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伦之恋】作者:承仁古
字数:13662


  大家好~我叫敏聪,今年二十,刚刚搬到西雅图附近的小镇MapleValley,今年六月才有香港来这里读书,现在任读华盛顿大学法律系二年级。
  由於家里不算有钱,所以没有住在大学宿舍,妈妈安排了我和住在这边的舅父居住。

  舅父来了美国多年,我对他的印象是我十岁时他三十岁,他那时还在香港当美国公司买手,常常带我去玩,当时的他事业有成又长得靓仔,常常有不同的美女相伴,每次带来陪我的都是大美人,其中一位是当年还未入娱乐圈的大明星,我记得这位「姐姐」那时来到舅父家常常都躲在房里很久。当时我当然不明所意,但如今想起来便知道舅父真的是艳福无边……

  理所当然,我这位舅父是我儿时偶像,想到现在竟然能和他同住也很期待,可惜来到美国才发现,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再说,原来自从舅父来了美国不久,便和一同过来的美女下属结婚,但奈何美国始终是白人社会,舅父很快便发觉在这里没发展,原本想过会港,但舅母相反在美国很吃得开,短短数年间便跨越他做了他的上司。舅父过不了别人的白眼便辞了职,转行当了厨师。二人因为这件事常常吵架,舅父亦变得自暴自弃,暴饮暴食,身重加了两倍,已离当然的帅哥外表甚远了。两人工作圈子不同了,虽然没离婚但感情已日益变淡。

  舅父虽然把自己的薪金尽花在喝酒上,由於舅母赚很多钱,二人居住的屋还是十分豪华舒适。他们把整个地库让给我住,所以我在这边的生活真的不错呢!
  虽然我之前从未认识舅母,但Nina却待我如亲子一般,她每天很早便起来,我从些蛛丝马迹中知道她和舅父是分房睡的,舅父住主人房,她自己却睡在书房的沙发床。每晚她都在书房办公至深夜,每早很早起来,所以如果我不察觉倒不知有问题。

  我刚到步美国已经是她到机场接我,她说舅父忙着开功没空。安排睡床、被单、毛巾等的日用品又是她安排的,还有每星期天,总会静悄悄地放一百元美金在书桌上作零用。相反舅父总是找我陪他喝酒,看球赛和脱衣舞。真的幸好有舅母在。

  这个故事发生在开学后的第二天,我领过学科的阅读资料后,教授便早放了学,我往后再没堂了,便驾我自己储钱买的烂钱七汽车回家。入门后听到二人在吵架,但可能他们没想到我会这么早落堂,所以他们毫无顾忌,我大约听到舅母在骂,说甚么也可以忍,他没出色,没紧要,每天只顾买醉,没紧要,他们三年没做爱都没紧要,但现在竟然带别的女人回家鬼混,舅母说要离婚……

  我正打算轻轻关门后,先避开一会,怎料听到舅父竟然出手打舅母,舅母大声在哭,舅父还边打边说:「我打死你这个淫妇!!!你想走,死了便可以走!」
  舅母说:「你疯了!!!你喝到整个人疯了!!竟然转过头说我是淫妇!!
  放手呀!!「

  「你如果不是淫妇,干吗每天都穿这些紧身短裙高跟鞋?!!这些外表密实内里淫荡的套装是穿给谁看的?!!我打坏你这张淫脸,看你如何卖笑!!!」
  「啊!!!救命呀!」

  我看势色不对,便立即冲人屋,跑到楼上,看见舅父满面通红,是喝醉了,还拿着扫把追着舅母,看看舅母只有手臂瘀了,面上有手掌印,我心才稍放手。
  我立即上前捉住舅父的手,抢了他的扫把,大声喝:

  「舅父停手呀!!」但舅父还是很激动,我只好用力把他搂住。舅母见我回来了,心安了些,便跌在地上哭起来。

  我对她说:「舅母~你还是先离开一会吧,这里我处理好了~」舅母起来不断点头,但舅父见我放她走,又立即发疯,我拼死搂住他,舅母借机逃走了!
  我见舅父还不停在骂,在挣扎,我便用力把他推在地上,原本只有四十岁的他没可能被二十岁的我轻易推倒,但他这些年来实在变得很颓废,身体跟本不堪一击。我见他在地上还不停在叫,便拿起餐桌上一杯冻水泼向他的面上,这反而冷静了他。

  过了很久,我便扶他起来带他去浴室,才发觉他体臭无比,想必很久没洗澡,便把他脱光,推了他入浴中,他渐渐清醒,示意我离开后,自己洗澡。我在浴室外等了整整一个小时,舅父出来时,已经清洁好了,穿上我拿给他的衣服,还剃光了鬍鬚.

