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重快感】(番外:血脉的延续)(01-04)【作者:清冬】
字数:113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番外血脉的延续

               第01章

  几年过去了,两人的生活有条不紊的进行著,他们在刚毕业那年就去国外领了结婚证,紧握的双手也套上了代表著相爱一生的结婚戒指。

  但是最近林默言发现方宇有些不对劲,对方时常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偷瞄他,而且近日来带回家的几份文件也是被严密的锁在书房的抽屉里,方宇以前是从未在乎过这些的,而且他也不会轻易的翻阅方宇的东西。

  不仅仅是这些,对方这几天还总提起关於孩子的问题,说是如果可能,真想给他生个宝宝。

  林默言哭笑不得,别说方宇这个绝对的男人,就算有著部分女性器官的他也不可能做到这件事,毕竟他们这麽些年做爱的时候都是不带套的,但是他从来就没有过怀孕的迹象。

  他只能友好的提出领养一个或者找代理孕母的建议,可是这些提议立刻就被驳回了,对方非常坚持的说只想要两个人的孩子,别人的才不稀罕。

  这一天晚上,经历了一场激烈性爱的两人窝在一起闲聊著,方宇说著说著就又提到了孩子的问题:「宝贝,如果真的有可能,你能不能为我生个宝宝啊?」
  方宇最近的状态让林默言实在是没法安心,他也不想再拖著了,今天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他抬头看著方宇满是柔情的眼睛,认真的问道:「你真的这麽想要?」

  「嗯。」方宇点点头,他是真的想要一个同时拥有两个人血液的孩子。
  林默言不解的问道:「为什麽?」

  方宇把林默言往自己身上揽了揽,下巴磨蹭了几下他的颈窝,才回忆似的说道:「想要一个家。虽然只有你就够了,但是如果还可以再多一点的话,那就更好了。小时候我就对自己说,倘若以後有了孩子,一定要给他很多的关心和照顾,一定让他由著自己的性子做事,一定要把他宠到无法无天。」

  林默言看著方宇憧憬的眼神,低下头很长时间没说话,呼吸清浅的几乎察觉不到,良久之後,他才又一次对上方宇期待的眼睛,一字一句的清晰回答道:「如果真的可以,那就要吧。」

  「真的?」方宇惊喜的从床上翻起身,对著被他压在身下的人确认道。
  这样的回答让他无法不震惊,连续几天的试探,他都快要放弃了。毕竟身为男人,让林默言做出这样的选择很困难。

  「嗯。」林默言笑看著方宇一脸兴奋的样子,不由的心上就柔了几分。
  其实不是没有犹豫过,只是一想到如果方宇能够生的话,恐怕对方也是愿意这样做的,爱上对方,就希望尽其所能的满足对方的一切愿望,这几乎已经成了他们两个的本能。

  方宇低头给了林默言一个充满著感激的深吻,然後说道:「谢谢你,宝贝。」
  说完这话,他又亲了一下林默言的额头,留下一句:「等我一会。」便急匆匆的出去了。

  林默言心上打著鼓,他有种不祥的预感,而在方宇拿著一叠文件爬上床,翻开递给他时,他的预感成为了现实。

  文件的首页上清晰的写著几个字──双性人生子成功案例。

  或许是早就隐隐察觉到了什麽,林默言并没有被吓的无法言语,只是呆怔了几秒,便开始一页页的翻看开来,直到全部看完,他才长长的吁一口气,看向一直忐忑的观察他反应的方宇,微微笑了一下,淡然的说道:「我该怎麽做?」
  没有生气,没有愤怒,没有反抗,方宇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样的林默言,他以为虽然对方言语上答应了,但是行动上一定会有诸多的不愿,没想到对方竟然这麽容易的就接受了,他实在不敢相信。

  「宝贝?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我竟然让你做这种事……」方宇眼睛定定的看著林默言,生怕错过他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林默言放下手里的文件,拉过方宇的手,紧握在手心,轻语道:「方宇,我没有,之所以能这麽快接受,大概是因为我已经多少猜到一些了,只是不敢确认真的会有这样的事情。方宇,我爱你,所以如果你想,那我就尽量去做,因为我知道你也和我一样,如果我说想要你生一个,你要是有这个能力的话,你也不会拒绝吧?是不是?」

