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451-460)作者:2473530790
字数:3081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大家能点一下右上角的「红心」,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四百五十一

  「啊呜……」看着镜子中显示出的景象,结野川不由地发出了一声更加羞耻的悲鸣声,这样的景象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令人感到羞耻不堪。

  原先穿在这身公主和服十二单的时候,结野川看上去完全就像是柔弱的女生一般,而现在在他身上裙摆被整个掀开,毫无阻碍地露出内裤的模样透露着非常奇妙和羞耻的意味,那原本代表着男性地标志,此时也不由地如同像是刺激着他明明作为一个男生却穿着女生服装这一现实,这样羞耻的状态让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一辈子再也不出来。

  看着结野川那因为害羞而紧闭的双眼、通红的脸蛋与不停的向下缩动的脖子,真希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更加浓郁起来,即使是她作为女生的本性对于这种自己造就的场景还存在着一定羞耻感的话,现在也在结野川这样的表情下消失地差不多了,内心中更多的是难以言喻的兴奋感。

  或许连她对自己现在这样的兴奋状态都要感到奇怪起来,毕竟自己这样的表现就像是看到结野川露出如此羞耻的状态自己反而感到更加兴奋更加开心。不过她内心中对于自己这样的表现,或多或少也有些了解,就像是在平时,在教室里,自己也经常喜欢捉弄小川,让小川露出红通通的脸颊,让他露出为难害羞的表情,而自己因此而感到非常地兴致勃勃和开心。所以现在自己会这么捉弄小川,让他露出这样羞耻难堪的状态或许也不是什么非常奇怪的事情,这也正是她历来的本性。

  不过,对于结野川适合女装这件事情,她是通过白音白灵才能够了解道,想到这,她的内心中稍微涌出稍许失落和奇怪的心情,当然这份心情很快的被她抛之脑后了,毕竟不管之前是怎么样,在现在的这段时间内,在这个不大不小的房间内,小川可是完全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有这样的事实就完全是足够了。而且她也相信了结野川这身公主和服的模样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够看到,是完全独属于自己的回忆。

  想到这里,真希脸上的绯红就变得更加浓烈了许多,同时也更加的开心和激动起来。她一边看着镜子中结野川所展露地表情,一边将裙摆夹在腰部两边,让它继续维持着这种对于结野川来说异常羞耻的分开状态,而她的右手则是移动到那条暴露在空气中白内裤所形成的大大的帐篷上方,伸出那纤细白皙的手指,在上方轻轻点动了一下。

  那一触即逝地触感,却让结野川那敏感的下体上受到了不小的刺激,身体忍不住颤抖了几下,嘴中也发出了羞耻的呜咽声。

  「嘻嘻~ 小川~ 现在的你的模样真是让人感觉充满了特别的诱惑力呢~ 就像
是散发诱人味道的食物一般呢~ 让我真的好想一口气把你给完全吃下去哦~ 」真希带着诱人的吐息在结野川耳边轻声说道,同时她的手指也如同刻意挑逗结野川一般,在他下身的隆起部位轻轻地来回滑动。

  「唔……真希……不要……唔……不要捉弄我了……」结野川仍旧红着脸紧闭着双眼,根本不敢睁开双眼,因为他明白自己只要一睁开眼睛,就能通过面前的镜子看到此时自己的模样,所透露出的表情是如何的羞耻,如何的难堪。而且真希那在自己下体上方来回滑动地手指,即使是隔着内裤也能让他清晰的感受到对方指尖所传来的热度与柔软触感,与自己敏感部位这不轻不重不多不少的接触滑动,更像是用羽毛在自己的内心中轻挠一般,让人内心中腾升出一股难以压抑,身体情不自禁想要扭动地酥痒感,而这份感觉也让他那早已经变得硬挺的下体更加坚硬了几分,甚至即使被内裤紧紧束缚住,也忍不住小小的跳动颤抖了几下。
  对于结野川的话语,真希只是暧昧的一笑,通过手指,结野川的下体对自己所产生的反应也被她清晰的感觉到,她不由因此带着诱惑的笑意说道:「小川~我可是说过我并没有再捉弄你哦~ 而且你的身体刚才的反应我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呢~ 作为小川你的青梅竹马,我可是非常清楚小川身体的渴求呢~ 」

  说道最后,真希的声音中还是带上了稍许的羞意,只不过因为脸上动情的绯红倒是将她现在的羞意完全掩饰过去,没有在镜子中表现出一分,虽然现在结野川依旧紧闭着双眼没有看到她现在的表情。

  对于真希的话语,结野川的身体颤抖地更加厉害起来,他有时候对于自己的本能反应真的是害羞的要命,为什么总是不受自己的理智的控制,擅自的发生变化,明明自己对于现在这种羞耻的状态应该是选择躲避退缩的态度。不过也因此,他对于真希的话语找不出如何反驳的话语,微张着小嘴,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只不过最后都只能发出那无力羞人的低吟声。

  看到结野川这样的表情,真希渐渐地把这最后的害羞的情绪抛于脑后,呼吸越发急促和火热起来,内心中的心跳也变得更加快起来,而她手上的动作却相反地有些慢慢变慢起来,如同刻意去挑逗结野川一般,继续用那纤长地手指在他坚硬的下体上移动摩擦着,顺着内裤所形成的轮廓,缓缓的用手指绕着他下体的边缘钻了一圈,随后又移动到帐篷的最中央,如同在弹奏钢琴一般,在上方来回按动着,如同是想要以此来刺激对方,继续看到对方那无力诱人的表情。

  而真希这样的行为确实起到了效果,这不轻不重的刺激,让结野川身上的瘙痒感变得更加浓烈起来,靠在真希怀中的身体也不自然的扭动起来,双手握紧又松开如同在忍耐什么似的,但是这样若即若离隔靴搔痒的行为,让结野川有种百爪挠心一般的感觉,欲望不禁没有降低反而变得越发浓烈起来,甚至在一瞬间,他有种想要渴求着对方来满足自己的欲望的想法。这样的念头一出现,让他更加羞耻和无地自容起来,整个身体的肌肤都因为强烈的羞耻感染上绯红,而嘴中那羞人的呻吟声也变得更加急促起来,脸上的表情也因为忍耐着欲望而显得越发地难受。

  「呼~ 」看到结野川现在的表情,真希重重地吐了一口热气,不知道是因为感到满足了,还是说因为结野川现在这幅看似难受的表情让她没有继续刺激下去,慢慢的缩回了在他内裤下移动的手指,让结野川终于能够从刚才这种无言的煎熬中脱离出来,得以松了口气。

  重重地喘了口气,在感受到真希没有继续其他的动作之后,结野川还以为对方终于放弃了继续刺激自己的念头,不由地如同松了口气般慢慢地睁开了自己紧闭的双眼。

  只不过在睁开眼睛的瞬间,他就通过面前的镜子看到在自己背后紧紧搂住自己真希脸上所展露出的充满捉弄意味的笑容,这让他本能的感到有些不妙,在目光向下移去的时候,赫然发现在真希那双双手正落到自己的那条白色的内裤边缘。
  没有给结野川挣扎躲避地机会,或者说连让他重新闭上双眼的机会也没有,真希如同就是在等待这一刻一般,在注意到他的目光之后,没有给他完全反应的时机,双手握住他的内裤,用力地向下拉去,一下子将紧裹着他硬挺下体的内裤扯了下来,直到膝盖的部位才停止下来。

