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殡仪馆宁静夜】(下)【作者:思無邪】
字数:115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下

  一天下午,静怡被老耿叫到了门房,静怡以为他今天又看上哪具新来的女尸,想晚上找自己去伺候。可到了那里,又感觉不是。

  开始的时候,老耿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静怡闲聊,好像有什么想说的话,可又一时说不出口,再加上大门上时有车辆进出,因此耽搁了好半天,最后连慢性子的静怡都忍不住了,主动催着,老耿才说出了今天叫静怡来的原因。

  老耿有个老乡,扯起来也算是他的远房亲戚,很早就被外出打工的老公抛弃了,天生不服命苦的她,一边拉扯孩子,一边白手起家,从小生意做起,现在已经是市里一个不小的老板。可惜命运总拿她开玩笑,就在年前,她的儿子检查出来患有脑瘤,虽然花了很多钱治疗,可最终也没能挽回,头天夜里刚刚去世了。这个儿子从小跟着妈妈吃苦,却非常懂事好学,可就因为太好学了,加上他母亲在创业当中,受了很多没文化的亏,所以对儿子的学业要求严格,孩子上完高中上大学,上完大学又考研,到现在二十五六岁了,别说结婚,连女朋友都没谈过。这时候孩子去世了,母亲觉得太亏欠孩子,又想孩子走得太早了,真正的人生都没体会过。不知道她从哪儿听说有的地方有人倒卖尸体,给人配阴婚,于是她也想走这一步,给儿子弥补点遗憾。

  可那种生意只是听说,没门没路的,一时该怎么解决呢,也算病急乱投医,这位母亲想到了在殡仪馆工作的同乡亲戚老耿。于是第二天中午,她拿着不少的钱,找到了在殡仪馆,直接了当就说明了来意。一开始是把老耿吓了一跳,虽然自己玩着奸尸的勾当,可人不知鬼不觉的,不会出什么大事,相比之下,盗尸就是大事了。而且,那些盗尸的都是从山野老坟下手,不易被发现,或者不好追查,这没听说能从殡仪馆盗尸的,那真发生了不被查个底掉才怪。所以老耿也很干脆的拒绝了。可那位母亲一个劲的恳求,又是哭又是塞钱,搞得老耿又尴尬又无奈。
  最终被逼得没有办法了,老耿突然想到了静怡。那个老乡不就是想让儿子当回男人嘛,就算真配个阴婚,不也只是名头嘛,哪比得上和一个真正的女人来一回更好的。但又想着这事毕竟和平时玩得不同,自己和尸体上床,那顶多算是一夜情,但一个活人去和死人配阴婚,这听起来有些太丧气了。所以老耿不敢贸然做主,只含混着说让老乡回去等消息,就先把她打发了,并且也死活没收她的钱。
  「这不,把她送走了,我就叫你来了。我可没答应她,也没跟她说你的事。」说这话时,老耿一付憨厚的样子让静怡看了只想笑。

  配阴婚的事,静怡老早也听说过,倒是没想到过活人和死人配阴婚,并且她根本没有什么计较忌讳,只是听到这个母亲和孩子的故事,觉得她们非常可怜,也能体谅那位母亲的心情,所以静怡思考了一会儿,也就同意了。老耿没想到这姑娘这么开通,又反复问了好几遍,看静怡是不是真的愿意。静怡说,反正自己喜欢冰恋,喜欢和尸体爱爱,这次的话也没什么不一样吧。要说不一样,那就是以前都是偷偷着,绝对不敢让别人尤其是死者的家人知道,这次却是死者家人同意,甚至是恳求她这样做。那有何不可呢。

  在确定了静怡的想法之后,老耿跟那位老乡通了话,但静怡这事实在太不好理解了,所以老耿并没在电话里明说,而是从单位请了假,直接去了那位老乡家里。一个小时以后,静怡接到了老耿的电话,说已经跟老乡说了静怡的事,不过言下之意,只是说了静怡愿意陪她儿子一晚上,却没有说静怡一直都喜欢,也经常玩冰恋的事。那位母亲听了非常感激,激动得不知道怎么好,说让她准备一下,那个老乡要亲自开车过来接静怡去她家。静怡听到后觉得那样太招摇了,最后决定要了地址,她自己打车去。

