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屈辱——旻怡的故事】(01-02)【作者:旻旻旻】
字数:88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屈辱的开始

  一个女生到底在性爱方面能够忍受屈辱到什么程度?答案可能每个人不一样。但是我可以跟大家说一说我自己的经历。一个对我来说,极其屈辱,淫秽的经历。而这个经历,并不是一次,两次,而是整整一年的经历。

  我叫旻怡,大家都叫我小怡。在我十八岁的时候,我跟我的第一个男友开始拍拖。他叫做Ken,是我们学校的学长,也是我同班同学课外活动社团的前辈。虽然同校,但是我跟Ken却是在他毕业两年后,在那一位同班同学的生日会上才第一次见的面。当时他二十岁,长得高高壮壮的,178公分高,65公斤体重,有一点娃娃脸。不叫做帅吧,但是就是很惹女生亲近的那种样子。生日会当晚,他很主动地跟我要了电话。从那天起,他就开始猛烈地追求我。

  当时的我,155公分高,48公斤重,不算是苗条,但是我对自己身体的线条很满意。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尤其是我的臀部,在亚洲女生里头,算是一个特异,小巧,即圆润,也挺翘。是那种男人可以一手一个,抓起来而又极有弹性的那种。我的长相虽然不算是特别艳丽,但是瓜子脸蛋,大眼小嘴,算是人见人怜吧。反正当时很多男生追求我,但是我对同年级的男生,根本一点兴趣都没有。直到Ken的出现,让我的感情世界终於沦陷了。只是当时我不知道,沦陷的,又何止是我的感情世界而已。

  Ken的家里是开工厂的,毕业后他读了一年的专科文凭课程之后,就在家里的工厂工作。他并不是那种好吃懒做的二世祖,工作方面挺努力的。不抽烟,少喝酒,看起来真是一个不错的青年。当时我真的觉得好像抽到了一支好签。因为已经工作,所以他的经济能力也不错,当时除了每天通电话之余,还经常在周末和假日带我到处找好吃的,好玩的。终於不久后,我跟Ken正式的成为了男女朋友。而我跟Ken的第一次性接触,也就在我们在一起的一个多月后。
  那是一个下雨的晚上,本来我们打算一起去海边逛逛的计划被迫取消了。Ken就说不如到他家在附近的一套公寓里头看影碟。Ken家里有好几套房子,而且Ken跟家里开始工作后,这些房产都交给了Ken去打理出租。虽然当时我还是处女,但是如果说不知道Ken这么说的目的是什么,那只是骗人的。然而当时Ken给我的好感太大了,我非常的信任他,觉得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了,丝毫都不介意跟他好。而且平时我们在一起时,搂搂抱抱、亲亲嘴,甚至爱抚的动作都不少了。就算往下发展,我当时觉得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所以就一口答应了。

  我们开车到麦当劳买了外卖,来到了Ken的公寓里头。公寓不大,一房一厅,但是有电视、有影碟、甚至冰箱里头有红酒,当时我没留意,一个待租的单位,怎么会有这么齐备的东西,后来才知道,这里其实是Ken的「行宫」。
  我们吃了一些东西之后,开始一边看戏、一边喝起红酒来。酒精的作用,加上你侬我侬的气氛,浪漫的爱情电影情节,微弱的灯光,Ken在沙发上搂着我,然后喝了一口红酒,含在嘴里,再喂进我的口中。我们热烈的接起吻来。这时Ken的手慢慢地伸进了我的衣服里头,抚摸着我的胸部,然后慢慢转动我的乳头。虽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但是在气氛的影响下,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激动。我觉得我的心快要跳出来了,甚至有些喘不过气的感觉,但是却希望他能够一直的吻着我,抚摸着我。

