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B同人里番—风之陷落】【作者:笑苍月】
字数:1777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表:

  「晚上好,莉迪。」

  「呿,你还真敢说啊,我可一点都没觉得好。」

  「本来我就是客气一下,你感觉好不好关我屁事?」

  「···」

  在战败被俘之后,莉迪和莉雅芙母女两人被软禁在了一处房间之中。

  连浑身的力量都被封住,只是小小一道门锁而已都打不开的莉迪两人,当然没办法逃出去,只能是乖乖的等待审判者的上门。

  也就是,盖娅这一次的,形似走访人家一样的登门拜访。

  「客气的话,或是玩笑的话,就别说了吧,盖娅。」

  莉雅芙神情冷冷的盯着盖娅,「我也知道,你现在应该是相当想做一番大事情吧,那么时间应该不会这么有空闲才是,正好我和莉迪也受够了这种忐忑的冷折磨,要怎么处理我们,直接动手就是了。」

  「嘿?莉雅芙阿姨,我只是登门来拜访一下而已,何必做出这么剑拔弩张的模样出来呢?」盖娅轻笑出声,神情不变的看着眼前的两人。

  听着盖娅这么做作的话语声,莉迪不由得将自己的目光瞥向窗外的方向。
  触手肆虐在大地之上,简直是如同地狱一般的光景。不过,要是从那些人口中悠然而出的快乐来听,或许算是极乐的天堂也说不定?

  呸,我才不会接受这种东西。

  不过,还不等得莉迪出声驳斥,莉雅芙就已经先一步的冷冷出声。

  「你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在你还小的时候,就已经表现出了对这种过家家的厌恶感,除非是有什么事情,不然你宁愿是烂死在家里都不会拜访我们的。」
  「···呼,还真是一副长辈的做派啊,莉雅芙。」

  像是被揭穿了什么不光彩的事情一样,盖娅的脸上略略的有些不好看,语气上也很明显的变得无礼起来。

  「就是不知道——在被晚辈的触手教育之下,您还能不能接着保持那副长辈的姿态呢?」

  此言一出,场上的气氛,瞬间的变得冰冷起来。

  「盖娅,你这家伙,果然还是在做着,这么下流的打算么?」

  莉迪咬了咬牙,脑海中对窗外那副地狱模样的印象挥之不去。

  盖娅,也打算将我和母亲变成那种模样么?

  「这是当然的吧,莉迪。」

  盖娅卷了卷自己的蓝色长发,语气有些轻漠,「好不容易把你们抓住了,可不是让你们在这吃干饭的。」

  「必须,将你们的价值最大程度的榨取出来呢,不管是战斗的意味也好,还是你们那身为女性的曼妙也好。不管是什么样的价值,都必须完完整整的为德拉奉献出来才行。」

  莉迪冷哼了一声,向着外边的方向撇了撇嘴巴,「你以为,我和母亲会这么容易的在你手下屈服么?」

  可别把我们看太轻了,怎么可能会被你洗脑成那种不知廉耻的模样啊!
  「哈,缇菈都在我手下乖乖被洗脑了,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觉得你挡得住我的洗脑啊?」

  盖娅像是好笑一样摇了摇头。

  陡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嘴角微微的咧了起来。

  「不过,你这么有信念的话,也不失为我的乐趣所在吧。」

  「给你一个机会,莉迪,我们做了这么久的朋友,看在这份情谊之上的赠礼。大概,我会在三天后开始侵攻其他世界的行动,对你们的调教也是从三天之后开始。」

  「以我攻略下第一个世界的时间为界——」

  「这段时间中,你们在我手里会不断的经历调教。只要,你们在我攻略下第一个世界之后,你们还能够以自己的意志离开这里,就算是你们赢下了这个赌局,我不会去做任何的阻拦,你们想去哪去哪。」

  「而要是,你们没能够坚持住的话,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盖娅竖起了三根手指,指向莉迪、莉雅芙两人。

  结果当然会是,沉溺于快乐之中的你们两人,会作为德拉忠心耿耿的肉奴隶,乖乖的为德拉奉献上你们一切的价值了。

  ——哼,你还真敢说啊,盖娅?

  莉迪眼神有些凝重。

  以盖娅攻略下第一个世界的时间点为界?

  这个时间的长度,可说不好啊。

  不过,无所谓吧,如果,盖娅侵攻下第一个世界的时间太短,那么,仅仅是一小段时间的话,自己应该不至于坚持不下来。

  而要是,盖娅的侵攻行动受阻,甚至是失败的话——

  那更是,乐见成效的事情!

  「好心提醒你一下,缇菈在我手中坚持的时间只有短短几分钟,虽然我选择对你进行的调教方式和缇菈那种并不一样,但是别把自己看太高了,莉迪。」
  盖娅轻笑了一声,「当然,莉雅芙阿姨,就算是作为长辈,也是一样的要接受这个小小赌局的。不会因为您是长辈的身份,而有一点点的例外。」

  在我的眼中,在新世界之中,身份的差别,仅仅只有德拉和女性肉奴隶两种身份而已!

  「就算我不想接受,恐怕也由不得我去选择吧,盖娅。」

  莉雅芙脸色强自安定下来,「而且,这个所谓的赌局,就算我们对其中的哪个条件有异议,也是无意义的事情。」

  谁叫,你是胜利者,而我们是阶下囚呢?

  「没错,你们没有选择,莉雅芙阿姨。」

  盖娅眉毛轻挑,「本来,我就是一时兴起,想要做做关于新世界的一个实验,又看在曾经的情谊上,才会对你们特别优待的。要是,我难得的兴趣不被你们接受的话——」

  「也就只能是,把你们暴力洗脑成母猪了吧,那也太无聊了点,你们也不想见到吧?」

  ——你以为现在这个所谓「赌局」我们会很想见到吗?

  但是,想要获得自由,想要将盖娅你真正给打败的话,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

  「不错的斗志,莉迪,就是可惜,这种执着不应该放在妄想上,而应该用来好好的去奉仕德拉才对。」

  盖娅拍了拍自己的长裙,转过了身去。

  「那么,我就先走了,莉迪。期待着,三天之后的时间哦。」

  关上了房门的盖娅,身形融入了房外一片的黑暗之中。

  能看见的,仅仅是她眼神之中闪烁的寒芒。

                ···

  里:

  「哼,这就是你所谓的『兴趣』吗?根本就一点新意都没有嘛,盖娅。我还以外,能让你这么兴致勃勃的,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呢。」

  莉迪不无嘲讽的声音,回荡在这片大厅之中。

  不过,和她那种轻松自得的嘲讽相对的,是她眼中不管怎么掩饰都遮盖不住的厌恶与畏怯的神色。

  没办法,身上被这些黏糊糊的触手爬着,脏兮兮的粘液浑身都是,那种触手特有的怪味道也是从四面八方袭来,那种感觉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人感觉到正面的情绪吧?