  差不多晚饭时我带了他到餐馆吃饭,和他说道理,才知道这些时候他的屈结,我对他说,先不要担心舅母,先想想自己往后的打算,说到最后他彷彿看通了些事,彷彿从我眼中看见以前的自己。

  夜了,我们回家时,大家都心中有数,知道舅母应该已经搬走了,所以我俩下车后,在抽烟都不愿入屋,拖延了很久,还是要面对,我们开门进入,却见书房着了灯,经过时,舅母又如往昔地在办公,我看看鞋架,她的高跟鞋还是井井有条地放着便稍放心。

  「厨房里有汤,你俩快点去喝吧~」我的天呀,数个小时前还发生这么大的事,这个女人现在竟然为我们煲好烫~这么好的女人哪里找呢?!!

  我向舅父报而责备的目光,示意:「你惭不惭愧!!!」

  舅父垂下头苦笑,便独自入了书房,把门关上。我看他们是要和好,抱着欢喜往楼下去了。

  明晨起来,到了厨房,已经九时,看见舅母竟然在喝咖啡看报纸,我便问:
  「舅母,干吗没上班去?昨天晚上很愉快么?!」我笑说。

  「没来正经!!这样跟舅母说话的么?!

  我立即收起佻皮的口吻,说:「Sorry~我说说笑而已~」

  舅母立即展现我一直已来没见过灿烂的笑容:「我也是跟你说笑罢了~来我弄早餐给你吃!」说着便起来忙着。舅母这天穿了条粉黄色的花裙,没有束起长发,怎样看也不像三十八岁的妇人呢?这年代女人懂得护理,舅母的四十岁和我妈妈四十岁时真的没得比,我想在别人眼中的舅母,极其量只像廿八岁吧?当然可能是平常舅母总是穿着那些套装和板着脸,这刻的对比令她更年轻亦说不定。
  「看来心情真的不错~舅父呢?」我心想有性爱的女人特别是容光焕发的,再想想,舅父真幸福呢!

  舅母边炒蛋,边答我说:「我刚刚送了他到机场,所以索性请了半天假。」
  「甚么?!舅父往哪里去了?!」我们说着说着,舅母便弄好早餐,我边吃边听她说。原来昨晚,舅父和舅母谈了很久,舅父哭了起来,二人坦诚的对话,舅父说自己变成了只怪物,很讨厌,舅母原谅了他,但承认二人这样是不行的,舅父承诺要给自己半年时间回香港,减肥和重拾自我,届时再做回老本行,先替舅母打工,但誓言一天要超越她!二人谈了整晚,不经不觉天光了,舅母替舅父在网上买了机票,舅父拾好行李,起程了!

  说到这里,我真的呆了,剧情真的出人意表,有时真实比小说更戏剧化呢。
  如是者,这里便剩下我和舅母了,起初真的有点怪,没有舅父在,这个叫舅母的人其实和我没甚关系,虽然现在已变得熟悉,得其实又很陌生。有时候她替我做家务时,我也觉得不好意思呢!