  在等电话的时间里,静怡已经大概准备了,等放下电话,静怡就准备动身,又想着电话一放就出发,显得自己有些太心急了,好像等不及要去嫁死人一样。于是又东拉西杂的做了些家务,磨叽了差不多一个来小时才慢慢走出了单位。打上车之后,坐车也就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一片别墅区,按照门牌找到位置,那是一栋两层小别墅,静怡按了门铃,开门进去后,迎上来的只有老耿一个人。老耿跟静怡说,刚才打完电话之后,那个老乡就出去了,说是要准备一些东西。
  静怡随老耿进了房子,里面装修得非常豪华,但吸引静怡的首先是挂在客厅墙上的一张照片,那是一张合影,里面有一个看上去非常精明,却脸带岁月痕迹的女人,和一个斯文秀气,戴着眼镜,留着短发的小伙子。两人长得非常相像,不问也知道,这个女人就是老耿的同乡,那个小伙子就是她的儿子,也就是即将要和自己「结婚入洞房」的人。

  老耿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静怡,说:怎么样,小伙子是不是挺帅的,可惜了。他就在里面卧室,你要不要先见个面?

  一听这话,静怡居然脸红了。好像真的是来相亲一样,静怡点点头,老耿带着静怡走到了里间屋,房间收拾得非常整齐,有很多书,一张双人床中间,那个小伙子安详的躺在上面,身上盖着一条薄被。被子和床单都扯得非常整齐,从这一点静怡更加体会到了那位母亲的伤心,坚定了自己要成全这位母亲的决心。
  这时候,门外传来声音,是那位母亲回来了。老耿带着静怡走出卧室,静怡很不好意思的躲在老耿身后,今晚就要和这个小伙子「结婚」了,那这个女人就成了自己的「婆婆」,而且这还是老耿以外,第二个知道自己秘密的人,静怡越想越觉得难为情。最后是被老耿从身后扯了出来。

  静怡这才看见,对面站的就是照片中那个女人,不过比照片中显得更加憔悴。这个女人站在客厅中间,手上提着大包小包,也正看着静怡,她虽然已经从老耿嘴里知道了静怡的事,可老耿只说认识的一个女人愿意,并没有介绍静怡的情况,在她的意识里,能这样做肯定是一个人老珠黄,体胖腰粗,很久没有男人,又想利用这个机会挣一笔钱的丑妇。但万万没想到,那个愿意和自己儿子阴婚,还愿意陪儿子一夜,让他成为男人的人这么年轻,这么漂亮。

  两个女人都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见面打招呼,还是老耿出来打圆场,一边招呼着她们坐下,一边相互做着介绍。这个女人姓刘,老耿让静怡叫她刘姨。老耿没跟刘姨说静怡的名字,只说姓林。

  刘姨拉着静怡的手一个劲的夸赞,又漂亮又年轻,心肠又好,愿意成全她这个老婆子。自己儿子没福分,要是生前能遇到这么好个姑娘就好了,说到这儿刘姨又开始抽泣,老耿一边劝着她,一边心里想,要是你儿子活着,咱们静怡还不一定看得上,况且要不是你儿子死了,你会找一个喜欢冰恋的儿媳妇,才怪。当然,此时此刻,他并不会揭穿,这只不过是缓和气氛的场面话。

  看刘姨扯多扯西的样子,老耿知道她是有些抹不开提正事。只好再次发挥主动,指着刘姨刚才提回来的东西问,她是去买啥了。这话一下提醒了刘姨,她转身打开了那些大包小包,愿意都是些结婚用的东西,什么红喜字,红蜡烛,化妆品,头饰,还有三件红色的旗袍。老耿说干嘛买三件,刘姨说都怪他没说清楚静怡的身材胖瘦,所以只好大中小号,各买了一件。

  刘姨急忙忙把三套衣服里最小的一套拿出来,让静怡去换上。静怡心想既然都答应人家了,那就好人做到底,老人家怎么高兴怎么来吧。可拿着衣服,又不知道去哪儿换。老耿一指停有遗体的里间卧室,说:就到那儿换呗,还怕不好意思啊,他又不会偷看。再说,马上就是要睡一块的人了,还害什么羞。