  「嘿?明明就还没有被触手给玩弄过,你还真敢把自己装成一幅过来人的样子啊,莉迪。你自己看不见吧,眼角都快哭出来了哦?」

  这里是,本来被莉迪所熟知的,属于龙界帝国皇宫的宫殿之中。

  只不过,随着莉迪她们的战败,现在这处皇权的象征之所,已经被触手所占据。

  满壁、满地,无不是肉红色的触手所游动着的模样,这里已经成为触手的乐园。

  而莉迪,正是造访这处「乐园」的女性。

  当然,被盖娅强制性丢来这里的,也不仅仅是莉迪一人。

  「唔唔唔,别碰我!」

  莉雅芙有些愤怒的把手一甩,拍开了一条沿着她的身体上爬的触手。

  明明自己已经特意的突出自己身为灵体无实态的特性,为什么这些触手还是能摸得到自己的身体的?呜,好恶心。

  「这样不行的哦,莉雅芙阿姨,作为莉迪的母亲,你应该表现得更有身为『长辈』的风范出来才行呢。」

  漆黑色服饰的盖娅,就这么笑脸嫣然的站在莉迪、莉雅芙两人的面前。
  此处对于女性来说是绝对可怖的风景,是触手的乐园。但是,盖娅像是浑然不觉此处的诡异,反倒是极为享受一样,凭空的招了招手。

  「它将会是你们以后最喜欢的东西,作为初见面的仪式,这样抗拒可不好,来,向你未来的主人先打个招呼吧,莉迪?」

  一截的触手缓缓的靠向盖娅,被盖娅的小手所拿住,牵引着,递到了莉迪的身前。

  肉红的色泽,模样形似于男性的肉棒,但是其粗壮的程度,却比莉迪认知之中的所有巨龙都还要来的更加粗大。

  而那截粗壮的触手,则像是有所灵性一样,被盖娅签到莉迪勉强的时候,还轻轻的摆弄了一下头部,似是在向莉迪问好一样。

  「咕!我才不要和它打招呼!给我拿开点啊!」

  莉迪吼了一声,就想将这截触手同样的给拍开到一边去。

  只不过,盖娅轻轻摇了摇头。

  「不行的哦,莉迪,我说了,这么拒绝你以后的主人的话,可是会让我很伤脑筋的。既然,你这么执意抗拒这次的调教的话,我也只能先略微的把我的善意收起呢。」

  啪的一声,盖娅打了个响指。

  「什么、咕呃嗯嗯??」

  似乎是得到了什么命令一样,本来只是缓缓游动着的触手,动作突然间变得迅捷起来。

  连莉迪都没有反应过来的,一条条比她眼前的触手稍细的触手,从天花板上直接如闪电一般迅速的垂落。两三下的,将莉迪的双手,双脚,连带着她的身体和翅膀,无一例外的全部捆住。

  这些触手上的力气出人意料的大,不管是莉迪怎么样的用力想挣脱开都是徒劳,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被强行的吊起到半空中,呈「大」字形。
  「唔,放开我!这样很难受的你知不知道,盖娅!」

  被吊成大字型姿势的莉迪几乎是没办法再去做什么对抗,只能是稍微逞点口舌之利而已。

  而她的母亲莉雅芙,下场也没比她好,盖娅很显然是没打算去管她们感受一样,同样的将莉雅芙用这种姿势吊了起来。

  「没办法的嘛,莉迪。既然你这么不愿意配合的话,我也只能用些这种稍显粗暴的手段了。毕竟呢——」

  一截的触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渐渐的缠绕在了盖娅的身边,而它的顶端,已经游动到了盖娅的脖颈处,抬起头来对着了盖娅的面颊。

  「你对它们存在不少误解呢。」

  眼前的景象,对于莉迪来说,实在是太富有冲击力。

  纯洁的水系神龙少女盖娅,对于这些触手在浑身的爱抚,没有表现出半点的抗拒。恰恰相反的是,她极为享受那种,被触手伸进自己的衣裙之中,揉搓着她的胸部,下体,身躯这一系列的部位,享受着被触手光临的愉悦。

  脸上露出媚媚表情的她,就像是对着自己挚爱的人那样虔诚,捧起了自己面前的触手,微微的伸出自己的香舌,在触手顶端的缝隙上轻轻的一舔。

  而盖娅的眼神,则是一直的在注视着莉迪的瞳孔,身体上做出这样的动作,就像是,在为莉迪示范,应该怎么去服侍这些触手一样。

  只是被她柔灵的舌头这么舔弄了一下而已,那截触手很明显的感受到了属于它的快乐感觉,浑身都抖了几下,胀大的更加粗壮起来。

  越加的贴近盖娅的精致面庞,就像是在催促她,催促盖娅让自己变得更加舒服起来的模样。

  盖娅挑了挑眉毛,也没做出拒绝的模样,而是非常干脆的,微微张开了自己的小口,将触手的前端含入了自己的口腔之中。

  触手的粗壮相对于盖娅的细口来说还是略微粗大了点,将它含入进去的盖娅,能够很轻松的透过她口腔的变形,看得到正在被她口舌奉仕中的触手其轮廓。
  少女极为享受着与触手的接触一样,每每是尽力的将触手含深,以至于都能听得到她「吸溜吸溜」的声音含混不清的传出。在她将触手的大半段推出自己小口的时候,也能清楚的看见特属于少女的银色丝涎,亮晶晶的犹如一层套子一样挂在触手身上。

  在少女香涎的逐渐润滑下,触手在盖娅小口之中的抽弄就像是渐入佳境一样,抽插之间不会再有点点的停涩,而是变得越来越富有节奏与韵律。给人的感觉,少女不像是在做着淫靡的口舌侍奉,而是在吹息最为神圣的乐章一样。

  缓缓的,少女莫名的将触手从口中吐弄而出,脸上挂着甜蜜微笑的意味,抱着被自己的香涎弄得闪亮晶晶的触手,脸颊磨蹭了起来。

  那一缕缕淫靡的银光,逐渐的反将少女的面颊弄得晶光闪闪,连她的秀发都一缕一缕的被濡湿,黏成几撮几撮的模样。

  而少女的香舌,则是一刻都未曾停息的,舔弄着触手前端的每一个角落,能够看见,在少女的口舌奉仕之下,这条触手越加的变得粗壮了起来。

  不知不觉间,明明盖娅的奉仕只是一会而已,却连莉迪的呼吸都不由变的粗重起来。

  毫无疑问,盖娅的动作,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和影响。

  尤其是,在盖娅那种,不论怎么沉溺于触手之中,那双交错有迷离与爱恋之色的眼神,始终是注视在莉迪身上的时候!

