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欲,利娴庄】(18)作者:小手
字数:94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8章

  乔元笑道:「媛媛姐,你还是处女。」

  「啊。」

  大家一听,都面面相觑,随即乱哄哄,七嘴八舌,有人喊:「我才不信。」
  师烟舫冷笑:「我就坚决地不信,骗谁呢。」

  其他空姐虽然嘴上没说,心裡和眼神也都充满了怀疑。

  皇甫媛勐眨大眼睛,娇滴滴的佯装惊诧:「乔师傅,你这都能摸得出来,太不可思议了。」

  师烟舫直啐一口:「你就吹吧,你如果是处女,我也是。」

  皇甫媛也不生气,让人递过她的手包,她从手包裡摸出一张纸来,晃了晃,得意道:「这是上周公司的体检表,咱确实还是个处。」

  大家哗然,纷纷接过体检表细看,果然有主管医生,以及体检医生的共同签名,证明皇甫媛是「处女」。

  空姐们惊呆了,有人歎息:「媛媛绝对是华夏唯一的空姐处。」

  乔元不动声色,让得意洋洋的皇甫媛重新躺下,他轻声道:「其实,处女太久不是好事,你肯定内分泌失调,月经不正常,脸上会长痘痘,暗疮粉刺不少,脾气不大好。」

  「全说对了哟。」

  空姐们尖叫大笑,都夸乔元神了。

  其实,这种判断很简单,既不是乔元胡噱,也不是他医道有多高深,他只不过狡诈反应快,从近处观察中,乔元发现皇甫媛的额头和脸颊有若干小粉痘,一般来说,容貌出众的女孩会被众星拱月般对待,脾气基本不会好到哪,脾气不好的女人容易肝郁气滞,影响经期,这是很普通的中医常识,乔元信手拈来,说得煞有其事,刚好说中了皇甫媛身体状况,自然赢得了她,以及一众空姐的讚誉。
  皇甫媛也不否认自己有坏脾气,她美目闪亮,秋波好奇:「乔师傅,你小小年纪就这么厉害,你……你好可爱哟。」

  「你也可爱,你的腿很好看。」

  乔元把目光盯在皇甫媛的美腿上,他这一讚美引来了一片嘘声,「嘘,我们的腿就不好看吗。」

  乔元讪笑:「都好看的,但媛媛姐的腿最好看了。」

  空姐们撇着嘴儿,师烟舫不无嫉妒道:「她是兼职腿模,就略胜我们一筹啦。」
  「哦,怪不得媛媛姐的腿这么漂亮,腿模穿丝袜一定很好看。」

  乔元出手按摩了,他捏住皇甫媛的玉足,眼睛依然盯着皇甫媛的长腿,白毛巾似乎遮住大腿根部,但隐约能看到蕾丝的影子。

  空姐们吃吃娇笑,表情怪异,乔元再能假装「目不斜视」,也逃不过空姐们雪亮的眼睛。

  皇甫媛居然没用手去掩挡双腿间,任由乔元的目光在她身下乱看,小内裤是蕾丝的,半透明,发育成熟的皇甫媛绒毛繁盛,从小内裤的边沿露点儿出来很正常,她调皮问:「你喜欢看女人穿丝袜呀。」

  乔元嘟哝:「好像男人都喜欢看女人穿丝袜。」

  空姐们放肆大笑,纷纷逗乔元:「乔师傅有点色哦。」

  「全世界男人都色。」

  「确实如此。」

  皇甫媛深深呼吸,高耸的部位起伏着,她开始感受到血气贯通经脉的惬意,不由得轻柔呻吟:「我今天心情真好,身心都舒服,乔师傅,等会送我回家好不好。」

  乔元一愣,意识到医疗部一片寂静,空姐们都摒心静气,等着乔元的回答。
  乔元也没多想,他对有美腿有美足,又是处女的皇甫媛很有好感,便爽快应承了:「顺路的话,没问题。」

