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欲,利娴庄】(11)作者:小手
字数:110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

  躺在病床上的郝思嘉正瞪着刚刚走入病房的乔元,芳心总算鬆了下来:「我差点回家了。」

  乔元把车钥匙放在病床前的小柜上,不解道:「为什么,医生可不许你偷跑哦。」

  郝思嘉伸来个懒腰:「你不来陪我,我肯定回家,一个人在这里,闷死了。」
  乔元奇怪道:「我不是来了吗。」

  郝思嘉冷冷说:「应该早点来。」

  乔元心想:有没有搞错,我可不是你家保姆,又不是你请来的陪同,我能来就不错了,还对我有意见,莫名其妙。

  心里不满,脸上却笑眯眯的:「我今晚睡哪。」

  郝思嘉挪了挪身体:「暂时睡我旁边,我跟护士要多了一套病号服,你换上吧,我第一天住院,可能睡不着的,你陪我聊天好了。」

  说着,一指病房里的小沙发,沙发上放着一套病号服。

  乔元暗暗叫苦,心想,你不睡,我要睡,我明天还要去上班。

  不过,看着郝思嘉美丽娇媚,楚楚可怜的样子,乔元心软了,二话不说,拿起病号服走入洗手间换上。

  病床有点窄,郝思嘉也知道一男一女睡在这床上难免有身体接触,奇怪是,郝思嘉竟然对乔元不避嫌,除了乔元年纪小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乔元抱着郝思嘉狂奔了很远,把她送进了医院,这是实实在在的安全感,是乔元救了她郝思嘉,所以郝思嘉对乔元有强烈的信任,要不然,她也不会把满满一袋子的钱交给乔元保管,也不会把价值几百万的豪车让乔元开,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或许不需要时间积累,只需要一次刻骨铭心的互动。

  「这么胆小,不是有护士值夜吗。」

  乔元嘟哝着,整个病房笼罩在怪异的气氛之中,他和郝思嘉肩并肩仰躺,光这是这副画面就令人忍俊不禁。

  「护士是女人,你是男人,你应该保护我。」

  郝思嘉的话是不讲道理中的道理,无可辩驳。

  乔元只能闭嘴,两隻眼睛瞪着天花板,彷彿上面能掉什么东西下来。

  郝思嘉幽幽一歎:「想不到我郝思嘉病倒的时候,是一个刚认识的小男孩陪我。」

  「你老公呢。」

  乔元有点好奇。

  「他要工作。」

  「工作重要还是你重要。」

  郝思嘉澹澹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工作重要,没有工作就没有钱,没有钱,他就算整天陪着我也没意义。」

  乔元更好奇了,他侧过身,看着郝思嘉:「你这么在乎钱么,我见你很有钱了啊,袋子里全是钱,又开得起豪车。」

  郝思嘉的嘴角露出讥讽之色:「看跟谁比了,跟你比,我算有钱。」

  又一深歎,她也侧过身来,与乔元面对面:「我现在好想好想有一大笔钱,我不愿委屈自己,我不想跟自己不喜欢的男人上床。」

  「你不爱你老公了?」

  乔元似懂非懂,他并不瞭解郝思嘉的实际苦楚,为了挽救丈夫的事业,她做出了牺牲,她将要在未来的两三个月里,尽可能地跟有钱男人上床,换取金钱,帮助她丈夫渡过事业难关。

  郝思嘉还暗暗打定主意,只要丈夫这次渡过难关,她就跟丈夫离婚,因为纸终究包不住火,她跟这么多男人上床,将来肯定会有诸多流言蜚语,与其到时候百般解释,不如提前离婚,一了百了。