  因为内裤被脱下来的原因,失去束缚同样也代表着失去最后一道防线的下体,一下子弹了出来,完全地与室内地空气接触在一起,并清晰无比毫无遮掩的映照在镜子上面,失去束缚地坚硬下体因为惯性的原因,一下子在空气中来回晃动了几下,尖端所分泌出的透明液体,也随着晃动挥洒在空气之中,带起了一丝丝淫靡的银线,显得格外的醒目和引人注目。

  这样的场景一下子通过镜子忠实的反射,完全的映入了结野川还没来得及闭合的双眼之中,原先穿着内裤的模样虽然也非常羞耻,但是现在这幅仍旧穿着女装,下身却完全暴露的景象,简直就像是女装变态一般,让结野川身体一下子剧烈地颤抖了几分,嘴中那羞人的呻吟声更是急促了几分。虽然说这时候他的双眼已经因为羞意重新闭上,但是刚才的景象已经完完全全地刻到了他的脑海之中,让他根本无法忘却。而且让他更加无地自容的是,明明是这么羞耻的景象,自己的下体竟然会在这一瞬间又了变得更硬地趋势,这让他怎么不感到害羞万分呢。
  而真希也因为这样的景色,让自己的脸上的绯红变得更加浓烈几分,她带着急促紊乱的呼吸俯在结野川的耳边,用着充满诱惑性的语气说道:「小川~ 你说现在你的模样会不会让别人认为你其实是长着小弟弟的女生哦~ 」

  绝对不会有人这么想呀!

               四百五十二

  结野川那红着脸不知道如何反驳的模样通过面前的镜子,完全清晰无比地映入了真希的眼中,让她心中的情绪越来越激荡,越来越兴奋起来,光是她喷吐在结野川的耳边那越发火热急促的呼吸就让他感到一阵浑身发痒,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

  虽然说现在处于夏天,但是因为房间里供应着冷气的原因,所以当结野川的下体暴露到空气之中的时候,不由地感受到了与原先被内裤包裹那火热温暖地感觉所不同的微凉的冷意,这让他身体的颤抖也变得更加厉害,不过也因为如此,那坚硬的下身不自然的跳动了几下,就像是对这种迥然不同的温度所感到兴奋一般。

  对于这样的反应,真希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起来,她那双还握着内裤边缘的双手也缩了回来,身子微微倾斜,左手重新放回到结野川的胸口,而右手则是慢慢地沿着大腿上方,一点点慢慢地向上移动着,如同探索着宝库一般,缓慢而又仔细,五指与大腿肌肤的接触与摩擦,让真希心中产生对结野川肌肤如此柔软的感叹的同时,也让结野川的身体越发的难堪起来。那轻柔的如同挑逗一般的接触,就像是在刻意撩拨他的神经一般,光滑修长的手指的移动带来了难言的酥麻感与快感,带动着他的神经,让他的大腿不自然的合拢在一起,并且轻轻的扭动,在这样的刺激下,结野川嘴中也发出了一声声低吟声,阐述着他现在难受的状态。

  在慢慢滑动,或者说真希有些可以撩拨的状况下,她的右手也终于达到了她的目的地,即结野川的胯下部位。那带着热度地手指与火热的下体一接触的瞬间所传来的感觉,让两人的身体都不由自主各自不同程度地颤抖了一下,当然颤抖比较厉害地自然是结野川,毕竟原本就敏感,处于难受状态的下体,一下子被光滑柔软的手指所轻触的感觉,自然会带起身体的剧烈颤抖,带来强烈的快感。而真希的颤抖,则是作为女生的本能,就算是现在的她已经将最后的害羞之情抛之脑后,在这样直接接触到男性的性器官,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身体作出颤抖的反应。
  不过这样的颤抖也只是产生在一瞬间,现在的真希心中可是更多的是那种难言的兴奋感,想要继续这样刺激着结野川,想要更多的看到结野川这幅害羞的模样,想要将现在的结野川所表露出的模样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深刻到脑海之中。
  所以在身体的颤抖停止下来之后,她非但没有松开自己的手指,反而尽全力的张开自己的右手,将对方的下体完全地抓到自己的手心中,通过五根纤长的手指紧紧握住,一瞬间所传来的力道甚至让结野川都感到轻微的痛感。

  手指所紧紧束缚地状态,让原先就处于硬挺状态的下体那份因为欲望刺激却没能发泄出来的胀痛感变得更加明显起来,无力张开嘴唇的结野川,所透露出的呻吟声也变得更加强烈,更显得难受,就像是小猫的叫声一般。

  这样的叫声同样也传到了真希的耳中,倒是让她稍微地刚才奇怪的状态中回过神来,连忙放松手中的力道,不过右手依旧还维持着紧握下体的状态,带着一丝歉意对着结野川说道:「小川~ 对不起哦~ 刚才我一不小心太用力了呢~ 现在
你没关系吧~ 」

  「唔……真希……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你应该放开右手吧……」结野川带着颤抖的声音强忍着羞意说道,虽然说到了目前地状况,感觉接下来的事情基本上不可能躲过去了,但是因为心中的羞耻感,他还是忍不住继续说着劝说真希的话语。

  「小川~ 这可不行哦~ 作为你的青梅竹马,我也知道你这特别害羞的性格呢~ 也知道现在你正是因为羞意说出这样的违背内心的话语哦~ 所以我不可不会答应的哦~ 」真希继续将脑袋靠在结野川的肩膀上,一边通过镜子观察结野川现在的模样,一边在他耳边带着轻柔的话语说道。

  「唔……我才没有说谎……」虽然不明白真希为什么这么说,结野川还是呜咽着反驳道,虽然他的话语因为自身地颤抖显得断断续续,毫无说服力。

  「但是呢~ 小川~ 在我手心中,属于你最重要的部位,可是完全地处在坚硬的状态,而且还一跳一跳的,就像是渴求着把这股欲望释放出来一样哦~ 」真希继续带着轻柔的语气说道,不过这回语气中更多的是暧昧的意味,而且在同时她脸上的红霞也变得更加密集起来。

  「唔……」真希的话语让结野川不由地发出了一声羞耻的低吟声,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好,身体非常诚实地反映着自己身体欲望的状态,这也是让他异常羞耻的事情。

  看着结野川这样的表情变化,真希脸上也露出了满意的表情,笑意变得更加浓厚,倒是没有继续在捉弄结野川,而是慢慢地让自己的右手动作起来。

  纤长的手指握住下体那坚硬的棒身,上下来回地撸动着,让敏感的龟头与包皮不断地产生摩擦,分泌出因为快感而产生的晶莹粘稠的前列腺液。手掌心和棒身的接触更是带给结野川非常柔软和火热的触感,分不清是因为自己下体的火热而传递到对方手心,还是因为真希的动情让手心产生如此火热的温度。

  「唔啊……恩哈……」随着真希右手的撸动,结野川也无力的张着嘴吐露出羞人难堪的呻吟声,脸色一片通红,而双眼依旧紧闭着,似乎是不想看到现实中如此羞耻的模样。只不过现在一身女装的他大大地分开裙摆,并且被身后紧紧搂住的女生撸动着下体的模样,不管怎么想让有种超现实的感觉,充满了一股禁忌的背德感。

