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镜花迷春录】(第一部)(15)作者:匪夷所著
字数:14322


             第十五章巾帼韬略

  正月十五的下午,丛萱应约来到家里。晚上一家子相聚吃了个团圆饭,之后便三三两两的到花园、湖边赏月去了。

  丽蓉、天宇和丛萱没有出去,在三楼客厅闲聊。丽蓉将之前的想法对丛萱说了,没想到,丛萱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她说:「我早就有这想法了,只是你和小宇不说,我也不好提。咱们废话就不说了,直奔主题吧,集团股东们的份额想必你们也都清楚,我二哥——当然,现在归了小宇,占50﹪,大哥和连国各占10﹪,剩下的30﹪归黄、马、邵三家所有。如今大哥、二哥已不在了,连国又下落不明,其他三个老家伙欺负你们孤儿寡母的,难免蠢蠢欲动。以前他们只管坐地分红,其它的事很少插手,如今的情形则不同了。估计小宇还不知道吧,刚开始,他们曾试图黑掉大哥和连国那20﹪的股份,然后与盖家分庭抗拒,要不是摄于汪弘文、罗昌佑、鲁达等一帮子老人儿的威严和压力,他们早就动作了。听说最近那三家已经悄悄在人力部、财务部、运营部及市场部等重要部门安插人手了。虽说这些部门的主管以前都是二哥信任的人,但如今物是人非,时间久了难免会被人钻空子。小宇年纪小,二嫂你,还有大嫂、玉瑶,多少年都是深居简出的,商业上这些尔虞我诈的事你们也不太懂,唉!总归一句话,毕竟咱们家男人太少了!」

  听了丛萱一席话,天宇和丽蓉心里都不禁担心起来,没想到集团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下面却已暗流涌动、危机四伏了。

  「真没想到,竟然到了这种地步,既然情况这么糟,那,丛萱,你赶紧来帮帮小宇吧!」丽蓉看着丛萱,恳切的说道。

  丛萱微笑着望着天宇,「小宇,你的意思呢?」

  「我的意思?」天宇渴望的看着丛萱:「那还用说,当然是迫不及待了。小姑姑,说实话,我早就有点力不从心,招架不过来了,嗯……这样吧,后天,后天我就召开董事局会议,任命你为董事局常务副主席。定于……下月一号,你正式履职!」

  晚上,丽蓉母子二人亲热了一会儿,便依偎着靠在床头,聊起了丛萱。天宇问妈妈,小姑姑为什么一直不结婚?丽蓉说她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丛萱上大学时谈过一个,处了五六年,男友老家在豫北的一个小镇。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却因居住地的问题,谁都不肯让步——男友想让丛萱随他到豫北去,丛萱因工作的原因,开始时不同意,说他弟兄三个,又不是独子,非要他一块儿在花州定居。其时,丛萱已经有些动摇了,她还是很爱他的,再争执下去,说不定她真的会随他赴豫的。孰料,男友的父母竟悄悄托人给他在老家又介绍了一个,他不但瞒着丛萱回老家相了亲,竟还把那女孩给睡了。没多久,女孩怀孕,他便告知丛萱要分手。当丛萱得知事情真相后,气得几乎疯掉。终究还是恨意难平,便假意哀求说分手前一定要再见他一面。二人相约在花州的一家常去的西餐厅见面,没说几句,丛萱便拿起牛排刀刺了过去。索性没刺中要害,之后,二人便彻底决裂了。
  参加工作以后,丛萱陆续又交往了几个,也都不了了之。说到这里,丽蓉看了天宇一眼,媚笑着说道:「别看你小姑姑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追她的人可不少呢!听说其中一个还是什么副省长的儿子,才二十出头的年纪,也被你小姑姑哄得的五迷三道的,听说都快魔怔了。」

  天宇一听,兴奋的说道:「呵,没想到小姑姑这么有魅力呢,咱们家女人就是厉害!」一边说着,伸手在丽蓉的肥乳上揉捏了几把。

  「臭小子,看你这兴头劲儿,不会是又想动你小姑姑歪脑筋了吧?」丽蓉悻悻然说道。

  天宇微微一哂道:「我才用不着打她的主意呢!」

  「哦?什么意思?」丽蓉颇感意外。

  天宇嘿嘿一笑:「妈,我问你个问题,第一次和你肏屄的时候,你不会认为我还是处男吗?」

  丽蓉忽的一下子坐了起来:「噢,我想起来了,你好像……不是第一次吧?难道是……」

  「是什么?您接着说。」天宇一脸的诡笑。

  「我懂了,难道是丛萱……?」丽蓉仍有些不大相信。

  天宇点点头:「大前年夏天,有一次小姑姑到咱们家来,晚上她冲凉的时候,无意中被我撞见,然后就稀里糊涂的……」

  「原来是这样……」丽蓉脸上露出了一丝愠色,手指戳着天宇的脑门,语气不无酸涩的说道:「我说的呢,怪不得你俩关系不同寻常,早就发现哪里有点不对劲,哼!连我这当娘的都靠边站了,唉,这才真是老牛吃嫩草呐!倒让她占了先手!臭小子,那时你还不到十四岁哩!」说到这,嘴里小声嘀咕了一句:「真是个骚狐狸……」

  天宇嘻嘻一笑道:「亲爱的浪屄妈妈,你就别吃醋了。第一次有那么重要吗,我肏你的时候,你也不是第一次呀!」

  「去!小混球,就会胡扯,我的第一次还不是让你死鬼老爸给夺了去。没有我们哪有你?得了便宜还卖乖!」说到这,丽蓉眯缝着美目,幽幽说道:「老实交代,在我之前,你一共和她做过几回?」