  再则,郝思嘉对邱宜民产生了一种难以解释的隔阂,这种隔阂越来越深。
  翻了个身,郝思嘉怔怔地瞪着天花板:「我不知道爱是什么定义,反正我对他没了感觉。」

  「那你为什么不离婚,我妈妈就整天嚷着要跟我爸爸离婚。」

  乔元在感情上还是有幼稚,他哪体会到男女之间那种複杂的情感。

  郝思嘉歎息:「你怎么知道我不想离婚,其实,女人离婚很丢脸的,不到忍无可忍,都不愿离婚。」

  乔元道:「我妈妈也是为了钱才跟我爸爸闹离婚,我现在也很想很想有一大笔钱。」

  郝思嘉侧脸过去:「我借给你。」

  谁知乔元摇了摇头:「不要,穷人借钱给穷人有什么意思,我倒想借给你,思嘉姐,我以后会很有钱的,你信不信。」

  郝思嘉翻了翻白眼:「信,等你有钱想借给我的时候,我可能已八十九岁了。」
  乔元咧着嘴笑:「你胃还疼吗。」

  「有点。」

  乔元小声道:「思嘉姐,我……我想和你做爱。」

  「嗯?」

  正在神思游离的郝思嘉一开始没听清,随即触电般侧身过去,惊叫道:「你说什么。」

  乔元依然咧着嘴笑,像狗头煮熟的时候,永远笑不停,还口吐狂言:「听说做爱能止痛,我怕你痛的难受。」

  郝思嘉又羞又怒,这是她听过最无耻的解释,见乔元这副表情,郝思嘉的怒火渐消,反正她今晚就是找人陪她解寂寞。

  想了想,郝思嘉认真道:「可我总不能一直跟你做爱下去,你一停下来,我又觉得痛了,那怎么办。」

  乔元马上说:「我可以一晚上做不停。」

  「咯咯。」

  郝思嘉再也忍不住大笑,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怪不得孜蕾和曼丽说你坏,我说你不是一般的坏,哈哈……」

  乔元果然很坏,他贴近郝思嘉,小声道:「思嘉姐,我会让你很舒服的,我那地方很大。」

  郝思嘉一脸红晕,半怒半笑:「住嘴,你现在已经很过份,要不是看在你救我的份上,我早赶你走了。」

  「你又说需要男人保护。」

  乔元当然不想被赶走,他打心眼喜欢郝思嘉,喜欢她的玉足,喜欢她的优雅,喜欢她的娇俏。

  郝思嘉哼了哼:「我需要男人保护,不需要色狼。」

  「大家都说男人都是色狼。」

  「哈哈。」

  这一次,笑得郝思嘉的肚子都疼了,她一边笑,一边用粉拳打乔元,突然,有手机铃响,一听这铃声就知道是郝思嘉的电话,她伸手去拿手机,迅速接通,是邱宜民打来的电话,内心中,郝思嘉有一丝宽慰,她需要人关心。

  「嗯,准备睡了,你今天跟利兆麟谈得怎样。」

  就在这时,一条有劲的手臂伸来,抱住了郝思嘉的腰际,郝思嘉大吃一惊,狠狠地瞪着乔元,乔元不但不鬆手,反而更用力抱住郝思嘉,两人一下子面对面贴在一起,郝思嘉不敢太用力反抗,因为她正和丈夫通电话,这给了乔元可乘之机。

  「一切顺利,我们不用破产了,明天我去利兆麟的办公室办理抵押手续,今天的股市有回暖,厂里也收到了一些订单……」

  电话里,邱宜民滔滔不绝地说他的工作,郝思嘉初时还能听下去,听了一会,她就开始走神,不是因为乔元在摸她屁股,而是郝思嘉根本就不想听,她住院了,生病了,她只想听关心的话,可惜邱宜民只顾着说工作。

  郝思嘉很伤心,她没有拒绝乔元,乔元得寸进尺,不只摸了郝思嘉的屁股,还开始摸郝思嘉的胸部,试探了几次,他解开了郝思嘉的病号服纽扣,一颗,两颗……病号服豁然洞开,里面什么都没穿,两隻大乳房雪白可爱,乔元不顾一切地握住一隻,手指头的厚茧轻轻地摩擦娇嫩乳尖,郝思嘉咬着嘴唇,拿着手机倾听邱宜民的唠叨,眼睁睁地看着乔元用嘴含住了她的乳头。

  郝思嘉娇躯轻颤,电流缠身,乔元正一边吮吸郝思嘉的娇嫩乳头,一边脱她的病号裤,郝思嘉挣扎阻止,这是本能的反抗,可她拉扯了几下,病号裤还是被扒掉。

  事情严重了,郝思嘉开始补救,她对着手机说了一句:「宜民,我上上洗手间,等会再打给你。」

  说完,郝思嘉迅速挂掉电话,与乔元在病床上翻滚搏斗,可她一个柔弱女子又怎能斗得过乔元,而且还在病中,才半分钟时间,郝思嘉便气喘吁吁,整个身体被乔元压在身下,她警告乔元住手,却无济于事,乔元根本就不听,他玩弄着郝思嘉的双乳,舔吻郝思嘉的颈脖,他就像一个情场老手,不停地挑逗郝思嘉。
  郝思嘉有了感觉,除了乔元挑逗外,她下体还残留着利兆麟的催情蛋白,只要这种催情因子还留在郝思嘉的体内,她就会很轻易动情。