  而这份感觉更是让此刻的真希越发的动情起来,在右手不停止撸动下体动作的同时,左手也在结野川的胸口来回地抚摸着,隔着那件本应充满华贵感觉的公主和服,抚摸着他那因为欲望和快感变成硬硬的小乳头。很快的,真希就如同觉得光是隔着和服抚摸似乎有些不满足的模样,便让自己的左手通过这件公主和服开合的衣襟处伸了进去,直接毫无阻碍着触摸到了对方那光滑的肌肤以及那硬挺的乳头。这样直接的刺激更是让结野川的呻吟变得急促了几分,也显得更加无力起来。

  完全动情的真希右手紧紧地握住结野川的下体,不停的来回撸动着,偶尔还用自己的指尖刺激着最敏感地龟头顶端,而她的左手也伸进结野川的衣服里,来回的抚摸着,用着自己的手掌和手指尽情的刺激着他的乳头,在他的心中不断的产生一道道涟漪,腾升出强烈的快感。

  镜子则是忠实的将现在的一幕完全地放映在自己的镜身上,也因此让真希能够更加方便地看到结野川的表情变化,更加清楚自然的看到两人现在的模样,不过这也让她一瞬间产生了自己就像是欺辱袭击「女生」的恶徒一般,虽然她也同样是个漂亮可爱的女生。毕竟现在结野川的模样,下身那长长的裙摆完全被掀开,让他的下身完全地暴露在空气之中,白皙的双腿紧闭在一起,来回的如同难受一般扭动着,而胸口和服地衣襟则因为真希左手地探入,完全地散了开来,显得凌乱无比,胸口的肌肤也因此大片地显露出来,身子那小小坚挺的乳头也在镜子中若隐若现,充满了诱惑力,即使结野川是男生,即使作为男生的胸部就算被人看到也应该是无所谓地事情,但是现在真希却觉得这幅场景,不管是让谁看到,都会情不自禁地感受到这十足的诱惑力,下意识的想要咽下一口水吧。也正因为如此,这样的景象,让身为女生的真希也更加动情和兴奋起来。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作为因为多次释放欲望的原因,今天在这样强烈的刺激下,虽然结野川红着脸呻吟声不断,但是下体依旧处于硬挺的状态没有想要发泄出的模样,这让真希不由地暂时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不过很快的她如同想到了什么好办法一般,脸上的绯红变得更加浓烈地同时,也将自己的右手缩了回来。

  而结野川在感受到敏感下体上刺激的消失,也稍微地得以喘了口气,虽然身体还依旧处于无力的状态。不过因为之前的影响,就算是感受到刺激的消失,他也没有睁开双眼,而且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不觉得真希会这么简单地就松手。
  果不其然,结野川很快就听到了一声窸窸窣窣的声音,本来这是对方脱衣服地声音,但是感觉到对方身体依旧没有离开自己的身体,与自己后背紧紧贴在一起,他就将这个猜测否决掉了。

  不过很快的,他的疑惑就得到了解释,在窸窸窣窣声音停止之后,真希充满诱惑的一笑,同时与他的身体贴的更加紧密,而自己的腰部也同时感受到被对方那柔软大腿夹紧的触感,而下一刻,他的下体上方也传来两边被夹紧地感觉,不同于手掌心地触感,这赫然是对方双脚所特有紧密的感觉。

               四百五十三

  「唔……」在下身处这样的触感传来之时,结野川也没有忍住,下意识地睁开了双眼,映入眼中的景象,让他完全明白自己刚才的猜测并没有任何错误,正紧紧包裹着自己的下体的正是真希的那两双白皙柔然的双脚。

  原先穿在脚下地短袜也在刚才被她脱掉了,每双脚上的五根小巧漂亮的脚趾也完全地展露在外面,大脚趾与食指之间的来回闭合显示着她脚趾地灵活性,而毫无阻隔直接与下体接触在一起的脚背更是透露着光滑柔软的触感,明明是经常用来行走的脚底,却没有多少厚茧的存在,有的只是女生特有的柔软感,脚底上的温度也通过与下体的接触,完全地传达到结野川的脑海之中。

  而在双脚夹住结野川的下体的真希,也在接触的一瞬间,发出了一声有些诱人的声音。因为通过脚底所传来的火热和坚硬感,与通过用手接触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这样有些差异有些没有意料到的触感,让她自然而然在猝不及防的情况吐露出最代表心中感觉的呻吟声。

  传达到结野川耳中的呻吟声,也让他在这一瞬间从惊讶的状态下回过神来,重新红着脸闭紧了双眼,不去看着令人羞耻的场景,带着轻微的喘息颤抖地说道:「唔……真希……你……你在干什么……」

  忍住敏感的脚底心所传来的酥痒的感觉,真希轻轻吐出一口湿热的呼吸,在结野川的耳边回答着他刚才所提出的问题:「呼~ 小川~ 为什么提出这样的问题呢~ 这不是一看就能明白的吗~ 因为双手有些酸了,所以现在我就暂时换做双脚哦~ 还是说小川比较喜欢上我穿上袜子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重新把袜子穿上去哦~ 」

  「唔……我才不是……这个意思……」结野川强忍着羞意说道,「真希……唔……你这种方法是从……哪里学来的吗……」

  「这个可是我特地从网下学来的知识呢,据说这样可以让男生更兴奋呢~ 毕竟比起白音白灵她们,不能正大光明表露出和小川你亲昵状态的我处在非常劣势的地位呢~ 而且对方还有两个人~ 说不定哪一天小川就会被她们两人完全地迷走了,所以我也必须要加油,必须要更加学会能让小川开心的知识,也必须更加珍惜能够和小川你独处的时间呢~ 」结野川的问话,让真希带着深情同样也带着小小的幽怨之情说道。

  又是网上地知识,现在的网络真的能找到这么多东西吗,而且这也不是让我开心的知识吧。结野川不由地心中默默吐槽到,只是这些话他却完全说不出口,在对方那略带深情略带嫉妒的话语之中,他也能听出真希隐藏在心中的些许慌张,害怕失去自己的慌张,这样的想法也让他在害羞的同时心中对对方的愧疚感更加浓厚了几分。

  似乎是感受到一瞬间的气氛的变化,真希让自己的脸上重新挂上笑容,如同刚才的幽怨的语气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带着一丝轻快的语气说道:「不过现在也不是说这个时候,毕竟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可是要为小川你解决掉欲望呢~ 」
  这个才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呀!只是可惜没等结野川把这样的吐槽说出口,真希也如同抛弃刚才那种幽怨的语气一般,开始慢慢动作起自己的双脚,脚底与下体的摩擦所传来的感觉一下子让结野川没有吐槽的力气,嘴中所能发出的只是那羞人的呻吟声。

  脸上带着特有的绯红,真希让自己的双脚夹着结野川的下体上下慢慢摩擦着。她的动作缓慢而又生涩,毕竟这样的知识她也只是在网上看到而已,真的实践起来的感觉自然不同,而且由于现在这样的坐在他背后的姿势,也间接增加了她动作的难度,不过也幸亏她是学柔道的,身体的柔韧性比较强,这样的动作倒也没有给她身体造成太大的负担和困难。