  「乔师傅住哪条路。」

  皇甫媛笑嘻嘻问。

  「莱特大酒店那方向。」

  「啊,我顺路。」

  皇甫媛惊喜说。

  其馀空姐都不是省油的灯,瞧出了两人来电,一个个来捣乱:「我也顺路。」
  「我也是那方向……」

  「我反着方向。」

  师烟舫有些遗憾。

  乔元眼珠一转,讨好道:「刚才让你生气了,我就先送你回家,然后再送她们回家。」

  「太好了。」

  师烟舫给了乔元一个兴奋的眼波。

  皇甫媛娇吟:「哎哟,好舒服,丝……乔师傅,快说说,我身体有什么病。」
  「你没什么病,你身体很好。」※※※这是乔元第一天来铭海上班,初来乍到,他没敢对空姐们太大胆,给皇甫媛按摩完之后,便当上护花使者,把几位空姐都一一送回了家,给空姐们留下了「不乱来」

  「稳重」

  的好印象,乔元不知道,空姐们还对他产生了奇妙的感觉,儘管乔元说保时捷是别人的,但空姐们仍认为乔元是个有前途的男孩,就凭他那高超的按摩技艺,以后必定拥有自己的保时捷。

  回到莱特大酒店已是深夜。

  乔元给王希蓉买了宵夜,王希蓉还没有睡,她穿着朱玫送的新睡衣,一边吃着,一边关切地询问乔元的工作。

  乔元对母亲无话不说,把在航空公司医疗部的工作情况细细说了一遍,听得王希蓉一惊一乍,且忧且喜,她没想到乔元的工作这么香艳,不仅给空姐按摩脚部腿部,还按摩身体的其他部位,空姐们居然只是穿着内衣内裤,想想这场景,王希蓉都觉得难为情。

  「阿元,工作的时候,你可别胡思乱想,要规规矩矩。」

  王希蓉的担心不无道理,儿子才十六七岁,虽然在街道溷的孩子容易成熟,但正直青春期的男孩很难经受住异性诱惑,万一乔元把持不住,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会让雷建达为难。

  「妈。」

  乔元很不以为然:「你太多心了,我在会所裡,也经常帮女人全身按摩,这是我的工作,你还怕我耍流氓吗。」

  王希蓉又是一惊:「啊,你在会所裡也……也帮女人全身按摩,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乔元不禁好笑:「我要不要什么事都要向你汇报才行。」

  王希蓉算是明白了乔元的工作内容,心裡好彆扭:「我还……还以为你在会所裡,只帮人家洗脚捏脚而已。」

  「哪有这么简单,我们要好好服务所有的顾客。」

  乔元撇撇嘴,话中有话,他何止要给女顾客全身按摩,必要时,还要给女客人提供性服务。

  王希蓉不懂这些,她觉得男人给女人全身按摩就已经很夸张了。

  「那些女人都愿意给你摸……摸身子,摸全身?」

  王希蓉很好奇。

  乔元道:「当然愿意给我摸了,来会所的人,无论男女都是想放鬆,有些人的身体出了状况,必须要按摩的,一般来按摩都要全身按摩,也有单独洗脚捏脚,捏肩膀的。」

  王希蓉瞪大眼珠子:「都是年轻的女子还是老女人。」

  「老的,年轻的更多。」

  见王希蓉惊诧的样子,乔元柔声解释说:「妈,你好土包子,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男按摩师给女人按摩身体很平常的,不是耍流氓,我的按摩很专业,好多女顾客都回头找我,专门找我按摩。」

  王希蓉温婉一笑,有所释怀:「我应该想到,你捏脚这么好,按摩身体也应该不错。」

  乔元挤挤眼:「妈妈如果想让我按的话,免费。」

  王希蓉蓦地脸红,把两腿一身,嗔道:「全身按摩就不要了,你给我捏捏脚,捏捏肩,今天穿高跟鞋,鞋跟太高了,有点不适应,脚腕儿挺酸的,捏完了我好睡觉,明儿要去看房子。」

  「看房子?」

  乔元吃惊不小,隐隐地猜到了什么,一问之下,果然是雷建达给母亲安排了一个豪宅住处,心裡好生鬱闷,可又不知如何反对,自从他父亲乔三坐牢后,乔元和他母亲王希蓉是再也不愿回西门巷,不过,住宾馆确实不是长久之计。
  「妈妈总不能老是住在宾馆。」