  「妈,别这么小气好吗,我们总共就做过两次。那时候,小姑姑和我都很害怕,就没敢太放肆……」

  「切!鬼才相信你说的!」丽蓉一脸的不屑,接着说道:「那,今晚呢……」
  「今晚怎样?我的亲妈。」

  「今晚……你就不想肏你小姑姑的骚洞洞吗?」丽蓉色眯眯盯着他说道。
  「想是有点想,不过……我怕妈妈吃醋!」天宇讪讪的说道。

  「想去就去吧,我不吃醋,以后,还指着她帮你打理集团的事务呢,也该先慰劳慰劳。我是看透了,就算你和她没有那层关系,早晚,她也是你的人,我何不顺水推舟呢?」

  天宇眼中激情四射,「谢谢亲妈,你真是太好了!」说着,在丽蓉脸蛋上亲了一口,随即便起身穿衣下床。

  「等等,知道她住哪间房吗?别进错门了,小心进错了就出不来了!」
  「小姑姑住蔷薇舍,错不了!」说完,天宇调皮的眨了眨眼睛,转身便走出了房门。

  来到二楼蔷薇舍门前,敲了敲房门,不大一会儿,门开了。

  天宇注目看时,只见小姑姑丛萱穿着一袭湖蓝色的素缎睡袍站在门内,正春意朦胧的望着他。

  「小坏蛋,我以为今晚你不会来了,让我等的好苦……」丛萱幽幽说道,一边侧身将天宇让进屋内,随手将门关闭。

  二人伫立在客厅内,互相凝视着对方。

  「姑姑,想我了吗?」天宇热辣辣地看着她。

  「怎么能不想呢,做梦都想!」说着话,丛萱走到他面前,双臂轻轻揽住他的腰,美目中春波流转,娇艳如花的脸蛋上泛起丝丝红晕,莹润欲滴的红唇中吐气如兰……天宇一下子吻住她的两片樱唇,两条舌头激烈的纠缠着,拼命的吮吸着对方口中的汁液。胯下的肉棒砰然坚挺,硬邦邦顶在丛萱的小腹上。

  「……小宇……快……快点到床上去吧,姑姑早就……早就受不了了!」丛萱喘吁吁说道。天宇一把将她抱了起来,一边继续亲吻着,一边走向卧室。
  到了里间屋,天宇将她放到床上,便迫不及待的将她的睡袍解开。只见她上身光着,没戴乳罩,胸前两只嫩白的乳房浑圆丰满,两个粉红色的小乳豆俏生生凸立着,下身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蝴蝶刺绣透明情趣内裤。近一米七的玲珑身材,雪白丰腴的娇躯线条优美、凹凸有致,平坦光洁的小腹,还有那一双修长笔直结实的玉腿……看罢多时,天宇嘿嘿一笑:「丛萱姑姑,你的咪咪好像又大了一圈哟,是不是被别的男人揉大了呀?」

  丛萱啐了一口:「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就是被别的男人揉大了,怎样?」说着翻了个身,指着自己的肥硕的雪臀,浪兮兮笑道:「看,姑姑的屁屁也大了一圈呢,也是给臭男人揉大的!」说到这,她眼睛盯着天宇的裆部,看着已经高高鼓起的小帐篷,不禁暗自吞了一口唾液,浪盈盈说道:「我的小哥哥,把裤子脱了吧,让姑姑看看你的小弟弟长大了没有!」

  天宇一笑,急忙三下五除二,将身上的衣物扒了个精光。

  顿时,丛萱眼睛看直了,口中喃喃自语道:「我的天呢,小宇,你……你的鸡鸡都这么大了!记得以前,也没这么大呀,亲娘呐,怪不得你妈妈她们……」
  「你说什么?!」小宇一愣。

  丛萱哂笑道:「行了,装什么正经呀,你大姑姑都告诉我了,刚开始我还不信,你才十六七岁的年纪,有这能耐吗?现在看到你这又粗又长的大家伙,我好像有点信了。」

  「姑姑……」

  「嗯?」

  「咱们家乱搞的事你……不在乎?」

  「有什么可在乎的,要说乱搞,也是咱俩先开的头,你说呢小宇?实话对你讲,姑姑我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我……」说到这,丛萱娇媚的面容上浮现一丝淫色,「前几年,追求我的那个副省长的儿子,父子俩……肏我一个……」
  「什么……?!」听了这话,天宇心头一沉,蓦然生出一丝莫名的哀伤和愤恨。

  看到天宇这样的表情,丛萱有些慌了,急忙说道:「怎么了嘛,小宇,生气了?不要这样,姑姑虽不是好人,但也不会滥交无度,也没什么人敢强迫我。这些年,我总共……也没和男人弄过几回……不信你扒开姑姑的腿仔细看看,我的小穴还……还嫩着呢……」说着,丛萱将内裤慢慢褪下,露出乌蓬蓬黑漆漆的幽道蜜源,将肥白的大腿向两边大大撇开,摆了一个请君入瓮的姿态。

  天宇心中暗想:今晚自己必须要卖卖力,彻底搞掂这个美骚娘,让她服服帖帖在自己棒下称臣,省得她以后在外风流。对自己的本钱和实力,天宇还是蛮有底气的。想到这,天宇一改脸上的消迷愤然之色,狞笑一声,纵身扑了上去,压在了丛珊身上。光滑细嫩的肌肤散发出阵阵醉人的幽香,熟悉而又陌生的几声嘤咛使得他雄性勃发。二人在宽大舒适的床铺上翻滚着、相互扒扯着,天宇疯狂的亲吻着她每一寸娇白细嫩的皮肤,双手在硕乳丰臀上大力揉捏搓按着,发泄着心中无限的爱与淡淡的恨!