  白皙柔软的脚掌尽可能的覆盖包裹住棒身,并且按照一定的频率紧紧的夹住他的下体,用着不大不小不至于弄疼结野川也不让他的下体从自己脚掌之间滑落的力道,慢慢地一上一下撸动着,脚底的肌肤每一次带来的摩擦,都让结野川的呻吟声加重了几分。而那灵活的脚趾也在脚掌移动的过程中,如同故意挑逗结野川一般,轻触他最为敏感的龟头上方,并且让自己的脚趾沾染上上方地粘液,带动着它形成一条淫靡的细线,重新抹到他龟头冠状部位,让他整各龟头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的油光闪亮,泛着明显的光泽。

  「唔哈……」结野川无力的呻吟声着,完全失去力气的他整个身子都靠在真希的怀中,让后背那挺拔的胸部触感变得更加柔软,并且在这股力道下完全挤压成一片,即使是隔着几件衣服,但是那股柔软感觉却越发的明显。虽然说双脚可能没有双手那般灵活,那般的随心所欲,但是双足所带来的难言的背德感以及对下体所产生的刺激却不是双手能够比拟的,这也是结野川现在的呻吟声越显难受的主要原因之一。

  听着耳边传来的结野川的呻吟声,真希也越发的动情起来,除了让自己双脚继续保持着摩擦蹭动的动作的同时,她也更加用力紧紧抱住结野川的力道,轻轻起伏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胸部在对方的后背上尽情的摩擦着。而她自身也忍不住再次低下了脑袋,轻咬住结野川的耳朵,吐露着诱人的喘息,在他前胸的双手也没有闲下来,似乎是闲他衣服有些碍事的模样,一下子将他的衣服衣襟向下拉了下去,原先就在和服中若隐若现的胸部这回也完全地暴露到了空气之中,连带着两边光滑白皙的肩头也从衣服中露了出来,那因为欲望而泛着红色的肌肤,充满了特别的诱惑力,尤其是现在显现在镜子中衣服半脱的诱人模样,更是让人有种想要更加一步欺负的感觉。

  「唔……」虽然说结野川还紧闭着双眼,但是通过肌肤所传来的空气微凉的触感,他还是能够想象到现在自己上身所处的模样,这让他心中的羞意更加浓厚起来。不过就算知道这样的事情,他却完全没有反抗的力气,传递在身上的快感和酥麻感如同吞噬着他的神经一般,将身上的力气完全的蚕食干净,只能发出一声声羞人的呻吟声,回响在这个和室之中。

  真希的动作也越来越大胆起来,双手不停的在结野川的胸口抚摸着,时而用手指轻轻拧动着结野川的胸口,带给他不小的刺激,她灵活的舌头也在同时不断地舔弄着他敏感的耳垂,即使上方已经完全沾满了她的口水。下身处的双脚则是慢慢的掌握到规律和诀窍一般,速度不断的加快起来,偶尔还会用脚趾轻轻夹住他龟头的一部分,轻轻地拉扯一下,敏感部位受到这样的刺激,自然会让结野川感受到小小的痛感,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更加强烈的欲望与快感。

  「呼哈……唔……」呻吟声不断在房间内回荡,真希的动作也越来越熟练起来。双脚灵活而又快速的让坚硬的下体,在它们的包裹下来回的蹭动来回的摩擦来回的揉搓,如同搓面团一般,每一次所使出的力道都是恰到好处,带给结野川强烈又连绵不绝地快感欲望。也正是在这样三管齐下的方式中,结野川的欲望越积越多,呼吸越来越加急促,呻吟声越加响亮,快感逐渐积累到了顶峰。

  和结野川有过多次经验的真希,自然明白在自己怀中结野川的变化代表着什么,因此她非但没有停止下自己的动作,反而让自己的动作加快了起来,进一步更加刺激着结野川。

  「客人,请问你们这里一直传出……」而就在这时候,和室地房门突然被打了开来,这件店铺的看板娘正带着如常地笑容似乎想要表达什么,只不过在看到房间中现在两人所处的模样之后,话语不由地戛然而止,似乎是没想到房间中的两人竟然在做着这么大胆的事情。

  而听到老板娘的声音之后,结野川也自然明白自己现在这幅羞耻的模样必然被对方看个一干二净,强烈的羞耻感让他整个身体都发抖起来,而让他更加感到无地自容的是,在这同时,自己竟然也达到了高潮地顶峰,身体在僵硬数秒之后,无数白浊粘稠的液体尽情的从他下体顶端喷射而出,喷洒到前面的镜子上,地面上,真希的双脚上,自己的大腿上,甚至有一部分让落回到他那十二单和服上方,形成无数白色的斑点,显得异常淫靡不堪。

  在这样沉默尴尬的气氛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看板娘才回过神来,带着稍许红晕轻掩着嘴唇说道:「阿拉阿拉~ 两位客人,本店可不是提供给情侣亲热的旅店哦~ 」

               四百五十四

  「唔……羞死人了……竟然被别人看到这么羞耻的一幕……唔……我没脸见人了……唔……我嫁不出去了……」在从这家武将服装cos店内出来之后,结野川一直保持着这幅脸红害羞的模样,嘴角来回的念叨着,一副害羞的想要立即寻死寻活一般的模样。

  「小川,你应该是娶,不是嫁吧。」真希难得地吐槽了一次结野川的话语,同时也微红着脸颊说道,「而且你也不用担心呢~ 以后你绝对不会没人要地哦,我一直都是ok的呢~ 不管是你是想嫁给我,还是想娶我呢~ 」

  真希的话语也终于让结野川从那难堪的状态中脱离出来,不过相对的对方的话让他感到更加害羞起来,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道:「真希……但是刚才我们那样的场景……可是被别人看到了……」

  真希也稍微有些无奈的双手叉腰说道:「小川,要说的真的害羞的话,也是作为女生的我要更害羞吧,被那位姐姐看到我这样大胆的一幕,说不定会产生奇怪的猜想也说不定呢~ 不过说起来,那位姐姐竟然没有特别的生气,那才是非常幸运地事情呀。」

  正如真希所言,那家店的看板娘在看到他们两人的模样,却没有露出特别生气的模样,只是在真希他们穿好衣服,把污渍擦干之后,带着一如往常的笑容对他们稍微说教了一下,希望年轻情侣就算是再冲动也不要在任何地方就做这样大胆的事情,就放他们两人离开了。期间没有让他们做任何赔偿,真的让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不知道是感叹大阪民风好,还是感叹那位看板娘作为过来人的成熟稳重呢。

  「唔……虽然这么说也没错……」真希的话虽然让结野川现在心中的羞耻感降了大半,但也没有完全地释然,还是深受着刚才事情的影响。

  他这样的表现,让真希也重新感到有些不自然起来:「小川,你这样的话,让我也重新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呢,感觉错的都是我。」不过相比刚才两人独处的模样,真希也回复了原先的性格,没有再表现的那么大胆,或许一回想起之前自己大胆做的事情,她也忍不住脸红心跳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错的都是我才对……如果我不作出那样的反应的话……」

  「小川~ 虽然说想起之前的事情,我也感到有些害羞,有些不自然,但是呢对于那件事情我可没有感到后悔哦,毕竟这可是为了小川你做的事情,即使是给我再来一次机会,说不定我依然会选择这样呢。相比较我,我倒是觉得小川你更应该大胆的正确的直面自己的欲望才对呢,这样一直逃避着自己身体的本能,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感受的呢。」真希半是感叹半是无奈地说道。