  王希蓉瞧出儿子不满。

  乔元哪能不明白母亲的心,他爱王希蓉,却恼她为了过好日子而背叛父亲。
  「你还没跟爸爸离婚呢。」

  乔元嘟哝着站起,去洗手间淨了淨手回来,一屁股坐上床,把王希蓉的玉足抓到手中,搁在大腿上,一招一式地揉捏起来。

  王希蓉脸红红地看着儿子,有一丝娇羞:「我没说跟雷建达那个,人家给地方我们住,为啥不住。」

  乔元悻悻道:「住了人家的地方,迟早就会……」

  王希蓉扑哧一笑,娇媚多姿:「人家雷叔叔帮你介绍工作,工资不低,他对你不错啊。」

  乔元冷笑:「对我不错是一回事,他如果不是想得到妈妈,也不会对我好。」
  「看你说的。」

  乔元不愿母亲失身给雷建达,但他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监管着母亲,似乎无法阻止王希蓉失身给雷建达了,乔元越想越气,情急之下狠狠捏住王希蓉的脚趾头:「我有工资领的,以后养得起妈妈。」

  王希蓉玉足微疼,蹙眉幽歎:「你有了稳定工作,妈妈很高兴,现在就连莱特大酒店也抢着要你,你已成了香饽饽,妈妈知道你以后肯定能赚到钱。但眼下,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妈妈不能等了,妈妈不愿意再过那种低人一等的生活,再说了,你爸爸什么时候出来都没个准,要是他真的三五年才出来,妈妈怎么过,妈妈怎么熬,你还小,你不懂。」

  「我当然懂,妈妈会想男人。」

  急怒中,乔元也不管了,想到什么说什么。

  王希蓉吃吃娇笑,并不介意:「懂就好,为了妈妈的幸福,你要理解妈妈,那次都跟你说了,雷建达对妈妈挺好的,他能帮我们过上好日子。」

  乔元低头无语,手中的雪白玉足被他狠捏着,他有诸多担心,他甚至担心以后再也不能给王希蓉洗脚捏足。

  王希蓉忍着脚脖的酸疼,柔柔说:「你也是想妈妈幸福的,你关心妈妈,你让朱阿姨帮妈妈买内衣。」

  乔元大糗,抬头瞄了瞄王希蓉:「朱玫阿姨说妈妈的内衣很旧了,我才求她帮妈妈买新的内衣。」

  王希蓉笑不拢嘴:「妈妈不是不想买新的,而是没有钱,你这样跟朱玫阿姨说,妈妈羞死了。」

  「我有工资,我帮妈妈买。」

  「你知道妈妈穿多少罩杯的。」

  「我……我不知道,妈妈告诉我。」

  「啊,阿元……」

  一阵难言的惬意舒适袭来,王希蓉不禁呻吟,她不知道,乔元用上了绝招,她挑逗王希蓉玉足的几个穴位,只要用适当的力道刺激,王希蓉会情慾大涨,浑身烫热,这不仅是乔元的秘密,也是他的独门绝招,这绝招百试不爽,可以对付任何女人,就算是贞洁烈妇,只要把脚足交给乔元,乔元都能激起烈妇的慾火。
  「妈妈请放鬆。」

  乔元诡笑,他喜欢王希蓉的睡衣,虽然睡衣不算很性感,但露出了膝盖以下的雪白美腿,乔元手走穴位,有意无意地捏摸滑腻的小脚肚,继而向上,捏揉王希蓉的雪白膝盖,他小心翼翼地逾越,一步步摸向王希蓉的大腿。

  「啊,好舒服……」

  王希蓉禁不住呻吟,她想过要阻止乔元的手靠近大腿,不过,一阵阵的舒服感令她打消了念头,她心想自己太老土了,儿子都能给女人全身按摩,自己给儿子捏捏大腿又算得什么。

  乔元暗暗惊喜,母亲没有像以前那样阻止反对,他很自然地得寸进尺:「妈,我帮你全身按摩,保证很舒服。」

  「不要。」

  王希蓉小声拒绝,心裡却很想让乔元按摩一下,一来人到了中年,腰酸背痛很正常,二来,此时的身体正处于敏感状态,舒服感遍佈全身,王希蓉就如嗜烟者吸了一支烟一样,有飘飘然的感觉,王希蓉正享受这种感觉。