  「阿元,不要这样,我求你了,你这是趁人之危,不是好男人。」

  郝思嘉只能温言劝说乔元,她已无力反抗,一支坚硬炙热的东西正顶撞她的敏感处,传递而来的热力令郝思嘉的体温上升,她无奈地看着乔元瘦小白淨的身体,碾压她的娇躯,很粗鲁地顶开她的双腿。

  乔元喷着粗气,可怜兮兮道:「思嘉姐,你就给我吧,你一开始阻止我,我就不会这样,现在我好冲动,我不想做好男人。」

  郝思嘉居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必须同意乔元的话,如果一开始就阻止乔元,相信不会到如此境地,是她郝思嘉纵容了乔元,或许她就不想阻止,寂寞,压抑,失望,感恩,很多情绪堆积在一起,郝思嘉很想发洩,乔元无疑就是最好的发洩对象,他看起来还是很单纯。

  「思嘉姐,我要插进去了。」

  巨物顶中了湿润的凹陷,郝思嘉蓦地睁大双眼,她感觉了巨物的剽悍和伟岸,本能地张开了双腿,嘴上乞求:「不要……」

  乔元已不可能放弃,他挺着巨物,大龟头缓缓撑开了肉穴口,继而,炭黑大水管缓缓进入紧窄的肉穴,娇嫩的花瓣深陷淫肉之中,郝思嘉勐咬手指,眼儿半闭,表情痛苦。

  就在此时,手机铃声再次响起,郝思嘉睁大美目,焦急道:「是我老公电话,你先冷静,等我接完了电话,我再跟你说。」

  乔元狡猾地笑了笑:「好,思嘉姐你接电话吧。」

  郝思嘉赶紧接通电话,邱宜民马上大声地责怪郝思嘉这么久,郝思嘉只好解释说刚从洗手间出来,邱宜民急道:「我明天要用钱,思嘉,你先把你车子抵押了。」

  「啊。」

  郝思嘉惊呼,她的阴道瞬间被充实,一根粗大的硬物插入了她的肉穴,这是郝思嘉从未体验过的充实,滚烫粗长,就连利兆麟也无法比拟,郝思嘉无法控制地呻吟。

  「怎么了。」

  邱宜民奇怪问。

  「没,没什么。」

  郝思嘉差点让手机滑落,她抓稳了,娇躯震颤,快感如电流般在体内传递,郝思嘉再次张大双腿,另一隻手捏住了乔元的鼻子。

  乔元坏笑,继续推进巨物,郝思嘉顿时手足无措。

  电话那头,邱宜民愧疚道:「哎!我知道你不捨得把车子抵押出去,你放心,将来我会买回一辆给你,我现在正走投无路中……」

  郝思嘉咬了咬香唇,冷漠道:「宜民,你别说了,我已把车子抵押了出去。」
  邱宜民很意外:「抵押了多少。」

  「一百万。」

  邱宜民大喜:「太好了,两年多的车子还能抵押到一百万,我以为只能抵押五十万。」

  顿了顿,兴奋道:「你先拿三万做日常开销。」

  郝思嘉微微呻吟,此时的巨物已经插到了尽头,她深深呼吸了几口气才能说话:「不用了,我去利家给她们三个女儿补习英语,媚娴姐给我报酬,你不用管我,我等会就把一百万整数转到你银行账户。」

  「思嘉,我爱你。」

  邱宜民激动得大喊。

  郝思嘉忍着怒火:「你收到钱了后,回个短信给我就行,不用打电话给我,我困了。」

  说完,迅速挂断电话,放声呻吟:「啊,太粗了,我受不了,你先别动好么,等我把钱转给我老公了你再动。」

  乔元坏笑点头。

  郝思嘉马上操作手机,把一百万转账给丈夫邱宜民,心里的怨恨到了极限,虽说胃溃疡不是什么重病,但邱宜民只给三万,除去医药费,还不够半个月的花俏,郝思嘉明白了,明白自己在邱宜民心中是什么份量。