  「是。」方宇轻吻著林默言的唇角,他是真的愿意为这个人付出一切。
  林默言仰首回应方宇的亲吻,直到两人的欲望上涌,才不舍的推开了方宇,额头抵在对方的肩膀上,开口问道:「那我要做什麽准备?是不是还要吃药什麽的?」

  「嗯,我明天会叫研究这个的医生过来看一下,具体要做什麽准备,等他看过了之後,才能确定。」方宇一手顺著林默言光裸的後背往下摸,一手握住了对方已经抬头的欲望,上下撸动著。

  「嗯……好。」林默言舒服的呻吟著,可是他还想要更多,「方宇,再用力一点,我下面也想要……」

  夜深人不静,欲望之下是浓烈的爱意。

  第二天,方宇陪著林默言等在家里,下午的时候,门铃准时的响起了。
  方宇搂了搂紧张的全身僵硬的林默言,起身去开门,片刻後,方宇就领著一个男人进来了。

  林默言看著跟在方宇身後的男人,勉强自己露出一个微笑,向对方点了点头。
  带著眼镜的男人温和有礼的向林默言伸出右手,微笑著介绍自己:「你好,我叫江晨,江水的江,清晨的晨。」

  林默言回握住对方,礼貌的回道:「你好。」

  方宇看著仍旧有些紧张的林默言,搂著他的肩膀一起坐在沙发上,同时让对面的男人随意坐。

  「你们别紧张,我不会吃人的,而且今天也不会做什麽,只是认识一下,随意的聊几句,过几天我才会安排检查的事,再制定具体的方案,毕竟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江晨笑笑解释道,拿过茶几上面的水杯喝了一口。

  就在他放下杯子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了,他小声的对两人说了句「抱歉」,然後满脸笑意的接起电话,和电话另一端的人聊起来。

  「喂?嗯,爸爸在工作啊,星期天也要工作的,赚多多的钱给你买书。嗯,好,告诉奶奶我很快就回去了。好,再见。」江晨挂断电话之後,晃了两下屏幕还亮著的手机,解释道,「我儿子,我生的。」

  林默言瞪大了眼睛,不太敢相信的看著江晨,怀疑的问道:「真的?」
  江晨把手机屏幕按亮,递给林默言,伸手指著上面的照片,说道:「真的,他现在上小学了,好玩吗?是不是看起来小小的?其实我的身体和你一样,但是也有点差别,我是在没有借助外力的情况下有他的,当时根本没注意到。他的身体不大好,不过经过几年的调理,已经好很多了,现在和一般小孩子健康上没什麽差别,但是智商要稍微高那麽一点点,咳,我觉得他是从我这里遗传的。」
  林默言看著屏幕上笑的腼腆的小孩子,不自禁的开口道:「太神奇了……」
  「是很神奇,不过这也是真的。」江晨接过林默言递过来的手机,又看了一眼,才放在了茶几上。

  话题就这样展开了,两个人因为共同的身体特点而越聊越多,直到江晨被儿子的又一通电话叫回去。

  这一天过後,林默言被安排进特殊的医院进行一系列的检查,接著拿到了一堆的中西药,以及为他量身定做的食谱,造人计划算是正式开始了。

  方宇从那以後,每天督促著林默言按时吃药吃饭,看对方喝中药时苦的脸都皱起来,他巴不得替对方喝了那东西,可惜这完全是不可能的。

  而方宇也在努力的和林默言做著有益身心的床上运动,每天至少一次。
  半年後,林默言一直长不胖的身体,多出了几分肉,显得整个人精精神神的。
  这一晚,当两个人做完了一场床上运动之後,方宇小心的从对方湿淋淋的花穴抽出了软下来的性器,但是上面的一丝红色却把他吓坏了,他对著闭眼休息的林默言急切的说道:「宝贝,你下面疼不疼?怎麽出血了?」