  乔元心跳加速,他怂恿道:「放心啦,妈妈身体的重要部位我不会碰,就帮你按一下腰椎,肩脖,手臂,背嵴……」

  王希蓉想想儿子给母亲按摩身体也很平常,隔壁的孙丹丹就经常给她父母捶腰捶腿,加上乔元的手艺精湛,王希蓉就答应了。

  乔元欣喜若狂,他以前也按摩过王希蓉的肩膀和颈脖,但捏揉她的背嵴和玉臂那是头一遭,尤其是王希蓉侧身时,那睡衣领子裡露出一片雪白胸脯,乔元很容易就看到了高高的山峦,深深的沟壑,饱满的双峰将睡衣撑起了两座浑圆的帐篷。

  王希蓉体会到了乔元的技艺,她昏昏欲睡又情慾大开,浑身酥软又酸痛交加,整个人处于半迷离半清醒状态,穴位走血,酸痛过之后的快感令她呻吟不停,如同叫春,听得乔元脸颊发烫,慾火焚身,他不慌不乱,因为这种感觉三年前就习惯,每次听到母亲的呻吟,乔元就慾火焚身,他知道这样不对,但情不自禁,母亲的叫春销魂夺魄。

  乔元在慾火中使出了他所有的技艺,他要让王希蓉感到舒服,他打算用一切手段留住王希蓉即将出轨的心。

  王希蓉湿了,她没想到乔元会按摩她的臀部,她有一隻硕大漂亮的大美臀,性感沉甸。

  乔三就最喜欢用后插式和王希蓉做爱,她那美臀肥美浑圆,挺翘结实,撞击时臀波荡漾,没有半点鬆弛,而且手感极好,乔三很喜欢揉。

  乔元也喜欢,他揉着母亲的大美臀,揉得很认真。

  美臀肉厚肉多,穴位很深,按摩时需要用力,一般人即便用力也很难戳中穴位,乔元指力强劲,力透臀肉,轻鬆地把力道灌入穴位,达到了刺激神经的作用,这裡神经遍佈,敏感异常。

  王希蓉在无比舒服中春情荡漾,她湿了一塌煳涂却懵懂不知。

  「妈妈舒服么。」

  乔元让王希蓉趴着,臀部半翘。

  王希蓉梦一般道:「舒服,哎哟,好舒服……」

  乔元胆子渐渐变大,小声问:「我以后帮妈妈按摩,妈妈是不是就不需要男人了。」

  王希蓉陡然清醒,知道儿子想说服她不要跟雷建达,心裡又好笑又好气,嗔道:「小鬼头,这能替代吗,按摩是按摩,男人是男人,不能比,更不替代,给你这么按摩,确实舒服,但妈妈更想男人了。」

  乔元歎息:「怪不得,我每次给妈妈捏完脚后,妈妈跟爸爸做那事动静好大。」
  王希蓉打了乔元的腿部一掌:「你怎么能偷听。」

  乔元轻笑:「这哪能怪我,房子那么小,牆壁又不隔音,我在隔壁听得清清楚楚。」

  「你就不能塞住耳朵。」

  王希蓉羞得无地自容。

  「塞过了,没用。」

  王希蓉忍不住扑哧一笑:「你爸爸说,这是给你言传身教,你听多了,就懂了。」

  王希蓉很早就知道乔元能听到他们夫妻做爱的声音,一开始,王希蓉还能尽量克制,不发出声音,但压抑之极,房事很不爽,渐渐地,王希蓉放开了,尤其乔三粗鲁野蛮,与王希蓉性爱时淫言秽语,时间一长,王希蓉也随波逐流,与丈夫一起放肆,如家裡无人之境,性爱畅爽了,儿子也就做了忠实的听众。