  「唔……但是我……」真希的话语让结野川发出一声呜咽声,他或多或少也知道自己这一点,但是天性如此的他对于自己本能的表现一直处于感到害羞的状态。

  不过在他想要继续反驳的时候,真希也大概看出了他想说的东西,转变了心情,让脸上重新挂起了笑容,打断了他的话语说道:「好了,小川~ 现在也不是说这些东西的时候,现在离集合的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我们继续去其他地方逛一逛吧~ 」

  剩下的时间,结野川和真希倒是先去挑选带给家人的土特产,期间也重新遇到了白音白灵两人,三人的一见面也少不了明争暗斗,白音白灵两人首先就是紧紧地搂住结野川的胳膊,生怕他再次被人抢走一般,随后还对着真希作着鬼脸,这让真希不由地有些生气,只是在众人面前不好表现出来,不过比起早上的时候,现在她的心情倒是平复了很多,大概是刚才两人独处之间发生的事情多多少少平息了少许醋意吧,而且结野川的十二单地装扮想必对方两人都从来没有看过吧,这样以来这可是属于自己和小川之间的独一无二地秘密。一想到这,她的心中反而更多了一丝得意之情。

  对于她这样的表现,白音白灵不由感到有些奇怪起来,没想到对方在自己的挑衅下,竟然露出了这么出乎意料的表情,难道说刚才在对方和结野川独处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让她这么开心的事情吗。只不过在问了结野川之后,结野川红着脸一直支支吾吾的没有说出口,这让两人更加怀疑,两人究竟发生了什么,难道说找了一个地方偷偷亲热了吗!

  不管白音白灵这无限接近的答案,接下来四人也去道顿堀的一些有名店铺里买了一些点心蛋糕作为带给家人地礼物,结野川也特地在玩偶店里面买了一对武将和公主充满大阪特有气息的玩偶,希望能够让加奈喜欢把。

  「呼……好累呢……」在回到旅馆之后,结野川不由地半坐在榻榻米上,双手支撑着身体,半是感叹地说道。因为不知道女生是不是天生对于逛街这样的行为充满了热情,即使是结野川都感到身体疲惫地时候,她们还兴致非常高昂的,当然这其中也有他之前在旅馆中发生了和真希这样的事情有所关系。

  「是吗,不过今天一天也挺开心的吧,毕竟大阪城是小川你最想要去的地方呢~ 」在他对面坐着的真阳轻轻笑了一声说道,他的脸上倒是没有透露多少疲惫的感觉,更像是还没有完全尽兴一般。

  「虽然这样也没错呢,今天看到了不少一生难忘的景象呢~ 」结野川半是感叹的说道,不过在这样感叹之后,他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下午在那间店铺所经历的难忘经历,不由地脸色微微泛红起来,如同掩饰现在自身的尴尬之情一般,语气稍微有些慌张地,转移话题道,「比起我来说,真阳你更开心吧,看你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模样,真的难得在你的脸上所看到的表情呢~ 」

  听到结野川这么一说,真阳似乎是也没有想到自己脸上的状态,微红着脸蛋,稍微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蛋,有些不自然地说道:「我脸上现在有露出这样的表情吗?」

  从窗户中所透露进来的夕阳的光泽,此时正好落到真阳的身上,微红的脸蛋与泛黄的夕阳光泽相互映照在一起,让对方有一种身上发出淡淡光芒地感觉,并且让此时的真阳多了一种特别的魅力,一时之间让坐在对面的结野川都有些看呆。
  对于结野川的沉默,真阳稍微感到有些奇怪起来,慢慢地靠近结野川的身边,在他的面前才停下来,看着他说道:「小川,你怎么了?突然不说话了,难道是太累了吗?」

  真阳的话语让结野川也从刚才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同时也注意到现在真阳和自己脸蛋非常靠近的模样,那白皙的肌肤,充满魅力地黑色眼眸上的长长睫毛也清晰可见,这让不由地脸色稍微有些变红,下意识的让身子后仰了一下,转开脑袋,带着有些不自然的表情说道:「那个……没什么……只是稍微在想些事情而已……」

  结野川这样的表现也让真阳发现现在两人之间的距离之近,仿佛只要自己脸蛋稍微在往前移动一点距离,两人的脸蛋就要贴到一起一般,这样的事实也让真阳也脸蛋微红了起来,稍微后退了几步,拉开了和结野川之间的距离,平息一下现在的心情,语气则依然不变的说道:「是这样吗,我还是小川你今天累得睡着了呢~ 」

  「这样呀……」相比真阳,结野川却还没有从刚才慌乱的情绪回复过来,如果是平时的话,说不定会笑着对真阳这样的话语进行吐槽,但是现在他却用着这样带着慌张的话语。因为直到现在,他的心跳还是跳动的出奇之快,没有平息下来的感觉。这样的状况,让结野川不由地对自己感到有些奇怪慌张起来,真阳他可是男生呀,作为同性之间,偶尔这么贴近也应该属于非常正常的事情才对,但是自己为什么会心跳跳的如此之快呢,这是因为早上的事情的影响吗,还是说被那些腐女们耳濡目染了吗。自己绝对不要变成这样呀,自己喜欢的是女生才对呀!
               四百五十五

  「那个……黑川同学……你把我们全体男生叫过来干什么……」在饭后不久,结野川还在房间里稍作休息,准备等一下就去泡温泉的时候,突然收到了来自黑川的短信,表示如果是作为男生,而且不想以后被所有男生孤立的话,立即去旅馆后面集合,在他旁边的真阳同样也收到了相同的消息,两人不由地带着有些疑惑的情绪,来到了短信中所说的集合地,不过到达目的地之后,他才发现似乎一年级地男生都被他通知过来,因此在看到这幅场景之后,结野川的疑惑变得更加浓厚起来,也自然的将这样的疑惑问出了口。

  结野川的问题也代表着现在在场的大部分男生的心声,对于突然被集合到此处,他们同样也带满了疑惑之情,如果不是短信中这半带威胁地话语的话,说不定真的会有一部分男生不会过来。

  在看到男生中最后两人到场之后,他才不由地轻推了一下眼镜,带着非常严肃和神秘感十足的表情说道:「诸君,现在可是非常危急的时刻!我们男生的偷窥行动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我们头号天敌风纪委员所瓦解!为了防止接下来计划的泄露,所以我才会把所有的男生集合到一起!」

  说到底就是为了偷窥呀,难道说昨晚地教训还不够吗。结野川不由地在内心中暗自吐槽道,昨晚最后男生的结局他也从其他人口中听到了,也不由地暗自庆幸昨天出去的早,不然的话说不定也会如同一些无辜的没有参加行动的男生被殃及池鱼堵在浴室中一样。

  不止是结野川一人,其中也有好一些男生露出了有些不想参加地表情,毕竟他们也被黑川给坑过,而且其中还有一些是本来有女朋友,但是因为黑川策划的偷窥行动被卷入之后,造成分手地行动。所以在他开口说完之后,一些人不由开口说道:「又是偷窥行动,这样很无聊哦,我们可以回去吗?」

  对于他们所说的反对的话语,黑川倒是表情没有多少变化,继续推了下眼镜,开口说道:「当然可以,毕竟我可是秉着平等公正民主的理念。只不过呢,如果你们现在回去的话,无疑是作为我们男生的叛徒存在,接下来三年的生活可是会被我们所有男生排挤的哦。」