  静怡一想也是,于是拿着刘姨递来的衣服进了房间。她关了门,把衣服放在床上,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在遗体边上脱光衣服,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这次却让静怡感觉异样,想起这会儿,房间外的两个人可能正在布置红烛喜堂,相比以前那些只能算是「一夜情」的关系,身后这具遗体过一会就要成为自己的「老公」了,静怡心里竟有些初为人妇的喜悦,第一次和「未婚夫」见面,就要脱光光,静怡很有些害羞。因此,在换衣服的过程中,静怡始终背对着床,好像床上的遗体真会偷看一样。

  脱下衣服,换上旗袍的时候,静怡看到了上面的吊牌,价格高得吓人,静怡心想,看来另外两件也不会便宜,这位母亲确实是太伤心了,这完全是指着花钱解心疼。换好旗袍,静怡又打开饰品的袋子,戒指项链手镯头饰一应俱全,而且都是非金既钻。没办法静怡只好重新盘了个发型,否则这些头饰根本没法戴。静怡知道,这些都是刘姨买给她儿子看的,所以也不在意样式,总之是让这位母亲顺心就是了。戴好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静怡又打开刘姨买的一堆高级化妆品化了下妆。静怡平时并不太化妆,不过作为一位仪容师,她的化妆技巧却是很棒,虽然只是简单的清水脸,也一下子把她原本就美丽的脸变得更加动人了。

  外间客厅里也收拾好了,老耿来敲了敲门,静怡于是开门走了出来,不愧是人靠衣装,稍微这一收拾打扮,静怡简直可以用光彩照人来形容。平时里是一种清新百合的感觉,如今却是一朵绽放玫瑰。一看到静怡,老耿鸡巴都硬了,一想到场合不对,赶紧用手挡住,生怕刘姨看见了责怪。其实刘姨根本没注意他,眼睛也都盯在静怡身上,这么好的儿媳妇,儿子生前没福啊,想到这儿又开始抽泣了。好在马上又强自忍住,过来拉着静怡走进了客厅。

  静怡看见客厅里贴了好多喜字,自己刚出来的卧室门上也贴了,客厅中央的大沙发后面贴了一个最大的双喜,前面茶几上放着两只点燃的红烛,红烛下放着一个镜框,正是那个小伙子的一张单人照。接下来按照传统的中式婚礼,刘姨居中而坐,耿叔就算是证婚人和亲属代表,静怡捧着小伙的照片,给刘姨行了礼,敬了茶,和照片喝了交杯,当然有一杯是散在地上了。这样仪式就结束了,虽然简单,但静怡却配合得非常认真,脸上洋溢的笑容也恰到好处的代表了一个新娘子的幸福喜悦。

  按照刘姨的意思,能拜了天地就已经足够了,不需要静怡真的陪儿子过一夜,她的心愿已经很满足了。反倒是静怡坚持一定要履行自己「当妻子」的责任。最后,静怡捧着照片,在刘姨和耿叔的陪送下走进了新房。静怡告诉许姨,自己答应的是做他的新娘,那就要做好新郎该做的事,这一夜她不仅是陪着她儿子睡一夜而已,还会尽妻子的本分,让他体会做男人的滋味。静怡还提出,刘姨可以留在房间里,亲眼见证这一刻,她说这是自己能为老人家的一份爱子心,做到最大的敬佩了。

  刘姨想着身为人母,怎么能亲眼看着儿子洞房,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未婚少女,能和自己的死儿子拜堂,还愿意陪他渡过在人世的最后一晚,自己已经再无奢求了。刘姨谢绝了静怡的提议,又说了很多感谢的话,这时候耿叔识趣提出要回殡仪馆,刘姨借着送客,自然就从新房里退了出来。她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和老耿聊了很久。她想给一对新人多一些二人世界的空间。

  刘姨和耿叔走后,房间里只剩下静怡和那位新郎倌。静怡轻轻坐在床沿上,和他聊了起来,聊自己曾经的恋爱,自己如何有了这个爱好,知道是不是因为和他「拜了堂」的原因,静怡对他有种特别的亲近感,很多从来没对人说过的话也都说了,说到最后,静怡觉得他们已经相当熟悉了,似乎该进入正题了。