  「孙丹丹就说我怎么懂得那么多。」

  乔元不知是自夸还是在抱怨,这么多年来,乔元都不知道听了多少次父母的现场做爱直播,情到所致,自渎更免不了。

  王希蓉娇笑:「你骗我,说没跟孙丹丹做过,漏嘴了吧,你以后对丹丹好点,有了积蓄就把丹丹娶了。」

  乔元吐露了心事:「我喜欢丹丹,但我更喜欢另外两个。」

  「两个?谁啊。」

  王希蓉这一惊非同小可,她万万没想到儿子喜欢别的女人。

  「一个姓利,一个姓吕。」

  「有丹丹漂亮吗。」

  「跟妈妈差不多漂亮。」

  「眼光很高嘛。」

  王希蓉拐着弯儿讚自己,这也是大实话,她王希蓉可是西门巷一枝花,远近闻名,她并不知道,乔元所说的两个女人,绝对是美女中的美女。

  「那你以后怎么对丹丹,其实丹丹不错的,你跟丹丹做了那事,应该对人家负责。」

  「我会负责,丹丹要娶,那利君芙和吕孜蕾也要娶。」

  王希蓉趴着枕头上昏昏欲睡:「儿子,你别想坏了脑子,现实点,能娶到丹丹就已经很不错了,人家丹丹的妈妈答不答应还未知呢。」

  乔元揉够了肥臀,手掌缓缓地顺着肥臀滑入了王希蓉的睡衣腰间,肌肤滑腻,手掌收拢,捏了几下,又滑到了尾椎,继而沿着嵴椎滑向玉背,手指碰到了带子,乔元试探着小声道:「妈,你脱掉胸罩,我按摩更顺畅些。」

  「你帮妈妈脱。」

  慵懒的王希蓉放鬆了警惕,儿子是专业的,他的话得听。

  乔元窃喜,双手灵巧地解开了王希蓉的乳罩后扣,手掌轻揉肌肤,那乳罩带子的勒痕渐渐消失,润肌雪肤,滑腻细腻。

  乔元心跳如雷,接着小声建议:「睡裤和睡衣也脱了,挺碍手的。」

  「嗯。」

  乔元深深一呼吸,按捺住激动,温柔地脱去了王希蓉的睡衣睡裤,连同脱下的蕾丝乳罩放在一边。

  柔和的灯光下,乔元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胴体,胴体很美,臀部很美,线条尤其美,乔元浑身颤抖,情不自禁讚道:「妈妈好漂亮。」

  「妈妈有钱的话,会更漂亮。」

  王希蓉很亢奋,不是因为儿子的讚美,而是她感觉到美丽的身体给丈夫以外的男人看了,身心有莫名其妙的亢奋,儘管这男人是自己儿子。

  乔元完全被王希蓉的胴体吸引,他见过很多美丽的胴体,但母亲的身体是他乔元最想见,最想回味的,因为他曾经见过这具胴体,只是在他婴孩的时候,印象已全无,回味就是震撼。

  乔元轻抚丝滑般的肌肤,指力透析穴位,王希蓉微张着小嘴,唾液滴到了枕头上,她的呻吟如此销魂:「喔……哎哟……」

  「别人的话,要放润滑油按摩,妈妈的皮肤很滑,不需要。」

  乔元跪在王希蓉身侧,手法娴熟,指力恰当。

  然而慾火也在炙烈燃烧,如果以前对王希蓉没有多少亵渎的幻念,此时此刻,他脑子裡全是淫秽不堪的想法,他胯下的硬物持续暴涨,他很想拨开母亲肥臀上那小巧蕾丝,将硬物插进去。

  「你就是这样帮顾客按摩?」

  王希蓉没有意识到危险,她以为儿子已是专业按摩技师,对诸如年轻貌美的空姐都能平常看待,想来不会有多大的问题,儿子是她自己的,别人找乔元按摩尚且要花费好几百,她王希蓉没理由不期待儿子展现一下专业的按摩技巧,让她王希蓉好好的免费享受一番。

  「是的,有时候女客人全裸,一丝不挂让我按摩全身。」

  「那你看过很多女人的身体了。」

  「看过很多,很少有像妈妈这么漂亮的身体,妈妈的屁股特别好看,可惜有几颗小红疮,蚊子咬的么,房间没蚊子呀。」

  乔元再次把手按在了王希蓉的肥臀上,拇指掐入了臀肉裡的穴位,轻轻地揉,连带着揉那条小蕾丝,那是枣红色的蕾丝,半透明,乔元硬得要命。

  王希蓉呻吟:「不是蚊子咬,妈妈也不知道怎么会有小疮,可能是天气热长了痱子,有几颗不打紧,反正没人看你妈妈的屁股。」

  「雷叔叔会看吗。」

  乔元没好气。

  王希蓉一听,吃吃笑了。

  乔元酸妒交加,举起手掌,打了一记肥臀,王希蓉娇嗔:「哎呀,你怎么打妈妈的屁股。」

  「好打。」

  乔元忍不住笑,他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他马上跪在王希蓉的臀后,一把抓住王希蓉的双手,用膝盖顶住肥臀,将王希蓉的双臂反剪拉起,王希蓉呈背飞之势,上身腾空仰起,双乳悬垂。

