坏念头.

  「没人,我刚才看过了。」

  小样,就这点本事还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不知道刚才小婧的挣紮是不是装的,当我说了里面没人以后她反抗的力度明显小了很多,就这样半推半就被我带进了男厕。

  进了男厕我带着她迅速地进了一间隔板间,把门关上。

  「你疯啦,被人看到怎么办,丢脸死了。」

  小婧小声地抱怨了一下,「不是你拖拖拉拉的,早进来了,没人看到的,想死我了,宝贝儿。」

  说着,深情地往她那两片富有弹性的鲜嫩嘴唇上吻下去,自从知道我在学校里交了女朋友之后,我妈对我每天的上学回家时间做出了严格要求,说是为了之后的留学生活做准备。

  有什么好准备的,她那点心思我还不明白吗?孤男寡女的怕我做出什么事情来,虽然我们两个到了那边肯定是会做出一些事情的,但现在眼皮子底下却不行,这是她最大的底线,毕竟思想就是再开放骨子里还是中华五千年的传统在的。
  对于我的深吻小婧做出了热烈的回应,细软的舌头来回在我口腔中探索,和我的舌头相互交缠在一起,互相交换着唾液,而我的手也没闲着,一只手紧紧地搂着她,一只手在她的背上、腰上、翘臀上来回摸索,最后在她那弹性十足的屁股上狠狠地掐了一把才把她推开,看着面红耳赤的小婧,那迷离的眼神和不住吐气的小嘴,我恨不得融化在她身体里再也不分开.

  「宝贝儿,你真美,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好了,该回去了。」

  小婧羞涩地拉着我的手,女生最动人的时候不是全身扒光成一只小绵羊,而是那似喜还羞的可爱模样,最诱人了。

  「那么早回去干嘛,好不容易才出来,再待会儿嘛?」

  「那也得先出去啊,这地方多髒啊,臭死了。」

  像这种高档酒店厕所当然是每天都会认真打扫,一点汙渍都没有,还会喷一些空气清新剂什么的,不可能会有臭味的,小丫头明明是想找借口逃走,毕竟在我这样一个大灰狼的手中,她时刻都有危险.

  我眼咕碌一转,「要出去也可以,你先帮我吹出来。」

  「在这里!这怎么行,你疯了,会被人发现的。」

  听着我的要求,小婧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我心里暗笑了一下,这可由不得你,「怕什么,那么小声谁会听到。」

  小婧还是摇了摇头不说话,「我们都多久没那个了,你就不能心疼心疼我呀,好不好嘛,宝贝儿,求你了,很快的。」

  女人似乎天生就有一种母性的光辉和关怀在身上,这种撒娇平时看来很娘,但这种时候往往能收到很好的效果。

  小婧脸上的表情有些奇妙,想是挣紮、犹豫,又有些害怕,我趁机一把搂过她又狠狠地吻了下去,她下意识地想推开我,却推不动,只能任我施为,这一次我不在只专注于亲吻上,吻她只是为了不让她来不及思考,而我自己则是清醒的很,拉着她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往自己的下身摸去。

  刚一触碰到我那充血肿大的小弟弟,小婧的手就像受惊一样往后缩,亏了我死命地抓着不让她逃脱,这时候她的意识也有些清醒过来了,我放开了她的嘴唇,但是右手还是死死地拉着她的手摁在我的大弟弟上。

  她那害羞的眼神刚一接触到我立刻低下头逃离,这可爱的模样让我的肾上腺素狂飙,不停地喘着粗气,「来嘛,你看它都大成这个样子了,你再不帮忙解决,它待会儿就要爆炸了。」

  「呵呵呵……」

  听着我无厘头的搞笑,小婧抖动着笑个不停,又大概是想到了这个地方的特殊性,咬着牙克制了下来,一时间气氛轻松了许多,我见机双手搭在她肩上把她的身体往下压。

  她还反抗了一会,却最终还是屈服在我的淫威之下蹲了下来,头部刚好对着我的裆部,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异常的隆起。

  这时候什么话都是多余的,一个字,干!快速地解开裤子,一着急差点连裤子上那颗纽扣都解不开,小婧看着我的狼狈样忍不住轻笑了几声,终于是在一阵手忙脚乱下脱下了裤子露出了暴怒的小弟弟,已经硬的不成样子,不住地朝着小婧低头哈腰。

  而小婧也大概是认命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的小弟弟看,虽然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看了,但每次都有新感受,男人的鸡巴(某男装品牌不会告我抄袭吧)。
  我露出胜利者的喜悦,低着头笑着摸了摸小婧的头发,将熊腰往前面挺了挺,鸡巴不偏不倚地触碰到她那柔软的嘴唇,蜻蜓点水般,但很快就被她下意识地往后躲开了。

  「来了,我裤子都脱了。」

  说到这里我自己都忍不住要笑出来,裤子都脱了,就给我看着,当然不行。
  小婧忍不住笑着拍了我一下大腿,这回我学聪明,稍稍地往下弯了点腰,没办法,个儿高,一只手摸着她后脑勺不让她逃走,一只手扶直了鸡巴往前面送,就这样在小婧的嘴唇上不停地摩擦,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后,她拍了拍我大腿示意我,我知机地放开了她,但鸡巴还是直刺刺地对着她。

  小婧幽怨地看了一眼它再擡头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好像在说,我太可恶了,待会儿要给我点颜色看看,果不其然,等她再低下头的时候,一只小手伸出握住了那根杀气腾腾的凶器,来回轻柔地撸了撸,我的包皮不大还很薄的那种,龟头会比较小一点,但棒子会比较粗,不知道这算是哪种类型,反正很容易就被刺激起来。