  就像,盖娅所奉仕的对象并不是这条触手,而是莉迪本人,是在侍奉着莉迪本人一样!让她的呼吸都变得粗重,心跳加快,脸色绯红起来,十足的,一副同样动情起来的模样!

  「唔,盖娅又干了什么吗?身体变得好奇怪啊。」

  明明也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床笫之间的事情,不过,真正看到盖娅那种淫靡与诱惑的姿态倒确实是头一次,说不好,到底是因为盖娅偷偷摸摸在自己身上做了什么手脚,还是自己确实的被盖娅刚才的「表演」吸引到了动情!

  「不对不对不对,我在想些什么啊,盖娅现在变成什么样都好,不关我的事情,我要做的只是保持心静如止水,不被这些东西给动摇才对。」

  冷静下来,冷静下来,好好想想,好好想想,得想些什么东西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才行。

  对了,这些触手到底是哪来的?盖娅自己的触手应该是漆黑色的才是,这里的触手是肉红色的,也就是说,不是盖娅自己的触手么?而且,而且而且而且,会让盖娅这么认真和投入去奉仕的对象,与其说是触手,还不如说是——

  「德拉!德拉你在这里对不对?这些触手是你在操纵着对不对?你赶紧给我滚出来!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就像是抓住了一缕曙光和破绽一样,依旧被触手绑成「大」字型的莉迪,猛然的大喊起来。

  被混沌所影响,黑化的,应该只有盖娅而已!如果能和德拉说上话,让他清醒的话,以他在盖娅心中的地位,一定是能够阻止盖娅这场荒唐的戏剧的!
  「想法不错,不过,不到新世界的到来的话,德拉是不会醒过来的。」
  盖娅冷冰冰的声音,就如同是一记重拳砸在了莉迪的心里。

  站起身来,走到了莉迪前边的盖娅,恢复到了之前那种落落大方的姿态,之前陶醉于和触手的互动的身影,似乎根本就不是她一样。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德拉昏过去了吗?」

  「正解,而这里的这些触手,正是我用作给德拉提供力量的渠道。」

  每一次的和女性的交合,都能传输力量到德拉的身上。让全世界的女性都堕落成为他的肉奴隶的话,等到他醒来的时候,毫无疑问是超越这整个世界的存在了!

  「不是不能理解,你想要通过德拉来改变我想法的这种,对渺小希望的渴求,莉迪。」盖娅冷冷的说着,「只不过,你恰好犯了个忌讳——想要利用德拉,来达到所谓『高尚』的目的——这是我绝对不能去忍受的事情,特别是,你还同时想挑拨我和德拉关系的时候。」

  「必须给点惩罚才行,不然的话,恐怕你还认不清现在的局势吧,母、猪。」
  毫无对曾经挚友的怜悯与同情,从盖娅现在吐露的话语听来,只会让人感到比冰川更甚的森寒。

  而与盖娅冷冰冰的声音相对的,在另一边,莉雅芙惊呼的声音瞬间传来。
  「等,等会,你们要干什么?不要,不要插进去啊!放手啊!」

  似乎是在斥责,也似乎仅仅是孤苦的哀求,但是,搞错了诉说对象的莉雅芙,她的话语注定不会被她诉说的对象所倾听。

  触手,可不是什么会听话的东西,特别是,一个全无反抗之力的女性猎物,好端端摆在自己身前的时候!

  「咦——咦唉唉唉唉!!!?」

  四肢被触手绑的紧紧的,根本就动弹不得,在这种情况下,莉雅芙根本就是任人鱼肉。

  也就,没办法去阻止,那一截极其粗壮的触手,在自己的牝户前,只是稍作前探之后,就猛然贯穿而入的动作!

  「咕哦哦!」

  莉雅芙惨呼了一声。

  本来,已为人母的她不是没经历过这种被雄性探索牝户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已经是多少年未曾有过的事情。

  已经渐渐消失在记忆之中的,属于亡夫的那几次经历,怎么比得上现在这种,被粗壮的触手贯穿而入的真实感!?

  「别、别,不要这样,不要这样,盖娅,我求求你了,我毕竟是你的阿姨啊,不要用这些东西来侵犯我好不好?」

  感受着触手在自己牝户之中的那种充实感,莉雅芙快乐的感觉来说,痛苦的神色还更加浓厚一点,以至于,几乎是放弃了自己尊严一样的哀求着盖娅。
  「很可惜,不行的哦,莉雅芙阿姨。」

  这么理想化的请求,当然不会被盖娅所同意,她只是轻笑着摇了摇自己的头。
  还不知这样,从盖娅看向自己的,那种犹如看透了一切的目光,越加的让莉雅芙感到了寒意的袭来。

  「这么快就像是坚持不住,来恳求我的样子,实在是和之前那种看淡一切的模样有点相异啊,莉雅芙阿姨。让我来猜猜其中的原因——」

  「你是,害怕起了,自己会在这种快乐的感觉之下,坚持不住『自我』,对吧?」

  真正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被雄性所蹂躏、征服,这种感觉,可是和所谓的「预料」是不一样的。这种差异,可是会在真正被艹的时候真切的感受到的。

  特别是,这么久没有经历过做爱的莉雅芙阿姨你,在确实的感受到这种滋味的时候,心里本能的害怕起来了,那种名为「快乐」的感觉吧?害怕起了,自己会在这种快乐之下迷失?

  不能够允许逃避哦,因为,这就是我的目的啊,莉雅芙阿姨!