  「什麽?」林默言也被方宇的话吓了一跳,急忙睁开眼坐起身,看著从他穴间溢出的一丝血,不明所以的回应道:「不疼啊……这怎麽回事?」

  「宝贝……我好像知道怎麽回事了,医生说你有1% 的可能会来那个,这个大概就是……」方宇低声说道,不敢看林默言,作为一个男人竟然来这个东西,太让人无法接受了。

  「……」林默言被这一事实打击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呆傻的看著血液在床单上形成了一个圆圆的小红点。

  方宇扶著林默言躺在床上,火急火燎的穿上衣服出去买那个叫做「吸血小蝙蝠」的东西。

  回来的时候,林默言正从卫生间出来,看见方宇手上的东西,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才不用那个东西,我宁愿一直坐在坐便上。」

  方宇立马把东西往垃圾桶里一扔,搂著林默言往卧室里走,看见对方已经把床单换了,直接把人抱上床,一脸讨好的说道:「宝贝,床单这麽多条呢,你就在床上躺著好了,坐便多不舒服啊!」

  这一晚上两个人都没睡,心中的滋味真是无法形容。

  不过幸运的是,林默言的下面只流了那麽一丁点的血,便停止了。

  两个月後,两人去医院做例行检查,得到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林默言怀孕了。

  或许是被那个东西刺激过头了,所以林默言这一次十分泰然的接受了。
  怀孕前三个月,不宜做床上运动,就连从後面进入都被严令禁止了。

  方宇和林默言乖乖的禁欲了三个月,两人回到了最原始的解决欲望的方式──打手枪。

  不过不是自己给自己打,而是给对方打,这多少增加了双方的快感,但是林默言下面的两个小穴根本无法满足,方宇只能用手指帮著对方纾解欲望。

  三个月之後,两人终於解了禁,但林默言的前面还是被禁止使用,只能用後面来获得快感。

             第02章【大肚H】

  几个月过去,林默言已经怀孕有七个月了,肚子挺的像揣了个皮球,肚皮绷得紧紧的,他时常有种快要裂开的错觉,总觉得下一秒锺孩子就会蹦出来。
  现在想起前两个月的痛苦生活,他还有些後怕,怀孕五个月的时候,他的肚子就一天天渐大,原本没有任何怀孕反应的身体,也开始折腾他。每天除了吐还是吐,但是一点都不耽误吃,吃完了依旧吐,本想少吃点免得总吐,谁知道根本忍不住,最後干脆就不忍了,愿意吐就吐吧,他照吃不误。

  这样的生活过了两个月,他才逐渐的没了这些反应,但是最近又开始嗜睡,而且欲望更强烈了,白天他总是逮到机会就眯一觉,晚上就开始不安分的在床上做起运动,方宇倒一点都不觉得有什麽问题,甚至觉得挺著肚子坐在他身上的林默言格外的诱人。

  这一天晚上,方宇陪著林默言洗完澡之後,先是把对方擦干送上床歇著,自己才又回到浴室快速冲了下,接著便乐呵呵的爬上了床。

  此时林默言正盖著被子仰躺在床上,方宇上了床之後,先是吻了他好一阵,才退到林默言的下身,掀开被子将对方的双腿向两侧掰开,露出光裸的下体。
  肉棒已经兴奋的直立起来,顶端的小孔正在流著黏黏的前列腺液,透明的液体顺著柱体往下滑落,隐没在稀疏草丛中。

  肉棒下面的花穴往外流淌著一股湿滑的液体,这一处由於长时间没有被粗大的性器进入,显得娇嫩小巧,犹如含苞待放的蔷薇。

  最後面的小穴隐藏在臀缝里,方宇看不见那里的淫靡景色,但根据以往的经验,被持续调教了几个月的那一处一定早就动了情,恐怕正张著小嘴流著淫液。
  方宇伸出炽热的手掌,握住林默言直挺挺的性器,伸出舌尖舔上对方不停冒著淫液的龟头。

  「嗯……」林默言的肉棒激动的跳了一下,虽然方宇在近几个月时常用这种方式帮他发泄欲望,可是每一次他都控制不了自己的那一根。或许是怀孕的关系,他不仅前後两个小穴变得敏感多汁,就连前面的肉棒都特别容易流出淫水,被方宇一碰就想往外射东西,可是他又爱死了这种被欲望折磨的感觉。