  静怡站起身,开始去掉身上的装饰,然后脱下衣服,这次她不是背对小伙,而是面对着他。这次和以往也不同,她没有一次都脱光,而是留下了内衣。静怡上了床,掩开被子,开始帮小伙子脱下衣服。让静怡没想到是,这个外表斯文的小伙子,却天赋异禀,有着一根本钱十足的大家伙。静怡脸上一红,竟有些害羞。虽然还是软软的缩成一团,但静怡含进嘴里的时候,头一次有了包含不住的感觉。
  静怡一面含着软软的阴茎品尝,一面抬起眼皮看着小伙子的脸,嘴里还得时不时缓口气,这么大的一团包在嘴里,静怡第一次感觉有些「玩不转」了。静怡采取了平时不常用的方式,把肉棒和肉蛋两部分分开来品尝,她发现这样的感觉也不错,忘我的投入让她没注意到,此时门外多了一双眼睛。

  虽然故意想在外面多耽搁些时间,回来得是晚了一些,但因为静怡有和遗体聊天的习惯,加上这次又是自己的「新婚之喜」,所以和新郎聊得有些多了。等到刘姨回来的时候,静怡才刚刚开始替新郎做口交服务。刘姨走时顺手带了房门,可并没关严,恰巧留下了一条缝隙。此时刻刘姨正站在门缝外,惊讶的看着房间里的一切。

  她没有想到这个温柔可爱的小姑娘所说的陪儿子一夜是这样的陪法,她居然真的把自己死去的儿子当成老公一样,为他做着很多正牌妻子都不愿意做的事。她看到这个小姑娘,抱着自己儿子的软JJ舔得津津有味,然后从旁边的盒子里拿出来几件什么东西,不知道怎么一阵捣鼓,儿子那死去的身体活了似的,生殖器竟然高高翘了起来。刘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她分明看见,这个魔术师一样的女孩儿,脱掉了身上的内衣,扶着儿子的JJ坐了上去,那传来一声呻吟是那么满足,那么充满幸福。刘姨觉得这幸福的呻吟不是静怡一个人发出来的,也是他儿子的幸福之声。她对这个女孩儿的感谢,更加深重了。她在心里暗暗作了一个决定,然后轻轻离开房门,回到楼上去计划将来的事了。

  静怡闭着眼,感受着从未有过的满胀,这小伙子的阴茎注水后比她原想的还要大,塞进阴道后竟有些不能适应,静怡坐在上面,静静地感受着这种满足感。过了些时间,阴道里的满胀感已经适应,一种酥麻的渴望开始蔓延,静怡摆动起腰肢,试图用阴茎的摩擦去止痒,得到的效果自然是相反的。于是越痒越磨,越磨越痒,静怡的身体动得越来越欢,开始只是腰,接着是臀,最后整个身体都动了起来,欢畅的呻吟从平时羞涩的嘴里发出,新婚之夜的第一波高潮如期而至。
  静怡无力的伏在小伙子身上,胸膛上传来的冰凉和下体传来的火热,是静怡最喜欢的两种感觉。她的脸贴在小伙子脸上,同样的冰凉,显得静怡的脸更加滚烫。静怡喘了几口气,转过脸和小伙子面对面看着,对方还是那样安详,静怡假装出一付生气的样子,心中骂着,你老婆都累成这样了,你还这么淡定,装酷也装得太厉害了吧。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一边想着,一边凑到小伙子嘴边,温软的滑舌努力朝他的嘴里挤去。

  小伙无力的嘴唇很快被静怡攻破,她的舌头顺利的探进了小伙嘴里。静怡又有些不服气,自己把最宝贵的地方都让他插了,可到现在才得到这位新郎的吻。想到这儿,好像要争回损失一样,静怡吻的特别贪婪,软软的舌头在小伙子嘴里搅得水声啧啧,小伙子的舌头也被带动着像是活了一样,热烈的回应着。两人的舌头在一起纠缠,在一起打着旋儿,拧成麻花。静怡运用自己的口技,一会探过舌头去小伙子嘴里搅弄,一会又把他的舌头吸进自己嘴里吮吸。吸到动情之处,腰肢又忍不住摆动起来,于是很快又迎来了一次新的高潮。