  「好好的,去感受自己身为女性的,每一个渴求着快乐的细胞吧,莉雅芙阿姨。」

  盖娅又打了个响指。

  不只是那根正在莉雅芙牝户中驰骋的触手,四面八方的,好几十根触手都向着莉雅芙的位置,犹如渴求猎物的猎手一样游动了过来。

  「别、别···别!!」

  莉雅芙几乎是害怕的哭了出来。

  但是不管用,一切的哀求,特别是来自女性猎物的哀求,对于触手来说,除了成为让它们更为兴奋的春药以外,不会有其他的作用。

  一条略显锋利的触手,缓缓的将莉雅芙的黑色礼装给割开。将莉雅芙身为死灵那种显得惨白的肌肤全部的给暴露了出来。

  两条稍显细长的触手,一圈圈的在莉雅芙的胸部上缠绕了起来,让莉雅芙的一对胸部显得更加突出的同时,顶端形如刷子的部位,也是轻轻的摩挲着莉雅芙的乳头,让她像是触电了一样,随着一阵阵的摩擦浑身轻抖。

  就算是再怎么紧紧闭上自己的嘴巴,却还是在触手的不住挤压下强制被敲开,一条比莉雅芙嘴巴都还要粗大的触手,就这么滑进了莉雅芙的口中。并且,即便是浑身都被触手所玩弄的混乱场面,莉雅芙都能感觉得到,随着自己的牙关被翘开,那根探入自己口中的触手绝对是喷出了什么奇怪的液体,被自己不自觉的给咽了下去!

  是、是春药吗?

  可能,这是最符合当下这种场面的解答。但是,不会是这么简单。

  莉雅芙很明显的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不但是渐渐的变得奇怪了起来,而且,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夺走了一样。

  本来,想狠狠的一口咬下去,将那截伸进嘴里的触手给直接咬断的。但是,明明是狠狠咬下去的情况,却是突然变得软绵绵的力气,与其说自己是要把触手给咬断,还不如说是在像之前盖娅那样,舔弄着自己口中的触手,要来的更恰当一些。

  「呜、呜呜呜···」

  口中被触手填的满满的,只能勉强的发出呜咽的声音。

  那截触手很明显没有爱惜莉雅芙的意思,一进一出的,完全是把莉雅芙的小口当成是牝户一样的抽弄着。虽然说还没有得到满足,还没有喷发出什么的模样,但是却已经在莉雅芙的口中,完完全全的留下了特属于触手的味道。估计,让她会一辈子也遗忘不掉。

  毕竟,不仅仅是她的口中,被触手所侵袭而已。

  「唏咦咦咦!!!」

  不知不觉间,莉雅芙的眼前已经变得一片的漆黑。

  连自己的眼睛也被触手所包裹住,完全的丧失了感知光明的可能。

  在这种陷于黑暗的情况下,浑身的感知都像是变得更敏锐了十倍一样。
  换做是战斗的时候,这种感知变的敏锐起来的状态,完全是能大派用场的情况。但是现在,被触手玩弄着身体的时候,每一个的汗毛都像是被触手轻轻地抚过的这种感觉,对于莉雅芙的冲击,简直是不可以倍计!

  「好像已经完全的不知所措一样了呢,莉雅芙。」

  竭力的,不想要输给这些玩弄着自己身体的触手,所以,必须抵抗它们才行。就算是再怎么难做到,至少不能够放弃。

  勉力地挣扎起来,但是,却好像是在印证盖娅的话语一样,莉雅芙的反抗,每每都是适得其反的效果。

  想要咬断触手,却不自觉的变成温柔的舔弄,更加的让自己的味蕾记住属于触手的味道。

  想要将牝户内的触手挤出,却不自觉的在牝户上用力,用自己层层的蜜肉更加严实的,去层层挤压不住抽插的触手。触手当然是感受到了这种刺激,变得更加粗壮,抽查的更加频繁了起来,去追求属于它的快乐。而莉雅芙本人,也越加的感受到了这条大触手,在自己体内存在的真实,以及,自己的呼吸,也随着它的起落,显著的变化了起来。

  「哈啊,哈啊,哈啊啊……」

  随着缠绕在莉雅芙胸部的触手也不断的动作起来,莉雅芙的气息渐渐地变得粗重。脸色上的绯红,眼神之中的迷离,很显然的证明着,对她来说正在经历一些变化。

  而这,则是被莉迪所不愿去看见的变化!

  「母——唔唔唔!!!」

  莉迪猛然喊出来,想要去叫醒自己母亲的声音,被一只纤细的小手给捂住了嘴巴,生生的给莉迪按了回去。

  「不行的哦,莉迪。」

  盖娅凑近了莉迪的耳边,犹如恶魔一样的低语呢喃着,「说了,这是对你的惩罚,让你亲眼看看,自己的母亲在自己的眼前将要堕落的模样。」

  「唔唔唔!!(你给我放开!)」

  不过,或许是为时已晚也说不定。

  「咦啊啊啊!!」

  尖声的惊叫,从莉雅芙的口中又一次的传出。

  不过,这声声音,很明显的不同于之前,莉雅芙那种被触手所侵犯而发出的尖叫声。而是,略带有高昂与满足意味的,就算是触手堵住了她的小口,也没能将这声、呻吟,给压下去的场面。

  而发出这么一声的莉雅芙,被触手吊起来的身影很明显的耷拉了下去。
  「嗯?对莉雅芙阿姨来说,这种等级都还是太刺激了点么?这么快就昏过去了?」

  盖娅有些哑然的看着莉雅芙昏迷过去的身影。

  这么快昏过去了,倒确实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啊。本来,以为会要在莉雅芙沉溺在快乐与背德之间矛盾之中,在身体的不断高潮之下才会被冲昏过去的,没想到这么不经打么?

  不过,虽然说莉雅芙昏了过去,能捕捉到的几个细节,却还是让盖娅嘴角略微的扬起。

  「什么时候,两只手轻轻捏住触手揉弄着的呢?还有,舌头记得收回去点,别伸出来做出那种渴求什么的弧度了,莉雅芙阿姨。」

  看来,在莉雅芙身上,可以收到些以外的成果啊。

  不过算了,说到底,今天的主菜,始终是莉迪才对。

  「唔唔唔!!」

  虽然说莉雅芙昏迷过去的现在,封住莉迪声音的意义不是那么的大。不过,为了防止她吵来吵去,以及,出于自己调教的需要,还是用这些专门用来封口的触手小怪封住她的嘴巴再说。

  而现在,四肢被绑的结结实实,连嘴巴都被肉红色的触手给封住的现在,莉迪可谓是一块彻底的美肉,完完整整的被摆在了盖娅的面前!

  唯一还能稍作抵抗的,只剩下莉迪那瞪得快要喷出火来的双眸!