  「……小宇……乖儿子……别……别玩了……姑姑的小骚穴痒……痒得很……快快……快肏吧!」

  天宇双手托起她的肥臀,茂密乌黑耻毛遮掩着的骚穴近在眼前,他手指拨开阴毛细看,果然,精美的骚穴还是鲜红娇嫩,如少女一般,只是穴口显得不再紧致,微微开合着,晶莹透亮的淫水已经开始慢慢向外溢出。他伸舌头试着舔了一下,并无令人生厌的异味,像妈妈和伯母、婶婶她们一样,透出一丝丝酸酸甜甜的清香。他猛烈地吮吸舔弄起来,手指还不停的抠摸着她的菊花小洞。

  「……啊……嗷嗷……哎哟……哟……受……受不了了……乖乖肉儿……小宇……亲儿子……好哥哥……快快……把大鸡巴……大肉棍插……插进来吧……!」
  天宇一看,时候差不多了,再这么玩下去姑姑非疯了不可,急忙摆正了姿势,捉住肉棒在穴沟上下滑蹭了几下,腰部猛然用力一挺,嘴里「嗨!」的一声,肉棒如出鞘之利刃,冲入穴中,龟头直达子宫!

  「哎呦妈呀!插死我了!太……太深了……屄屄要插破了!」

  天宇也不说话,只管凝神聚力,发狠的大力抽插着、奸淫着。粗壮的肉棒不停摩擦着娇嫩的穴肉,每一次抽插都带动粉嫩的穴肉翻进翻出,「扑哧扑哧」的肏屄声不绝于耳。

  「……啊……啊啊……啊……嘘嘘……我……我的亲……肉肉儿……好哥哥……小老公……你的鸡巴太……太大了……姑姑的骚屄……从……从没被这么大的……鸡巴……插过……你要……要肏死姑姑了……鸡巴太粗了……慢点……哎哟……!」

  丛萱几近疯狂的嚎叫着。突然,她面部肌肉扭曲,眼神中闪烁着似乎有些恐惧的、却是极度兴奋的神情,「……啊……啊……不不……不……!」天宇急忙拼命狠捣了几下,然后将肉棒猛地一下拔了出来,「嗤」的一声,只见骚穴中大股淫水如喷泉一般飚射出来,丛珊「嗷」的一声怪叫,浑身白肉剧烈抖动着……突然袭来的畅快淋漓的高潮使得丛萱脑子一片空白,她下意识的想抓住什么,天宇却丝毫不给她喘息享受的机会,伸手将她的身子翻转过来,强迫她跪趴在床上,在她雪白浑圆的肥臀上使劲捏了几把,然后将鸡巴对准臀沟中穴口大开的阴道,又奋力捅了进去。丛萱来不及品味第一波高潮带来的无限快乐,只得勉强振奋精神,迎合天宇的又一轮奸淫。

  「啪啪啪啪」,小腹急速凶狠地撞击在雪白的大屁股上,形成白花花不停跃动的臀浪,如生铁铸成的肉棒在泥泞不堪的骚屄中恣意地做着活塞运动,丛萱不由得又惨烈的淫叫起来。

  「……啊啊……啊……啊……哎呦……呦……小祖宗……你要弄死姑姑了……姑姑的骚屄被你……肏烂了……被你捣……捣透了……我的天哪!肏吧!使劲肏吧!我不活了!呜呜……呜……!」

  随着丛萱兴奋到极点的啜泣声,钢架结构的床铺也因为二人剧烈的运动,跟着「咯吱咯吱」的响成了一片。

  「……嘘嘘……啊……不不……不行了!又要……要丢了……嘘嘘……啊……我……我的天……!」随着丛萱颤抖的尖叫声,天宇感觉到小穴内嫩肉一阵阵紧缩,拼命的包裹、拧缠着肉棒,他知道,姑姑又要高潮了,急忙使劲肏了几下,又将肉棒向外一拔,穴内的淫水又一次喷射了出来,还没等射完,他却将肉棒对准水淋淋的穴口,「咕叽」一声,又插了进去。这一次,丛萱说什么也不敢应战了,她向前一扑,趴在了床上,扭头满脸幽怨之色的看着天宇:「乖小宇,不……不行了,让姑姑歇会儿,再没完没了的肏下去,姑姑真的要被你插死了……」
  天宇只得暂且休战,侧身躺在丛萱旁边,一把将她搂到怀里,笑嘻嘻说道:「小浪屄,亲姑姑,怎么样?我还行吧!」

  丛萱用手揩了一下他脸上的汗水,柔声说道:「小宝贝,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狠地肏姑姑,不就是因为姑姑刚才说漏嘴了么,你恨我和外面的男人胡搞,其实……自从大学里那场恋爱结束后,我对男人就已经失去信心了。虽然后来追我的人不少,但真正上过床的没几个……」

  「那——你和什么副省长父子俩是怎么回事?」

  丛萱脸一红,用手戳了一下天宇的脑门,「臭小子,我就知道你对这件事耿耿于怀。没你想的那么淫乱龌蹉,其实也怨我自己,我和那个小白脸上床的时候……对了,头一次和我亲热,他没几分钟就不行了,当时我就有些厌恶。他哀求说他是第一次,太紧张了,我勉强相信了。第二次在他家里,弄了一小会儿,我刚刚兴奋起来,他又射了,我都快气死了。恰此时,他爸爸,就是那个副省长推门进来,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扑到了我身上。当时我心里也不知怎么想的,就半推半就的让他给……」

