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隐藏于地下室的秘密】(12)【作者:熟女屁屁最爱】
字数:13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

  健一的身体也和阴茎一样,宛如被吸光了精气般,一点力气都没有。

  弹出的阴茎和之前相比,已经截然不同,像是被完全榨干了似的,可怜兮兮地缩小了,耷拉着。

  刚才还生机勃勃的龟头,也一副萎靡的样子,无精打采地躲在包皮里。
  唉!……唉!……唉!……唉!

  不管怎样,他已经连续三次射精,可以说是相当够呛了。

  算上最初那次,健一已经总计四次被秋子用手搞到射精。

  如此强烈的刺激,即便是被搞到勃起障碍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好不容易熬到從地獄中獲得解放,健一的精神極度疲勞,赤裸单薄的身体落在秋子温暖的怀抱里。

  此时的她很自然的低下了头,慈爱的看着怀中的健一,眼中充满着强烈的控制欲望。

  成熟女性的怀里散发着让人迷醉的淫秽体香,沉甸甸挂在眼前的两颗乳房让健一不禁止住了呼吸。

  以高高隆起的乳头为中心,乳晕有着与她年龄不相符的漂亮颜色,给人很深的印象。被夹在双乳中的低吟的健一努力的尝试呼吸外面新鲜的空气。然而秋子却不给他丝毫的机会,尽情的感受着怀里无比虚弱的健一。「咕呼……………!
  剧烈的疲劳和无力感向健一袭来,这次真的已经接近极限,意识也在渐渐飘远。

  健一在渐渐模糊的意识中,衷心希望着这只是一场噩梦…………「等我再醒过来时,一定和平常一样,发现自己就睡在寝室房间的床上…………」

  然后健一便渐渐失去了意识…………

  ………………………………………………………

  秋子慢慢轻抚着健一脸上残留的泪水,双唇深情的吻住了怀里卑微的少年:「真没办法,今天就到此为止吧。」秋子温柔的笑着,抱着怀中早已失去意识的孩子,愉悦的消失在阴暗的地牢中……

  确实………我………

  呜……嗯………

  健一慢慢从睡梦中醒了过来,意识也逐渐恢复了。

  总觉得似乎做了个非常可怕的梦…………

  可能是做梦的缘故,健一只感到全身酸疼,连翻个身的力气都没有。

  「嗯………」

  健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翻开沉重的眼皮。

  眼睛睁开后,跳入眼帘的………却不是熟悉的天花板。

  嗯………!?

  与自己房间的天花板截然不同的景色让他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哈………!?」

  嘎吧………!

  现在的他正处在一间六十多平方的大卧室,一面墙是安装着双层隔音镀膜玻璃的大幅铝合金落地观景窗,这时正满拉着厚厚的双层窗帘,厚实的窗帘与隔音玻璃窗隔断了窗外的绝大部分光线、声音,窗前摆着一张米白色的美人靠。落地窗的旁边一面墙是床头背景墙,墙面满幅的金色的仿麂皮软包,背景墙前就是一张两米宽的大软床,床上铺着一条大大的米白色薄被,床头边靠着六七个大大小小的驼色、紫色枕头、靠枕,床前是个米白色的长脚凳,脚凳与其前面的棕色地毯面上,凌乱的撒落着几件衣服。落地窗对面上是满幅的灰镜墙面,灰镜墙面上隐藏着的同墙面一样面饰的暗门,门后就是大大的衣帽间兼卧室进廊。

  软包墙对过是半幅透明玻璃隔断墙,玻璃墙靠卧室的一边顶上,一段没完全收到吊顶暗槽中的投影屏幕静静的悬垂着,透过玻璃隔断看过去,玻璃后是一个看得清清楚楚,有十多平方的暖色主调半开敞卫生间,它没有门,墙地面大部都是黑色的瓷砖,其中一面墙则是卧室灰镜墙面的延伸,白色的洁具在暖色的环境中显得明丽、大气。卧室顶面呈白色,对应着软床的顶面是同样大的银镜面,从顶面暗灯槽内散柔和明亮的暖黄色灯光,光线中房间散发着一种神秘、奢华的浪漫情调。他很自然的想要坐起,却发现自己的手腕脚踝都被铁链固定着,而动弹不得。

  与梦中房间并无二致的景色在我眼中展开。

  原来那不是梦,全是现实…………

  噩梦再次变成现在进行时,继续下去。

  健一视线很自然的落在裸露的下半身上「咦………!?」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原本长在胯间的阴毛已经被干干净净地剃掉了,变得光溜溜的。