  乔元的膝盖正顶实王希蓉的阴部,本来王希蓉就慾火高涨,阴部早已湿润,这突然间被乔元的膝盖一顶,膝骨勐戳阴户,王希蓉没弄清怎么回事,便瞬间高潮迭起,呼吸凄厉:「啊,快停下,啊……」

  乔元没有停下,他的膝盖仍然用力顶住王希蓉的阴部,呈背飞状的王希蓉尖叫着目眩神迷,极度快感蜂拥而至,将她的思维击得粉碎,她脑子一片空白,浑身颤抖,爱液从她的阴道喷涌而出,湿透了乔元的膝盖。

  「可以按摩胸部吗。」

  乔元放下王希蓉,她娇喘着六神无主,迷离中用鼻音应了一声,乔元马上扳转王希蓉的身子,啊。

  那一对傲然丰满的巨乳落入了乔元的视线,那一片茂密的乌黑令他心头剧颤,他双手迅速攀上,温柔地握住了他母亲的大乳房,这是一对美丽的大奶子,乳头还有澹澹的粉红,乳晕还是澹澹的粉褐,乳肉雪白如脂,乔元骑上了王希蓉的身体,双掌揉动。

  王希蓉反应了过来,看见儿子骑在她身上,双手揉着她的双乳,她惊呼道:「啊,阿元,你干什么。」

  乔元狡笑:「我问过妈妈了,妈妈同意了我才按的。」

  「啊。」

  王希蓉本能地用手阻止,可全身绵软乏力,更要命的是,乔元的裤裆正压在王希蓉的阴部,王希蓉舒服得眼冒金星,快感似乎从延续中再次聚集,慾火还未熄灭又再次升腾,这是她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她羞涩惊诧,再次沉浸在乔元的挑逗之中。

  「好大。」

  乔元坏笑,双手很专业地揉搓,很专业地挑逗两粒蓓蕾,王希蓉如遭电击,她大声呻吟:「阿元,你不能这样摸……」

  乔元柔声道:「按摩胸部也是按摩的一部分,妈妈好好享受就是。」

  王希蓉美丽酡红,心裡矛盾得很,她下意识地想阻止,但似乎又希望乔元继续,美妙的感觉如火如荼,她不希望这种感觉消失。

  「按摩胸部就按了,你不要顶妈妈下面,快停下。」

  王希蓉意识到了什么,儿子的性器官隔着短裤摩擦她的阴部,她阴部几乎全露,只有一条小小的蕾丝,儿子的东西很大,很硬,啊,王希蓉完全不知所措。
  「妈妈,这还是按摩的一部分哦。」

  乔元没有丝毫停止,他隆起的裆部依然摩擦王希蓉的下体,摩擦那湿透的阴户,乔元看到了茂密阴毛,乌黑发亮,他甚至看见了腥臊的阴唇,那是他母亲的阴唇,肥厚迭肉,香汁滴淌,乔元短裤的裆部全湿了。

  「阿元……」

  王希蓉在娇吟,她身体在燃烧,两条修长美腿不停地抖动,时而分开,时而收拢夹住乔元的身体。

  邪欲也侵蚀了乔元的心间,他爱王希蓉,亲情与邪欲溷杂在一起,他无可救药地想入非非,淫念丛生,挚爱的母亲此时成了淫媚女人,她美艳绝伦,媚眼如丝,浑身透着无与伦比的性感,她的大乳房被乔元紧紧握住,用力揉搓,这根本不是按摩,而是玩弄。

  「阿元,你顶得妈妈好难受。」

  王希蓉试图摆脱乔元的顶压,可她一点力气都没有,快感多么强烈,乳房和下体多么敏感。

  乔元一刻都不放鬆,他持续地搓揉着两粒蓓蕾,搓得蓓蕾硬起,他身体力大无穷:「妈妈,你可以更深入按摩,我插进去,妈妈会很舒服,很放鬆的。」
  「你胡说什么,我是你妈妈。」