  「呼哼哼,你估计想不到,你现在这副样子有多诱人吧,莉迪?」

  盖娅轻笑一声,伸出自己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呈二字型的抵在了莉迪暴露于外的肌肤之上。

  一阵麻麻的感觉,如同微弱的电流一样,从盖娅抵住莉迪肌肤的那处地方,稍稍的扩散了一点出去。

  「想想看吧,莉迪。身为龙界第一军团长,身份上又是高贵皇族的莉迪·珑大人,现在却连一点点的反抗都做不到。别说是乞丐都能随意操弄你的身体了,就算是,被人拉着你母亲的手,亲手的去刺破你这个女儿的后庭,你都没办法反抗半点。这样一想,是不是就会更加的感觉到你的处境之悲惨呢?」

  「唔唔唔!!」

  莉迪的眼睛陡然的瞪大起来。

  要让自己的母亲,莉雅芙,拉着母亲的手来刺穿自己的后庭?

  不是吧,你要玩真的么盖娅?我不允许你做这种事情···

  但是,似乎是很快的意识到,她现在没办法去反抗盖娅以后,她的眼神却是渐渐柔化了下来,带有着哀求的意味。

  别,别做这种事情,盖娅!

  「嘿~ ?别让我感到无聊啊莉迪,这么快就流露出自己的软弱,我可是会感觉到很没意思的。」盖娅轻笑了一声,「不过,放心吧,我没打算真的干出这种事情。你的后庭,是德拉已经预定好的东西,别人是拿不走的。」

  ···那就好,不对,处境根本没改善多少好不好,我在松气个什么劲啊?
  也不知道盖娅是没觉察到莉迪的眼神变化还是什么,仅仅是,将自己的手指,从莉迪的身上一路游抚到莉迪的下半身处。

  「知道么,莉迪?从女性的角度来说,你身上最珍贵的地方是哪里?」
  「···」

  「要说相貌的话,我并没有针对你们的意思。而从气质上来说,卡奥斯那种清冷美人的性子明显比你更吸引人。至于那种对血亲的萝莉妹妹出手的那种背德官能,也已经被缇菈所预定。所以,要将你作为特别的礼物献给德拉的话,就必须,好好的来开发你身上的唯一一处优势才行呢。也就是——」

  盖娅的两指,按在了莉迪的大腿根部。

  「也就是,要将你身材上的优势彻底的开发出来才行,特别是,你这一双松紧有度,修长引人的大腿,必须要弄得,能够完美的吸引住德拉的视线才行呢,莉迪。」

  温热的气息从盖娅的口中吐出,轻轻的呼在了莉迪的面庞之上。

  现在的盖娅,离着莉迪是如此之近,以至于她的呼气,她的香味,以至于她眼神之中的诡迷,都无不例外的,被莉迪的身体所感知。

  ——盖娅她,真的很漂亮呢。

  并不是被盖娅的手段影响了心神,而是,越是这种接近于盖娅的时候,就越能够的感受到,她身为女性的那种完美。这是莉迪同样身为女性,发自内心的赞叹。

  只不过,要是能给我正常点当个女人就好了,别搞得这么魔王化啊,你这个家伙!

  或许,注意力比较集中在盖娅身上的莉迪,并没有发现,此时的自己,到底处于一种多么诱人的状态之中。

  俏脸早就挂上了深沉的绯红,喘息之间泛有的桃色,就像是在刻意的诱惑着男性的造访一样。

  身上穿着的绿色便装,早就在触手的粘液之下彻底濡湿,紧紧的贴在了莉迪的身上,将她姣好的身材勾勒无遗的同时,透过这件变得几乎已经完全透明化的便装,可以很轻易的看得见莉迪那身为女性的秘地。

  没有穿内衣,仅仅是一套常服套在她的身上而已。那当然是因为,她穿在身上的内衣早就被盖娅给卸了下来的缘故。

  或许是,盖娅更想要看到,这种「穿了比不穿更要诱人」的透明真空女性的美姿吧。

  胸部傲然的挺立着,将莉迪透明化的绿色便装撑起了一段,其上粉红色的乳珠,早早的就已经胀大了起来,将衣装挺得更高的同时,也构成了莉迪正身上极为突出的风景,让人想要凑上前去,隔着这层衣服的将乳珠咬弄。

  下身的秘源暂时并没有迎来什么来客的造访,但是,从莉迪张开的双腿可以看见,一条泛着晶莹光芒的水痕挂在了莉迪的大腿内侧。其源头当然正是莉迪的幽谷,让人遐想其中现在湿遢的模样。

  在这种环境之下,莉迪的身体很明显的有了动情的现象,以至于,在她牝户身边略略卷曲的阴毛上,都时不时的有着一两滴小水珠从上滴落而下,随着莉迪泛有桃色的喘息之间,淫荡的滴落在地面的触手之上。

  莉迪动情的模样当然瞒不过盖娅的眼睛,虽然她现在还是摆出一副抵死不从的模样,但是搭配上这种表情所展开的调教,更会让人感觉到期待不是么?
  「那么,就要开始啰,莉迪。好好的享受,身为正宫的姐姐我,给你送上的礼物吧。」

  盖娅笑起来的模样,变得更加的诡异了起来。

  啪的一声响指,一如是之前的那样,一些奇怪的触手,似乎是听从了盖娅的召唤一样,从另一侧的肉壁之上弹出,游弋到了盖娅的身边。

  不过,这一次的,被盖娅所招来的触手,看上去却是极为奇怪的模样。
  不同于常规的触手那样粗长,这些黑色的触手,很细很细,甚至于,要不是这些触手来的数量太过于多的话,或许都会看不清它的到来一样!

  搞出这么多头发粗细的触手来,盖娅你想干什么?

  不对,在这之前,这些东西真的能被叫做是触手么?

  倒不是说,只能是那种粗粗壮壮的才能说成是触手,莉迪还没笨到那种程度。但是,这些头发丝粗细的触手,它们——

  居然全部是浮空侍立的?没有任何的主肢连接到其他的地方去?

  每一条触手都仅仅是手臂那样的长度,形似是一条发丝粗细的长虫那样,浮立在盖娅的身边,形似是一道略略的幕布一样。

  这可与莉迪印象之中的那些触手形象不符。

  「惊讶么?也难怪你会觉得奇怪吧,毕竟,这是我专门为你培育出来的触手品种啊。」

  ——什么?专门为我培育的触手?你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啊!

  「说了,这是我专门送给你的礼物。现在,就满怀感激的收下吧,莉迪!」
  盖娅猛然的将手下挥,指向莉迪的方向。

  随后,陡然跃动起来的丝状触手群的动作,则是让莉迪的瞳孔彻底的瞪大了起来。

  一根根的丝状触手,其顶部猛然的变得尖锐起来的模样,千百根——或者是更多数量的,齐齐的刺入到了莉迪的大腿之上!