  害羞的他赶紧手忙脚乱地用手遮挡自己的下体。

  「哎呦,不用那么拼命去挡了。被人看到又不会少块儿肉。」

  秋子看着他,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说起来,自己一直就在地板上裸睡来着。所以妈妈一直都能看到,现在再去遮挡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了。

  秋子说着便向瘫倒在地的健一走来。咔嚓咔嚓………咔嚓!然后她就用手中的小钥匙轻松打开了手铐。

  「那么,就在这张合同书上签字吧。」

  秋子说完,就递来了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

  但健一的意识一片朦胧,连去读写在这份合同上的字的力气都不剩。

  秋子:「来,握住笔。把名字写在这里。」

  健一迷迷糊糊地从母亲手里接过钢笔,按照她的吩咐,哆哆嗦嗦地在她递来的纸上签下了名字。

  签完之后,秋子从我手中取走了钢笔,又把我的手指按进了类似印泥的东西。
  「来,接着把手指按在这里。」

  然后秋子就握着他的手,把染成红色的指尖按在了合同书上。

  呵呵,这样合同就成立了。

  秋子从健一手中夺走了那张纸,满足地看着合同书。

  那么,这是身为主人的我给你的小礼物。「说着,秋子就从桌子上取来了一个金镯子似的东西,戴在了健一的左手上。

  这个手镯冷冰冰的,就像是为他的手订制似的,卡得严丝合缝。

  咔哧……

  秋子按下了手中的按钮。

  吧吱吧吱!!

  呜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一阵猛烈的电流窜过健一的身体。

  呜呵呵,怎么样?疼吗?

  呃………!!呜呜………!!

  健一只能发出呻吟。身体由于疼痛而麻痹,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绑住你手脚的东西不只是拘束具。只要按下这个按钮,就会有产生高压电流。那么,然后………

  咔嚓,咔嚓………

  呜呼。真合适,汪酱?

  …………

  秋子从怀里取出项圈,戴在了健一的脖子上。虽然管他叫做汪酱,但项圈却不是给狗戴的那种皮革质地,而是金属制品。

  绝对不能摘下这个项圈哦………在你作为我的宠物期间内要一直戴着,懂了吗?啊,当然,它也会导电,所以你就放心吧?

  趁健一仍然沉浸在痛楚的余韵之中,她的手悄悄接近了他的屁股。突然间秋子眯起了妖媚的眼睛,手里仍然握着健一的阴茎,露出了笑容。

  秋子:「嗯呵呵呵呵呵呵呵………

  她柔软的手指上缠绕着从嘴里滴下的唾液,指尖压在了健一紧紧闭合的肛门上。

  健一:「咦!……咦咦!干……干……干什么!?

  这样的地方被他人摸到自然还是初次经历,健一根本无法理解为何要用手指触摸这个地方。

  秋子:「真不错………,嗯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秋子没有理会他的一头雾水,只是用妖媚的笑声作为回答,同时开始用力把手指插进肛门。

  啾噗………呢噗噗噗噗噗………!

  在下一个瞬间,秋子的手指便缓缓地侵入了健一的肛门。

  健一:「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种感觉让健一的阴茎搏动着,如此的震撼让刚被清空的睾丸里又涌出了精液。

  健一颤抖着大声悲鸣,但长长的手指依然如故地嗞卟嗞卟地插了进来。
  他拼命向肛门用力,想要抵抗,然而秋子的手指也加大了力度,逐渐钻了进去。

  肛门中被插入东西的感觉让健一几欲昏迷。

  总之,这种在肛门中插进东西所产生的感觉,让他不由想起了曾经使用过的栓剂。

  大概屁眼本来只是以排出为目的的洞眼,而不是用来插入的。虽然习惯了排出,但想要插入的话,难度也太高了吧。

  但健一的抵抗根本没有用,秋子直到把手指整根深深插入,这才停了下来。
  健一:「哈啊!………哈啊!秋子:怎么样?健酱,屁股是第一次被手指插入吗?」

  健一:「拔……拔出来!妈妈,求求你拔出来!

  秋子:「不—————行。忍耐一下,很快就会变舒服的。秋子说着便开始让手指在健一的肛门里缓缓进出。」

  健一:「哦哦!……噢噢噢噢!

  初次体会到这种感觉,健一翻起白眼,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健一:「哦哦!………嗯!………呼哧!………呼哧。

  一开始肛门还在用力抵抗,但当健一认命地不再用力后,秋子的手指便立马在我的肛门里开始滑动。

  健一:「」呼哧!………呼哧!………呼哧!