  「那老家伙怎么样?比我强吗?」

  丛萱看了他一眼,媚眼如丝的说道:「怎么,又吃醋了?」说着话,手悄悄伸到天宇胯下,揉摸着他依然坚硬如铁的大肉棒,「说实话,老家伙虽然快六十了,比他那窝囊儿子倒是强不少,弄得我差点就高潮了……不过,比起你可差太多了,我的大鸡巴哥哥……!」

  「那你以后还会和别的男人亲热吗?」天宇淡淡问道。

  「我的小老公……!」说着,丛萱翻身趴到天宇胸前,一边用两只大奶子磨蹭着他的胸脯,一边热烈的亲吻着他的嘴唇,「今后你就是我的亲丈夫,我一定为你守身如玉!就算吃糠咽菜我也不离开你!你知道吗,刚才我一看到你的大鸡巴,吓了一跳。天呢!别说咱们中国人,就连外国人也不见得有你这么巨大的家伙儿,我估计只有少数黑人和你有一比,和以前相比,姑姑真是得刮目相看了,唉!咱们家的女人算是真有福气呀!」

  听了丛萱一番表白,天宇心里渐次平复了。那娇嫩柔滑、香气袭人的美肉娘在他身上不停侵扰着,激的他淫性再次勃发。他挺身坐起,对丛珊说道:「骚屄姐姐,缓过劲儿了吧,咱们接着肏吧?!」

  「好啊,我的大鸡巴亲老公,今天晚上,妹妹的骚屄要一次吃个够!你说怎么肏,姑姑都依你!」

  「我要站着肏你的小浪屄!」说着,他跳下床来,示意丛萱:「过来呀小骚货!双腿跨在我的腰上,胳膊搂住我的脖子,我端着你的大屁股,嗯?」丛萱噗呲一笑:「真是人小鬼大,花样还不少,这么肏你不累呀?」

  「累什么累,外婆一百四十多斤,我都用这种姿势肏过她,何况是你呢?」
  「不会吧?哎呦我的小祖宗!就你外婆那高大壮实的一坨肉,你能这么抱着她肏?你可真行!」

  「别废话了,快点吧,大鸡巴都憋坏了!」

  丛萱欣然从命,乐颠颠的纵身跨骑到天宇身上,二人摆好了姿势,丛萱用手扶着大鸡巴插入骚穴,便淫乐起来。

  天宇一边托住丛萱的肥臀上下套弄着肉棒,一边说道:「姑姑……你知道我……最喜欢那种肏屄姿势吗?」

  「知道,你大姑姑说,你最喜欢从后面对着大屁股干!」

  「说得对极了!看着你们又圆又大,雪白肥嫩的大肥臀,我肏起来没够!」
  「光喜欢大屁股吗?就不喜欢大咪咪?」

  「大咪咪当然也喜欢了,哎呀,不说了,咱们家的女人,老老少少都是极品,不光脸蛋漂亮,身材也都楚楚动人,都是细腰长腿、大咪咪、大屁股!」

  「那——芷灵呢,还有你那两个什么……雯雯、安安,也都是大咪咪大屁股吗?」

  「看你说的,她们都还小,怎么能跟你们比呢?再说了,年纪轻轻的就丰乳肥臀,有点畸形的感觉,我不喜欢。曲线玲珑、身材匀称玩儿起来才舒服。」
  「哟!小伙子懂得还不少呢!

  「姑姑……」

  「嗯……怎么了?」

  「你下面的淫水怎么那么多呀,而且每次高潮都像喷泉一样!」「水多了不好吗,你不喜欢?」

  「当然……当然喜欢,实在是太喜欢了!水儿多的女人最淫荡,我爱死你了!我的骚屄姑姑,我要肏得你流一桶淫水儿!」「……哎哟……啊……我的亲肉肉儿……好哥哥……你使劲肏吧……姑姑的小骚穴永远……让你插……让你肏……!」「……小骚屄……大浪货!淫妇、贱人!……我肏……肏……肏死你……插烂你……!」二人「劈劈啪啪」肏了近半个钟头,丛萱的骚穴再次喷出大量淫水,第三次高潮。

  丛萱歇息了片刻,再次迎战。因知道天宇尤为偏爱狗交的姿势,便再次趴伏在床,淫声浪语的召唤道:「大鸡巴老公,来呀!妹妹的大肥臀撅起来了,等着你日呢!」天宇嘿然一笑,提枪上马,又肏了起来。

  「扑哧……扑哧……啪啪……啪啪!」肉棒凶猛地抽插着,腹肌不断地撞击着雪白的大屁股。丛萱满头乌发来回飘荡着,胸前两只肥乳不停摇摆着,划着诱人的弧圈。

  「姑姑……」

  「……啊啊……啊……嗯?怎么了宝贝儿?

