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劈女神的日常】(13)【作者:zhuangzhizui】
字数:398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章

  易思扬不顾身上的疼痛,冲上去一把抱住了柳小南。然而在触到柳小南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像被电机了一样,全身受伤的地方都疼得要命,这没有预料到的痛苦使得他再次大叫出声。

  「目前看来,柳小南的能力是接触发动,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个限制。一般经过熟练掌握和使用之后,能力的范围会扩张,比如我读心的范围现在大致有3。5米,但是柳小南除了可以通过接触封住你这种被动能力之外,还可以阻止我这类主动能力对她起作用,这点非常关键。」

  「以目前你的自愈能力来看,普通人应该已经无法通过徒手的打击杀死你了,但是你的自愈能力还没经过测试,所以也不好评估。经过发展之后,你的能力有很大可能会变得更加强悍……到那时候,柳小南可能是唯一能杀死你的人哦。」柚子一脸坏笑着说道。

  柳小南涨红了脸:「我才不会打思扬呢!」

  柚子脸上的笑容不变:「可是打他……就是他接下来一段时间要训练的内容啊!」

  柳小南和易思扬面面相觑,二脸懵逼……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小南的格斗术超乎我们的想象,她在格斗的方面完全可以免修,但是易思扬你嘛……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所以说呢,接下来要对你进行的训练包括两方面,第一当然是格斗啦,但是很可惜,我不会教格斗,柳小南那种柔韧的腿法也明显不适合你,所以你只能自己想办法咯~ 」

  「喂喂喂!!!」易思扬不顾自己下巴的伤势,直接张嘴开始大吼,「你们两个都有师傅教,凭什么我要自学啊??」

  「谁告诉你我是师傅教出来的?我绞晕过无数人了,瞬间就让人昏厥的技巧还是我自己摸索的呢。还有柳小南,不信你问她,她的腿功是不是自己结合舞蹈的动作改进的?」

  柳小南脸微红地点点头。

  「所以说啊,你要靠你自己来找到格斗的方法啊,连我们两个弱女子都打不过,你还想怎样?另外,这个训练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帮你提升你的耐痛能力和抗击打能力。虽然你可以很轻松地自愈,但是疼痛仍然可以摧毁你的意志。就比如我现在虽然没把握可以杀了你,但我可以很轻松地在一天之内把你折磨得精神失常。所以说,你必须忍耐这种痛苦,否则你的能力就没什么用了。」

  易思扬看了看柚子,又看了看柳小南,心虚地撇了撇嘴。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可以训练了,地点就在我这里,等下你们出去就知道这里是哪了,时间你们自己定。至于谁来和你对练,或者说谁来虐你嘛……小南你来选吧~ 」

  柚子脸上的坏笑已经达到了某种极致。柳小南看了看柚子,然后怜爱地瞥了一眼易思扬,小声说:「还是我来吧……思扬,对不起啦……」

  几个小时之后,第一次训练准时开始。

  易思扬此刻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自己之前所受的伤带来的任何痛感了,他不禁惊讶于自己恢复的速度。而经历了白柔事件的观察,柚子决定,让柳小南放手去对付易思扬,可以使用除了绞技以外的一切技能——因为绞技会造成持续的身体接触,在柳小南的绞技面前,易思扬无异于一个普通人,会很轻易地被绞晕甚至绞死。

  柳小南站在他对面5米远的地方,还是她来时的样子:不过膝的酒红色短裙,纯白色带蕾丝的上衣,高挽起的舞女范儿十足的丸子头,以及……她赤着脚。易思扬这个大色鬼,虽然明知自己即将被正在盯着看的柳小南的娇俏双足踢得鼻青脸肿,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把目光锁定在了那双赤足上。

  柳小南俏脸微红:「你是喜欢我的脚,还是喜欢我?」

  易思扬盯着一双美足看得出神,无意识地答道:「当然是你的脚咯!」
  柳小南的表情立刻冷了下来,她的眼角不笑,嘴角却略微勾起地问:「那你说,有没有人会对同一件事物又爱又怕呢?」

  易思扬还没回过神,柳小南的脚动了,她迅速地逼近易思扬,在接近到合适的距离时站定,转身,一记标准的回旋踢就用了出来,绷直的脚掌毫无情面地拍在了易思扬的右脸颊上。

  易思扬直挺挺地趴在地上,柳小南还俏皮地保持着姿势不收脚,她看着一动不动的易思扬,说:「你别装死!你不是自愈能力很强吗?起来接着给我踢啊!」
  但她发现易思扬还是不动,于是她一狠心,高抬着的脚丫勾起,用脚跟恨恨地劈在了易思扬大腿根部的肌肉上。

  这一脚足以让易思扬的肌肉撕裂,这样的痛楚是常人无法忍受的,但是易思扬好像已经不用训练耐痛了一样,仍然一声不吭。柳小南犹豫了一会儿,嘟着嘴走向易思扬,把他翻了个身。易思扬昏得很彻底,对这个格斗白痴来说,柳小南用脚丫全力实施的多数爆头都足以让他瞬间失去意识。

  「啊哦……」

  柳小南立刻怜爱地开始抚摸易思扬。

  监控录像前的柚子一边吃薯片,一边笑得前仰后合。

  事实证明易思扬的聪明劲儿用在格斗中也比较吃香,在连续4天被柳小南一脚ko之后,易思扬终于使用从网上查到的格挡方式防守柳小南的攻击——虽然这样做的代价巨大,易思扬的胳膊挨上柳小南一脚,在这次战斗中就疼得再也抬不起来了,柳小南只需要再起一次同侧的脚,易思扬就会应声倒地——所以易思扬只能尽可能提高自己的反应速度,尽量躲开柳小南的攻击。