  健一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肛门像是已接受了秋子的手指一般,不停收缩着。
  秋子:「哎—哟,已经可以接受了啊………屁股会有感觉,健酱还有这种才能啊?」

  看到健一能顺畅的接受,秋子一副打从心底满足的样子。

  「那么,健酱的出水开关在哪儿呢………

  秋子这次一说完,就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似的,开始在健一的屁股里活动手指。

  直肠里被来回挠动的感觉让他像打冷战一般抖个不停。

  健一:「呜咦咦!你……你干什么………!?

  找到了,找到了………

  秋子:「嗯呵呵呵呵,在这里啊………

  那么,你就壮绝地高潮吧「

  股里的指尖也马上以熟练的手法,在膀胱内侧膨胀的器官上用力按压着。「唏咦呜!!!???」

  健一觉得一瞬之间,睾丸里就充满了精液,随着如此有力的按压,他迅速进入了射精状态。

  ,龟头顶端已经为准备射精而张开了。

  射精感不顾自己的意愿,强行袭来,不给他丝毫犹豫的余地,便要强制射精。
  就在健一刚刚意识到秋子正在刺激的是前列腺时,精液已经从阴茎里猛烈地喷了出来。

  健一「射了呃呃——————————————————!!!

  哔咕哔咕哔咕哔咕哔噜噜噜噜噜噜————————!

  ——————!………哔咕咕咕咕咕!………哆哔噜噜噜噜噜噜!

  被强行射出的精液以惊人的力量涌出。

  健一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射出了大量精液,诡异的快感让他不停抖动。

  「请放心哦,从今往后,每天都有我们来陪你。不会给你留下自慰的余力,你就做好被一滴不剩地榨干的心理准备吧。」秋子说着,伸舌头添了一下嘴唇,她的这个举动让健一感到不寒而栗。

  接着秋子便伸手打开了股间处的拉梁,这一动作让健一的身体不由得微微颤抖着。

  然而,低头俯视着健一的秋子,却要继续给他新的试炼。

  「健酱,嗓子一定也很干吧?」

  这番话立马让健一产生了不好的预感,额头上不禁冒出汗来。

  秋子:「嗯呵呵呵…………所以作为奖励,今天也给你喝些黄金果汁吧」一邊說著,一邊露出了讓人不舒服的詭異笑容,她看著对方的目光像是在健一全身舔舐似的。

  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不用言明也立即就能猜到。,剛才的噩夢又要變成現在進行時了,這讓健一的臉上失去了血色。

  但健一只想全力回避用那种东西来浸润嗓子的干渴。

  于是,为了表示拒绝,他狠狠摇了摇头。

  秋子凑到耳边柔声道:「不用客气。妈妈为你准备的可不少哦。

  我……我的嗓子一点儿都不渴,健一拼命恳求她改变主意。

  秋子:「少废话,给我喝!

  健一的乞求根本没用,母亲只一句话就回绝了他。

  看来再难受也必须扛下来…………

  「是……」于是健一只好听从秋子的要求。秋子:「嗯呵呵呵………好啊,我也兴奋得连小穴都湿透了。

  秋子说完,为了能让健一看清楚,便缓缓分开了大腿。

  从她敞开的下体立马传来了浓重的雌性费洛蒙气味。

  像是对这种气味起了反应,健一的阴茎抖动不已。

  秋子妖艳的双瞳直视着,并猛然提起健一散乱的头发,就这样,健一的小嘴就和秋子的阴部亲密的接触了起来:「以后每天早上,都要接下我最新鲜的晨尿哦。」

  「当然了,漏出来的话,就是鞭子地狱哟~ 」蹂漓着胯下无助的可怜的健一,被征服的快感所吞噬的她狂笑了起来。

  按她所说,健一在秋子的下体前,大张着嘴,等待着。

  「啊~ 就是这样~ 对啦,如果把衣服弄脏的话,也会处罚你哦,所以乖乖的把我的爱液全部喝下去吧~ 」

  随着黄色的尿液体滴下,秋子仅存的理智渐渐消失殆尽。

  白皙光滑的浑圆大腿紧贴着健一的脸上,黝黑的靴筒摩挲着他脸上的柔润的皮肤,骚臭的味感充斥着健一的大脑。

  秋子:「你就尽情品味我在睡觉时憋起的浓浓小便吧。

  「要来了哦………嗯!」

  啾卟………哔咻ーーーー………!

  下个瞬间,从性器间细小的尿道口,便带着声音喷出了金黄色的液体。
  啾ーーーーーーーー………啾波波波波波波波波波……

  健一:「嗯……嗯嗯!嗯咕……嗯咕……嗯咕………嗯咕………!