  林默言的呻吟声鼓励了方宇,他伸出舌头用粗糙的舌苔刮弄著圆滑的龟头,并将舌尖抵上对方龟头上那个小孔,把自己的舌尖当成针尖似的往里面戳刺,速度快的让他的口水都流出来,与肉棒上的淫液融合在一起,淌进肉棒根部的草丛中。

  「啊……不要,不要刺,不要堵著,我……我想射……」林默言来回扭著头抵抗连绵不绝的刺激,祈求方宇让他发泄出来。

  方宇却不让他如愿,他撤下舌头,用麽指堵著上面的那一个小孔,看著满脸潮红的林默言说道:「宝贝,你真是越来越敏感了,我现在一碰你就射,你会受不了的。」

  说著,他伸手从被扔在地上的浴衣上抽出光滑的带子,一圈圈的绕上林默言挺硬的欲望,最後在顶端打了一个蝴蝶结,然後低头吻了一下,继续说道:「宝贝,我先让你下面的小花喷一次,好不好?」

  林默言现在行动不便,只能任由方宇欺负他,不过他知道方宇最後还是会让他爽快的射出来,想到那种被憋到极限突然喷发的快感,他的肉棒就涌上一股热流,却由於紧紧的束缚而难以冲出去。

  他揪著枕头边缘,不大情愿的轻哼道:「嗯……下面痒……」

  方宇轻笑一声,沈下身,在对方白嫩的腿根上啃噬著,留下一个个浅淡的咬痕,当两边的腿根上都被他的唾液濡湿後,他把舌尖顺著湿润的穴缝上下舔弄了一遍,然後趁著穴缝微微开合的瞬间,猛的戳了进去。

  「啊……」林默言被这突然的进入刺激的想挺起腰,但肚子上的重量却让他难以做出这样的高难度动作,最後只能无力的绷紧了满是口水的腿根。

  被猛然戳刺进去的花穴不可控制的收缩著,似乎是在欢迎方宇的舌头进的更深,方宇也并没有让它失望,他伸长了舌头顺著花穴的缩紧而往深处捅著,舌头在完全进入之後,并不满足於静止不动,而是用不平的舌面来回轻刷著平滑的穴壁,刺激穴壁又是一阵阵的收紧,并且渗出甜腥的淫液。

  方宇一边刺激著花穴分泌更多的蜜汁,一边用唇裹紧柔嫩的花穴,将里面的汁水尽数吸吮进自己的口中,然後大口的吞咽下去。

  他的手指沿著对方肉棒根部往下滑动,直到花穴的顶端,他小力的拨开上面的嫩肉,露出里面因充血而肿胀起来的小阴蒂,此时暴露在空气中的小硬豆红彤彤的,方宇有指腹轻擦了一下,就惹来了林默言的一声高吟:「啊……不要……」
  受了刺激的小硬豆红肿的更加厉害,同时花穴的深处也被连带著激出一股淫水,全被方宇吸进了口腔,咽进了肚子里。

  方宇不顾林默言毫无诚意的抗拒,他用指腹再一次擦过那颗小硬豆,并且加深了力气与速度,来来回回的拨弄著脆弱的小凸起。

  「唔……不要弄……」林默言只有通过扯弄枕头才能稍稍发泄这种不安的刺激。

  方宇的手指轻蹭著那颗小豆,舌尖在花穴里来回扫荡著,两相配合著带给林默言欢愉,下巴已经有些发麻,他撤出舌头缓了一下,在对方空虚的发出低声的呻吟时,将手指捅了进去,同时舌头扫过那颗小硬豆,并含进嘴里狠狠的吸著。
  「啊啊啊!不要吸!唔!会破的!」林默言突然尖叫出来,那种好像要被吸破的恐惧感太可怕了。

  但是方宇并不放过他,他嘴上不停的吸吮,插进花穴的手指也配合著来回的捅进去抽出来。灵活的手指不满足於单调的直来直往,而是微微屈起,在撤出花穴的时候用指甲勾画著柔软的内壁。

  「啊,不要,不要……」林默言也不知道自己叫喊的到底是不要吸上面的小硬豆,还是不要勾弄他的内壁,总之他已经被这双重的快感推上了一个小巅峰。
  在方宇舌头和手指的不懈努力下,林默言的花穴深处终於涌出了一股热流,把方宇进出他花穴那根手指完全浸湿,连带著手掌上都是滑腻腻的汁液。