  Ken的两手慢慢地来到我的腰间,把我的短上衣推起来,我举起了双手,配合地让他把它脱下。然而Ken把衣服推到我手腕处时,却停住了,而且用衣服轻轻绑住了我的双手。

  我讶异地看了看他,他继续吻着我,把我按倒在地毯上。当时我穿的是一件nubra,他用一只手按住了我高举过头的双手,一只手轻易地将我的胸罩脱下。然后Ken的手慢慢伸到了我的下身,我知道他想干什么,虽然之前我们并没有进展到这里,但是这时的气氛太对了,我只是闭上了眼睛,任他施为。当时我穿的是一条短裙,里头是一件粉蓝色的小裤裤。Ken也不把短裙脱掉,只是拉下了小裤裤,然后开始用手指挑逗我的阴蒂。他的手指时而轻轻搓揉,时而伸进我的肉缝里头,沾些从我那里流出来的淫水,润滑我的下体。他的另一只手一直按着我高举的双手,而舌头也从没有放过我胸前的两点。但是还是处女的我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攻势,全身只是不停地颤抖,根本没有思考的能力。

  我嘴里这是只是哼哼嗯嗯地发出没有意义的叫声。再过一会儿,Ken改用两手一起抓住了我的胸部,把我的腰部推高,垫了个小枕头,然后用舌头进攻我的阴唇、阴蒂、甚至阴道。

  「不要,不要,我受不了了」我叫到。

  但是Ken并没有停止,反而舌头动作更激烈。我当时只感到双腿发软,脚掌心热得发烫,全身乏力、不停颤抖。终於,高潮来了。前所未有,自己自慰时从来没有经历过的高潮,在Ken的舌头下,侵袭我的全身。我一下子昏死了过去,几分锺过后才醒过来。但这几分锺,却是我命运的转折。因为后来我才知道,这几分锺里头,Ken给我拍下了几十张裸照。有见全身的,有对乳房、私处特写的,甚至连我的屁眼也被拍了特写,脸部特写也有,反正如果照片给人看了,就等於让那人看了我全身上下所有隐私。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我全身赤裸在房里。Ken把我的双手维持高举的姿势,绑在了床头,无法动弹。他健硕的身体裸露着,整整六寸的阴茎勃起着,跨坐在我的腰间。双手还在抚摸着我的乳房。我睁开了眼,又闭上了眼,继续享受着Ken的爱抚。但发现我醒过来的Ken,跟之前的默不作声完全相反,开始对我说话,而且都是一些很让我感觉受辱的话语。只是当时我满脑子想着享受与他的性爱,尽量讨好他,而且身体也完全乏力,所以就都接受了他的行为,接受了他在我耳边的羞辱。

  「刚才我舔你的逼逼的时候,你流了好多水,你很喜欢给人玩你的逼逼是吧?」
  「绑着你好不好?让你乖乖给我玩好吗?」

  「我现在要玩你的奶子了,你的奶子好好摸啊。奶头好硬啊,你好淫荡啊。」
  「你逼逼的水越来越多了,想要老公屌你吗?」

  「脚张开,我要玩你的逼逼。」

  「我要屌你了,乖乖把脚张大,让我屌你的逼逼。」

  听了这些话,我的心里顿时觉得好委屈,怎么能说这些话来羞辱我?但是另一半又觉得好刺激兴奋。男生从来都只有讨好我的,没有一个男生能够给过我羞辱的感觉,这种感觉好奇怪,好特别。

  我当时微微哭着回应说「不要,不要这样,不要说了……」但是Ken并没有停止。

  「不要?说不要也没有用啊,我今天就是要屌你啊!」

  「乖乖听话,让我插进去,让我屌你,我玩完了,就没事了。」

  说着,他用力张开了我的双腿。酒精未散,加上刚才高潮过后让我全身乏力,而且双手被帮着,根本抵抗不了。而且说到底,那时他是我的男朋友,是我平时叫「老公」的人。我心里也很犹豫是否要反抗?