  量太大了,他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

  秋子:「哈啊ーー………好爽。一大早就在别人的嘴里尿尿真是爽得没话说。
  怎么样?早上第一泡尿的味道很特别吧。在我的膀胱里发酵了好几个小时,连颜色都和黄金一样黄。

  昨天没有细细品味的余裕,但这次我虽然不情愿,还是被强迫着去欣赏尿的量和浓度。「

  就像秋子所说,尿液的黄色浓重得惊人,散发着刺鼻的尿味儿。

  这玩意儿灌满了健一的嘴巴,散发着让人头晕的浓烈气味,强行流入他的喉咙深处。

  秋子:「今天比平时尿得都要多。因为是早上头一泡尿,所以有点儿臭,你可要忍住啊。」

  健一:「嗯咕………嗯咕………嗯咕………咕呃………咕啾………!

  由于是今天的第一泡尿,秋子尿了半天也没有止住。

  健一拼命吞咽着黄金水,感觉肚子都被她的尿给撑起来了。

  嗯呃………咕呃………噗哈啊!

  就在他觉得再也喝不下去的时候,幸好秋子停止了撒尿。

  健一:「哈啊ー!………哈啊!………哈啊!

  终于可以自由地呼吸了,健一贪婪地把新鲜的空气吸入鼻腔。

  自己喝的第一口东西居然是人类的尿,这也太过分了吧。

  虽说是母亲秋子的尿,但在被强制榨精,接着又被当成人肉马桶,根本就是一场噩梦。

  秋子不慌不忙地说着,抖了抖身子。

  她和健一正相反,在把憋着的东西全部射出之后,一副惬意的表情。

  健一再次把舌头伸向秋子的下体,仔仔细细地把浸湿性器的水滴一滴不剩地舔掉。

  一边哭泣着,健一的舌头在股间不停的来回,虽然很屈辱,但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喝下了母亲的尿这样讨厌的想法却不断在他脑子里得到加深。

  咕呼……………!

  「哈…………哈……呕…………」

  放尿结束,最后喝下大部分圣水的健一,在秋子的股下哭了起来。

  被女性强迫喝尿。口中的酸苦和胃里的温暖都提醒着健一,自己已经被眼前的这个女人玷污了。

  「啊~ 让健酱饮尿真是最棒啊 ~喂喂,还没有结束哦,蜜穴上的圣水,好好的给我舔干净。」

  「呜呜」

  舔……舔秋子:「嗯~ 呼呼,可以了哦。好啦,最后好好给我清理一下这里吧。」

  一个很像女人巨大屁股的物体突然飞入了我的视野,不对,正是秋子如假包换的屁股。

  她竟然骑在了我的脸上,我的手被手铐绑住,别说逃开了,连想要移动身体都都做不到。

  再加上我的鼻子和嘴被她的屁股和下体堵住了,连呼吸都有困难。

  秋子:「如何?把脸埋进妈妈下体的感觉如何?」

  健一:「嗯呃———!嗯呜——————!」

  秋子:「呵呵呵,还是处男,就被颜面骑乘,是不是有些太过刺激了?」
  健一挣扎着想要说话,但在嘴巴被下体压住的状况下,他只能发出呻吟的声音。

  通过视觉、嗅觉与触觉,健一直接感受着秋子的下体,兴奋得使脑内麻药一下子便涌了出来。

  秋子:「妈妈下体的味道如何?气味不错吧?」

  呜呼——————!!………嗯嗯……嗯呼———————!

  健一一边听秋子说着,一边拼命闻着那股味道。

  从她下体传来的,是混合了香水般香味的体臭,以及显然是从性器发出的淫荡气味,这些味道混合在一起,构成了鲜活的香味。

  在吸入了大量含有女性费洛蒙的香味之后,健一的下体迅速对费洛蒙产生了反应,变得又热又疼。

  而且,本来没有一丝生气的阴茎也开始缓缓膨胀,包皮褪去后,可以看到龟头的样子。

  秋子:「一闻到我小穴的味道,鸡鸡就变大了,健酱真是个大变态。」
  既然这么喜欢闻,那你就闻个痛快吧。

  秋子说着就把下体全力压在了健一的脸上。「

  「呜呼呜呜——————————————!!

  健一的嘴被她的屄缝包住,内裤转眼间就被唾液浸湿了。同时,鼻子顶在她的肛门上,初次闻到成熟少妇肛门的气味,让健一只觉得阵阵眩晕。

  犹如麻药一般的气味,让他的阴茎一下子就勃起了。

  「呃………!

  已经完全勃起的阴茎强行顶在内裤和裤子上,不赶紧用手调整一下位置的话,就会疼得受不了。

  但是,我如果这么做了的话,就会被妈妈发现我下体的状态,健一窘迫地不知该怎么做。

  就在他的下半身扭来扭曲的时候,秋子像是看穿了一切似的,突然用脚心在健一高高隆起的下体上快速摩擦起来。呼哇啊………!