  倒吸了一口气,大概是太久没做了,鸡巴整个刺激的不行,而小婧却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缓缓地撸动着,似乎在报複我。

  突然她头偏了偏头靠近着我的小弟弟,眼睛盯着它像是在研究什么,接着就用另一只手的食指在我的马眼上点了点,手往后伸,拉起了一丝细不可察的黏液(就是前列腺液,据说只有年轻人才有,年纪大了就没有了),看着我笑了笑,又把那根食指送进嘴巴,像吃棒棒糖一样吸吮了一会,才拿出来朝我晃了晃,这磨人的小妖精。

  被她这样不住地视觉和心理冲击,我的老二真的是快要爆炸了,小婧大概也看出了我的煎熬,她知道再逗弄我下去会有什么可怕后果,再不调戏我,张开了小嘴将我这根巨物容纳了进去,湿润温暖的口腔顿时把我的爆点压了下去,再配合着她那小舌头的刮拭,我那快要发疯的鸡巴反而安分了许多。

  看着小婧那前后吞吐卖力的口活服务,我心里的小恶魔小小地複苏了一下,双手左右地摁住她的头,直接就把她的嘴巴当作了小穴开始进进出出的活塞运动。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这样捣蛋了,小婧双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支撑着,尽量张大着嘴巴配合着我,不知道是不是嘴里唾液积累了太多,后面的抽插总是能听到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让我觉得很淫荡又很刺激。

  看着小婧那习以为常的表情,我的内心又是一阵狂怒,这还不够,不能就这样放过这小骚货,将龟头大概抽离至她的嘴唇时停下,再较为快速地插入,到最后的时候一点一点地往里面挤,直到她的喉咙里,这样的深喉虽然试过几次,但每次都很短暂就被她放弃了,而且每次都是小婧拥有着主导权,这回可由不得她。
  小婧的嘴巴不停地分泌着唾液,唾液又顺着我的鸡巴从嘴角不断地滴落,她的喉咙开始不停地收缩,其实那种感觉,心理感受远大于生理感受。

  大概是喉咙开始难受起来,小婧的喉部发出了一阵呜呜地哀鸣声,似在哭泣,小拳头又不停地捶打着我的大腿,但我就是死活不放开,誓要将深喉进行到底。
  「踏踏踏。」

  隔板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我下意识地松开了摁着小婧头部的双手,这刚一松开,小婧就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而我则被吓得愣在了当场,这么明显的声音肯定会被外面人听到的,似乎是配合着我的猜想一样,隔板外的脚步声停了停,没了动静,小婧在一阵咳嗽之后也发觉了不妥,惊慌地捂着嘴巴,整个卫生间安静的吓人。

  「滴答滴答……」

  时间悄无声息地过了有十来秒,但我的感觉却是一个锺头那么久,隔板外又继续响起了脚步声,「卡兹」

  一声隔壁的门板被打开了,那人竟然到了我们的旁边的隔板间方便,紧接着就是一阵皮带打开和脱裤子的声音,看样子应该是上大号的。

  当我心神还全部注意在隔壁时,小婧摇了摇我的手臂,嘴巴动了动却没发出声音,以口型告诉我该马上离开了。

  这不是要折磨死我吗,刚刚挑起的欲火还没发泄出来,肿胀着个鸡巴就往回走,我不干,强硬地把还没下火的鸡巴送到她的嘴边,她推了推我的大腿,头摇个不停,露出可怜兮兮的模样,却不敢再有其他大动作,我故作凶狠地瞪了她一眼,以眼色告诉她这事没商量。

  有时候男人对女人就要霸道一点,别什么都讲究公平、事事迁就,女人毕竟是感性动物,有时候做的事情自己都不知道对错,这时候就需要我们男人发挥大男子主义.

  小婧擡头无奈地看了看我,只好再次张开小嘴容纳我的无理要求,这一次的口活她并没有太大的动作和声音,应该是怕被隔壁的那位哥们儿听到,只是加强了在口腔内吸吮的力度和舌头舔弄的花样,有时候人的潜力真的是被这样逼出来的,小婧为了让我尽快缴械可以说是用了自己的毕生所学,比以往的口活都让我更爽。

  而让我更加激动的是我无意中竟然看到了隔板底部缝隙那里的一道阴影,看样子应该是人的头部所造成的,我瞬间就激动了。

  隔壁那位哥们竟然趴在地板上想偷窥我们,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但这所带来的异样心理刺激也让我瞬间爆炸,想想自己女友躲在男厕里帮自己口交,隔壁还有一个猥琐男趴在底下偷窥,这没经历过的人真的没法说出那种变态的快感。

  此时此景让我想起了某些AV桥段,女友就是一个公厕肉便器,挺着大鸟的各种猥琐男排着长队等着她帮自己解决需求,轮番射到嘴里,最后一鼓作气全部咽下,沈醉于幻想中的我感觉要爆炸了,鸡巴上的血管喷张抖动个不停,一股接一股的浓精喷射出来,进了小婧的嘴里.

  小婧迅速转身吐进了后面的马桶里,这么多的精华真是可惜了,随后打开门板两人一起快速地走出了男厕回到了包厢内,双方父母还在有说有笑的,看到我们同时回来,小婧父母看我的眼神都有些奇怪,他们哪里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刚刚就在男厕里帮着别人家的儿子做特殊服务那。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