             第03章【大肚H】

  花穴达到高潮的林默言满脸的汗渍,全身都是一片潮湿,他躺在床上闭眼喘息著,不断平复著刚才的快感。

  当方宇带著甜腥味道的舌头探过来的时候,他沈醉的启唇相迎,吸食方宇掺杂著他的味道的唾液,这让他挺立的下身更加的炽热,里面热烫的精液来回流动著,却始终无法射出来。

  快感无法发泄时,只有转移到另一处,他的後穴传来一阵阵瘙痒,从尾椎顺著整条脊椎一直痒到脑顶,他退出被方宇吸的发麻的舌头,言语不清的说道:「後面……痒……插进来……」

  方宇舔吻著林默言的脸颊,伸舌舔掉他面上的汗液,同时把自己的口水涂上去,最後又回到林默言的唇上与他亲吻,唇舌交融间发出淫乱的啧啧的水声。
  他一边舔弄著林默言流著口水的嘴角,一边说道:「宝贝,你得坐上来,否则肚子会不舒服的。」

  林默言迷迷糊糊的答应著,顺著方宇扶起他的力道坐起身来。

  方宇此时已经躺下,身上完全赤裸,胯下的硬挺又粗又硬,正精神力十足的直立著,林默言现在已经清醒了不少,但是身体的欲望却没有半点减少,在看见方宇硬挺的性器时,後穴像看见了熟悉之人似的紧紧的缩了一下,里面的麻痒空虚更加厉害了。

  他跪起身,由方宇半扶著跨到了对方的身上,对方并没有让不方便的他挪动,而是自己调整著角度,让他後面的洞口贴上自己热烫的肉棒。

  方宇伸手摸了摸林默言的後穴,穴口已经被淫水濡湿了,也不知道是花穴的淫液还是後穴自动分泌出来的汁水,总之,现在後穴已经软软的,完全做好了性交的准备。

  「宝贝,我要进去了……」方宇提醒林默言,林默言原本跪著的身体逐渐下沈,方宇怕他控制不好力道和速度,伸出两只手托起他的两个臀瓣,向两边分开,既缓和了速度又分开了穴口。

  方宇见穴口已经完全对上了自己的肉棒,并且正饥渴的蠕动著,耳边是林默言的低喘以及若有似乎的呻吟声,他也忍受不住了,他放松手上的力道,让林默言的後穴缓缓的吞下他滚烫的肉棒。

  速度慢的磨人,但两人却都不敢肆意加快,肉棒被一点点的吞进穴内,当完全进入了紧窒的甬道时,两人才同时长出了一口气。

  方宇屈起腿,让林默言能靠在自己的大腿上稍事休息,他抚著林默言圆滚滚的肚子,看著眯眼歇息的爱人,恨恨的说道:「宝贝,等你生完了,我一定要大干三天三夜,太磨人了,每次都不敢狠命的干,就怕把这个小祖宗伤到。」
  林默言瞪了他一眼,才抱怨道:「还不是你要生的!」

  「对不起嘛,宝贝,我知道你也忍得很辛苦,等生完了,我一定会好好满足你的!」方宇捏捏林默言捧著肚子的手,讨好道。

  「嗯……」林默言觉得被撑开的後穴痒的难受,现在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便不想再硬抗著这种折磨,「方宇,动一动……痒……」