  一瞬间健一便哆嗦起来,微微高潮了一下。

  就在这时,少量精液已经溢出到了内裤里…………

  秋子:「还要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从刚才开始,你的鸡巴就已经发出了刺鼻的下流气味。」

  作为道具,你安安静静地给我舔小穴就好了。现在轮到舔这里哦。就是那里。继续舔妈妈的私处。再舔深一点,屁股和阴核也要,对了。

  「是……是。哔嚓………啾噗……………

  健一拼命压抑着兴奋,为了让这种行为早点儿终止,而忘我地不停舔舐着秋子的性器。

  秋子:「啊………嗯………嗯呼………

  不错。喂,再把舌头伸长一点儿,像狗那样给我舔。「健一:」「嗯咕………嗯………啾噗………!

  他按照嘱咐,伸长了舌头,把母亲性器的每一个角落都舔到了。

  哔嚓………啾噗………哔啾………啾噗……………

  秋子「嗯………啊………啊嗯………!

  健一再次把舌头伸向秋子的下体,仔仔细细地把浸湿性器的水滴一滴不剩地舔掉。

  「啾噗………噗啾。」

  秋子:「这就够了。」

  看到秋子暴露在他眼前的下体,健一不禁咽了口唾沫。

  他很清楚再怎么抵抗也只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只好老老实实地接受了秋子的要求。

  健一战战兢兢地把脸贴近秋子的下体,用舌头在湿漉漉的胯间舔来舔去。
  「嗯………嗯………嗯呜………

  哔嚓………哔啾………啾噗……………

  健一把脸埋进她的股间,在秋子高高隆起的耻丘上舔来舔去。

  秋子「呵呵呵………,味道如何?

  健一:「稍……稍稍有些咸。」

  「因为昨晚有些热,闷出了不少汗。这样也好,要是太过干净了,让你舔岂不是没有任何意义了吗。

  秋子边说,边满含优越感地低头俯视着正在舔她下体的我。「

  奇怪的是现在健一不仅不讨厌这种状况,反而感到源源不断的兴奋。便继续在她的下体上默默地舔舐着。

  健一「嗯呜………嗯呜………噗呼………

  啾哔………哔嚓………啾噜……………

  一开始,健一只敢在远离性器的地方舔舐,然后慢慢变得大胆,舌头开始徐徐靠近阴阜的中央。

  然后唯一没有舔到的地方就只剩下性器了,我把心一横,用舌头在她的裂缝处大胆地舔了下去。

  啾噗………

  啊嗯………!

  秋子立马猛地一震。

  健一:「嗯呜………嗯咕………嗯呜……………!

  啾噜………哔啾………啾噗………哔嚓……………

  秋子「啊………嗯………!真不错,这么重要的地方,你可要仔细舔舔啊。
  按照吩咐,健一的舌头沿着她的裂缝,仔细地在她的性器上舔舐着。

  很快,秋子的性器便被健一滑溜的唾液染得闪闪发光。

  而正当健一以为终于要结束的时候,秋子却冷不丁开口了。

  「那么接下来,也把这里清理一下吧。」

  说着秋子便把举着的手挪到胯间,慢慢用手指按住性器的两端,把那里在他面前彻底扩张开来。

  健一:「………!?

  连性器的内部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健一不禁抽了口气息。

  里面是鲜艳的肉粉色,滑溜溜地闪烁着光芒。

  高高隆起的阴蒂、细小的尿道口和阴道口,这些复杂的构造都一览无余。
  如此淫靡的光景,让我一时看得入了迷,呆在了那里。

  秋子:「喂,别光傻看着,赶紧舔啊。

  是……是健一的意识被她拉了回来,再次用嘴吻上她的下体。

  啾噗………哔嚓………啾哔……………

  他的舌头刚一接触到秋子的性器内部,她温热的体温便通过舌头传了过来。
  健一谨慎地用舌头舔扫着,从外侧慢慢向内侧移动舌头。

  里面已经被粘糊糊的体液浸湿了,粘在舌头上,火辣辣的味道让大脑都要麻痹了。

  秋子:「嗯哼……,味道如何?