  说好地平等民主公正呢,我现在所看到的只是威胁吧。结野川不由地在心中无奈的想到。而那几个提出想要回去的男生,也不由露出了吃惊生气的表情。
  看着他们看向自己不善的目光,黑川没有躲避地样子,如同对于刚才自己说的话感到心安理得,理所应当一般,在眼镜后面的那双黑色眼眸闪着幽暗的光泽,看着那几个男生生气的恨不得想要把他打一顿的模样,嘴角突然一翘,开口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想要退出的理由是什么,自然明白你们现在的想法。只不过,你们不觉得自己现在所考虑所害怕的事情太过肤浅无能了吗。那些被自己女朋友所甩地人,我知道你们因此讨厌我,但是你难道没有想过,如果对方真的喜欢着你,深爱着你的话,会因为那么简单的事情就甩掉你们,说不定她们也只是秉着玩玩或者随便体验一下感情的心态,所以才会这么的简单的甩掉你们。所以,比起我来说,对方更加的令人感到痛恨吗!而这次,就是给你们报复地机会!可以趁这个机会,你们尽情的偷看她们的身体,看着她们平常装作高洁的身体的,把当初的痛恨都用自己的双眼所报复回来!」

  黑川那充满蛊惑地话语,让那几个被甩掉的男生一下子动摇了起来,原本生气的目标也一下子转移掉,握着双手说道:「对啊!我们怎么没有想到!我根本没有任何错!错的是那群女生!所以更要报复她们!黑川同学!一直以来错怪你了!」

  黑川满意的一笑,随后又将目光移到了那几个有着女朋友的男生身上,开口说道:「而你们这些有着女朋友的人,本来对于我们来说就像是现充就像是敌人一般,但是现在我们本着平等公正民主地态度,将原先的偏见完全的抛弃,接纳你们!我知道你们害怕偷窥的事情,会让女朋友们误会,造成矛盾。但是就如我刚才所说的话语那般,你们难道不认为这也是一个机会,检验你和你的女朋友关系的机会,通过这样的行动来试验她们是否是真心爱着你们的!如果是真的爱着你们的话,就根本不会对你们现在的行为产生误会!而且,你们可是男生,怎么可以一辈子生活在女生的压迫里,成为妻管严呢!你们难道不想趁这个机会尽情地欣赏一下其他女生那美丽动人充满诱惑力的身体吗!那可是大自然最为珍贵地宝藏呀!这对于你们来说可是非常的难得的机会哦,说不定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经历!」

  他的话语,一下子让那几个有女朋友的男生心动起来,自我安慰地说道:「对呀,黑川同学说的对呀!我们只是想趁这个机会验证一下自己和女朋友的关系而已,绝对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黑川你是哪里来的欺骗家吗!还有你们也不要这么轻易的被他话语蛊惑呀,再多一点反对他的意见呀!而且你们完全是因为黑川最后的话语才被说服的吧,那个验证关系完全只是自我安慰的借口吧!结野川忍不住在心中吐槽道,只不过这样的话他只能憋在心中,根本不敢直接说出来,因为他明白自己一旦说出来的话,说不定会被这些已经被黑川的话语完全煽动起来的男生当做叛徒,成为众矢之的,自己也不想度过被孤立的三年生活呀!

  想到这,结野川将目光落到了站在自己身边的真阳身上,不过让他松一口气地是,对方并没有被黑川的话语所蛊惑,而是微微地皱着眉头,想必是对他的话语有些反感吧。不过也是,真阳他可是班级中数一数二的美男子,而且还拒绝了不少女生的告白,对于他来说,黑川那些鼓动的话语,不但没有任何效果,反而会有反效果,只是就像是结野川一样,他也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做出头鸟,才会忍着反对的话语吧。

  在看到已经没有人反驳他,都已经被他说服之后,黑川不由露出了满意的表情,开口说道:「既然各位同志们都已经明白了事实的真理,那么我们今晚的偷窥行动就要再次出动了!」

  「哦!」这回无数的男生响应着他的话语,发出群情激荡的响声,让结野川暗自感叹这样的声音难道不会把别人吸引过来吧,不过如果因此阻止了他们这样的行动,也是最好的事情,所以结野川也没有将现在的情况说出来。

  这个时候突然有名男生开口问道:「对了,黑川首领,为什么你会有我们所有男生的邮件地址呢?」

  听到这名男生的问话,黑川露出了少许得意的神情,推了推眼镜说道:「如果这点情报都掌握不到,那作为首领的我可是会非常失职的。而且不仅你们男生,一年级女生的邮件地址我都知道,虽然同样的我的邮件地址被她们所有女生拉入了黑名单。」

  先不吐槽首领的称呼,黑川,这根本不是什么值得得意的事情吧!大家只能感到浓浓的悲伤呀,现在的气氛可是一下子沉寂了下去阿喂!

  在沉默了片刻,站在黑川身边的几个男生,默默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黑川首领,你的意志我们收到了,我们绝对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请你放心吧!请黑川首领可以宣布一下今晚的计划了!」

  黑川推了推眼镜,点了点头说道:「今天的计划和昨天完全不同。昨天我们通过走廊正面突破作为诱饵,想要从温泉内部入侵的计划被风纪委员破灭之后,我总结了一下失败的经验,明白是我们太过轻敌太过骄傲,以为要达到目标,然后遭到了风纪委员的绝地反击。这次我将所有男生都集合过来,一是如刚才所说的那样不让消息走漏,二则是为了出其不意。对于我们男生的集体行动,想必那些老师完全加大了走廊上的警戒,而我们则是趁这个机会,从对方完全没有想到的浴室外围进行突击,翻越过温泉外围的围墙,达到我们最终的目的地!」
  你完全没有吸取教训吧!那可不是你们骄傲轻敌,而是根本行动太过明显了吧!而且昨天你们可是基本被风纪委员逼到绝地才对吧!而且更重要的是那些老师在发现浴室和房间里都没有我们的身影,肯定会想到我们会在外面采取行动吧!
               四百五十六

  「根据我对整个旅馆构造探查所得到的结果,女浴室所在的位置应该是这面墙壁之后,所以我们只要翻过这面墙壁,我们就能来到我们梦寐以求的地方哦!」在旅馆的背面,黑川直木指着前面的那座高墙说道。

  黑川说的可能没错,向着墙壁最上方望去,就能看到温泉所冒出来的热气,不断地腾升而出,虽然说在这边听不到墙壁后面的声音,但是十有八九就是所说的女生浴室。不过相比隔在男女浴室之间的那堵墙壁,这边的墙壁要高了许多,初步估计应该有学校两层楼的高度。这样的高度想必黑川所引起为傲的「特工队」的人墙也根本达不到所在高度吧,就算是叠成4层,第一层的男生想必也不可能承受住这么多人的力量。

  虽然说对这种偷窥行动,结野川一心想着早点结束早点回去,但是现在倒是不由地对黑川如何处理这种情况感到有些好奇。

  结野川心中的疑惑同样是在在场大多男生的想法,并且他们也直接将这样的问题问了出来。

  对于他们所提出的问题,黑川依旧表情不变,推了推眼镜,带着一副了然的表情说道:「既然知道这面墙壁是属于最后的阻碍,我当然会仔细的调查一遍,也自然知道我属于下的特工队不可能跟以前那样直接靠人墙来通过。既然这样,我当然提前准备好了,万全之策。特工队!上云梯!」

  在他一声令下,最外围的七八名男生,不知道从哪里扛来一架架梯子,穿过人群,直接架到墙壁上方,而同时黑川也继续得意的说道:「这就是我的秘密手段,我们今天回来之后,便在附近的工具店里面集资买了这几架梯子,藏在旁边的树林之中,现在就是它们为我们的大业派上用处的时候!所以,同志们,为了我们多次失败的痛苦回忆,为了我们耗费掉的巨大资产,为了我们的大业,大家一定要成功!」

  总感觉你说这番话的时候,特别的悲伤,难道说为了买梯子把来大阪游玩的零用钱花光了吗!结野川不由地在心中暗自想道。而其他男生则是被黑川的悲情和牺牲所感染一般,发出一声整齐的呐喊声,表现出他们激昂的心情,这也让结野川暗自捂脸,你们发出这么大的声音,真的不怕被别人听到吗!