  第二次高潮过后,静怡换了一个姿势,她转过身子,把自己的阴唇压在了小伙子的嘴上,自己则含住了小伙的鸡巴。这样的69花样,静怡很少做,但既然是要「老公」变成男人,那怎么也该让他尝尝女人的味道。静怡尽可能的一心二用,一边伺候着嘴里的肉棒,一边享受着阴唇在嘴唇上摩擦的快感。

  也许很多人不知道,人在死后的一段时间里,毛发还会继续生长,加上皮肤的收缩又会让皮肤里的毛囊突出。这个小伙子就是这种情况,下巴和嘴唇边刚刚生出来两三毫米的胡茬正坚硬的挺立着,静怡柔嫩的阴唇从上面摩擦而过,那种感觉非常惬意舒服。以至于她很多时候只顾着享受自己下体的快感,而忽略了嘴上的动作。这让静怡心中有了一丝愧疚,觉得自己只顾自己享受,忘了尽一个老婆的责任。为了不再有这样的情况,静怡干脆把小伙的肉棒整个吞进嘴里,保持着深喉的状态,而不再吐出。这样即使下身的感觉有多舒服,也可在始终保持为「老公」服务的状态了。

  静怡的阴唇在小伙的嘴上摩擦着,节奏越来越快,动作越来越大,摩擦的范围从嘴唇扩大到了鼻尖和下巴,高挺的鼻尖深深的顶进静怡的阴道,长满胡茬的下巴刮蹭着静怡的阴蒂。静怡淫水泛滥,春情四溢,她兴奋的想要大声呻吟,又舍不得放开喉咙里插着的肉棒,于是骚情的呐喊变成了闷绝的呜咽,临到又一轮高潮时,静怡几乎是把嘴里的鸡巴吞进了胃里,她整个脸深埋在小伙胯下,拼命的用喉咙套弄着小伙的龟头,像是对他的一种报复,报复他那让人又爱又恨的嘴唇,鼻尖和下巴。

  这一次的高潮过后,静怡陷入了无力的状态,她就这样保持着69的姿势沉沉睡去了。所幸的是在迷蒙之际,她没忘了把喉咙里的鸡巴吐出来,否则她真可能一夜之间被新婚「丈夫」的鸡巴闷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静怡像个章鱼一样缠抱在小伙的怀里,自己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醒来过,自己换了睡姿。身上还盖着一床被子,静怡下意识的感觉到,这是刘姨给他们盖上的。想到这儿,静怡有些不好意思了,不知道刘姨是什么时候进来过,不知道她都看见了什么,心里会怎么样看待自己。静怡起床穿好了自己昨天来时的衣服,她觉得自己应该离开了,否则呆久了,真有了些不舍。可又害怕走出房间的门遇到刘姨,犹豫要不要在离开时给她打声招呼什么的。所好的是,等到静怡和小伙做完了吻别,走出房间之后,并没有发现刘姨,看来这位体贴的长辈也害怕静怡这小姑娘难为情,所以主动回避了。

  客厅的茶几上,静怡的包包旁边放着一张字条,上面写了很多感谢的话,并说虽然这样的「结婚」并不是真的,但在她心里,已经把静怡当成了自家的一分子,如果不嫌弃的话,她希望收静怡为干女儿。如果静怡接受这个提议,就请她届时参加儿子的葬礼。另外纸条旁边还放有一个信封,里面是一笔数额不小的现金。静怡知道,这是之前耿叔替她答应这事的时候,提出的条件。静怡也没多想,所信封放进了自己的包里,然后带上门离开了。

  两天后,小伙的葬礼在静怡所在的殡仪馆举行了,静怡真的出席了仪式,而且还主动的在袖子上戴了一挽黑纱。这个举动让刘姨感动非常,拉着静怡的手到处给别人介绍,这是自己的干女儿。对此善良的静怡并没有反对,她的心底也下意识的把这位刘姨当成了亲人,因为她的儿子怎么说也是和自己举行过「婚礼」的,自然和平时在殡仪馆的「偷情」行为不同。可有一件事是静怡没有想到的,在葬礼结束后,刘姨单独把静怡叫到了一边,给了她一个文件带,里面装着静怡和小伙举行婚礼寻套别墅的房产证和钥匙。静怡第一反应是拒绝,但最终也没有拗过刘姨的热情。

