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妙之馆】(米莉篇+李曼篇)【作者:CO100】
字数:765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米莉篇

  深夜路上没有行人,奇妙馆已经是灯火通明,那些橱窗里的人肉玩偶即使已经没人在橱窗前观看已经在那激烈的扭动着。

  一个娇小的身影慢慢的走进了店里,这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不过可能刚哭过,眼睛有点红肿。

  「能帮人实现愿望的店是这里吗?」可能是被橱窗里的人肉玩偶吓到了,女孩不确定的问到。

  「实现愿望?你有足够的代价吗?」王姐合上了手上的书,意味深长的问到。
  看到店里只有一个红发女子,女孩慢慢恢复了勇气,也说起了自己的事情。
  女孩叫米莉,她的男朋友刚刚和她分手,她实在是喜欢她男朋友,不舍得离开,所以就偷了他男朋友的一张据说能实现愿望的黑色邀请函,按地址来到这里。
  王姐静静的听着女孩的诉说,直到女孩说完才问:「你想实现的是什么愿望呢?」

  「我不想离开他,我想永远和他在一起。」女孩满是希望的回答。

  「好吧,把邀请函给我,你的代价我以收到,你的愿望我来帮你实现。」王姐的声音有如有着魔力让米莉慢慢安心,但脸上的笑容变的琢磨不透起来。
  米莉跟随着王姐走进了店里的一间房间,心里满是找到希望的喜悦,随着两人的进入,而那厚重的隔音门也慢慢的关上了。

  房间里,按王姐的要求米莉害羞的慢慢脱掉了身上的全部衣服,雪白的胴体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米莉不由下意识的挡住胸口夹住双腿,但那雪白双乳房还是从手臂间的缝隙露了大半,那粉红的乳头更是若隐若现。

  王姐拿来一个盒子,打开后里面是一套乳胶做的衣服,衣服很复杂由很多件不同的各种部件组成。

  「为了让你重新回到他的身边,这点装扮是必须的。」王姐停下了动作,等待着米莉的回答。

  良久,米莉象是终于决定了什么默默的点了点头,就在她作出决定的时候内心某些地方好像被触动了一下,一股兴奋的感觉慢慢产生了。

  一个乳胶口罩被带在了米莉的脸上,口罩的口部有个口交环,带上这口罩后米粒试着动了下嘴巴发现嘴巴自己无法闭上了,口水不停的从环里流了出来,然后是一个乳胶的眼罩,完全封闭了米莉的视觉,最后是一对耳塞也被带在了米莉的耳朵里。在无法看无法听的世界里,米莉觉得那兴奋的感觉成倍的爆发,她抚摸着自己脸上的乳胶口罩和眼罩,舌头不时的从那流着口水的口交环里伸出,感受外面的世界。

  而王姐的动作还在继续,米莉胸口觉得一凉,两个电击片在贴在了她的乳房上,王姐一按开光,伴随着一声兴奋的叫声,米莉的乳房一颤,就连那本来就因为莫名兴奋勃起的乳头也更大了点。

  米莉还在抚摸自己的胸部,一个葫芦塞被塞进了自己的肛门,随着一个珠子比一个珠子的增大,米莉双手不住的摇晃,双腿也在那来回的走动缓解疼痛,米莉每次觉得自己的肛门就要被撑破了,然后随着一个肛珠的进入,肛门就会得到短暂的休息,但是马上更大肛珠就会撑开她的肛门,而那肛珠好像没有尽头,一个接着一个,一个大过一个。终于整串葫芦塞被塞了进去,米莉整个人都软倒在了地上,无力的喘着气,而那口水更是从口环里如同小溪一样流在她的乳房上。
  一个接着一个的电击片被贴在了身上,先是臀部,在是阴蒂上,最后连腹部子宫的位置也被贴上了两个最大的。

  就在这时候,一个疼痛从她尿道传来,一个导尿管穿刺了她的尿道,然后觉得肛塞上一动,尿道管被接在了肛塞上,不过尿液并没流入自己的肠道,而是被灌入了那些肛珠。在刚被穿刺尿道的刺激下尿液不停流入了肛珠,一个接着一个的肛珠被撑大,满了以后流入下一个肛珠。终于,顶端的肛珠也被灌入了尿液,顿时,米莉的乳房,屁股,阴蒂和子宫同时传来了被电击的刺激。

  王姐无奈的看着在地上颤抖,嘴里发出兴奋叫声的米莉,为了能继续下去,只能拔出了那已经被撑大的肛珠。米莉不得不在电击下再次感受那大了一倍的肛珠从体内被抽出,没有视觉和听觉的身体比以前敏感了很多,被抽出肛塞后身体马上觉得空虚,好像少了什么,直到被倒光尿液的肛塞重新被塞回了肛门里米莉才觉得满足。