  在黑川的一声命令下,一年级男生这一学期的第三次偷窥行动正式开始,每架梯子下方都各自站了一排人,按照顺序非常快速的的往上方爬去,这样的场景,让结野川不由地感觉像是一堆人在排队结账一般,实在是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吐槽,而且如果真的所有人爬上去后,这个墙壁也站不下吧,而且目标也很明显吧。
  不过很快结野川发现自己这样的想法真是有些多虑了,或者说应该明白作为偷窥的先锋队的遭遇会怎么样。在梯子上的男生差不多快爬到顶端的时候,在围墙的顶端另一边竟然突然站起几个人,赫然是风纪委员泽田秋子与其他一些女生,不仅仅是风纪委员,其他一些普通女生似乎在今晚也开始协助起泽田秋子,看来是男生的偷窥行动确实让大多女生开始有些生气起来。她们身上仍旧穿着整齐的衣服,让人不知道她们是如何站在围墙的另一端,在梯子最上方的男生因为她们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有些愣神的时候,她们各自手上提起了一个木桶,对着那些男生浇了过去。

  还冒着热气的温泉水直接浇灌到他们的脸上,并且在这股冲击力下摔了下去,如果不是有下面男生接着的话,总感觉还是会受点伤,不过看飞溅出的温泉水的温度,倒是不是非常的烫,看来对方还是有手下留情的。

  站在最上方的泽田秋子放下木桶,带着非常严肃生气的表情看着他们说道:「你们这群屡教不改的变态,本以为昨天受到一次教训以后,你们就会收敛,没想到竟然还打着这么下流肮脏的念头。幸好带队老师提前通知了我们男生房间里所有男生的消失,在加上听到外面的声音,大概就能猜到了你们男生所打的注意。所以我们特地在这边墙壁所特别设置的平台上守株待兔,果然将你们等到了,你们还是赶紧放弃这样肮脏的念头,有我们守在这里,绝对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你竟然敢说我们伟大的事业是肮脏的念头!」只不过让泽田秋子没有想到的是,在她话语刚刚落下的时候,黑川突然用有些低沉的声音说道,他猛地抬起脑袋,在眼镜后方的双眼看着对方,大声地说道,「你们这些女生根本就不会懂!根本就不知道不理解我们男生!这是我们男生对着未来对着理想对着希望的追求,它代表着人类最纯粹最纯洁最根本的需求与欲望,同样也铭刻在我们男生的热血之魂中!不管是谁!如果侮辱我们就算了,但是侮辱我们的大业,我们是绝对不可原谅的!绝对不会原谅的!」

  「首领!」在黑川的话语中,男生们如同遇到知己一般,露出了感动的眼神,群情激荡地喊了一句,所带来的气势感让顶端的一些女生都不由地感到有些畏缩起来,而结野川则是不由地双手捂脸,尽量装作和黑川不认识吧,总感觉这样的话语实在是各种意义上太过羞耻了。

  「啧,只是一群变态而已,还在为自己的肮脏的念头找借口。」不过泽田秋子完全没有被他们的话语所影响,反而眉头皱的更紧,带着严肃的语气说道。
  这样的结果,反而让下面的男生变得更加团结起来,作为领头的黑川不由大声说道:「同志们!看到我们的志向,我们的大业被这么贬低!你们还能够忍耐吗!为了证明我们的心志,继续从云梯向上冲去吧!虽然有这些风纪委员守着,但是既然对方说她们是站在高台上,那么所准备的木桶数量肯定有限,只要消耗完她们的『弹药』,就是我们的胜利!就能达到我们所期盼的梦寐以求的桃花源地!」

  「哦!」在他的话语影响下,男生们顿时个个气势高昂起来,并且在他命令下,迅速地向梯子上方冲了上去,这也让结野川更加无语和无奈起来,总感觉他们真的应该好好去字典里查一查偷窥的意思呀,这样一而再再而三所采取的行为都是强攻呀!

  正如黑川所料,可能是平台地方地局限性,泽田秋子并没有准备太多的木桶,所以在冲下几个男生之后,似乎就停止下了这样的行为。这也让男生更加兴奋起来,一个个更加迅速的向梯子上冲去。

  结野川也不由地为泽田秋子她们担心起来,她们的力量不足以将梯子掀下去,现在水桶也用完了,难道说真的要被男生他们突破这道防线了吗。

  不过出乎结野川意料,对于这样的状况,泽田秋子没有露出太过慌张地表情。这群女生突然各自低下了身子,让男生看不到身影,在男生以为对方是见到情况不妙所以逃跑的时候,又突然重新站起了身子,各自手中赫然拿着一根水管,在男生惊慌的表情下,一柱柱水流从水管开口处喷射了出来,将猝不及防的男生各自冲下了梯子。

  「正如我所料呢,果然她们风纪委员准备了秘密武器呢。」不过黑川对于现在这样的现象完全没有任何慌张地样子,像是完全预料到一般,他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更加浓厚,「正所谓先出招着输,既然你们女生先将秘密武器暴露出来,那么证明这可是你们最后的手段了,这次胜利的一定是我们男生!」

  喂喂,不要说着这么自信的话语,男生可以一个个都被水柱给冲了下来,难道你还有什么应对地方法吗!

  只见黑川对身后照了照手,几个男生拿着几顶雨伞以及一定比较大沙滩伞过来,让在上方看着一清二楚的女生脸色各自变化了一下。

  看着她们的表情变化,黑川不由得意的说道:「我大概对今晚的行动进行了预测,既然你们风纪委员一定会阻碍到我们的大业上,必然会准备一些阻止我们的行动,而能够阻止我们男生前进地方法大概也就是这几种。所以以防万一,准备好这些属于我们男生的秘密武器,现在看来真是恰到好处呢!」

  泽田秋子皱了下眉头,似乎是准备开口说些什么,而黑川则是不给她这个机会,继续大声地说道:「我知道泽田同学你想说些什么,不就是说有你们这群女生作为人墙挡着,我们男生就不能强行突破了吗~ 但是我们现在的目标可是只要到达顶端就是胜利了呢!只要到达顶端,我们就能看到最里面地桃花源地,这可是你们女生完全阻挡不了的情况!这就是属于我们男生的胜利!」

               四百五十七

  「冲呀!」男生们的先锋队各自拿上了黑川所提前准备的雨伞,而在最中间梯子向上爬的男生,则是由一名最为强壮地男生,单手持着沙滩伞,顺着梯子向上爬去,巨大的沙滩伞伞面甚至直接遮挡住两边的梯子的上空,为另外两边的男生都提供了安全地保证。