  第二天,静怡把这事告诉了老耿,并且提出这事是由他促成的,自己要好好感谢一下。老耿客气的说不需要,他很理解他那位老乡为什么这么做,用不着静怡感谢自己。静怡也没争论,突然问了老耿另一个问题:耿叔,你听说过换妻吗。
  「换妻,好像听说过,现在城里有些人喜欢玩这调调。怎么了。」

  「那耿叔想不想玩。」

  「我玩啥,我一辈子光棍,老婆没有,换个啥。」

  「我呀,我可以临时充当耿叔的老婆。」

  「小妮子,你这是给人家当老婆当上瘾了,说,究竟是啥意思。」

  「呵呵。」静怡一阵窃笑才说出真实的想法,原来当天殡仪馆送来了一对因车祸丧生的夫妻,静怡对那个老公很欣赏,而那个老婆也很漂亮,虽然两人脸上都有些伤口,但好在并不严重,没有影响到两人的容貌。说到这里,老耿已经知道静怡的想法了,她是想约老耿一起,玩一次人尸4P交换。

  老耿一听静怡这话,也马上来了兴致,最近没遇到什么看上眼的,老耿也有日子没玩了,有时候实在需要,只能叫静怡这小妮子来帮忙。虽然有这么年轻美丽的姑娘当炮友,但心中对女尸的那份喜爱,始终是无法被代替的。这会听静怡一说,老耿恨不得马上跟静怡去太平间看看,可静怡说现在是别人值班,他突然过去看不到不说,还会显得很奇怪。老耿一想也是,只好耐着性子等天黑了。
  好容易盼到了半夜,除了最前边一片灵堂区,有两家家属在守灵之外,整个殡仪馆已经是一片死静。老耿带上手电,装着巡逻的样子,晃晃着到了静怡的仪容间。门并没有锁,轻轻推开一看,静怡正穿着白大褂,坐在平台边,为台上一位逝世整理着仪容。老耿进了屋,顺手反锁了门。他看到静怡正在理容的这位逝者是名男子,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年纪,五官轮廓分明,仔细看,能看出有一些伤口,不过在静怡的处理之下,已经很不明显,这人长得非常结实,身上的皮肤是深麦色,一看就是经常做户外运动的人。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出车祸的老公?」

  「是啊,你那位在那儿。」静怡早知道老耿进了屋,但手上的工作还没有结束,所以并没有抬头看他,而且她知道老耿现在唯一关心的是那位女伴是什么样。在静怡的示意下,老耿走到另一张平台边,掀起了盖在上面的白布单,一具优美的女性遗体露了出来。安详的容颜带着生前折服众人的美丽。让老耿高兴的是,这具遗体是完全赤裸的呈现在他的眼前。她看上去才二十多岁的年纪,身体保养得相当完美,看得出也是经常运动的类型,应该是做瑜伽有氧操一类的运动比较多,使她身体的线条流畅而富有起伏。遗体已经被修整过,脸上身上的作品都做过了处理。这果然是一具能够引起老耿全部性趣的美丽身体,老耿等不及静怡结束工作,先忍不住双手齐上,在女体上抚摸了起来。这位少妇非常丰满,有着一对D杯的大胸,这一点让老耿受不释手。两只奶子在他的手里被各种揉捏,变幻着各种形状。还有一点让老耿喜欢,也许是因为经常户外运动的原因,少妇的体毛都进行过修整,阴部的卷毛大部分已经被刮得干干净净,只在阴阜上留下了长条形的一小块。老耿分开了少妇的双腿,这样他可以一边揉着两只巨乳,一边清楚的欣赏少妇美丽的私处。

  看老耿玩得这么投入,尤其看到少妇的乳房在老耿有力的大手中变形,静怡的春心也荡漾起来,她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剩下的工作,走到了老耿和少妇身边。按以往和老耿一起玩的习惯,静怡都是先伺候老耿和他的「女伴」然后再解决自己的需要。这次虽然自己也有了男伴,但她还是习惯性的先走到了老耿身边。静怡在老耿脚边跪下,解开了他的裤子,老耿显然也是有备而来,一条长裤以外,里面别无他物。