  方宇也忍得辛苦,刚才还能靠著和林默言说话分散点注意力,现在被对方的求欢搞的欲火又燃起来了,但是也不敢太过孟浪,他扶著对方的腰,小幅度的挺腰往里面捅干著。

  「唔……再往里面点……」肉棒不敢狠命的往里面冲,林默言总觉得还不够,里面还很空虚,只想再捅深一点。

  方宇听见林默言的话,小心的加大冲击的幅度与力气,一边细心的观察著林默言脸上的表情,一边扭动胯部带著肉棒在甬道里来回戳刺著,往记忆里面的那一点撞上去。

  「啊!唔……就是那里……老公……再撞撞……」好像里面的空虚都被撞碎了,林默言觉得後穴深处一下就充实了起来,他舍不得这种感觉消退,便开口要求方宇再多给他一点。

  方宇遵从宝贝的命令,控制著速度,一点点的加大了力气往那一处撞,他身体上的人被撞的颠簸起来,但是仍旧稳妥的骑在他的身上,他固定住对方的腰际,放开了胆子的往上撞,拼命的顶弄那一点,让硕大敏感的龟头研磨那一处。
  「唔……老公……可以再快点……没关系的……我想你射进来……」再没有什麽比林默言主动求欢更能刺激方宇的了,他脑袋涌上一股股的热气,埋在对方身体里的欲望也在瞬间胀大,变得更加的坚挺。

  他逐渐加快速度,加深力气,被欲望淹没了大半的神智却仍旧提醒他要小心身上的人,虽然身体上不能尽情的捅干对方,但是精神上的满足却超越了一切。
  一个男人愿意为他毫无怨言的怀孕生子,不顾身体上的怪异与不适,只为了满足他的愿望,没有人会比他身上的这个人爱他更深了,这样的念头让他的全身上下都火热起来。

  「老公……啊……再用力一点……」距离高潮还差一点,林默言主动的要求著,想要攀上欲望的巅峰。

  方宇看著被他操干的满身汗液,发丝凌乱的人,他又加深了一分力气,把肉棒狠狠的钉在紧缩的後穴中,享受著对方如丝绸般软滑的穴肉包裹著他的感觉。
  软嫩的肠肉不停的吸吮著他,好似不把他吸到吐精就决不罢休。

  「啊啊啊!」身上的人突然发出一声高於一声的尖叫,沙哑的嗓音透漏出高潮的快感,後穴一阵阵的紧缩,把肉棒拼命的往里面吸。

  方宇加快操干的速度,延长对方高潮的愉快感受,同时让自己肉棒被软软的肠肉裹紧了,来回的摩擦著,生出濒临高潮的快感。

  随著一股从後穴深处涌出的热流冲刷著他敏感的龟头,方宇终於在林默言的後穴吐出了精液,同一时间,他扯开了林默言性器上的带子。

  那个被绑缚了太久的性器一时间射不出来精液,方宇就伸出手不停的套弄著,不时的用指甲抠挖著上面的小孔,最终性器颤抖了好几下,才一口气吐出了被憋的浓浓的精水,林默言又一次达到了高潮,精液射的方宇肚子上都是,还有几滴喷溅在林默言挺起的肚子上。

  方宇等著林默言缓过劲儿来,才小心翼翼的把性器抽出,把人扶到床上躺好,自己到洗手间打来一盆热水细致的为林默言做事後清理,一边忙活著一边心情愉悦的哼著不知名的曲子。

  等他做完了这一切,就用半凉的水随便擦洗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後悄悄的爬上床,把已经睡熟的林默言以及他肚子里的宝宝一起圈进怀里,一边构想著以後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一边任由睡意将他笼罩。

             第04章【产乳H】

  十月怀胎之後,林默言终於进了产房,生产的时候,方宇是陪在里面的,听著林默言一声声的惨叫和痛吟,他是下定了十二万分的决心,以後绝对不让他家宝贝给他生了,太痛苦了,索性林默言的身体经过调养已经非常健康,并没有经历什麽危险就安全的生下了宝宝。

  由於两人想得到所谓的惊喜,所以即便是做了许多次的检查,他们也没有去过问里面的孩子是男是女,直到这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两人才知道这是个男孩。

  林默言虽然生下了孩子,但是并不像女人一样马上就出奶了,方宇在他坐月子的那一个月,天天炖鸡汤给他补,晚上也努力的又吸又舔的,什麽方法都用了,也没吸出一滴乳汁来。

  方宇却还是不愿意放弃,在出了月子之後,每天晚上和林默言爱爱的时候,都叼著奶头不放松,非要把里面的乳汁吸出来不可。

  又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夜晚,两个人饥渴了近十个月,对彼此的渴望都非常大,现在两人每晚都会激烈的交缠在一起,不做到全身无力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此时两人已经褪尽了衣服,方宇压在林默言的身上,下面坚挺的性器插在对方柔软湿滑的花穴里,来回的抽插著,而林默言的双乳也被他掌握著。