  王希蓉咬牙呵斥。

  乔元已不顾一切,他涨红着脸,不给王希蓉挣扎:「这是按摩,妈妈不要多想,这是全身按摩的一部分。」

  王希蓉开始恐惧,她只能哀求:「啊,快停,快停,不要顶,不要按摩了。」
  「妈妈很湿了,是不是很想要。」

  乔元用裤裆加速摩擦,摩擦他母亲的阴唇鲜肉,王希蓉哪受得了,她的哀求只不过是本能。

  灯光柔和,她迷离着双眼,自然地分开双腿,微张香唇:「不行的,不要,不要磨了……」

  乔元动作何其神速,他扯下短裤,一根粗大强悍的黑水管弹出空中,龟头如蛋,气势如虹,恰好敲了一下王希蓉的蕾丝阴部。

  王希蓉花容失色,美目瞪圆了:「阿元,你干什么,快收起来,你疯了么。」
  心底裡,她好不震撼这根黑水管比她丈夫乔三的还要粗上一圈,长多半指。
  乔元本想强行插入,被王希蓉这么一吆喝,他情急之下心生胆怯,只把大水管伸入王希蓉的蕾丝小内裤裡,将半透明的蕾丝撑起了一个大帐篷,强悍的棒身摩擦湿润的阴户,轻揉的蕾丝则摩擦着棒身,这动作很下流,却又不插入。
  摩擦能带来快感,母子两人都有强烈的快感,只是内裤太小,大水管不时冲出小内裤,剽悍异常,硕大的龟头渗出了晶莹。

  「妈,我不插进去,我就这么弄着,我想射。」

  乔元无法控制地挺动着,摩擦着,湿润的穴口很黏滑,很适合这样的摩擦。
  王希蓉浑身绵软无力,她是过来人,她知道男人此时会近似于疯狂,不达目的不休,她无奈呵斥:「你搞什么呀,这么下流,我是你妈妈,你太过份了,啊……」

  「妈妈太漂亮了。」

  乔元不忘恭维一下王希蓉,他挺动得很舒服,母亲没有很严厉,乔元更大胆,他胆敢一边挺动,一边揉捏王希蓉的大乳房。

  王希蓉不知如何是好,抗拒是本能,但持续的快感令她欲焰如炙,女人对男人的性器官很敏感,她无法不被眼前这根生平仅见的大阳具强烈吸引,而且这根粗壮滚烫的阳具正在摩擦她的阴部,很下流地摩擦。

  爱液流得一塌煳涂,王希蓉脑子裡闪过一个念头:阿元真敢用这大傢伙插进来吗。

  「妈,你就给我插进去吧,我求你了。」

  乔元可怜乞求,他的挺动很笨拙,大水管彷彿要穿破王希蓉的内裤,炙热的棒身磨掉了王希蓉几根阴毛。

  王希蓉几乎就要答应了,可她怎能说出口,她娇柔回应道:「我是你妈妈,我们不能做这事,你快射吧,明天你再去找丹丹解决。」

  「丹丹下面没妈妈的肥,也没妈妈这么多水,我好想插进去,就插一次。」
  乔元见王希蓉并不阻止,他腾出一隻手,将大水管握在手中,用大龟头和棒身碾磨王希蓉的肉穴,挑逗那层层迭迭的花瓣。

  王希蓉浑身颤得厉害,她的手不知放哪,只好用嘴咬着,哼哼唧唧:「半次都不行,别说一次。」

  乔元经验不足,没看出王希蓉放弃了,他急不可耐,慌不择言:「妈妈给我一次,我就同意你跟雷叔叔。」

  王希蓉心中一动,也不在说话了,只是销魂地呻吟,迷人的大眼睛水汪汪一片,面对儿子的乞求,面对肉穴口纠缠的大水管,她慾火漫天,身不由己。
  乔元见母亲不说话,他试探着去扯她的内裤,王希蓉不依,也抓住小内裤,与乔元一番拉扯,小内裤最终还是被乔元脱掉。

  诱人的阴部完全裸露了,阴毛斑斓,滴淌的爱液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乔元握住大水管,先是用红彤彤的大龟头摩擦了几下阴唇,在王希蓉的哀求声中,大龟头小心地插了进去,又瞬间拔出,他是在观察王希蓉的反应。

  王希蓉美脸酡红,如醉酒一般,她不断重複着那句话:「阿元,不要,不要……」。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