  「……你怎么……不说话了?」

  「说……说什么……?」

  「说浪话呀,什么淫贱说什么,我最爱听!说的好了我有奖励,会更用力地肏你!」

  「小祖宗啊……姑姑被你肏的魂儿都……快出窍了!哪……哪还有力气说话呀!」

  「说嘛说嘛!你不说……我就抽出来了!」

  「……别别……别抽,我说我说!……小宝贝……亲丈夫……姑姑的骚洞洞……小浪屄……只留给你一个人……肏!姑姑从……从今天起永远……爱你……只爱你一个!……佛爷爷呀……使劲日吧……把妹妹的小肥穴日烂吧……!」
  丛萱说着,扭头看时,只见天宇被她的话刺激得雄性暴涨,双目淫光激射,粗壮的脖子上青筋暴突,饱满光洁的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反射出晶莹的光泽,胸前两块玉石一般的胸肌也变得紧绷绷的,胯间的肉棒仿佛又粗大了一圈,抽插的力道也越来越狠!她急忙火上浇油的又浪言道:「……大鸡巴哥哥……使劲肏吧!你的大肉棒天下第一……就是仙女也会……也会都会俯首称臣的……我的好哥哥……亲哒哒……妹妹从今往后……一定要好好保养……养的白白嫩嫩……香扑扑的……随时随地让你肏……!」

  「……那,你会吃醋吗?我和妈妈……还有大姑姑、伯母她们……」

  「……不……不吃醋!你愿意肏谁都行!只……只要你别把我……把我忘了就行……!」正说着,忽然面现惊惧之色,口中颤声尖叫着:「……啊啊……嘘嘘……哎哟哟……不不……不要……」

  天宇只觉得小穴内再次阵阵痉挛,一圈圈环装的嫩肉拼命地挤压着肉棒,他唰的一下拔出肉棒,浪屄中再次骚水喷溅,丛萱身子剧烈的抖动了几下,猛地向前扑倒,四肢八叉的趴在床上,口中喘吁吁无力地哼哼着:「我的天呢……又……又丢了……!」

  天宇抱定了穷追猛打的思想,仍旧不依不饶,随即趴附在丛萱背上,扶着肉棒从她的臀缝中硬挤了进去。

  丛萱被他沉重的身躯压得吭哧了一声,双手无力地摆动着:「……小宇,不……不行……姑姑真的不行了……求求……求你别肏了……姑姑要……要被肏死了……」

  天宇很不情愿地抽出肉棒,伸双臂将丛萱翻了个身,淫笑着望着她:「小浪屄,这就不行了?我还没过瘾呢!」

  看着那依然挺拔傲人的大鸡巴,丛萱有气无力的说道:「……小宇,你实在太厉害了,姑姑投降了,明天……明天再让你肏好吗?」看着她可伶巴巴的神情,天宇知道,小姑姑这回是真的被降服了。

  他只得装作无奈的样子说道:「好吧,权且饶你一次!不过……」说着指了指大鸡巴:「它怎么办呢,还没射呢,憋得我好难过啊!」丛萱无限欣喜、倍加爱怜的抚摸着坚硬的肉棒,抬头怯兮兮望着天宇:「要不,姑姑给你吸出来……?」
  「也行!不过……有个条件,你得把我的精液吞下去,不准吐!」

  「啊——?」

  「怎么,不愿意吗?」天宇面现愠色。

  丛萱一看,急忙说道「行行行!吞就吞,谁怕谁呀,这么高蛋白的好东西,我才不舍得吐呢!」

  天宇不觉嘿嘿直笑:「真是个懂事的小骚货!」

  接着,天宇便平躺在床上,丛萱俯身趴在他两腿之间,手扶肉棒,性感红润的小嘴张得大大的,含住鸡蛋大小的龟头,吮吸起来。一边吮吸舔弄着,一边兜玩着两粒卵丸。谁知弄了好大半天,嘴都吸麻了,但依然没有射精。

  丛萱不禁心中起急:这小冤家,持久力也太强了吧!她只得改变策略,不再用嘴舔吸,双手抓住肉棒,一边上下用力套弄着,一边口中银铃般浪叫着:「亲老公,我的小哥哥,快点射吧,妹妹等不及了,想吃你的琼浆玉液啦!求你射出来吧!把鲜牛奶赏给姑姑吧!」在两只小手儿拼命的套弄下,加上极尽淫荡的骚言浪语,天宇再也把持不住,肉棒蹦蹦跃动了几下,马眼顿开,浓稠的精液狂飙激射而出。丛萱连忙用嘴堵住龟头,任大量的粘液充斥着她的口腔,但见喉咙间微微蠕动,果真吞了下去,连嘴角溢出的一丝半点也不肯轻弃,舌尖一扫,也卷了进去。

  过了元宵节,各单位都正式上班了。而丛萱却辞了职,加入了盖氏集团。
  天宇本想马上任命她的职务,但丛萱却不同意。她说如果即刻召开董事局会议,天宇的这项决议未必能通过,那几个老家伙一定会群起而攻之,到时场面不容易控制,也不好收场。她与天宇密议了一番,决定分三步走。一、先彻底收服集团主要的、重要的部门主管,使他们不再心存异想;二、召开董事局扩大会议,众人烧柴火焰高,人数上必须占据绝对优势,到时不怕老家伙们不就范;三、一旦丛萱坐稳了位置,便以严审用人制度的名义,悄悄的将黄、马、邵三家安插进各部门的嫡系都剔除出去。

  二人拿来集团的人事档案研究了一下,首先是第一步,如何才能将各部门主管彻底收拢呢?给他们涨薪水倒是最简单的一招,但还不够。丛萱出了个主意,可以针对每个人的特点,个个击破。比如市场部的宋图,老家是安徽滁州的,老婆在当地县城的一个小医院上班,二人长期两地分居。可以将她调到花州来,利用关系,安排到市里的医院工作;再比如财务部的顾平章,儿子在美国加州待了好些年了,想定居美国,但绿卡一直办不下来,可以帮他办;还有人力部的程光忠,快四十岁的人了,一直没结婚,虽然人长得丑,却清高孤傲,自负满腹经纶,不肯屈就,总想找个漂亮的,还得是有学历的,可以想办法寻觅一个合适的,满足他的心愿……二人又商议了一些细节,便决定按计划实施。