  转完账,郝思嘉一放下手机,便对乔元拳打脚踢:「啊,你欺负我,我下面很紧的,你这么粗要轻点,天啊,还这么长,也不知顶到哪了。」

  「舒服吗。」

  乔元缓缓抽动,果然温柔了许多,黏滑的汁液滴到的病床上,巨物又插到了肉穴尽头。

  郝思嘉全身剧颤:「不舒服。」

  乔元信以为真,他决定还是用力,巨物犀利出击,一时间,病房里充斥着清脆密集的啪啪声。

  郝思嘉娇吟:「阿元……」

  病床也发出异响,乔元亢奋道:「思嘉姐,你下面真的好紧。」

  郝思嘉抱住乔元的身体,扭动腰肢:「啊啊啊,好粗,再紧也被你弄鬆了,会被我老公发现的,快拔出来。」

  「你老公有我厉害吗。」

  乔元抓住两隻大奶子,一手一个,巨物勐烈抽插,勐烈摩擦这超级紧窄的阴道,郝思嘉迷离摇头,她的阴道依然很紧窄,如少女般紧窄,她怎能经受得住乔元的剽悍,可经受不了,也必须经受,乔元的抽插如水银泻地,他亢奋地继续问:「舒服吗。」

  「嗯,嗯嗯,嗯嗯嗯。」

  郝思嘉突然迎合,快速地挺动下体,尖叫声引来了值夜小护士,小护士没有打扰,她只在门口倾听,倾听了好久好久。

                ※※※

  早晨明媚。

  一缕晨曦透过薄薄的纱帘,照射在一位身材娇小,容貌绝丽的小女孩身上,她还在熟睡,睫毛飞捲,似乎在做好梦,美丽的小瓜子脸上挂着澹澹笑意,那樱唇边,唇角处,镶嵌着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她美到了极点,美到不食人间烟火。
  小女孩完全裸睡,本来盖在身上的毯子滑落一边,年纪小小,那两隻嫩乳就浑圆天成,挺拔硕大,她的肌肤晶莹剔透,肉体呈现出如红玉般的粉红色。
  奇怪的是,小女孩光滑润泽的玉背下,粉嫩无暇的小翘臀之间,赫然长着一根小肉条,那是尾椎的延伸,应该是小尾巴,形如小指头,鲜嫩粉红,光滑无毛,有两三公分长,末端略尖细,似乎还能动。

  「笃笃笃……」

  小尾巴动了,因为有人敲门,小女孩微微睁开双眼,打了个长长呵欠,美丽的大眼睛瞬间清澈明亮,她转动黑乎乎的眼眸子,神情略有不满。

  是啊,换谁的美梦被吵醒,谁都会生气。

  卧室门被推开了,走进一位貌绝天颜的妇人,她便是小女孩的母亲,利娴山庄的女主人胡媚娴,而这小女孩正是利家的么女利君芙。

  「讨厌,人家又不上学,早早吵醒人家做甚么。」

  利君芙拉上小毯子盖在身上,虽然是面对母亲,但她还是很害羞把裸体暴露出来。

  胡媚娴一屁股坐在床头,轻轻地刮了刮利君芙的小巧鼻,嗔道:「你忘了吗,说好今天要相亲,早上有三家人来,妈妈已经安排好了接见他们,时间分别是,九点见一家,十点见一家,十一点见一家,现在都快八点了,你该起床准备准备,妈妈帮你打扮漂漂亮亮的。」

  利君芙伸了个懒腰,把脑袋搭在胡媚娴的大腿上,小细腰一拧,那丝毯又从丝滑的肌肤上滑落了,可爱的小尾巴再次暴露在空气中:「妈妈,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为什么我要相亲,姐姐又不用相亲,妈妈是不是很想把我早早嫁出去,不要我了。」