  「我要屌进去了哦,乖乖不要反抗,让我插你的逼逼」感觉到他的龟头顶在了我的阴道口。我只是拼命摇头。

  「一、二、三,啊!好爽,进去了,我正在屌你了!」我痛得大喊一声,就这样,他那大鸡吧,进入了我从来没有人进入过的处女穴里头。

  虽然阴道里头已经有足够的润滑,但是毕竟是第一次,那一阵痛楚,让我真的哭了出来,一直低声哭喊「不要,不要,好痛」。Ken当时虽然言语上极尽羞辱我,但是动作上却还是很温柔的。当我痛得哭了的时候,他停了下来,然后慢慢地等我适应了,大概两分锺后,才由开始慢慢抽插,如果我又痛了,他又再停下来让我适应。但是当他开始抽插时,他的那些话语又来了。

  「喊不要也没有用,我已经插进去了,你的逼逼已经被男人屌过了。」
  「你的逼逼好紧,好好插,我今晚要插你一整晚才行。」

  「你的逼逼给我屌过了,以后就是我的了,以后也要天天给我屌,知道吗?」
  我根本不懂得如何回应他的话,只是一直低声哭着说「不要啊,不要啊」。但是这样显然让他觉得更兴奋。

  「爽不爽?被男人屌爽不爽?虽然讲不要,但是很爽对不对?流了这么多水。」
  「脚张大一点,让我插进去深一点,这样精液才会全部射进去。」

  「我要啊,我要射精在你的逼逼里面,这样你才是真的被男人屌过了啊!」
  「我都没有用套哦,你的逼逼就是直接被我的鸡巴屌了哦,精液也要直接射进去哦!」

  虽然心里很难过,感觉很屈辱,但是另外一方面,Ken对我的身体的挑逗一直没有停过,我的身体一直处於亢奋的状态中。老实说,到了后来,我真的被插得很爽,而且一直希望他不停地玩弄我的乳房,一直不停地抽插我的私处。我甚至开始调整位子,让他能够插得更深,更用力。痛苦并快乐着,相信应该就是这样了吧!

  过了一阵子,Ken抽了出来,然后松开了我的双手,把我反过来背着他。
  「把屁股翘起来,我要从后面屌你,要好像屌母狗一样屌你。」

  「不要啊……」我低喊。

  「乖乖听话,让我屌完了,就好了。」说着,把我的臀部擡了起来,让我跪趴着背向他。巨大的阴茎又一次插了进来。开始噼噼啪啪的撞击我的臀部。
  抽插了一阵,Ken把本来抓住我的臀部的右手伸向前来,抓着我护在胸前的手腕。

  「手拿开,我要玩你的奶子。」然后把我的手反到背部,另一只手开始揉我的乳房。

  「好紧,你的逼逼好紧。脚张开点,不然我屌不动你了。」

  我这时已经完全放弃了反抗,只是屈辱地照着Ken的命令去做,让他「屌」,让他「玩」。

  「啊,啊,我要射了,要射进你的逼逼吗?」这时他突然问说。

  「不要啊,不要,我会怀孕的。」我紧张地对他说。

  「你说不要?不行,我就是要射进去,让你第一次真正给男人播种,真正给男人干了,好不好?」

  听完他说,我竟然高潮了,而几十秒后,他也颤抖了几下。我知道,他射进来了。顿时,我大声哭了出来。我真的给男人干了,给男人在我的「逼逼」里射精播种了。

  完事过后,他躺了下来,抱着了痛哭的我。我用力的挣紮,但是挣不脱。他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对不起,对不起,乖,不哭了,好吗?」

  等我情绪稍微平静下来。他抱着我,说「这其实只是我做爱的习惯而已,不是真的。平时我从来没有这样对你说话对不对?」

  也对。我心想。但是这样的性爱好奇怪,跟我预期的浪漫温柔完全不一样。我当时心情很矛盾。刚才经历过的是从来都没有试过的刺激与高潮,还有屈辱。那种心理难受,但是身体却无法抗拒的情况,让我有一种精神分裂的心情。
  「那你以后还是会这样跟我做爱吗?」我问他。「还是会说那些难听的话吗?」
  「其实,那些话只是话而已啊,我都没有让你有任何痛的感觉对不对?」他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说。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接受了,还是无法接受。毕竟那时我只有18岁,而且完全没有这样的经验。而且当时我认为自己真的很爱他。所以我只是看着他,没说话。