  健一「嗯………嗯呃………啾哔………啾噗……………

  秋子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故意说起捉弄他的事情。

  这么一说,让健一总觉得像是在舔什么肮脏的东西,难免变得有些扫兴。
  可是转念一想,她在那之后应该有洗澡才对啊。

  秋子:「好爽……这种感觉。脑细胞都清醒了,睡意一扫而光。

  呵呵呵呵………感觉好舒服啊。和冲淋浴相比,更能让人精神振作啊。「
  不知不觉间,从她的肉缝里溢出了粘糊糊的液体,健一用舌头挑起粘液,就着唾液一起咽了下去。

  这种味道让健一的大脑一阵麻痹,受到混在体液中的大量费洛蒙的刺激,他的下体愈发膨胀起来。

  一边挺着鸡巴,一边拼命舔舐小穴的样子,就像发情的公狗一般。

  嗯呵呵呵………,舔得真不错。你这条喜欢受虐的狗。

  接下来再稍稍刺激一点。那就用手给你撸一撸,你就心存感激吧。

  秋子说完,一把握住健一的阴茎,开始快速撸动起来。

  嗞啾!……嗞啾!……嗞啾!……嗞啾!……嗞啾!……嗞啾!

  健一:「呼呃呜呜呜————————————————!!!

  从阴茎传来的强烈快感立即在我的全身奔流起来。

  秋子柔软的手掌握住他的龟头,一边把包皮剥开,一边激烈地反复摩擦着。
  为了让健一的阴茎复活,秋子不留情面地撸动着,用上了十分的威力。
  自己被妈妈坐在屁股底下,她扭曲的爱情让健一哆嗦起来。

  啾噗!………嗯咕!………嗯咕!………啾噜噜噜噜!

  事到如今,健一只觉得已经拼尽全力,就像产完卵的鲑鱼一样,心想即便就这样死去也无甚所谓。

  然后秋子终于缓缓地直起腰,从他的脸上站了起来。

  秋子的屁股挪开终于了,健一在朦胧的意识中,看到了头顶的天花板。天花板上粘着自己射出的精液,滴滴答答地滴落在健一的脸上。

  秋子:「那么,健酱,晚安喽。我们稍后再见。」

  不……不要……我实在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

  健一把心中的想法一下从嘴里挤了出来。「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顶撞秋子,,一定也是下了相当大的决心才做出的决定。

  像他这么正经的人,留在这里做奴隶跟本就是强人所难。

  不难想象,就算他今天不逃,早晚有一天也是会逃的。

  健一到目前为止已经达到精神的忍耐极限。

  秋子刚才戏虐的脸庞一下子黑了,她……生气了!而且是相当生气。

  「那……那个………健一微微蜷缩着身体,不安的看着眼前生气的母亲大人。
  他绞尽脑汁,想要找到可以蒙混过关的借口。但秋子没给那个时间,便抬脚向健一踢来。

  咚………!!

  「呜呼………!

  健一被她狠狠地一脚踹翻在地。

  秋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要是这种态度的话,我也没什么好客气的啦!」
  面对母亲竟然如此残酷地对待,健一全身发出一身冷汗。

  接着便从手镯中传来强烈的冲击。

  啪哧啪哧………!

  健一:「」呜呀啊啊啊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顿时,他眼前一白,全身上下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

  咚………

  接着,健一就倒在了地上…………

  意识也随之中断了………………

  ……………………………………………………………………………………
  ……………………………………………………………………

  嘀嗒………嘀嗒……………

  ……………

  时光流转,健一已经不知道被关了多久了。但如今,时间对他来说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

  只从那次以后,健一仍旧被关在地下室里,终日无事可做,只能苟延残喘。
  现在的他感觉早已完全麻痹,一个月的时间也感觉有一年那么长。

  除了吃就是睡,健一甚至开始觉得这样的生活将持续一生。最近他都懒得思考了,只是呆呆地任由时间流逝。

  连自己都察觉到,健一的精神已经开始慢慢腐坏。

  而且他已经开始产生幻觉和幻听,经常没有察觉地自言自语。

  这样下去,说不定完全发疯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但是,健一却无法改变这种状况,只能静待病入膏肓…………

  咚………咚………咚……………

  健一和往常一样,茫然地看着墙上的污渍,像念咒一样,自言自语着。性……性………性交……………

  现在他的头脑已经混乱,失去了冷静的判断力。

  凭着在脑子里浮现出的淫乱幻想,健一一边傻笑一边徒劳地勃起着阴茎,这样的状态已经习以为常。

  然而,颓废的生活也突然迎来了结束的那天…………

  咚………咚………咚……………

  咔嚓………

  「好久不见,小少爷。」

  整齐的一套红色鲜艳的组织制服,加上一双黑色发亮的军装马靴。这样装束打扮的绫乃和一名陌生女子朝着健一的牢房慢步走来,她那鼓漲的巨大胸部隨著步子晃來晃去,讓健一挪不開視線。從裙子底下伸出的兩隻腳更讓他為之目眩。
  「我以为到了吃饭时间,健一可怜兮兮地抬头看着绫乃她们,低语着。」
  绫乃:「好可怜啊,小少爷,脸色好难看啊,几天没见就憔悴成这个样子了………变成这幅模样鸡巴却还勃起着,再有没有比这还惨的啦。