  不出所料,丛萱的「各个击破」的方法果然奏效。没过多久,各部门的主管便纷纷表示忠心。尤其是那个人力部经理程光忠,丛萱把自己之前市经贸委的一个女同事,叫舒昔兰的介绍给了他。舒昔兰个头不高,但长得明艳窈窕、楚楚动人,虽家境贫寒,然自忖姿容不凡,故三十出头了也仍未婚嫁。经丛萱极力撮合,终于促成好事,约会了一段时间,也不知那老程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将舒昔兰的老处女之身给破了。舒昔兰虽心里百般懊悔和遗憾,但看在程光忠让她家里彻底摆脱了经济困境的份上,且老程除了人长得丑点,其他方面都没挑,对她百依百顺、异常疼爱,舒昔兰也就不再做他想,死心塌地的跟了程光忠。程光忠对天宇说,今后自己的命就是盖家的,唯董事长马首是瞻,指哪打哪,绝无二话!
  过了五一节,盖氏集团召开了董事局扩大会议,经理以上全部参会。会上,天宇刚说出任命丛萱的提案,果不其然,黄、马、邵三家便纷纷反对,坚决不同意。天宇按事先谋划好的,建议所有参会人员举手表决。结果,除了三个老家伙反对外,其他人都举手赞成。那三人虽心中愤恨不已、万分腻味,但迫于天宇一方压倒性的优势,不敢激起众怒,只得委曲求全。至此,丛萱正式当上了董事局副主席兼副董事长的职务,捎带着,盖氏集团也由原来的「连城集团」改名为「天宇集团」。

  当天晚饭时,一家子聚在一起庆贺。丛珊第一个举杯,笑吟吟看着丛萱说道:「看不出,小妹还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俨然是咱们家的诸葛亮哟,来,姐敬你一个!」

  夏玉瑶在一旁也把酒杯端了起来,「丛萱姐,我也敬你!小宇年纪还小,今后就指望你了!」说着,又朝天宇挤眉弄眼的说道:「小宇,其实你最该敬你小姑姑,怎么样,今天晚上是不是该特殊『答谢』一下呀?」

  说的天宇嘻嘻直笑,望着丛萱:「小姑姑,你觉得婶婶的提议如何,要不要大家举手表决一下呢?」

  听了二人的话,丛萱脸一下子变得通红,羞答答说道:「我可不敢让小宇特殊『答谢』,好家伙,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恁凶了,太能……那什么了……」说着话,眼睛瞟着凯瑟琳,说道:「玉蓉嫂子,要不,咱俩一块儿迎战,我知道,就你还勉强能和小宇过上几招……」

  凯瑟琳正在愣神的时候,柳慕青截口笑道:「我看行,玉蓉到底是外国人,比咱们叵耐,上回几个人一块儿对付天宇,就她能坚持到最后,小宇下面那根东西,哎哟,想想都可怕诶……!」

  「妈——!你小点声,也不怕被别人听见!」丽蓉说着,朝楼下努了努嘴。柳慕青面露尴尬之色,朝楼下看了看,「是是是,小点声,别叫人听到了。」看着柳慕青愧疚的样子,丽蓉倒觉得心中不忍,连忙说道:「妈,对不起,我刚才说话有点急,没别的意思,您别忘心里去。只是咱们家这种事,毕竟越私密越好,容不得丝毫纰漏。」说着,她环视众人,表情严肃的低声说道:「咱们规定一下,从今天起,公开场合,大家要尽量庄重一些,该有的礼尊辈分要严格遵循,绝不可有轻佻举动,或说些肉麻露骨的话,至于到了床上……可以随便。」说到这,她又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咳!我一直有种不好的预感。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咱们家的丑事早晚会败露,到时可如何……!」

  听了丽蓉的话,一时间大家都敛去了笑容,默然无声。

  过了一会儿,一直没插上话的凯瑟琳开口说道:「丽蓉姐姐,你也不用过分担心,太忧虑了对你、对大家都不好,也影响情绪。就像你说的,今后多加注意就是了,但愿得这么温馨快乐的长久下去。即便真的有一天事情泄露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像小宇曾经说过的,不行就搬到国外去住。你们中国人呀……我这么说你们别生气,不但爱传播小道消息,还爱打听别人的事情。西方人是很自我的,很少有人关心别人的私事。中国人爱面子,面子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对中国人而言却是很在乎、很重视的东西,面子和尊严是两个概念,却总是区分不清。行了丽蓉姐姐,就别再杞人忧天了,咱们家如此豪富,到哪儿都能过上好生活。本来今天是个好日子,别搅了大家的兴致,特别是丛萱和小宇……」说着,凯瑟琳压低了声音嘻嘻笑道:「人家俩还要开小灶呢,别倒了胃口!」

  一番话说的大伙儿转忧为喜。萧若霜笑着说道:「玉蓉的中国话说的越来越地道了,连『杞人忧天』的成语都用上了,呵呵!分析的很透彻嘛!丽蓉,想开点,别钻牛角尖了!赶紧吃饭吧,吃完了就散,别耽误了丛萱和小宇的好事!」
  丽蓉经大家解劝,方才舒展了愁眉,笑着说道:「好好好,吃饭!是我想多了。小宇,一会儿好好『款待』你小姑姑,别偷懒哦!」