  一道道的丝状触手,比之针筒都还要尖锐的,而且还是这么多的数量,刺到了莉迪的大腿、小腿几处上。

  但是,诡异的,不会有什么会感觉到疼痛的情况。就像是被一只只的蚊子轻叮了一口——甚至还更加轻柔的,若不是莉迪全身心的关注着正在发生的情况,甚至根本都不会感觉到自己的表肤被刺破的那种感觉。

  而丝状触手的动作,仅仅是刚刚开始而已。

  刺破了莉迪的表肤之后,那一根根丝状的触手,陡然间变得形似于蛇那样的灵动,顺着各自刺出的口子,就像是百川归流一样,齐齐的,游动着汇入到了莉迪腿部的皮肤之中!

  「唔唉唉唉???」

  如果将这种场景等比例放大的话,几可形容成千百条的蛇钻入到了莉迪身体之中的模样,莉迪陡然变得惊慌起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能感觉到!就像是一条条小虫子在自己的腿上,不对,应该说是在自己的大腿力游动的那种感觉!痒、痒痒的,还很麻!不对,应该是说是好恶心才对!
  丝状触手汇入到莉迪的腿部之后,莉迪很难的去具体形容自己的两腿所感受到的情况。

  有点轻微的疼,但是更多的是麻痒与燥热的意味,甚至于没过多久的时间,都好像是彻底的麻痹了一样,自己根本就无法去指挥自己的两腿,只能被动的接受着它向着自己的身体传达而来的各种各样的感觉!

  「哈,哈啊……啊……啊啊啊啊。」

  不自觉的呻吟,从莉迪的口中溢出,就连是塞住她嘴巴的触手也没能制止住一样。

  盖娅脸上依旧是挂着她那特有的诡笑,就像是要仔细的看清楚自己的杰作一样,将头低得离莉迪的两腿更近的地方。

  「很奇妙的感觉吧,莉迪。是不是感觉有点疼,有点麻,却又很舒服的模样?放心吧,这只是它们在适应你的身体而已,很快就能真正的让你变得完全舒服起来了。」

  眼神微动,盖娅像是找到了什么不和谐物一样,将头凑得更低,靠近了那一处。

  那是,莉迪现在从幽源之中,越加汩汩而出,顺着莉迪的腿部向她身下流去的水流。

  「唏溜溜……」

  猛然的用力吸了一吸,盖娅尤为不满足的一样,轻轻的将香舌咧出,沿着这处的水痕,不住地向着它的源头卷弄过去。

  一路上的水流被她所舔弄干净,却也被她的涎水舔弄开了更大范围的湿润。
  直到是,盖娅的舌苔,滑卷入那一处,已经变得湿热无比的幽源,如同水帘洞一般的场景,再也没办法将流水给舔弄干净。

  而盖娅微微的笑了笑,舌头伸的更出了些,彻底的探入到了莉迪的幽源之中去。

  就像是一直在贪求着什么一样,狭窄的肉壁在感知到外物的插入以后,也没去管什么其他的,急不可耐的向着那处收缩过去,将肉洞其内变得更为的紧窄。
  有点咸咸的味道,从四面八方的被盖娅的舌头所感知到味道。

  尽力的用自己的舌头,去同样回应莉迪身体的渴求,不管是上探,左游,还是回抽,前送,轻美的舌头都能够将莉迪渴求的那侧肉壁往回按压下一小段的距离。让肉洞之中稍稍的空气,略微的流入到盖娅口中,让她感受到莉迪味道的同时,也让莉迪明显的能感受得到,盖娅的口舌,正在自己的幽源之中不断地玩弄。
  莉迪的幽源前半段,被盖娅的舌头所占据住的地方,每一处的细微肉缝,都被盖娅细心的舔弄,来回左右,香舌每每擦过拂过的时候,莉迪那处的肉壁都是略略一缩的模样,被刺激的好像直接将缝隙藏起来一样。却又每每只是一会之后,将每一处的褶皱都展开的更大,去更加享受盖娅的擦抚。

  每一处泌下水滴的肉壁,都会被香舌所认真的舔弄,就像是一个最认真的工人一样,不会漏下每一滴细微的水珠。但是,却好像,在盖娅擦水的这个过程之中,却是让莉迪的幽源,更严重的出现了漏水的现象。

  以至于,到一会之后,盖娅的喉咙处就已经传来了连续的「咕噜咕噜」的声音,显然是,在不住的喝着,品味着莉迪所生产而出的蜜汁。

  直到有一次的爆发,连盖娅也没能完全将之饮下,从嘴角边略略的流下一缕淫淫的水痕的时候——

  在莉迪腿部的异变,也已经到来了,最为关键的时候。

  「呵呵,看来,莉迪你对于快乐的感觉,身体对于快乐的讯息,已经被『它们』学习完毕了呢。那么,现在就该是,它们破茧成蝶的时候了!」

  好好的看着吧,莉迪!

  如果要说的话,莉迪腿部的每一个角落,表皮纷纷裂开的情形,应该会是很吓人的情况才是。特别是,一道道细密的裂缝之中,都能看得见,与莉迪的白色肤色决然不搭的黑丝从中泛出的时候。

  而这些细密的黑丝,就像是从莉迪的腿部身上生长出来的一样,从缝隙之中涌起,一道道的细丝不断地在莉迪的腿部之上交织,时而齐头并排,时而纵横交错。

  一缕缕的黑丝在互相的成长与交织,很快的,莉迪白暂的腿部,渐渐地被漆黑的颜色所覆盖。

  倒也不是说,莉迪的腿部正在被染黑,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过程在进行着一样。直到它们动作的结束,才能让人恍然大悟这一次的过程。

  「这就是,我精心为你准备的,『触手丝袜』哦,莉迪。」

  一条丝质的连裤袜,穿着在了莉迪的身上。

  修长的腿部,被丝袜修织出更为柔滑的曲线。不透肉的色泽,只能略微的透出些腿部肉光的模样。

  脚趾被完全的包裹住,臀部与牝户也被其包容在了丝袜其中。唯有是几根的阴毛略略的穿出丝袜的缝隙,在那牝户的门口处,不被内裤所包括的幽源透过黑色的丝袜泛出一阵阵湿热的桃色气息。

  不管是谁来看,这都是一条,像是专门为莉迪所设计的丝袜一样,不论是尺寸,线条,还是这份材质,都完全的与莉迪本人相契合。丝袜将莉迪的腿部修饰的更加迷人的同时,莉迪本身的魅力,也让这条丝袜变得更加迷人。