  「好啦,没事啦,我们出去吃甜品好不好?」他扯开了话题「我们一起洗个澡吧!」

  洗澡的时候。他又进入了一次,这一次没有任何的侮辱性话语,只是把我按在了墙上,从后面占有了我。过程中,他非常温柔,慢慢地抽插。虽然当时我的下体已经因为第一次性交而红肿了,但是依然让我有了再一次的高潮。最后他却没有射精。

  洗完澡,我们穿好衣服,出去吃宵夜。就这样,我的初夜,在温柔、屈辱、刺激、扭曲,还有三次高潮中结束了。而我一年的屈辱经历,正式开始。

  第二章:威胁

  第一次发生关系之后,我跟Ken还是继续稳定的交往着。老实说,如果不说做爱的问题,Ken实在是一个不错的男友。平时说话幽默风趣,工作时认真投入,休闲时懂得玩乐,更重要是懂得在人前给我面子,对我温柔体贴,又常送些不是很贵,但是很有心思的小惊喜给我。当时我还有几个月才毕业,同学们知道我交了这样一个男朋友,女的都羨慕得不得了,男的则个个酸溜溜的。可这些高中男生跟Ken比较起来,实在是太过幼稚了。所以,在平时,我是活在仿佛人生胜利者的生活里的。只是,一旦上了床,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第一次之后,我们几乎每个星期都至少到那个公寓单位去一次,有时甚至两三次。刚刚破处的我,虽然没有得到温柔的性爱,但是身体的刺激与兴奋,还是让我回味无穷。而且Ken真的很会挑逗女人。我问过他,以前是不是有很多女人,他说只是有过两个女朋友。后来我才知道,他是真的只有过两个女朋友,然而性伴侣、一夜情等等的,可不少。当然当时他没说。

  每一次的性爱,Ken都一样说些下流的话来羞辱我。而且他老是喜欢把我绑起来,至少是绑住双手。有时候甚至把脚也绑起来,把我固定成好像青蛙的姿势,然后不停玩弄我的「逼逼」,不停说活羞辱我。

  「你的姿势好淫荡啊,把你的逼逼都张开了。你的逼逼好肥啊,好多水啊。应该让很多人来插你才对。」

  我从来都是天之骄女,家里是掌上明珠,在学校是成绩优异的好学生,男生对我更是百依百顺。但是自从跟Ken在一起之后,我常常觉得我并不是那么的好,尤其是在性爱上,他对我如此地百般侮辱,但是我却又对他给我的性爱快感依恋不已。甯愿让他用语言侮辱我,践踏我,只希望他能够又一次地让我的身体感受到性爱的高潮。

  后来有一次,他把我这样绑住之后,竟然拿出剃刀,把我的那不是很浓密的阴毛给剃光了。当时我好害怕,而且觉得他好过分,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剃成了白虎。完事之后,我对他发了好大脾气,但是之后他对我又道歉,又哄又疼,结果我又被他说服了,还答应他以后都把阴毛给剃干净。

  在每一次的性爱中,他对我说的那些话,渐渐地让我起了一些变化。听多了,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就是很淫荡,就是一个他的玩具,上了床就应该被他玩,被他「屌」,听他的话。每一次做爱,我都有被侮辱强奸的感觉,而伴随着侮辱的是极度的性爱快感。慢慢地,侮辱和快感就联系了在一起。有时候,他只是说两句「有洗干净你的洞等老公来屌你吗?」、「你的逼逼是我的,不是你自己的。」我的私处就开始不停流水了。

  最可怕的一次,是他在酒里头下了春药,然后在做爱的时候,不只是说那些侮辱我的话,还开始逼我自己把这些话说出来。

  那一次,我们在公寓里头喝酒,Ken说要让我尝试一些很好玩,能够让我们做爱时更舒服的东西,就放了一些粉末在我的酒杯里头。我们已经上过好多次床了,我也知道Ken对性爱其实非常热衷,而且平时他给我的安全感还真的蛮好的,所以我觉得就算用些药业没关系,Ken是不会伤害我的身体的。