  天宇嘻嘻一笑:「放心吧妈,我一定让小姑姑乐到心尖尖儿上去!你别听小姑姑说什么我太凶了的话,其实呀,我越凶她越喜欢!」说着,摸着丛萱细长白嫩的小手:「对吧,小姑姑?」丛萱脸一红,抽出手来打了他一下:「小坏蛋,你……坏死了!」

  晚饭后,姑侄二人手牵手走进三楼天宇的房间。关上房门,相互凝视了片刻,都不禁莞尔。丛萱说道:「看够了吗,我的小乖乖?」

  「小姑姑……」

  「嗯?咋了?」

  「我才发现,你不仅人长得漂亮,床上功夫棒,而且还那么的……聪慧老练!以后你要好好教教我经商之道哦!」

  丛萱轻轻揽住他的腰,微微踮起脚尖,对着他的嘴「叭」的亲了一口,「亲爱的小老公,咱们谁跟谁呀,你是我最亲的小宝贝儿,放心吧,只要你爱小姑姑,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别浪费时间了,你摸摸看,姑姑的小浪穴又流水儿了……」
  天宇将手从她的裙子下摆伸进去,顺着柔腻光滑的大腿向上摸去——哦!果不其然,连大腿跟儿都已经湿漉漉的了。他弯腰一把将丛萱抱了起来,「小浪货,可真够骚的,我还没摸,你就流水儿了,看我不奸死你个小淫妇!」

  走进卧室,将丛萱放到床上,两人互相撕拽拉扯着对方身上的衣服,眨眼间便「赤诚」相见了。天宇扒开她的双腿,埋头拱上去,就想舔吸小骚穴。丛萱伸手拦阻着:「别急宝贝儿,咱们换个姿势,互相服务好吗?」

  「什么姿势?」天宇问道。

  「你先躺下。」丛萱说着,推了他一把,天宇顺势躺倒,丛萱倒转身子跨骑上去,阴部正好覆盖在天宇的脸上,自己则趴在他的小腹上,双手抓住肉棒,扭头浪不羁儿的笑道:「我吃大鸡巴,你舔小骚屄,两不耽误!如何?」

  天宇兴奋的说道:「小淫妇就是会玩,服了你了!」

  彼此舔弄了一番,天宇感觉小穴中淫水流淌的越来越多,大有浪涌喷薄之势,耳听得姑姑口中「啊啊」大叫,也顾不上再舔吸鸡巴了,急忙拍了拍她的肥臀。丛萱翻身而起,躺倒在床,双腿大大的分开,摆好了迎候的架势。

  「快小宇!快插进来!」丛萱急不可耐的说道。

  天宇扶着大肉棒,对准微微开阖的骚穴口,轻轻一送,龟头顶开红润鲜滑的嫩肉,卡在了阴道口,却并不急于进攻,只是浸沾着淫水慢慢挑弄着。这样一来,丛萱不禁慌了,穴中瘙痒难禁、饥渴难当,她伸手抓住大鸡巴,一边拉拽着,一边哀求道:「乖小宇,别逗姑姑了,快点插进来吧!」

  「说句好听的,我就肏你!」

  「就你事儿多,好吧,我的好哥哥,亲老公……小祖宗!妹子的浪屄屄想吃你的大鸡鸡了,快点插吧!姑姑是你的性奴隶,永远只让你一个人肏!行了吧?」
  「小婊子,哥哥我来了!」天宇说着,腰部用力一顶,「扑哧」一声,如小儿手臂般大小的肉棒应声而入,一贯到底,因用力过猛,「啪」的一声,小腹与阴阜猛烈地撞击在了一起,撞击的丛萱浑身白肉一阵晃动。

  丛萱只觉得龟头顶开了花芯,探进了子宫里,直插得她心尖儿抖颤,不禁呼叫道:「好大的肉棒!简直要把姑姑撕裂了,我的亲肉肉儿呀!」

  天宇摆正了姿势,扶住她的两胯,大力抽插起来,熟料只肏了没几下,蜜穴深处便波涛汹涌,一股淫水奔泻而出,竟然高潮了!天宇却并不停止,兀自抽插不停,大鸡巴就像捣在狭窄的泉眼中一样,直肏的嫩肉翻进翻出,亮晶晶水花四溅!

  「……啊啊……啊……小哥哥……我的亲哒哒!要把妹妹的骚屄肏烂了……我不活了……小穴美死了……我飘起来了……」

  「丛萱……盖丛萱!」

  「……亲老公……我……我是盖丛萱!」

  「……小姑姑,我的亲姑姑!」

  「……我……我是你的骚妹妹……亲姑姑!使劲肏吧……肏亲姑姑的小骚屄!」
  「……小婊子,贱货!」

  「……我是小婊子……大贱货!我是不要脸的大骚屄!亲哥哥……妹妹的骚屄就是让你肏的!」

  二人毫无廉耻、无所顾忌的啸叫着,口中极尽淫言秽语。

  又杀伐了几百回合,丛萱再次淫水喷泄,到达了高潮。

  天宇将肉棒从水淋淋的骚屄中抽出,侧身挨着丛萱躺了下来。一边用手抚弄着雪白丰满的肥乳,一边说道:「嗨!丛萱姑姑,我的小淫妇!怎么样,舒服吗?要不要继续呀?」

  丛萱尽情享受着高潮带来的无尽快感,伸手抓住仍坚硬挺拔的肉棒,温柔的摩挲着。

  「亲宝贝儿,你实在是太厉害了!简直让我爽上天了!照这样肏下去,早晚姑姑非毁你手里不可!」

  「这么说,你是不想再肏喽,好吧,今天到此结束!」天宇说着,假意起身休战。

  「别别——!」丛萱一下慌了神,「小宇……姑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太……太兴奋、太舒服了!」说着,手抓住天宇的两只睾丸,轻轻兜弄着,接着,低眉顺眼的哀求道:「好哥哥,妹妹还想要嘛!求你了,我的好老公,接着日吧,姑姑的小屄屄又痒了……」