  看着四肢消瘦的健一,绫乃叹了口气。「

  女警备员:「这家伙也就只有鸡巴有劲头。因为每天都在饲料里混了药,所以即便是到了今天,也能一日不落地梦遗呢。」

  很快,从健一身上发出的恶臭,让绫乃她们都皱起了眉头。

  这不奇怪,自打他到了这里之后,一次澡都没有洗过,压根而无法清洁自己的身体。

  「做………让我做…………

  看着眼前的,健一下体勃起着嘟囔个不停。

  绫乃:「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救了呢。」

  女警备员:「考虑到我们这里的饲养条件,已经拖得够久了。」

  绫乃:「不过,说来也巧。

               「恭喜你啊

  她拍着手,笑看着我。

  绫乃: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离开………这里………

  健一听到她的话,一时间没有明白过来,呆呆地看着她。

  不过很快,他就理解了,眼中重新发出了光芒。

  健一:「真……真的吗,可以从这里出去了吗!?」

  绫乃「嗯嗯,是真的。等下,你就要展开新的生活了。

  虽然还不知道要去哪里,但只要能逃离这里的监禁生活,健一就感到无比欣慰。

  「那……那么,我要去哪里………?

  「这个嘛,有点儿不好说………

  绫乃的口齿顿时变得模糊。

  绫乃:「还是让我来说吧,为了让你在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顺便在告诉你一件事情吧。

  我们地下组织规定,没有女主人认领的童奴都要进行废弃处置。

  所以呢现在要带你去处刑室哦,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与面露笑容的女警备员相反,健一的表情已经冻僵了。

  健一:「这……这样的话,我不就死了吗!

  女警备员:「如果说结果的话,确实是这样。」

  健一:「不……不要!我绝对不同意!」「很遗憾,抵抗也没用。如果你打算大闹一场的话,现在就给你强行用药放倒。」

  听到这里,健一吓得连抵抗的力气都失去了。

  确实对她们而言,要让我保持沉默根本是小事一桩。

  为了稍稍争取一下时间,还是不要进行无谓的抵抗为妙。

  健一「这……这也太过分了………

  等待自己的结局竟是如此残酷,健一愕然了……

  「虽然很可怜,但你只能认命了,健一少爷。」

  绫乃:「所以,最后让你见见一个熟人,做个道别吧。」

  健一都快哭了,只能无意识地点点头。

  「很好,就这样四肢趴着走哦就如你所愿的现在到户外散散步吧。

  说完,拴着我的链子被解开,女警备员牵着链子,把我拉到了屋外。

  然后我被她们拉扯着,在昏暗的走廊上蹒跚而行。

  健一还没有整理自己的情绪,便像被拉向行刑台的犯人一样,茫然地走在走廊上…………

  等来到以前曾经到过的房间前,绫乃她们停下了脚步。

  绫乃:「那么小少爷,和琴美小姐打个最后的招呼吧。」

  琴美小姐也正处在最重要的时期,我想她一定也会非常高兴能和你见面。
  琴美?不就是之前一直欺负我的富家大小姐,连她也被……健一此时已经没时间在思考下去了。

  咔嚓……!

  房门打开,健一被领了进去,这个房间和他之前看过的有所不同,里面一件家具都没有,显得非常的煞风景。

  房间里相当空旷,脚下是整整一面打过蜡的木地板,它正漂亮地反射着从头顶垂下的巨大电风扇。

  而最里面却摆放着一个半米高的铁笼。

  健一好奇的爬近笼子,近距离蹲在她旁边。这次近距离观赏,更是让健一觉得面红耳赤。虽然身体被黑色覆盖着,但依然可以清楚的辨认出对方是一个女人。
  笼子里的琴美嘴里是一个大个的红色口塞,口塞的个头很大,几乎沾满了她的整个嘴巴。口塞中间有许多小孔,琴美的口水就从小孔和口塞边缘流下来,流的身体到处都是,灯光一照,雪白的皮肤上好像刷了一层塑料模,闪闪发光,十分好看。而口塞的作用自然是剥夺她说话的权利,那东西带在嘴上一定不好受,最起码琴美此刻的样子证明它让她很痛苦。

  琴美的鼻子上还挂着一个不锈钢鼻钩,鼻钩的绳子很近,绕过头发和口塞绑在后脑的锁扣相连。因为鼻钩的长度很短,所以她的整个鼻子都被拉成了扁平状态,脸部扭曲的和可笑……但熟悉sm游戏的人都知道。这是对女奴脸部调教很好用的道具。可以让她们脸上的每一个部位都处在痛苦中。