  喝着喝着,我感身体非常的热,全身乏力,而且感到身体非常敏感。Ken好像平常一样隔着衣服玩弄我的乳头时,竟然让我下体淫水直流,全身都好像触电一样。

  Ken那时看我药效起来了,就像平常一样把我的双手绑起来,固定在床头,然后脱光了我,慢慢地玩弄我的身体。直到把我弄得一发不可收拾时,他开始逼着我说一些下流的话了。

  「你的逼逼为什么这么多水?说啊!」

  「我不知道,不知道……」我拼命地仰起头想要亲吻他。

  「什么不知道,说!」在我私处的手指加大了力道。

  「啊!我不知道,我好想要,老公,求求你给我好吗?」当时我真的已经完全受到药效的影响,他每一次对我身体的触碰,都产生了强大的快感。而每一次快感,又让我期待更多的刺激。

  「好啊,但是你要听我的话,我要你说什么就要说什么,好不好?」Ken的眼睛牢牢地盯着我的眼睛,声音低沈而有力,我仿佛被他催眠了一样,只是不断地点头。

  「不要只是点头,要回答我啊。」

  「知道了……」我低声地说。

  「你的逼逼为什么那么多水?说。」Ken一边捏着我的乳头,一边说。
  「我不知道。」

  「不能说不知道,要说『我的逼逼很痒,好需要被男人屌』。快说」

  「不要……我不要说……」

  「那好啊,不说,就不要做了。」Ken在我胸部和私处的手停了下来。
  「不要停啊,求求你,不要停……」药效的威力下,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感觉,只希望Ken能够快一点地进攻,占有我,侮辱我。

  「那就快说啊!说『我的逼逼好痒,好想要男人屌』。」

  「我的逼逼好痒,好想要男人屌……」我屈辱地说了出来。

  「好啊,来,先把我的屌吸一吸,吸得好,我就屌你的烂逼逼。」

  Ken跨坐在我的胸前,把他的阳具递到我的面前。双手被绑着的我,赶紧微微擡起头,把他半勃起的阳具含在嘴里,开始为他口交。

  「啊……好爽啊,你很喜欢吸男人的屌是吧?」

  「嗯……嗯……」含着屌的我没办法说话,只好『嗯嗯』地发出声音。
  「说『我最喜欢吸男人的屌』。」Ken把阳具拿出来,扯着我的头发说。
  「我最喜欢吸男人的屌……」我已经无法思考,只是照着他的命令说话,希望他开心起来,赶快满足我的性欲。

  Ken让我为他口交了好一阵子,等到他的阳具完全勃起之后,就把阳具抵在我的阴道口前面。那时我好想他马上地插进去,然后不停地干我,但是他没有。
  「想要我插进去吗?想要的话,要说话求我。」

  「求求你,求求老公赶快插进来……」

  「不行哦,这样说我不会插你的哦,要说『求求主人,用大屌插我的烂逼逼』」
  「求求主人,求主人用大屌插我的烂逼逼……」

  刚说完,Ken马上用力插了进来。当时我只感到全身发软,然后私处痕痒酸麻,只希望他的大鸡吧能够不停地插我,用强烈的撞击和抽插盖过那种搔不到的痒。

  「你的逼逼好好插,插了那么多次了还是那么紧。你的逼逼生来就是要让男人干的,让男人屌的。知道吗?」

  「呜呜……」听到他这些话,我想要反驳,但是却只能够发出低低的哭声。
  「说啊,说『我的逼逼生来就是要给男人玩的,给男人屌的』,快说!」
  「呜呜……不要啊……」我低声哭道。

  「不说的话,我就要走了,你自己玩吧。」Ken继续逼我。

  「我……我的……呜呜……逼逼……逼逼生来……呜呜……就是要给……要给男人玩的……给男人屌……呜呜……」我断断续续地讲出了这句话,只是希望他不要真的走开,只希望他继续操弄我的『逼逼』。

  「继续说,一直说,说道我满意为止。」Ken继续逼我。

  「我的……逼逼……生来就是……要给男人玩……给男人屌……我的逼逼,生来就是要给……男人玩,给男人屌……我的逼逼生来就是要给……男人玩……给男人屌……」

  在Ken的威逼、诱导之下,我被这句话说了几百次。知道Ken在我体内射精了,躺在我身边之后,我都还一直在说。虽然Ken射精了,我也高潮了好几次,瘫在床上根本动不了,也说不出话来。这时候,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回荡着「我的逼逼生来就是给男人玩,给男人屌的」,不停,不停一直重複,到我完全失去意识为止。