  胡媚娴慈笑,轻抚利君芙流瀑般的秀髮:「那当然不是,你是妈妈的宝贝,妈妈怎么会不要你,妈妈之所以要给你早早相亲,是因为……是因为你准备怀春了。」

  「怀春?」

  利君芙翻了个身,仰躺在胡媚娴的大腿上,一双黑眸子好奇地勐眨,毯子全然滑落,她平坦的小腹下一片澹澹的绒毛,娇嫩之地如一线天,粉红粉嫩。
  胡媚娴瞄了一眼利君芙的下体,歎息道:「一言难尽,等你相好了亲,妈妈会把实情告诉你。」

  「说好的哦,相亲的人你们来找,我要嫁给谁,我自己决定。」

  利君芙抖抖脚趾头,那是一双惊人美丽的玉足。

  胡媚娴柔柔道:「这是肯定的,女儿的幸福最重要,要不然妈妈物色那么多候选人做什么。」

  似乎发现了下体露春光,利君芙咯吱一笑,把毯子盖回身体,羞羞道:「我好像真的怀春了,现在越来越喜欢脱光光睡。」

  胡媚娴吃吃娇笑,一把掀开毯子,指着利君芙的双乳娇嗔:「何止裸睡,你看看你的屁股翘多了,奶子也大多了,这都是发育成熟的表现,女孩发育成熟了,自然而然会怀春发情。」

  「发情了就要嫁人。」

  利君芙羞羞问。

  胡媚娴颔首:「如果不嫁人,你会变成小荡妇。」

  利君芙的眼眸子转了转,问:「姐姐她们都是小荡妇吗。」

  「哎!」

  胡媚娴深深地歎息,一脸懊悔:「有了前车之鉴,妈妈可不愿发生在你姐姐身上的事,重演在你身上。」

  「做个小荡妇没什么不好。」

  利君芙说完,调皮地吐了吐小舌头。

  胡媚娴拉下脸:「再胡说八道,妈妈不理你了。」

  利君芙咯咯娇笑,张开双臂:「呜呜,妈妈抱抱。」

  「快起来啦。」

  三个小时后。

  利兆麟和胡媚娴送走了最后一家来相亲的人。

  利娴庄园的会客大厅里。

  利兆麟,胡媚娴夫妇兴奋地等待小女儿利君芙发表相亲的最终意见。

  利君芙涨红着小脸,坐在沙发上左晃右晃,犹豫了半天也没说出半个字。
  胡媚娴急了:「说呀,说说哪个更优秀,你最喜欢哪一个。」

  「没觉得哪个更讨厌,也没觉得哪个更喜欢。」

  利君芙很无趣的样子。

  「爸爸给个意见,君芙你参考,爸爸觉得田家的儿子不错,他大学刚毕业不久,现在就有了自己的IT公司,爸爸调查过,他的公司很有发展潜力,就算他弄砸了公司,他家里有两个大型养鸡场,咱们承靖市的市民,没多少人不吃过他家养的鸡。」

  「怪不得有鸡味。」

  利君芙撇撇嘴,一双黑眼眸充满了无辜,利家的女人,都拥有一双既狐媚又美丽的眼睛,因为黑眸子所佔眼睛的比例较大,所以看起来很无辜,很令人疼惜。
  利兆麟很纳闷:「没有啊,爸爸没闻到他们身上有异味。」

  「咯咯。」

  母女相视一笑。

  胡媚娴娇嗔:「真够笨的,君芙不是这意思,她不喜欢田家的人,就觉得有异味,如同看哪个人不顺眼了,处处对他挑剔找茬一样。」

  「呵呵,那就从另两位中选一位。」

  利兆麟慈爱说。

  利君芙陷入了为难境地,她眼前浮现出一个人影,轮廓渐渐清晰,这人影很像她以前的同学乔元,她对乔元很有好感,甚至是喜欢,因为乔元帮她利君芙揍了副市长的儿子,这个副市长的儿子竟然敢摸利君芙的屁股。

  只可惜乔元是穷人,利君芙虽然不是很在乎钱,但没钱万万不行,她需要无忧无虑的生活,她需要经常换漂亮的衣服,她还喜欢吃鲜肉,各种各样动物的鲜肉,当然,鲜肉一定要煮熟。

  胡媚娴表了个态度:「妈妈觉得那个魏立群人不错,斯文老实,长得又帅,他父亲可是市城建局的副局长,如今房地产业蓬勃发展,他那职位油水多,你没听吗,他家在国外有几处房产。」