  虽然林默言还没有出乳,但是他的胸部已经起了一个小包,小包并不大,其程度连所谓的Acup都没到,只是稍稍凸出而已。

  不过方宇之所以这麽坚持会吸出乳汁,就是因为这两个鼓起的并不明显的小包子。

  方宇一只手握紧了又软又滑的薄薄一层乳肉,来回的揉搓,似乎是在按摩著里面的汁液,另一只手握著另一个,嘴上还吸吮著被他咬的红肿起来的乳头,两个乳头被他来回的啃咬,连乳晕都被咬上了齿痕,不知道是因为生了孩子,还是被方宇每天吸的,林默言原本淡粉色的乳晕已经转变成深红色,肿大的乳头挂在上面,诱惑的方宇只想把这两个小包子好好收藏起来,就算以後被他吸出奶汁了,也不给他儿子喝,他要自己喝个够。

  「老公……不要揉了……疼……还有下面好痒……」林默言被不停的玩弄乳首,乳肉都被掐疼了,乳头也像被咬破了似的一阵阵的疼,而下面被方宇轻力插干的花穴空虚的不成样子,让他只想哀求这个人,先把他操干到高潮。

  方宇听见林默言带著点鼻音的哀求,下面的肉棒胀的发疼,他亲了亲林默言湿润的眼角,笑语:「宝贝,我现在就满足你,你跪在床上,我从後面干你。」
  林默言闻言伸出手臂环上方宇的脖颈,让对方带著他起来,方宇笑笑,把人一把搂起来,然後摆成趴跪在床上的姿势,龟头在花穴蹭了两下,就猛的撞了进去。

  「啊……」林默言扬起脖颈,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方宇没有再像方才那样心不在焉的插干他的花穴,而是股足了劲儿一心一意的充满他。

  方宇一只手臂紧紧的环住林默言的腰,在撞上他臀部的时候,把人往自己怀里带,让肉棒进入的更深,直捅到对方花穴的最深处。

  他的另一只手臂往前伸,来到林默言的胸前,揪住一颗还沾著自己口水的乳头就前後左右的拉扯著。

  花穴被狠力的操干,淫水被抽插的喷溅在两人的结合处,黏黏湿湿的感觉让林默言体会到自己的花穴是多麽的敏感。同时,乳头又被无情的玩弄著,但是这带了些痛楚的快感叠加在花穴处传来的酥麻上,别有一番滋味。

  方宇的手并不满足於扯弄乳头,他伸出手掌把软嫩的乳肉包在里面,然後不停的揉弄著,两个又薄又软的小包子被他像揉面团似的来回玩弄著,像是最心爱的玩具般一刻都不舍得松手。

  他挺腰插干著身下不停淫叫的母兽,直到把花穴里插出一股股的热流,前面的性器也喷出白浊,两个地方同时达到了高潮才停止。

  方宇没有给林默言喘息的时间,他把对方翻身推倒在床上,把对方修长沾著淫水的大腿环在他的腰上,将自己粘著层粘腻淫水的肉棒抵在後穴。

  林默言的後穴早就被插干的可以自动的分泌出液体,此时已经完全做好了被捅干的准备,方宇就著滑腻的淫液把肉棒一寸寸的捅进去,接著就是一阵猛烈的抽插,他瞄准了穴内最敏感的那一点,不顾林默言往上逃窜的身体,凶狠的撞击上去,这样的剧烈刺激使得後穴持续的紧缩,把巨大的肉棒绞的没有一丝缝隙。
  穴壁被热烫的肉棒摩擦的温度不断升高,像有一根火棍在里面抽插一般。
  林默言想逃逃不了,只能一边哭喊著,一边高声呻吟,连续的快感快要把他击垮了,在一阵暴风骤雨般的猛插之後,他终於嘶喊著达到了高潮,同时肉棒也哆哆嗦嗦的射出了稀薄的精液。