  琴美的脖子上是黑色的项圈。项圈到很普通,和宠物狗的脖子上是一样的。
  现在的她,在众人眼里根本只是个性玩具……被加工的性玩具。

  咔嚓……笼子被打开了。随着绫乃的用力牵引,拥有着人形犬形态的女性奴隶慢慢的出现在健一的视野里。

  此时的他惊讶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琴美正趴在地上,不……她根本没法站起来……身上应该穿着胶衣,颜色是黑色的,紧贴着她的身体,不只是这样。健一发现胶衣并没有前臂和小腿部分。
  也就是说琴美的前臂和后退被折叠后套进胶衣……她只能趴在地上,不仔细辨认真的像狗一样……

  绫乃无情的牵动着皮带,皮带的另一头拴在琴美脖子的项圈上。项圈的连接处是一个善良的金属纽扣,月光照射下,让它显得格外显眼。

  被拘束的她随着绫乃牵扯,痛苦的在沙盘上挪动,还发出低沉的呻吟声。
  怎么样,是不是很有趣呢。这只可怜的母狗,进来之前可是傲气十足,现在的她大小便都控制不了,经常屎尿横流,就来;就连最基本的话语都不会说了。
  不过无所谓,反正马上又要被搞废了。咯咯咯咯……

  说着,绫乃不怀好意地低头看着笼中的琴美。

  「呸,这只下贱的母狗,绫乃顺势向已被改造成人性犬的琴美身上一咧浓痰。」
  绫乃:「好了,跟她说声再见吧,不过她已经没有人类的记忆了,呜呼呼……

  绫乃不留情面地宣告,但健一却不愿从琴美身旁离开。

  健一:「等……等一下………

  绫乃:「让焦急等待着你的几位姐姐久等,人家是不是太可怜了?」

  呜呜………

  似乎连最后的挣扎也不被允许…………

  女警备员:「那么,最后采用什么方法终结比较好呢?绞刑、电椅、斩首………方法多得很哦。每一个选择都非常残酷………呼呼呼,现在已经晚了宝贝。可怜的美少年这下一切都结束呢,接下来会在处刑室里好好听你说的。」

  呜呜呜……

  自己已经确信这个世上根本不存在什么所谓的神…………

  健一一边否认神的存在,一边不停地像冥冥中的神明祈求。

  ……………………………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什么声音啊………?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很快健一便判明了声音的来源。

  那是从自己左腕传来的声音,在那里戴着一个发出金色光芒的手镯。

  看到现状,绫乃很快就明白个中缘由,她上前一步,并往身边随从的女警备员耳边窃窃细语,领会其中的暗语后,警备员女子迅速的向健一身后退去……「来,小少爷,这边请。」

  咔嚓………

  绫乃打开房门,健一莫名其妙跟从着她往昏暗的楼梯向地下走去。

  走下楼梯,健一来到了潮湿的地下室。

  这里的地下室比自己想象的要宽敞,只有几盏等距的小煤油灯照明,显得非常昏暗。

  面前的走廊向着深处继续延伸下去,深处的房间里就是他的目标。

  「她们是怎么想的,这里作为地下室都有些太大了吧。」走廊里还有几扇房门,感觉就像地下的牢狱一般。

  但从走廊深处传来的微弱声响引起了健一的注意,让他猛地放慢了脚步。
  似乎是从更深处传来的,似乎是人的呻吟声。在墙壁间不断回响着,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健一和绫乃一起,在寂靜無聲的走廊上,向着深處走去。

  「好,這裡就是接待室。夫人就在裡面等著你。她說著,在一扇門前停下了腳步。」

  此时健一命運最終就要在這扇門里決定了………

  他由於緊張而變得全身僵硬,面前的绫乃突然用認真的表情對健一提出建議. 「在進去之前,我給你一個忠告,那就是,絕對要遵從夫人的吩咐。」
  明白了嗎?只要遵守了這一點,你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是……好的。

  健一聽話地點頭接受了她這一寶貴的建議. 绫乃:「顺便提醒你,對夫人的命令必須說YES。犯錯或是說NO都不行。」

  健一:「我……我會銘記在心的。」

  總覺得有點兒像是軍隊裡的紀律…………

  「好啦,進去吧。」

  绫乃不顧健一一頭霧水,說著便敲了敲接待室的大門. 咚咚咚………!
  夫人:「什麽事?」

  绫乃:「绫乃失禮了,童奴a君已经带來了。」

  夫人:「請進來吧。」

  咔哧………

  绫乃推開了門,健一下定決心,跟在她的身後,戰戰兢兢地走進了接待室。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