  天宇忍不住嘿嘿直笑:「小姑姑,你这都跟谁学的,瞧你勾魂儿的狐媚劲儿,简直浪的出拳儿,是男人就受不了!谁说结束了,还早着呢,我逗你玩呐……」说着话,爱抚着丛萱玲珑婀娜的玉体,口中赞道:「好一身精致鲜嫩的白肉,还有令人销魂的骚洞洞,哥哥永远都肏不够!」

  丛萱一听,连忙起身,跪伏在床上,撅起白花花、亮晶晶的肥臀,招手唤道:「大鸡巴哥哥,来呀,你不是最喜欢这个姿势吗!」

  天宇跨马提枪,猛地一下,从臀沟中插了进去,「嗞」的一声尽根入底,「啪」的一下,直撞得臀浪翻涌!

  又肏了十几分钟,丛萱面部肌肉扭曲,口中「啊啊」惊呼着,硕大的肥臀死命朝后撅了两下,穴中骚水喷溅,再次高潮。

  天宇用手抹一把额头的细汗,拔出肉棒,平躺下来,对丛萱说道:「小姑姑,来!跨马上来!」丛萱领命,面向他跨骑了上去,抬起肥臀,手扶肉棒,小心翼翼的将龟头卡入阴道口,刚想慢慢往下坐,熟料,天宇腰部猛然向上一挺,「扑哧」一声,肉棒一下子插到了最深处。

  「哎哟妈呀——!」丛萱一声惊叫,淬不及防地仆倒,趴到了天宇胸前,气急败坏的用小手击打着他的胸脯:「坏……坏小子,想把姑姑的小穴插穿吗!」
  天宇对着她的小嘴亲了几口,说道:「放心吧,我的小浪屄,插不穿的,快点,该你劳动了!」丛萱坐起身来,双手搭扶住他粗壮的双臂,抬起肥臀,一起一落,如砸夯一般套弄起来。肏了一会儿,天宇发觉姑姑的两条腿瑟瑟发抖,知道她快没力气了,便双手托起肥臀,帮着她套插。又肏了几十下,丛萱穴中再次喷出淫水,她舒畅的闷哼了一声,扑倒天宇身上,浑身剧烈地如筛糠般颤动着,仿佛痉挛了一般。

  天宇把她从身上挪开,丛萱趴在床上,犹自一动不动,任由他掇弄着。
  天宇拍拍她的大屁股:「小骚货,还没完呢,接着来呀!」

  丛萱艰难的扭转脖子,双眼失神的望着他,无力地摆摆手,「不……不行了,干不动了……真的要把姑姑肏死了!」

  天宇抓住肉棒,「啪啪」朝她的大屁股抽打了两下,说道:「这就投降了?不行!我还没射呢,这一回,我一定要射进姑姑的骚屄里!」说着话,俯身压在丛萱的背上,捉住肉棒,不管不顾的挤开臀缝又插了进去。

  「小婊子……大骚货!丛萱姑姑……我的亲姑姑!我肏……我使劲日……我肏死你……肏死你个小淫妇!嗨——嗨——嗨——嗨——!」

  听着天宇疯狂的叫喊,感受着肉棒在稀烂润滑的骚穴中凶狠的进出着,丛萱却再也无力迎合,也不再说话,只是随着每一次插入,口中哼哧哼哧的喘吟着。就这样,又肏了近半个钟头,天宇终于感到尾骨阵阵酥麻,也不再强撑,大鸡巴狠命的捣了几下,最后,龟头拼命挤入小穴最深处,他怒目横眉,喉咙里嘶嘶有声,双手紧紧搂住丛萱,仿佛要把她揉碎一般,任滚烫的精液灌入她的子宫里。
  房间内暂时恢复了平静。

  「姑姑!先别睡,等一会儿嘛。」天宇拍拍丛萱的肩膀。

  「嗯……?」丛萱迷茫的,眼睛有些失神的看着他:「怎么了乖儿子,还想肏屄啊?你不是已经射精了吗?」

  「不是,」天宇指着床铺说道:「看看,你的淫水、我的精液……到处都湿乎乎的,怎么睡呀?快起来,我收拾一下。」见丛萱实在无力动弹,天宇只得弯腰将她抱在怀里,放到了旁边的沙发上,然后将铺盖掀起来扔到了地上,换了一床干燥柔软的新被褥,又将她抱回了床上。

  「小姑姑,你看!」躺在丛萱的身边,天宇手指自己的下身说道。丛萱定睛一看,天呢,肉棒又硬挺暴涨了起来。她惊喜而又恐惧的看着天宇:「小宇,这么快又硬了!可……可不敢再肏了!」

  「看把你紧张的,放心吧,不肏了!不过——」他嘻嘻笑着,看了看丛萱毛茸茸的下身:「我要插进去睡!」说着,扳住丛萱的身子,使她侧身背对着自己,扒开她肥嫩的大屁股,手扶肉棒用力一捅,肉棒便又插入小穴,丛萱「哎哟」了一声,天宇急忙伸手握住她一只丰乳,嘴巴凑到丛萱耳边,轻声说道:「晚安!亲爱的小姑姑!」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