  静怡握住老耿的肉棒开始为他做起口交,这是以往的规定程序,为他口交是为了让老耿的武器进入更好的状态,但今天的老耿格外兴奋,不需要静怡的服务,肉棒已经早早挺立。不过静怡还是像往常那样,舔了一阵子,然后静怡趴到平台上,把头埋进少妇两腿之间,不少妇口交。这倒是必须的,因为已经死去的少妇,任老耿再怎么玩弄双峰,也不会有生理反应而分泌润滑的液体。静怡舔得非常认真,甚至可以说非常享受。从第一次为老耿这样服务以来,静怡早就喜欢上了这种啦啦的感觉。舔着女性遗体的私处,会有一种非常奇特的兴奋,大多时候遗体私处的气味和味道并不会好,但在整理仪容之时,静怡都会对遗体进行必要的清洗。只到之前一次,由法医部门送来了一个被奸杀的少女,那个少女非常漂亮,而且老的死法让老耿产生了怜悯之情,所以对她非常在意。遗体送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法医部门的人走后,就只剩下了当天值班的静怡和帮忙搬运的老耿。一见之下,老耿有些迫不及待,在催得很急的情况下,静怡没有洗澡遗体就伺候老耿玩了一次。当时在舔那位少女私处的时候,里面竟然还流出了精液,意外的遭遇让静怡非常尴尬,可又别样兴奋。借着老耿催促的借口,静怡将遗体中流出的精液全都吃了下去。那次的经历让静怡获得了新的乐趣,每当回忆起来时,静怡都忍不住的春心荡漾。所以从那以后,凡遇到类似情况,静怡都会故意不清洗遗体,希望两次获得惊喜。不过遗憾的是,从那之后,这种事再也没有发生过。
  没想到这次,当静怡的舌头伸进少妇的阴道,想送一些唾液进去润滑时,敏感的舌尖上传来了熟悉的味道。没错,那的确是精液的味道,而且那味道还很清晰。静怡几乎可以肯定,在车祸发生前不久,这位美丽的少妇刚刚受到过男性的滋润。只不过,滋润她的是不是旁边躺着的那位老公就不得而知了。当然这不是静怡会关心的问题,她发现那股味道之后,整个身体都兴奋了,她努力的伸出舌头,想采撷更多的蜜汁。功夫不负有心人,更多的精液随着静怡的舌头和唾液,从阴道深处缓缓流出。静怡忘情的舔舐着,这些精液进入静怡身体后,就瞬间变成了淫水,从静怡的阴道中涓涓而出,打湿了身上穿着的大褂。

  静怡没发现自己舔的时候已经忍不住发出了阵阵呻吟,这声音吸引了老耿的注意,他憨笑着走到了静怡身后,掀起大褂的下摆,果然,里面是一丝不挂的肉体。掀起下摆,老耿粗糙的手指顺势就搭到了静怡的臀缝上,因为那里太过润滑,手指几乎是自动插到了阴道里,老耿甚至感觉自己是被吸进去的。

  下体遭到入侵,静怡的喉咙发出了长长一声呻吟,因为张嘴出气,刚舔进嘴里的一股精液差点没流出来。弄得静怡急忙把嘴凑到少妇的阴唇上,堵住了精液外流的去路。

  说起来,老耿不是一个很懂情趣的男人,不会有什么前戏,更不会调情制造气氛,毕竟这是个打了一辈子光棍,更多时候只对尸体有性趣的男人。所以他在和静怡玩的时候,也都比较简单直接。刚用手指在静怡的嫩穴里抠了两下,就掏出鸡巴塞了进去。虽然这显得有些粗暴,但和那些冰冷的尸体相比,这已经算是非常主动的配合了,所以在静怡看来这并没有什么不能接受,反而因为这种粗暴的表达,填补了她从尸体那里得不到的被征服感。

  老耿插入以后,马上开始了抽插动作,静怡的头被带动着在少妇胯间撞来撞去,好在已经有了之前多次的适应,在这样的影响下,她还是能够继续完成为少妇润滑的任务。不过老耿并没有在静怡身上浪费太多时间,只插了几十下,就拔出了鸡巴,一拍静怡的屁股,静怡知道老耿是让她腾地方,乖乖让开了少妇胯间的位置。老耿挺着裹满静怡淫水的鸡巴,双手抓着少妇的双腿往怀里一扯,粗壮的肉棒顺着静怡的口水铺设的轨道,顺利入港,插进了少妇遗体的阴道。