  前提是,忽略掉这条丝袜它真正的组成部分的话。

  莉迪一点都没有被自己的腿部所吸引目光的模样,而是,用着充满恐惧的眼神,直直的盯着自己身上那条丝袜。

  「你没有看错,也没有感觉错哦,莉迪。」

  看着这条丝袜的出现,盖娅有如是计划成功那样的露出笑容,「这条丝袜的每一根黑丝,全·部·都·是·由·触·手·组·成·的!」

  就像是在印证盖娅的说法一样,莉迪身上的丝袜,倏忽间出现了变化。
  修拦在牝户前边的丝袜,明明没有人去动它的情况,却能够隐隐看得见一根根的黑丝在游动,在牝户前展开了一个洞口,并且还越开越大的,直到将莉迪的牝户完全的暴露出来。

  「这些触手可不仅仅是材质好而已,其伸展性与活动性也是一流的。不但是能够由于主人的性趣,自由变换成破破烂烂的姿态,方便抽插的开档的姿态,并且还可以随时的变换成正常的丝袜模样。就算是主人一时兴起玩鬼畜将丝袜撕成一条条的,都能够轻易恢复成原本的样子。怎么样,很方便的东西吧?」

  盖娅吃吃的笑着,「当然,它的作用不会只有这么点哦。」

  这条触手丝袜,是我专门培育出来的。作为送给你的礼物,当然不仅仅是将一些触手编织成丝袜这么简单。

  「相信,你也感觉得到了吧?虽然看上去像是传了丝袜的模样,但是实际感受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呢。是不是感觉,它就是你原先的皮肤啊,莉迪?」
  「不过,这也是当然的,这层触手丝袜,是用特制的触手,寄身到你的腿部组织之后,将你的表层皮肤完全撕开再予以修补、同化、代替的东西。它已经,和你彻底的融为一体了。是你真正意义上的,『第二层皮肤』哦,莉迪。」
  「虽然说,你确实是可以将它脱下,不过相信我,如果你离开它太久的话,那种戒断的症状你是不会想尝试第二次的。」

  「其实呢,你应该也知道的吧,莉迪。不管是人也好,龙也好,实际上都是非常敏感的,只是,在长久的进化之中,逐渐形成了抵抗各种外来刺激的『皮肤』,帮助我们抵御各种各样来自于外界的侵扰,当然,还有降低敏感度的作用。」
  「而要是,这一层的皮肤,被其他的东西所替代,降低敏感度的保护被取消,甚至反过来,加强了自己的敏感感觉的话,那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很好猜得到的吧,莉迪?就像是——这样?」

  其实,都不用盖娅去特意的点明,莉迪自然已经感受到,这层触手丝袜带来的奇异感受。

  「哈、哈、哈啊啊……」

  微微的呻吟之声,从莉迪的口中溢出。搭配上不知觉间变得迷离的双眼,简直是在诱惑着男性的乐章一样。

  好奇怪···身体,身体变得好奇怪起来了···

  一缕缕柔滑的黑丝,就像是嵌入在莉迪的皮肤之中一样,丝丝的清凉感觉,浸入到莉迪腿部的每一个的细胞,透入到莉迪的神经的神经感官。

  每一个的神经细胞都变得敏感了起来一样,似乎是每一点点的气流,透过丝袜吹拂在莉迪的两腿上都能被她所感受到一样。周围触手缠绕着的桃色气息,透过丝袜的侵染,就像是接连不断的春药被注入到莉迪的腿部之中。

  血液的流动,从腿部循环到全身,携裹而来的电流,让每一个身上的地方都能感觉到腿部感受到的那种名为「快乐」的信号。

  好、好舒服的感觉?被,被这条丝袜包裹在身上的感觉,好舒服···?
  明明是柔顺的冰冰凉凉的感觉,为什么,为什么会感觉到好热啊,感觉,感觉腿部烫的要融化开来一样?

  明明,明明是那些讨厌的触手,为什么感觉,感觉好喜欢,好喜欢这种束缚的感觉,舒服的感觉啊?

  好想,好想摸摸看,摸摸看自己的腿,摸摸那层会让人感觉到奇怪的丝袜,摸摸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好想,好想变得更舒服一点···

  「不、不、不,不要,我在,我在想些什么啊。别,别去想这些事情了!」
  捂在莉迪嘴上的触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退下,但是,重新能够说出话来的莉迪,声音都是微微颤抖的模样,不知所谓的说着些奇怪的话。

  被触手依旧绑着的双手,同样的微微颤抖着,就像是违背莉迪的意志一样,渐渐的移向自己两腿的方向。

  想要摸摸看自己的被丝袜包裹着的美腿,想要去用手触摸一下那种丝袜奇异的触感。

  但是,她依旧是被触手绑着,没办法,去摸摸自己的腿!

  「看来,你很享受我送给你的礼物嘛,莉迪。」

  盖娅轻轻的笑着,纤指轻点而出,「是想要,摸摸看自己的两腿对不对?是想要,自己亲手来体验一下这种感觉的吧?」

  纤指点在了莉迪的丝袜上。

  轻轻的点着,感受着这层丝袜的触感,少女轻轻的擦着这层丝袜,轻微用力的按下,让莉迪能够更好的感受到丝袜被按压在自己皮肤上的触感。

  本来,只是一个指头那样的轻顺丝滑。

  而渐渐地,变成了两三根手指的揉搓,五根手指的擦弄,一步步地,让莉迪更能够感觉得到,自己身上这层丝袜所带来的美妙触感。

  而最后,整个的手掌,都是贴在了莉迪的丝袜之上,透过一层丝袜的膜膜触接触,能够让莉迪清楚地感觉得到,眼前少女的抚摸。

  仅仅是这样被盖娅隔着丝袜抚摸着大腿而已,莉迪就已经有些承受不住这种刺激的模样,小口微张,香舌不自觉的略略伸出,按压到了自己的下唇的那种模样。

  瞳孔都略略的有些上翻,似乎是,快要被这种奇妙的快乐冲垮理智。

  「啊呀,效果看来比我想象的还要好呢。嘛,也能理解成刚刚穿上这条丝袜,没能适应这种刺激。」

  「不过,也正是这样,才能更好地体验第一次的快乐啊。以后习惯了的话,可是不容易再感受到这种冲击了呢,莉迪。」

  一条条常规的触手,就如同是忍耐了多时的模样,缓缓地爬弄上莉迪的身体。
  那些缠绕上莉迪身上其他各处的触手尚且好说,不过,在那些触手缠上莉迪的两腿的时候,那种激烈的刺激,几乎是瞬间的让莉迪猛地弹坐起来!