  最后王姐拿起了盒子里的那连体的乳胶人偶,先是套上了米莉的双脚,人偶的双脚上连着一个高跟鞋,进入人偶后米莉就被固定在那高跟鞋上,高跟鞋的鞋跟非常高,米莉只能被迫踮着脚才能站立走动。

  人偶的阴部有个象是避孕套一样的巨大中空阳具,米莎从没被那么粗的东西插进过阴道,虽然早就已经湿润无比,但还是进入的非常艰难,为了缓解疼痛米莉只能不停的扭动腰部来调节自己的阴道,尽量的扩大,终于整根中空的乳胶阳具被插了进去,米莉觉得自己的阴道被撑开了一倍都不止,阳具的顶端深深的插入了她的身体,把她的子宫一直向上几乎顶到胃部才停下,而从外面看只是一个普通的乳胶假阴道,乳胶阴道很柔软,因为有米莉的体温,所以和真的除了少了分泌液几乎没什么区别,不过在别人使用这乳胶阴道的时候对米莉的刺激可是比直接进入她阴道要强烈几倍。

  米莉的双手也伸进了乳胶人偶里,只不过手掌位置只是两个小小的拳头,米莉的双手不得不一直握着拳。

  人偶的胸部有两根尖刺,王姐抚摸着米莉勃起老高的乳头,撑开乳头上那小巧的乳腺,把那尖刺扎了进去,这样别人从外面抚摸乳胶人偶的乳头米莉也会感受的到,而且敏感的多。

  最后人偶只有头部了,人偶的嘴里有个巨大的中口乳胶阳具,对准了米莎那流着口水的口环那大小合适阳具被整个塞了进去,长长的阳具一直顶到米莉的胃部才全部进去,同样从外面看人偶有着张乳胶的嘴巴,手指伸进去还能感受到嘴巴的温度和柔软,但是如果用阳具去口交的话,对米莉来说和直接用阳具插进了她整个喉咙一直顶到胃没什么区别。

  整个人偶终于套在了米莉的身上,在人偶假发的开口处,王姐仔细的用电烙铁合上了人偶的开口,米莉整个人被完美的做成了人型娃娃,米莉双手不住的尝试脱掉身上的乳胶外皮,但是别说只能握拳的米莉,就算是别人要想把已经被融合成一体的乳胶外皮都做不到。而米莉此时嘴巴连同喉咙被塞的满满的,眼睛看不到外面,耳朵一点声音也听不到,身上被乳胶外皮牢牢的包裹触觉也消失了。
  只有当别人抚摸她那乳头或是插入她那张着的乳胶小嘴或阴道时候才能感受到外面。米莉在这黑暗中慢慢觉得无比满足,感受着阴道和肠道被撑的满满的,而且马上能回到他的身边,她慢慢觉得一直这样也错。

  一天后一男子收到了一个巨大的包裹,男子打开了包裹里面是一个乳胶娃娃。娃娃全部被乳胶覆盖,脖子上带着金属项圈,手掌是两个小拳头,此时被锁链连接在一起固定在身后,一条腿上带着脚镣,连接着一个沉重的金属球,此时正在那微微颤抖。

  男子看了包裹里的留言,那是一本使用说明书,男子看都没看说明书直接丢在一边,伸手抚摸娃娃那那挺翘的乳头。

  米莉感受有人抚摸自己的乳头,知道自己终于回到了他的身边,但是一天的搬运使得她体内的尿液早就灌满了那巨大的肛塞,此时全身正被电击折磨着,米莉马上想面前的男子示意帮忙打开肛塞。

  男子可不知道米莉的意思,双手不停的在米莉身上游走,研究着娃娃每个地方,米莉只能无助的在娃娃里忍受男子的动作,下体很快就被男子进入了,男子的进入使得被塞满的阴道更满了,米莉在持续的电击和阴道和肠道被塞满的强烈刺激下身体不自觉的配合起男子开始了扭动。

  从此男子身边就多了一个乳胶娃娃,娃娃眼不能看,耳不能听,嘴不能说,被导出的尿液每次灌满肛塞的时候娃娃都会艰难的摸索着去找男子,想尽方法讨好男子,好让男子打开她的肛塞。而男子也悉心维护着这娃娃,每天睡觉都把娃娃放在床的另一边。