  从那一次起,Ken的说话就变本加厉,每一次做爱时,都要我说出很多侮辱自己的话。而通常我都是一边哭,一边说的。

  「我是老公的母狗,生来就是给老公玩的,求求老公快点玩我。」

  「我淫荡,我下贱,求老公用大屌惩罚我。」

  「我喜欢老公射精在我的逼里面,我喜欢男人射在我逼逼里面。」

  「我的逼逼要装很多精液,我的逼逼是专门给男人装精液的。」

  在做爱的时候说这些话,能够让我有一种很难过,但是却又很兴奋的感觉。Ken把我绑起来,把我踩在脚底,然后不停玩弄我,侮辱我,甚至有时候用皮带抽打我的臀部的时候,总是让我有一种完全堕落,完全放开,能够不顾一切,只是享受来自奶子、来自逼逼的快感的刺激。但是当高潮退去,理智恢複的时候,却又对这一切感到很不能够接受,甚至觉得Ken其实不爱我,只是想要玩弄我。但平时Ken对我又是特别的好,特别的迁就。

  终於有一次,这个事情给我太大的压力,我跟Ken说我想要跟他分开一阵子,让我能够冷静下来,也让我想想是不是以后都要跟Ken在一起,然后接受他这种特别的性爱方式。但是Ken对此却有很大的反应。

  「你的意思是分手吗?」

  「是,我想我们先分开一下。」

  「为什么?我们好好的为什么要分开?」

  「Ken,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我们……做爱的时候……」

  「怎么了?每一次做爱,你不是都有高潮,觉得很刺激吗?」

  「但是我想要的不是这样子的关系……」

  「我平时对你那么迁就,那么温柔。做爱的时候你就不能够迁就一下我吗?而且,我们也玩得很开心啊!」

  「是,我知道。但是我在想,我是不是可以接受一直这样下去。每一次做爱过后,我都觉得很难过,很怀疑,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要我说那些话……」
  反正都最后,我们彼此的要求都无法达到共识。Ken能够妥协的只是性爱以外的地方,而我想要改变的正是他无法妥协的地方。结果当我们闹得真的非常僵的时候,Ken拿出了手机,让我看了一些东西。就是我第一次跟他发生关系的时候,他趁我昏睡过去时,拍下来的照片。当时我看了非常的生气,也非常的害怕,甚至不知所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原来Ken一开始就在算计着我吗?当时我也还在上学,还是个18岁的学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事情。

  「其实这些照片,我本来不打算给任何人看的,包括你。但是今天你竟然跟我说出要分手这些话……你知道吗?我为了跟你在一起,可是放弃了很多东西的……想要跟我在一起的女人多的是,能够配合我的女人也多的是,但是为了你,我可是全都不看一眼。」

  「如果你真的要离开我,我想我一定会失去理智的。到时我会做些什么事情,那你就不要怪我了。你想要你学校的老师、同学都看到你是多么淫荡的一个女人吗?我可以成全你!」

  Ken狠狠地盯着我,凶狠而又阴沈的表情,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我顿时吓呆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只是很害怕地看着他。但是过了一会儿,他又恢複了平时的模样,用很温柔的声音对我说。

  「小怡,你不要这样对我。我是很爱你的。虽然我有这些照片,但是你不要怕,只要你是我的女朋友,我就绝对不会伤害你。所以你不要再说分手了好吗?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爱你,我不能够没有你的。我真的能够给你幸福的。」
  老实说,我当时提出分手,也没有真的有很坚决的心。在他时而恐吓,时而温柔,时而威胁,时而安抚的手段下。我又继续跟他在一起。但是在那之后,他对我有了些改变。平时还好,还是一样地温柔体贴,但是做爱的时候,他的特殊癖好,却变得越来越变态跟严重,而我自尊的沦陷,也真正的开始了。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