  「唔、啊啊啊!!!」

  几乎是,快乐到了极限的那种呻吟之声。

  表情上都带着有享受味道的,双目失神的莉迪略略低下头去——

  看着被自己的两脚,所踩住的一条粗壮的触手。

  「明明,明明只是踩着而已,为什么,为什么会变的这么舒服啊?」

  迷醉的呢喃之声,伴随着,莉迪不自觉的,踩住那条触手,用自己的足弓略略摩擦起触手的肢体的动作。

  丝丝的摩擦声音从那里传出,听上去略略的有些淫靡。

  那截触手似乎是很享受莉迪的这种实际上的足交,感受着这层丝袜的摩擦,兴奋的有些变大了起来。

  莉迪通红的脸色愈盛,却没有做出其他动作的,继续地用自己的双脚去磨蹭触手。

  迷人的丝袜腿并拢了起来,也是夹住了一条触手,轻微的磨蹭着。

  仅仅是和触手的肢体接触,那种传来的快乐就已经让莉迪有些迷失了一样,不仅仅是被盖娅所改造了的腿部,对于缠到自己手上的触手,莉迪也没有做出什么抵抗的,反倒是下意识的做出了服侍的动作一样,轻微的揉弄着手上握着的触手,让触手能够更多的感受到少女给它们带去的快乐。

  「差不多,已经到火候了呢。」

  盖娅淫淫的笑了一声,身上的衣装脱落了下来,露出了盖娅那精丽程度丝毫不在莉迪之下的胴体。

  肉红色的触手很快的爬到了盖娅的身上,也在贪求着她的肉体一样。

  而在盖娅的下身,有如一颗珍珠点缀在牝户之上的阴蒂,迅速地胀大了起来,短时间中膨胀到了男性雄伟肉棒的那种情况。

  「好了,好好的服侍一下它吧,想要获得真正的快乐的话。」

  将阴蒂肉棒递到了莉迪的嘴边,盖娅笑的更为开心。

  莉迪的双眼完全失神了一样,对着眼前的肉棒轻轻的嗅了嗅,随后就,似乎是很喜欢肉棒的味道一样,张开了嘴巴,毫不犹豫的将盖娅的阴蒂肉棒含弄了进去。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香舌在口中的肉棒上舔来舔去,吸着盖娅肉棒上的奇异味道。

  本来,女性的阴蒂是很敏感的部位,胀大到这种大小,被莉迪这样侍奉着的情况下,那种刺激不会比莉迪的触手丝袜要来的小。

  不过,盖娅倒是很享受这种快乐的刺激一样,完全是一副放开享受的模样,感受着莉迪口腔之中的舒适温度,抱住莉迪的头部,完全的将莉迪的嘴巴当成是肉穴一样的抽弄着。

  每一次的抽插,感受着自己的阴蒂肉棒与莉迪口腔与嘴唇的摩擦,带来的舒爽感觉,让盖娅都不由得微微的叹出气来的模样。

  不过,这也仅仅是奉仕而已,不打算把这当成正餐。

  「真正想要它的,是你的另一张嘴巴才对吧,莉迪。」

  盖娅媚媚的笑着,将自己的肉棒从莉迪的口中抽出。

  一条银色的丝涎从阴蒂肉棒上垂落下,透着淫靡的色泽。

  而莉迪依旧是一副失神的模样,头部略略的前倾,似乎是不愿意肉棒的离开一样,想要再将它含弄回去。

  不过,很快的,另外一根触手代替了盖娅的肉棒,抽入到了莉迪的嘴中,享受着莉迪将其视为代替品一样的舔弄。

  而盖娅的目光,已经放到了另一处。

  那是,在丝袜的裆部被展开一个洞口之后,清晰可见的,水流涌动的更快的泥泞湿道。

  「呵呵呵,莉迪,等了很久了吧?没关系的哦,现在,可以快乐的去高潮了。」
  肉棒抵在了幽源的洞口处,缓缓的插入了进去。

  贪求着它的到来,在盖娅插入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莉迪的肉壁猛然的一个收缩,强烈的挤压着自己的肉棒,带来绝大的刺激。

  而且,不只是猛烈地一缩而已,就如同急促的呼吸那样,莉迪的幽源洞径在盖娅插入之后,就猛烈的连续缩、张起来。就像是在尽力的拉着盖娅,拉着她的肉棒来探索最深处的地方。

  身体一阵的痉挛,仅仅是被盖娅插入而已,莉迪就似乎已经迎来了一次高潮的爆发,但是却更加的不满足一样,两腿、身体都是更剧烈的在触手的怀抱中扭动起来,贪求着更多,更畅快的快乐。

  ——我的,我的肉穴就是为了迎来肉棒而存在的!请、请让我得到更多的快乐,触手大人!

  虽然说现在莉迪完全的失神模样,说不出这种的话语。不过,要是她还清醒着,估计也已经这样语无伦次起来了吧?

  「不过,我的目的是,让你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也能毫无顾忌的以清醒的意志说出这样的话哦,莉迪。为了变成那种模样,好好的享受快乐吧。」

  轻轻抽弄着的动作,变得越来越激烈了起来。

  就像是奏响了一曲的乐章一样,每一次的动作,都有着美丽的女声呻吟为之奏鸣。

                ···

  「还算是,有点收获吧。」

  一番云雨之后,盖娅冷冷的目光,盯在了地上昏迷过去的莉迪、莉雅芙母女两人身上。

  莉雅芙的浑身都被喷射而出的白浊所玷污,连带着蜜穴也是汩汩往外流出触手的精液,也不知道,是被触手玩弄了多少次的结果。

  而莉迪同样是昏睡过去的样子,只不过,她的两手似乎是无意识的按在了自己穿着丝袜的两腿之上,微微摸弄着的模样。

  丝袜之上也是点点斑斑的白浊精液,不过,丝袜却似乎是有着奇怪的吸水性,很快的就恢复成了之前光滑黑亮的模样,明丽动人。

  招来水流的盖娅洗净了自己的身体,盯着两人昏睡过去的模样,一缕的诡笑浮在嘴角。

  「这些触手的特殊力量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很轻易的能让她们陷入到失神的状态,让她们记忆下快乐的感觉,不过,想要将『恶堕』完成的话,恐怕还要点特殊的手段才行。」

  盯在莉迪身上的目光,渐渐地,偏移到了莉雅芙的身上。

  笑容,变得更为灿烂了起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7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