  「嗯。」

  利兆麟点头附和:「君芙你觉得魏立群怎样。」

  利君芙噘起了小嘴儿,冷冷道:「那意思说,这姓魏的爸爸是个大贪官咯,要不然,他们家怎会这么有钱,如果我嫁给他,万一他爸爸哪天东窗事发,呜呜,我会好惨的。」

  自从被副市长的儿子摸过一次屁股后,利君芙对官家的人有强烈厌恶感,只因魏立群各方面确实出色,利君芙对他的厌恶感冲澹了许多,但要她利君芙嫁给这种人,已是不可能了。

  胡媚娴对官场的认识远不及利兆麟,利兆麟却深有感触,他毅然同意了利君芙的意见:「说得不错,咱们君芙有眼光,有见地,把这个姓魏的剔除了。」
  「剩下的那位曲百里……」

  胡媚娴不由得胆战心惊,她第一次给女儿相亲,所物色的人家都经过她千挑万选,如果这三个候选者都不入利君芙的法眼,接下来的相亲就没了信心。
  出乎胡媚娴的意料,利君芙哼了哼,勉强道:「如果我实在要嫁人,如果实在找不到更好的,那我就选这位曲百里好了。」

  心底里,利君芙也不想太为难自己的父母,她也知道父母之所以为她相亲,一定有他们的道理,从小到大,利君芙都是父母心中的乖孩子。

  「说说看,君芙为什么要选曲百里。」

  胡媚娴有峰迴路转的感觉,她太开心了。

  利君芙嫣然,两隻无辜的黑眼眸慢慢地转动,想了半天,羞答答说:「我相信缘分,他是第一个跟我相亲的男生,他能逗我笑,他爱运动,三个人中,他是唯一不在我面前卖弄文化的,他也是三个男生中唯一没有喷香水的。」

  鄙夷一笑,利君芙哼道:「我最讨厌娘娘腔的男生,一个个都爱喷香水,我鼻子很灵的,以为喷了香水就能掩盖鸡味了吗。」

  胡媚娴又是忍不住扑哧一笑。

  利兆麟也乐了:「那就选曲百里,这名字好听,有大气,瞧这人也觉得有出息,这两天就找个时间约曲家的人吃个饭,君芙你也别急,你们先相处一段时间,看看合不合脾性。」

  「我才不急呢。」

  利君芙朝父亲吐了吐小舌头。

  利兆麟呵呵直笑,总算没有浪费一上午的时间,他对女儿的相亲结果感到欣慰,见时间不早了,利兆麟站起来跟妻女告别:「午饭你们自己吃,我约了邱宜民。」

  胡媚娴本想挽留丈夫吃了午饭再回公司,可一听是邱宜民的事,胡媚娴立刻紧张,反而催着利兆麟快去公司,务必把邱宜民的电子厂拿到手。

  没想,利兆麟刚要出门,利家的佣人利春萍疾步跑来:「利先生,利太太,有人来拜访。」

  「谁。」

  利春萍递上了一张烫金名片,利兆麟接过,喃喃念着:「龙申。」

  胡媚娴走到丈夫身边,拿过名片看了看,很意外道:「这人没听说过,不过他那家『足以放心』洗足会所我有去过几次,那里的洗足师傅确实很棒。」
  「嗯。」

  利兆麟若有所思,频频点头:「我也去过那地方很多次,都是和客户朋友一起去的,原来这人是『足以放心』的老闆。看向佣人,利兆麟问:」春萍,这人说明来意了吗。「

  利春萍忙点头:「说了,他说是来相亲的。」

  「啊。」

  利兆麟夫妇面面相觑。

  蓝天白云,正是相亲的好日子。

  利娴山庄地处承靖市城北方向,这里靠近连绵的麓山山脉,而且已是路的尽头,所以人迹罕至,据说,当时建造这个庄园花掉了利兆麟的一半财产,但他认为非常值得,并取名为「利娴庄」。

  利兆麟以此喻意来告诉所有人,他最爱的女人就是他的妻子胡媚娴。

  胡媚娴不仅为利家生下了三个天姿绝色的女儿,还是他利兆麟事业上的指南针,可以说,没有胡媚娴就没有利兆麟的今天。

  彷彿这个世界上不允许存在绝对完美,利家也有遗憾,就是无法获得一个儿子,让他们略为欣慰的是,他们利家有一位养子,叫利灿,美国哈佛大学毕业,主修国际金融,他的才学已不在利兆麟之下。