  看着老耿已经顾不上自己,静怡回到了停放男尸的平台边,还是老习惯,脱掉了身上唯一的大褂,爬上了平台,开始用嘴把玩男尸软软的阴茎。然后用老办法为阴茎注水后,静怡跨坐了上去,开始享受冰与火交织的快感。当静怡获得再次高潮后,旁边的老耿也完成了第一次发射。老耿把两个平台推到了一起,然后走到了静怡身后,把男尸移到了平台的最外沿,又示意静怡换了一个和男尸十字交叉的姿势,这样静怡的腿和屁股就差不多在平台以外了。

  男尸的阴茎还插在静怡的阴道里,老耿在静怡的阴道外摸了一把,然后把满手的淫水抹在了静怡的屁眼上,接着又往里面插进了中指。静怡知道老耿要做什么,这正是她期待的。果然老耿的中指在屁眼里随便捅了几下,算是做了准备工作,就抽了出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根火热的肉棒。在这个过程中,静怡停止了屁股的扭动,等着老耿插进来,她知道这会自己已经可以不用出力了,因为老耿有力的动作会带动她的全身,当然也就带动了她的阴道在男尸的阴茎上摩擦套弄。
  插了一阵之后,老耿似乎想起了什么,他探了探身,抓住对面少妇的一条腿,把她拉近了些,因为这个动作,让少妇的两腿大大分开,一张湿漉漉的肉穴呈现在静怡眼前,那里面正缓缓流着浓白的粘液,静怡知道那是老耿刚刚射进去的精液。她也知道老耿这个动作的用意,是让她把少妇舔干净。静怡试着探了下身体,还是有些够不着,老耿抓着少妇的腿继续一扯,这次几乎是整个肉穴盖在了静怡脸上。

  静怡的下体感受着来自一生一死两根肉棒的恩泽,嘴上又从一具没有生命的女体私处舔食着带着体温充满活力的精液。这是她从未有过的刺激感受,在这份刺激当中,静怡在很短的时间里出现了连续两次的高潮。当她第三次高潮来临的时候,老耿的鸡巴从她的屁眼里拔了出来,塞进了静怡的嘴里。她当夜第三次品尝到了男人的味道。

  后来老耿出主意,和静怡一起把少妇抬到了男人的身上,让他们夫妻俩补过了一次夫妻生活。当然,男尸的阴茎插在少妇阴道里时,老耿也没忘了站在后面操进了少妇的菊花。而这期间,静怡主要负责的就是时不时的为老耿拔出来的鸡巴舔些口水,或者跪在老耿身后,趴下身舔弄两个男人的肉蛋。

  后记:那次特别的「换妻」经历,不算是静怡众多经历中最特别的,但却是她后来一直难忘的一次。因为那件事过没多久,老耿居然真的因为脑梗,突然去世了。这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和惊讶,当然,最吃惊的是静怡。好在是,长年的殡仪馆工作和她自身的爱好,让静怡早就看惯了生生死死。

  老耿没有什么亲人,他的葬礼最终是由殡仪馆办理的,当然办得相当简单。唯一显得隆重的地方,是静怡主动提出,愿意为老耿整理仪容,让他能走得好一些。这本身就是静怡的工作,所以谁也没有多想。没有人会知道,静怡提出这样的要求,一是如她所说,要让老耿走得体面些,另外更重要的是,她还记着之前对老耿的那份承诺。

  深夜时分,在静怡的工作间里,老耿的遗体静静躺在平台上,静怡回忆起了过去种种,心中也多少有些伤感。她认真地为老耿做好了仪容,然后解开自己的衣衫,慢慢爬上了平台。静怡心里想着,好容易有了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没想到会走的这么早。在被老耿发现以前,自己虽然也自得其乐玩得很自在,但自从有了这么个朋友,这个游戏好像有趣了很多。可惜从今往后,又要回复到过去那种单纯的爱爱当中了。

  静怡一边想着,一边俯下了身子,那条无数次进入过自己身体,坚挺有力的肉棒,此时也变成了一条软蛇。静怡张开嘴,把这条软蛇慢慢吞进了嘴里。这一次她舔的格外投入,以至于她都没有发现,靠墙的柜顶上,那只原本挡住气窗的纸箱已经不见,此时的气窗外,又有一双眼睛默默的看着屋内发生的一切。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