                李曼篇

  傍晚夕阳努力的照耀着城市,想要阻挡黑暗的降临。王姐依旧在店里,店里人不少,很多熟客在此聚会交流,角落里不少性奴也在低声的互相交流着,小心展示台上更是有几对人在互相切磋着技术。

  王姐合上厚厚的书,正在想是不是要找点人手来帮忙。就在此时,店的门被推开了,一男一女两个学生走了进来,女的气鼓鼓的走在前面,男的无奈的走在后面。

  这对奇怪的学生看了圈店里的人,很快就认出了王姐走到了王姐面前,女孩开口了:「听说这里有人被锁住那里,是真的吗?」

  听到女孩的问题后,王姐一脸的古怪看着这男女。

  男孩无奈的走了上来慢慢说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男孩叫李俊龙,女孩叫李曼,两人是同班同学,不知道为什么两人打了个赌,那就是如果女人被锁住尿道和肛门三天就会什么都听锁住她的人,于是生性好强的李曼就拉着李俊龙来到了这里。

  听完他们的讲述,王姐和店里的客人都笑出了声,不少人出来为李俊龙作证说是李俊龙赢了,李曼依旧倔强的不肯认输。

  「这样吧,你自己尝试次不就行了?」王姐的声音打断了大家的话。

  李曼犹豫了,王姐也不着急,店里的客人象是习惯了这种事也散开各自继续自己的话题了。

  「要不,就算了吧。」李俊龙也在边上劝说。

  听到李俊龙的话,李曼象是终于下了什么决心。「好,我就自己尝试下,看看怎么能让我什么都听你的。」李曼对着李俊龙说到。

  王姐带着奇怪的笑容给了李俊龙一张黑色邀请函,李俊龙写上李曼的名字和自己的愿望后还给了王姐,店里众人都笑着看着王姐带着两人进到店里的一间房间,而那些角落的性奴更是目光闪亮的看着两人,有几个似乎想到了什么都夹紧了双腿。

  李曼跟着王姐来带了一间封闭的房间,李俊龙自己走到角落去参观房间壁橱上的那些形形色色的道具。

  王姐指了房间中间的工作台,示意李曼睡在上面,李曼倔强的躺在了上面。
  李曼觉得自己双腿被固定在台子的两边,而裙子被慢慢向上掀起了,很快一条可爱的白色内裤就出现在眼前,王姐直接把内裤拉到一边,李曼那禁闭着的阴唇就暴露在空气中了。

  李曼直觉得自己下身一凉,身体马上紧张的微微颤抖,王姐的用手指慢慢的抚摸李曼的阴唇,不时的揉捏李曼那精致的阴蒂。李曼觉得一阵阵奇怪的感觉从下身传来,身体似乎很享受着感觉,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很快王姐的手指就伸进了李曼的阴道,手指不断的深入,直到李曼的处女膜前才停了下来,然后李曼觉得那手指似乎有着魔力,在自己的阴道里不断的进处,每次随着手指的进入都会带来新的感受,而手指的离去会让她觉得空虚。慢慢手指变成了两根,李曼那湿润了的阴道也被撑的大了不少,接下去是三根,李曼觉得下体传来了疼痛感觉,但那疼痛更加刺激着李曼的身体,让舒适的感觉变的更加强烈,终于李曼忍不住了,大量的爱液喷射了出来。在陌生人前被挑逗的潮喷,李曼觉得脸上都要滴出血了,偷眼看去,李俊龙还在角落看着那些道具,但是那通红的脖子还是出卖了他。

  就在李曼胡思乱想的时候,王姐的手指进入了她的肛门,虽然有着准备,但肛门第一次被东西进入还是让李曼有点不适应,但随着王姐手指的揉搓,李曼的身体很快就放松了。突然一个冰凉的金属物体进入了李曼的肛门,随后李曼听到了上锁的声音,那金属物进入肛门的部分有如开花一样开始了变大。李曼疼的满头是汗,好在就在李曼觉得要崩溃的时候变大终于停下了,一个精致的肛门锁被锁在了里面的肛门上。一个同样的金属圆球也被塞进了李曼的阴道,随着王姐转动钥匙,李曼觉得阴道口被越撑越大,她再也顾不得李俊龙就在边上疼的大叫,而李俊龙也走了过来,一脸的关心。

  终于阴道也被锁上了,李曼羞红着脸不敢去看李俊龙,而王姐拉着李俊龙走出了房间,边走还把钥匙给了李俊龙,同时还说了什么。

  李曼对着镜子查看了下自己的身体,身体没任何变化,但是用手指拨开肛门和阴道就能看到两个金属球卡在阴道口和肛门口,球上还有两个钥匙孔。李曼下体还是疼痛,恢复了好一会,她才走出了房间,脚步还是有点慢,双腿也不自觉的分开着。