  一切都如黑川所预料的那样,虽然说即使是撑着伞,被水流冲动的话,还是会感受到不小的冲击力,但是与直接冲击到身上的感觉相比要少了很多,尤其是在最为前锋开路的男生都是比较身强体壮的,这点冲击力在雨伞的阻挡下,还是能够慢慢的稳步向上爬去。更别说中间这把沙滩伞所形成的坚固屏障,将水流完全的阻挡了下来,这样的状况,让所有男生的士气达到了空前的高昂。

  这样激烈的攻防战也让结野川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吐槽好,这样的感觉就像是古时候的大阪城攻防战一般,只不过双方的目的都变得不同而已。

  因为己方的攻击失去了应有的效果,泽田秋子眉头皱的更加深了起来,而其他女生则是在男生的这股气势下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脸上露出了有些胆怯以及厌恶地表情,似乎是也没有想到男生们竟然为了偷窥竟然做到了这一地步。
  最终,秋子不知道和其他几名女生说了些什么,如同放弃一般将手中的水管放了下来,没有再对男生方向进行冲击。

  这样的结果,让男生都以为女生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不由地更加兴奋起来,如同胜利在望一般,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更加迅速的向上爬去,在这一瞬间,说不定任何的职业运动员都不能和他们的速度相比。

  只是当最顶端拿着雨伞和沙滩伞地男生爬到顶端了,带着一脸兴奋的表情向前看去的时候,表情却突然凝固起来,如同受到了什么强烈的打击一般,而趁着这个功夫,那些女生的水管对准了因为脸蛋从雨伞下面露出来的男生,强劲地水流直接让他们一群人在这股冲击力下向后摔了下来,而原先作为防护屏障的雨伞现在却起到了反作用,连带着下面这群还在往上爬的男生,都被一并勾了下来,如同滚雪球一般,原本作为进攻队的男生都完全地摔做一团。

  没等黑川向有幸看到温泉景色地男生发问地时候,秋子反而先开口说道,脸上重新挂着有些得意的表情,如同之前那副紧张严肃的表情像是故意表现出给他们看一般:「是不是对最前面的那些男生看到什么而感到好奇呢?现在我就明明白白地跟你们说吧。虽然说在这面墙壁后面就是女浴室的这个说法并没有错误,但是非常可惜的是,我们的学生会长早就想到了这方面的事情,提前在女浴室原本墙壁的外围隔了一小段距离再建了一座围墙,也就是现在的这堵围墙。而在两堵围墙之间,灌注入温泉水,如同护城河一般,准确地说,就像是古代城池的内城与外城一般。而我们则是故意守在这里,一个是让你们误以为只要越过这堵墙壁之后就可以看到女浴室,这样就可以让你们把所有心思和目标都放在这里,二则是为了拖延时间,因为老师很快就会到了,而你们这群变态就无路可逃了!」
  怪不得那些男生在看到里面的景象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不管是谁从天堂到地狱地感受肯定都会很糟糕的,这一次连结野川都不由地感叹泽田秋子其实是不是特别腹黑,故意不把情况说明,以此来达到现在的目的。同时,他对现在的学生会会长来栖明日香也更加无奈起来,看来她那害怕男生的个性还真不是盖的,特地为了防范男生设置这么多陷阱。

  而此时不远处似乎也传来了有些急促的脚步声,看来是老师应该过来了。听到脚步声后,结野川也不由有些慌张起来,虽然说自己没有参加偷窥,只是在旁边干站着,但是想必那些老师肯定不会理会自己的话语,更何况不知道什么原因泽田秋子对自己的印象非常地不好,如果真的被老师抓到,那肯定后果有些惨了。
  因此,他不由地转身看向身边,准备叫上真阳一起逃跑,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身边早就没有真阳的身影了,大概是刚才自己因为有些夸张地浴室攻防战而稍微看的有些出神,所以没有注意他偷偷地离开。对此,他在心里还是小小地抱怨了一下,真阳实在太不够义气了,既然要溜走的话,把自己叫上呀,还是说他想趁着现在浴室没人,先去温泉泡澡,防止等下人多吗,那样的话叫上自己也没关系呀。

  而这时在旁边的黑川面对现在的糟糕的情况,却没有露出特别害怕的表情,反而有些低声地说道:「看来A计划已经完全失败了,眼前只能开始实现B计划了。」

  原来这只是A计划呀,除此之外还准备着B计划呀!那么刚才的行动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呀!

  不知道结野川在暗自心中吐槽的内容,黑川对着还剩下没有被刚才的行动波及到的五六名男生,低声说了一句:「大家都跟我一起来,剩下地计划只能交给我们几个人实施了。」

  「黑川首领,其他那些同志呢?」对于黑川的话,其中一名男生不由指着那些摔在一起的男生说道。

  「没有办法,眼下让他们完全起来是不可能的,而且虽然说他们不会受伤,但摔下来的话还是会有疼痛感的,会影响到之后的行动,所以不得不暂时放弃他们。而且以他们作为诱饵的话,可以绊住那些老师的脚步,毕竟为了惩罚我们防止男生逃跑,必须要有老师留下来守着这群男生,这样的话对于我们之后的计划也比较有利。」黑川轻轻推了一下眼镜说道,「我相信这些同志们一定会理解我们的取舍的,为了不让他们牺牲白费,接下来我们的计划更加不容许失败!」
  「哦!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将那些同志们的份一起努力下去的!」其他的几名男生都不由地点了点头,激动地说道。

  喂喂,你们不要这么容易被说动了,而且我看那些准备从地上爬起的男生绝对不是这么想的呀!结野川暗自想道,不过他也明白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最重要的还是先躲避掉老师再说。所以现在的他也只能先跟在黑川后面,小心翼翼地回到了旅馆前面。

  「真是不知道黑川同学怎么想的,还要我们先回自己的房间里换上浴衣才可以继续进行接下来的计划。真是不想参加呀,不过不参加的话,说不定又会被其他男生看不起。」结野川带着有些无奈的表情自言自语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刚才躲避掉老师,回到旅馆中男生的房间区域之后,黑川直木就让剩下的这几名男生先回房间去换好浴衣,等一下重新在他的房间里面集合,进行接下来的B计划。

  不过在刚进入房间之后,他就发现房间内的卫生间传来了水流地声音,不由带着疑惑的表情问道:「咦,真阳你在洗澡吗?」

  因为结野川的声音,在浴室中的真阳似乎是吓了一跳一样,发出了一声轻响,同时喷淋头的水流声也停止了下来。在稍微沉默了片刻,结野川更加疑惑的准备继续发问的时候,真阳才用平常的语气说道:「是呀,因为刚才觉得有些无聊,所以我就先回到房间洗个澡。倒是小川你回来地挺快的呢,黑川同学的偷窥活动比想象中还要失败的早呢。」

  虽然说结野川总感觉现在真阳的声音有些颤抖的感觉,但是想想说不定是因为冷水淋洗的原因,或者是隔着一扇门说话的影响,所以他也没有太放在心上,而是笑着说道:「如果黑川同学听到真阳你这么说的话,不知道会露出怎么样的表情呢,一开始就被别人心中算定是失败呢。」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我不觉得那么莽撞的行为会成功,难道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