  而此时的方宇还没有得到满足,他趴在林默言的身体上,咬住肿大的乳头,动用口腔内的每一分力量吸裹著,直到嘴里尝到一丝甜液──林默言的乳汁真的被吸出来了。

  同时,方宇一阵激动,还埋在对方後穴持续抽插的性器终於满足的射出了浓精。

  方宇来不及告诉林默言他出了乳汁的这个消息,他欣喜的吸吮著得来不易的乳汁,似乎是要把里面的乳汁都榨干,吸了一会儿这一边,方宇又转移到了另一侧,这一次很轻易的就把甘甜的乳汁吸出来了,他像饥渴了好久的婴儿一般饮著源源不断的乳汁。

  被干的声嘶力竭的林默言,在方宇吸他乳头的时候,只觉得有一道热流从他的乳房深处冲到乳尖处,他只以为这是高潮後的余韵,因为乳房上的这种感觉让他一直闷闷的胸口轻松了很多,让他舒爽的直想叹息。

  直到他发觉方宇在吞咽著什麽,而自己原本微鼓的胸部好像变得平坦了点,并且似乎真的有液体从奶头的小孔里面流出来,他才带著怀疑,沙哑著嗓子问道:「方宇?你在干什麽?」

  这时候方宇已经喝了半饱,他抬起头,舔舔唇边的白汁,坏笑的说道:「宝贝,你真的被我吸出奶汁了,又香又甜。」

  林默言一脸的不相信,他仍心存疑惑,便又问了一遍:「真的?」

  方宇挑眉笑了笑,然後低头吸了好几口乳头,接著抽出还插在对方後穴的性器,与林默言面对面,他低头吻上对方被他之前啃的发红的唇,把嘴里新鲜的乳汁度到林默言的口中,林默言还来不及拒绝,乳汁便顺著舌头滑进了自己的口腔,一股甘甜在唇齿间蔓延开来,好像真的是乳汁啊……

  林默言一时间不知道该怎麽反应,就在呆愣的这段时间内,方宇又往他嘴里喂了好几次的奶汁,直到再也吸不出来汁水,方宇才停止了汲取的动作。

  甘甜的滋味仍徘徊在唇齿间,林默言是真的相信了这件事,他出奶了……
  林默言的接受能力还是比较强的,毕竟连生孩子这种事他都做了,出奶也不算是什麽奇怪的事了,於是他也就自自然然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不过,好像有个很重要的问题啊。

  林默言拍拍方宇玩著他乳头的手,问道:「方宇,儿子是不是也应该喝这个啊?」

  方宇脸色一变,像被抢了玩具的小孩似的大声抗议:「不行,宝贝的奶子和奶汁都是我的,不能给那个小子吃!不准给他吃!」

  「……」林默言揉揉被震得发疼的耳朵,想了下,建议道:「你等明天挤一点出来,放在奶瓶里,看看他吃不吃吧,那也是你儿子,你别虐待他……」
  方宇不大情愿的答应了,然後抱著能产奶的自家宝贝,一个乳头放在手里捏著,一个乳头叼在嘴里含著,直接睡了……

  林默言倒也习惯了方宇的占有欲,无所谓的由著他霸占著自己,也一并沈沈的睡去。

  第二天的时候,方宇在林默言的提醒下,不甘不愿的挤了点乳汁倒进奶瓶里,往被饿得哭闹个不停的儿子嘴边一送,那小子先是一脸满足的裹了两口,接著就发现不对劲了,然後小脸一偏,小嘴一撇,嚎哭起来……

  林默言急忙又拿了个奶瓶冲了奶粉放在冷水里冰著,几分锺之後温度就降下来了,他拿著奶瓶走到还在抽抽搭搭哭著的儿子身边,调整好角度把奶嘴儿放在他的唇边,这小子美滋滋的就喝起来了……

  林默言和方宇对视了一眼,看来自己儿子喝惯了奶粉了,连母乳都不认了。
  方宇抱著林默言笑著说道:「宝贝,儿子不识货,从今以後,你的奶子和奶汁都归我了!不准再说给他喝的话了!他一点都不珍惜!」说完就把原来奶瓶子剩下的乳汁咕咚咕咚灌进自己肚子里了。

  「……」林默言无语,他看著霸道的宣誓主权的方宇,最终接受了这个事实。
  这个人的占有欲,他早就体会到了,现在不过是又加了一项而已,其实这全是源於这个人的爱,不是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