  房间里李俊龙在那等着她,那些没走的客人也不时投来怪异的目光,那些角落的性奴更是用放光的眼睛盯着李曼的裙子,象要看出点什么,李曼低着头小心的迈着步子,快速的出了店,李俊龙也无奈的跟在她身后。

  第一天,李曼如常的上学了,表面和平时一样,但李俊龙细心的发现,李曼全天没喝一滴水,不管站着还是坐着双腿都分开。

  很快到了下午,李曼已经一天没上厕所了,她觉得小腹越来越鼓胀,虽然自己已经一天没喝水,晚饭和早饭也吃的很少,但是强烈的便意还是在不停的折磨着她,想到还要两天才能完成打赌李曼就觉得害怕。

  下课后李曼跑到厕所,拨开自己的阴唇,那金属的小球马上就被她触摸到了,但不管她怎么用力,那卡在她阴道里的阴道锁就是没移动一点,到是她的阴道被阴道锁来回的挤压让她想起了被王姐手指抚摸的时候,身体也慢慢的发热。
  就在此时一个敲门声响起,「李曼快点,马上要上课了。」她朋友的声音也传来。

  李曼被吓的身体一抖,已经憋到极限的尿液终于喷了出来,很快滚烫的尿液就灌满了阴道,但是阴道后有着阴道锁,尿液无法留出一滴,李曼不知所措的挤压了半天,尿液连一滴都没渗出来。

  很快新的一节课开始了,李俊龙很快就发现了李曼的不对,现在的李曼双腿使劲的夹住自己的阴唇,不时的低头看向裙子,象是在担心什么。下课后李俊龙靠近李曼,但没等他问话,李曼就吓的跑开了。

  就这样第一天过去了,李曼夹着满是尿液的阴道走在了放学的路上,到家后,她马上冲进了厕所,一天没有排泄腹部已经有点隆起了,李曼摸向自己的腹部,尿液顺着她的挤压在阴道里流动给了她异样的感受,很快她又回想起王姐的手指,阴道里马上传来更强烈的空虚感,李曼努力的摩擦自己阴道锁外的阴唇,挤压自己阴道里的尿液,身体越来越燥热,李曼索性把衣服脱去,一手抚摸自己的乳头,一手揉搓自己的阴唇,很快她的呼吸变的急促,下意识的夹紧自己的阴道,感受那巨大的阴道锁和阴道里滚烫的尿液,很快李曼就达到了高潮,可惜被锁的阴道并不能使她得到进一步的满足,带着沮丧的心情,李曼穿上了衣服。

  但停下后尿液刺激着阴道,很快李曼就又伸手抚摸起自己,但是每次到了关键的时候她都得不到满足,而一次强过一次的刺激使得她停下后身体就会慢慢想起那美妙的感受,使得她又一次把手伸向自己的敏感区域。

  整一晚上在床上李曼不停的想要得到满足,但一次又一次在巅峰的时候无法再进一步。强烈的折磨让李曼崩溃了,她决定明天就认输,想到可能要和李俊龙做爱,他那英俊的面孔就浮现在她的脑海里,身体也又一次慢慢变的燥热了。
  第二天,一夜没睡好的李曼早早的就来到了教室,很快她就等到了李俊龙。
  李曼走上去,一把把李俊龙拉到了走廊的角落。

  「我输了,你帮我打开那锁。」李曼低着不敢看李俊龙。

  「现在不行,你还没证明能做到一切呢。」李俊龙想去了王姐对他说的那些话,回答到。

  「我把身子给你还不行吗?不过你要答应成为我的男朋友。」李曼的头更低了。

  「男朋友就算了,不过你愿意做我的女奴的话中午就来天台。」李俊龙说到。
  李曼顿时暴跳了起来:「你想要我做你的女奴,别做梦了,我就是被憋死也不会答应的。」说完便跑回了教室。

  时间慢慢的过去,李曼觉得自己的腹部象是要爆炸了,阴道里已经被尿液完全塞满,刚刚她觉得放松尿道的时候尿液竟然被反灌了回去,现在不光是阴道,就连膀胱也被撑的满满的,手摸上自己的腹部明显隆起了很多,而两天没排泄的肠道也传来了更加强烈的便意。李曼觉得自己整个人好像被塞满了,伴随着那鼓胀的感觉和便意,最另她崩溃的还是身体被昨天一晚上的挑逗没得到满足,现在被一刺激身体更是不时的传来燥热,阴道里那滚烫的尿液更是伴随着阴道下意识的收缩刺激着膀胱和肠道,随后就是更强的刺激。