  在开始训练一周之后,柚子才观察出柳小南是为了让易思扬少受苦,才每次都尽可能将其一脚ko的——柚子平时习惯了读心,对柳小南却无法使用这个能力,所以才在这么长的时间之后才反应了过来。于是她提醒柳小南要对易思扬更残忍一些,否则易思扬的陪练就换成柚子本人,柳小南这才咬了咬牙,噘着嘴点了头。

  一周后的第一天,易思扬在训练室活动着身体。他对自己的反应速度还是比较有自信的,这是长时间的游戏生活给他带来的一点福利;但是对于自己的身体能否跟得上柳小南致命的踢技的速度,他还是心里非常没底。他决定观察柳小南的脚步,只有这样才能在柳小南起腿瞬间就作出反应,才有可能闪避成功。他立刻想到了假动作这个词:柳小南这样的高手,如果看出自己在观察她的起势,恐怕随便几个假动作就能晃得他晕头转向,但是现在看来,这些变数只能暂时不去考虑了。而且,易思扬早就想通了,柳小南其实是在保护他,所以才每次都瞬间ko他的。虽然被击昏的瞬间,心里的恐慌感和头部像要炸开一样的痛感一度让他心生恐惧,但是比起断骨之类的疼痛,他觉得还是可以忍受的。

  然而今天站在他面前的柳小南,脸色好像不太对。

  「小南?你怎么啦?哪不舒服?」

  「啊……没,没事儿。」柳小南看了易思扬一眼,然后飞快地回避了他的目光。

  「姨妈来啦?那咱今天就别练啦,回寝室休息~ 」易思扬说着就要往外走。
  「站住!」柚子严厉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来,易思扬第一次知道这儿还有个扩音器。

  「小南,今天要按我说的做哦,不然的话……我下次会绞断易思扬全身绝大多数的骨头也说不定呢~ 」

  易思扬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他看向柳小南,柳小南也一脸不舍地看向他,而后看似略带犹豫地走了过来。

  易思扬大概知道柚子的目的了。之前一脚ko的训练,既没法锻炼他的耐痛能力,也没怎么提升他的格斗技巧。柚子想要柳小南按照摧垮一个人的方式,先踢伤易思扬——或许是先踢成重伤——然后再击昏他。柳小南这次也没法保护他了。

  果然,柳小南在略微思索之后,还是略带不舍地踢起一脚。易思扬正准备低头避过柳小南的脚,却发现她的目标根本不是头部,而是自己的肋下……

  「咔」的一声脆响,柳小南紧绷着的脚背上的力道轻松地击断了易思扬的一根肋骨。易思扬弯着腰痛得倒抽冷气,断骨的痛苦让他暂时一动都不敢动。
  于是柳小南靠近他,抬起光洁的大腿,膝盖对着易思扬的肋骨又是一击。
  这次响起了两声清脆的响声。易思扬被柳小南的膝击踢得立即倒地,伤处着地的痛楚又让他一阵抽搐地翻过身,把受伤的肋骨朝向上面,以免受到挤压。
  柳小南缓缓地走到他身前,芭蕾舞鞋的鞋尖像雨点儿一般对着易思扬的胸腹部连续踢出。

  这完全是单方面的虐打。在柳小南连续的踢腿下,易思扬没有反抗或躲避的能力;持续的痛楚最终让他连抽搐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平摊在地上,用尽全身力气维持着呼吸。

  但是这还不是终点。柳小南走到他的身侧站在他身旁,右脚的脚尖立起,轻轻点在了易思扬已经失去肋骨保护的胸部——她足尖下的位置是易思扬的肺——然后用足尖一点一点,对着易思扬的胸部踩下去。

  这已经是无法发泄的疼痛了。在有些国家,为了防止犯人在受鞭刑时过于痛苦,在行刑时需要给犯人一根木头咬着,以发泄那种疼痛;但易思扬没有咬牙的力气,也没有喊叫的力气。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瞪大已经略微充血的双眼,从嘴里「哈……哈……」地吐出带着血腥味儿的气体。他看见柳小南在哭,眼泪一滴一滴地掉在易思扬身旁的地板上,掉在易思扬身上;但柳小南不能抽泣——她的脚必须稳定,否则会让易思扬更加痛不欲生。

  柳小南的足尖碾踩了一会儿易思扬的肺部之后,又继续去对他其他的器官试压。将这些都看在眼里的柚子在屏幕前满意地点了点头。当柳小南的脚尖点在易思扬的肝脏上方时,易思扬终于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训练结束,辛苦了。」扩音器里的声音说。

  柳小南趴在昏迷的易思扬身边,痛哭不止。

  睁开眼,看到陌生的天花板。易思扬短暂地忘记了自己在哪里。当他看到趴在他旁边满脸泪痕,已经睡着的柳小南时,才带着复杂的心情回想起了自己之前地狱般的经历。他真的有好几个瞬间想要死掉算了,但他自己那个时候并没有任何可以用来自杀的力气;即使有,他其实也想不出该怎么杀死自己。他试探着坐起身,看起来自己的身体倒是基本恢复了,于是他悄悄地站了起来,眉头微皱地思考了片刻,然后低下头……

  飞快地冲向训练室的墙壁!

  柚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用一记扫腿阻止了他。易思扬趴在地上直咳嗽,看来柚子早就在防着他这一手。

  「我真不该阻止你的,反正你这样撞墙也杀不死你自己。你要是再想自杀的话,我倒是想看看你的极限在哪,究竟能不能死掉。不过我不想你变成这样一个人。」

  柚子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记住柳小南的每一滴眼泪吧。你身上有多痛,她心里就有多痛。别做个懦夫。」

  良久,易思扬站起身,走到柳小南身后贴着她躺下,紧紧地抱住了她。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