  乔元瞪大眼睛,完全被眼前这幢气势恢宏的庄园震慑。

  已是秋季,利娴山庄的里外,却到处是一片鬱鬱葱葱,鸟语花香,巴洛克铸铁大门里,那蜿蜒的鹅卵石路就足有上百米。

  乔元的人生观无法控制地发生了改变,之前他认为能买一辆兰博基尼就是人生最大的成功,现在他认为,能拥有利娴庄才不枉在世一场。

  乔元是这么认为,龙申和龙学礼更是这么认为,他们发现,在承靖市已算是富豪的龙家原来在利家面前,不过是一个普通商贩而已。

  他们父子俩心灵相通,都暗誓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要获得利家的青睐,这意味着财色兼收。

  「财」,龙申是见识到了。

  「色」,龙申还孤陋寡闻,只是听说而已。

  「阿元,你记住我交代你的话了。」

  背负着双手,面无表情的龙申矗立在利娴庄门前,注视着那块凋刻有『利娴庄』三个大字的巨型汉白玉,光这块汉白玉就难以估价,利家的财富真令人觊觎。
  乔元想了想,谦卑回答:「记住了,我是你们龙家的僕人,是来陪龙少爷相亲的。」

  内心中,乔元在告诫自己必须低声下气,就算龙申要他吃屎,他也照做,因为他们母子俩是无依无靠的穷人,穷人是没有多少自尊的。

  龙申满意地点点头:「你别多说话,学礼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如果你今天表现出色,回去了我会好好嘉赏你。过段时间,我搞一次全国性的」洗足大赛「,只要你夺得冠军,我就给你颁发紫金徽章,正式给你提工资,你将成为我们会所的明星。」

  一个噁心涌上胸口,乔元暗暗大骂:又来了,我操你妈个逼,说好给我提工资,这会又变卦,万一我得不了什么冠军,我就不能提工资了吗,那我情愿不参加这个破比赛,这老东西奸猾透顶,三番五次羞辱我忍了,现在还算计我这点小钱,你龙家不缺钱,我缺钱,我有得罪你吗,我爸爸还替你儿子顶了罪。

  乔元不知道,龙申早把对乔三怨恨发洩到了他乔元身上。

  一旁的龙学礼察言观色,见乔元脸色铁青,心知不妙,赶紧补救:「我爸爸的意思说,你的工资已经是张经理的级别了,一万五千的月薪不变,如果你这次赢得冠军,戴了紫金徽章,你的工资还会提高,你会成为会所工资最高的员工。」
  龙申眉头微皱,刚想斥责龙学礼,龙学礼马上使眼色,龙申老奸巨猾,马上明白这相亲的关键时刻,不能太计较,于是换了一副比笑还难看的脸色:「学礼说得多,是这样,是这样的。」

  「谢谢老闆,谢谢学礼哥。」

  乔元顿时大喜,暗责自己误会了。

  龙申阴阴一笑:「阿元,你应该谢学礼,是他提拔你,将来会所的主人就是学礼,听他说要把那辆闲置的宝马给你开,我完全同意,等会回去,你就把宝马开回家,以后就把宝马车当交通工具,别骑脚踏车了。」

  「谢谢龙老闆,谢谢龙少爷。」

  乔元把『学礼哥』的称谓改成了『少爷』。

  龙家父子大为愉悦,龙申似乎也改变了对乔元的看法,连连夸讚乔元有前途。
  语锋一转,龙申道:「不过,你今天要好好帮助学礼,你能说会道,懂得讨女人的欢心,这次利家招亲,只要你帮学礼夺得美人心,帮他成了利家的女婿,我会重重感谢你,给你做会所的总经理,给你会所百分之十的利润分红,你的年薪将超五十万。」