  终于中午了,李曼最终还是去了天台。

  李俊龙早就在那了,李曼走了过去,象是认命了一样。

  「想通了?愿意成为我的性奴了?」李俊龙问到。

  李曼缓慢的点了点头。

  「大声说出来!」李俊龙严厉的说到。

  「是的。」李曼的声音轻的只有自己能听到。

  「大声点,后面加上主人。」李俊龙忽然一耳光扇在了李曼的脸上。

  突然的变化让李曼有点茫然,她看着李俊龙过了好久,李曼觉得便意已经到了极限了,身体被这样命令后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有点莫名的兴奋。

  「是的,主人,我愿意成为你的性奴。」李曼还是屈服了,她说出这话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内心有了变化,一种好像被压抑了很久的感觉忽然爆发了,她竟然发现自己不反感成为李俊龙的性奴。

  「不错,现在跪下,主人要给你奖励。」李俊龙象是早就想到事情会这样变化一样,继续说到。

  李曼顺从的跪在了李俊龙面前,李俊龙解开了自己的裤子,一个巨大的阳具早就勃起的老高,一没了裤子的束缚马上高昂着露了出来。

  李曼正好跪在李俊龙面前,那阳具直接抽打在她那精致的脸庞上吓了她一跳。
  「张开嘴,好好的服侍你的主人。」李俊龙继续说到,那阴茎更是肆无忌惮的顶住李曼的嘴唇。

  李曼只觉得嘴唇上被滚烫的物体顶住,手马上下意识的握住那坚硬的阳具,只决定手中的物体灼热而粗大,李曼犹豫的张开小嘴,舌头在那滚烫的物体上轻轻滑过。一直空虚的身体就象找到了目标,李曼慢慢的用舌头舔着那巨大的龟头,身体竟然传来了强烈的快感,本能的李曼开始亲吻那阳具的每个地方,从龟头到睾丸每一寸的亲吻,双手更是卖力的揉搓,李曼觉得身体越来越燥热那折磨她两天的感觉又一次爆发了,她一手不住的抚摸自己的身体,一手抚摸李俊龙的睾丸,嘴巴不住的允吸那巨大的阳具。

  李俊龙舒服的任由李曼讨好服侍自己,觉得差不多了他双手握住李曼的头,不顾她的反抗,直接把整个阳具插入了李曼的喉咙,开始了快速度的插入。
  李曼只觉得巨大的物体占据了自己的嘴巴,随后喉咙也被塞满,很快变的不能呼吸,窒息中只觉得喉咙被一次次的深深插入,而那一直在高潮时得不到满足的身体终于得到了解脱,强烈的快感袭向了她的全身。

  同时李俊龙也到达了顶峰,浓浓的精液直接喷在了李曼的喉咙里,李俊龙这才满意的抽出了自己的阳具。

  看着在那剧烈咳嗽,鼻子和嘴里不断咳出精液的李曼。李俊龙说到:「主人赏赐完了,你应该说什么。」

  喘息中李曼艰难的回答:「谢谢主人的赏赐。」说完后就觉得心里的某个地方得到了满足,身子觉得更加的酥软了。

  「现在是对你最后的考验,下午你赤裸着跪在男厕所里,我就会来帮你开锁。」李俊龙继续说到。

  「那怎么可以,我办不到!」李曼自己快要崩溃了叫她在男厕所里裸跪还不如杀了她。

  「主人的命令你竟然感违抗!看来要对你进行惩罚了!」说完李俊龙拿出了那把李曼阴道和肛门的钥匙,按了下钥匙上挂着的一个女奴的挂件。

  李曼只觉得已经忍耐的极限的肛门和阴道传来了强烈的震动,震动下自己那满是尿液的阴道和满是粪便的肠道也开始了震动,比以前强了不知多少的便意传来,而一波又一波高潮也连续的到来。双重的折磨中李曼只觉得快要疯了,她软倒在地,双眼失去了神采,身体在那不断的痉挛,嘴边还有残留的精液。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曼才恢复了神智,强烈的震动下那无法忍耐的刺激把她给拉回了现实,她发现李俊龙已经不在了,追到教室才知道李俊龙已经回家了。
  李曼不知道这一天是怎么过的,自己就象失去了意识的肉体,满脑子都被快感占领了,身体确承受着强烈的痛苦,而在整晚的绝望的折磨下,李曼跪在了学校的男厕所里,整齐的衣服折叠的摆放在一边,赤裸的李曼跪在那等待着她的主人李俊龙的到来,而第三天也终于到来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