  末了,龙申诡笑:「还有一点,我保证你父亲半年内出狱回家。」

  乔元不禁动容,他现在做梦都希望父亲早日出狱,龙申这一承诺击中了乔元的软肋,他马上谦卑道:「龙老闆,龙少爷,我尽力,我一定尽全力帮龙少爷。」
  「好。」

  龙申满意极了,与龙学礼又交欢了一个眼色,父子俩都在阴笑。

  「龙老闆,我想问一个小问题。」

  乔元讪笑。

  「你请问。」

  龙申居然客气了起来。

  「您是怎么知道利家替利君芙招亲的,刚才那女人进去通报了这么久,会不会没这回事?」

  乔元之所以这样问,多少因为他心里还残存着一丝幻想,他幻想自己将来有钱,更幻想利君芙能成为他乔元的女人,这个幻想从他认识利君芙的第一天起就没间断过,乔元当然知道,他远远配不上利君芙。

  「不会错的,是冼曼丽无意中告诉我,那冼曼丽就是利家的儿媳妇,阿元对她应该印象深刻。」

  龙申笑得很奸,最后那一句他有意加深了语气,听得乔元又尴尬又气恼,他气恼冼曼丽多嘴,更气恼龙家父子监视了会所的VIP房间,话虽不点明,乔元已然明白龙家父子看到了他和冼曼丽性交易的情景。

  咣噹一声响。

  利娴庄的铁艺大门徐徐打开,利家佣人利春萍小跑出来,示意龙家一行坐着他们的黑色奔驰进入利娴庄,龙家父子大喜,驾车缓缓驶入,停在了庄园前楼的石阶下,利兆麟和胡媚娴一起站在十一级石阶上恭候。

  下了车,两人拾阶而上,龙家父子与利兆麟一一握手,和胡媚娴微笑致礼,乔元则默默待在奔驰车里,隐约听到龙家父子说他乔元是龙家的司机兼僕人,乔元心绪难平。

  宾主一番自我介绍后一齐步入庄园的会客大厅,出于对龙家父子的尊重,利兆麟推迟了去公司和邱宜民见面的时间。

  「君芙,来见过龙申叔叔和他的公子龙学礼。」

  利兆麟朝利君芙招了招手。

  「龙叔叔。」

  利君芙给龙申施了个礼,狐媚的大眼睛瞄了一下龙学礼,蓦然脸红。

  利兆麟惊诧,与胡媚娴交换了一个眼神,这是他们夫妻俩第一次发现利君芙相亲时会脸红。

  龙家父子一见利君芙,那是比见到金子还要兴奋,都被利君芙的惊人美貌震撼,龙学礼有点发呆,龙申总算见过世面,他微笑道:「请问就是这位小天使要招亲么。」

  利兆麟回答:「正是我家小女利君芙要招亲。」

  龙申惊歎:「太漂亮了吧,差点把我龙某的眼睛亮瞎。」

  「呵呵,龙先生过奖了。」

  宾主落座,龙申给胡媚娴递上了六张金灿灿的卡片,客气道:「利夫人同样倾国倾城,就凭见到了利夫人和利家的小天使,我龙某今日就不虚此行,不管我们两家能否结成亲缘,我龙家有礼了,这是敝人小店『足以放心』的鑽石卡,共六张,以后利家上下都可凭此鑽石卡免费在小店里永久洗足按摩。」

  胡媚娴澹笑:「这礼也太重了,我去过这家洗足会所,洗一次脚价格不低,如果加上按摩等其他服务,相信消费更高,龙先生一次赠送六张,还永久使用,这礼太厚重了,这样吧,我们要一张就足够。」

  龙申摆摆手:「还请夫人收下,这是我龙家的心意,你们能去我家小店消遣,那是我们的荣幸,请利先生和利夫人不要客气。」

  利君芙对洗足按摩不上心,加上龙学礼火辣辣的目光看过来,利君芙哪受得了,她缓缓站起,嗲嗲道:「你们大人慢慢聊,我有事,失陪喽。」

  没等父母点头同意,她一转身就跑走了。

  害得胡媚娴跟龙申道歉,说不懂管教云云,龙申当然不会赞同胡媚娴的说辞,当即表态很喜欢利君芙,希望利君芙能做龙家的儿媳妇,龙学礼也诚恳表白,发誓用一辈子爱护利君芙,父子俩一唱一和,颇令利兆麟和胡媚娴感动,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感觉到利君芙喜欢龙学礼。

  「这人挺帅的哦。」

  走到利娴庄园的后院,利君芙晃着小脑袋嘀咕着,她迅速地把之前相亲的三个都排除了,目标已然锁定在龙学礼身上,少女怀春了,少女爱慕了,少女脸红了。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