  我已经不是小孩,其实不需要甚么照顾了,但我明白这是舅母表达爱心的方法,我也要领情呢。话虽如此,只有两个人,每天都要煮饭,其实真的有点浪费时间。我发现舅母除了上班和回家外,真的没有甚么生活,所以建议在舅父未回来的日子,我们每逢星期五晚都要驾车入downtown吃饭。起初舅母说我应该多陪朋友,甚至乎星期五晚应该去拍拖云云……我说只是半年时间,我们应该互相照顾,最后舅母都肯了。

  十月天了,气温开始冻,这天下课时天都黑齐了,我至电给舅母说与其先回家再出发倒不如约定到downtown餐厅等。我这天约了舅母到Columbus夹第四街的McComicks那里吃蠔,那里离我们家距离40分钟车程不算太远。舅母也在附近的SafeCoCenter上班,只有两个街口之隔。

  我七点正已经坐下了,跟侍应说好我的舅母到后请她带她到我的坐位。怎料七点半都还没见舅母到达,这时侍应来跟我说有电话找我,我看看手中的iPhone才发现没电了。到电话处途中竟然碰见舅母站在堆满人的待客处,我便立即跑过去,看见舅母气沖沖地说侍应对她说没有留位给她。我便跟侍应理论说,我不是明明说过我在里面等我的舅母吗?

  那侍应不停地道歉说,没想到这位女子便是我的舅母!起初舅母还是很嬲怒的,但后来明白原来在侍应眼中,她怎看也没可能是我的舅母,便笑笑算了。
  一轮误会后,我们来到坐位时,我向舅母打量,原来这天她化了妆,卷了长发,还穿了条黑式吊带短裙。我看了后忍不住取笑她:

  「舅母,你这身打办,明显是位往约会的美人啦,怎会想到你是和外甥吃饭呢??!!在老外眼中已经很难分出我们黄种人的年龄,更莫说你这么年轻的外表呢?」

  「赵敏聪!!你这是笑我还是讚我呢!!」

  「舅母别嬲~我说说笑而已~当然是讚我这个貌美如花的舅母啦!」

  「你别笑我,我很多年没到这里吃饭,当然要打扮一番,不能失礼你嘛~你看,你这天穿起外套领呔,多么帅气~像个大人似的!」

  「舅母在附近上班,我和你约会也不能失礼呢?!」

  「谁跟你这小鬼约会呢?!让同事知道真的笑坏老娘!」

  便这样你一言我一语,气纷亦缓和起来。我知道舅母喜欢吃生蠔,所以叫了各式各地的品种,天气冷了,我们也叫了支白酒来喝。席间,我们的身份在於环境不同亦又长后辈变成朋友一般,这感觉也是多个月来首次。

  听舅母说起自己的事,倒和我心目的她距离甚远,原来当年她认识舅父时,舅父是万人迷,她几经辛苦才把他据为己有,为了不想让他走才移民到美国来。
  听她说她那时的少女心事,彷彿眼前的舅母变回了从前的她。我问了她的家庭才知原来她是孤儿,年幼时学得很坏还堕过胎,后来改过自生,努力读书才入了大洋行。她说当年她真的是美绝中环的,加上有些学识,真的没有公司不录用呢!

  我看看这刻喝了酒后的她,白晢透红的肌肤没半条皱纹,其实这刻就算回到中环,恐怕都是无人能及呢,但我却奇怪地不想她知道我这想法。

  哄她说出心事,她好像变得很舒畅,可能是多年来没人适合倾诉吧!我乐於担任聆听者,让她尽情地说,当中也加了些我的看法。说到她对家庭的渴望,她大口大口地喝酒,待我稍为皱眉,她才意会,遮丑笑说,自己很久没这么开心嘛~
  吃过晚饭才九点左右,我们在街上步行散酒气,转角来到戏院,那时舅母还在说:

  「……可能是因为我是孤儿的原固,一直都想生小孩,但奈何你舅父又育……

  噢……对不起,连这些都说了,舅母实在不应跟你说这些呢?「

  「舅母别傻了,没甚么大不了,我常常跟你说,我不是小孩了,很久前已不是处男了,舅父的事,我倒没听过……」

  「对了,你也二十多岁,当然不是处男了,回想我当年……哎呀,都说不要谈这些了,哈哈哈哈……」我看到刚刚开始享受外出的她又变得欲言又止,忍不住捉住她的手,把它跷到我的手臂处,亲近地往前行,说:

  「舅母,你放松点吧,我们出来是玩的嘛~你想说甚么便说甚么,想做便做甚么,这天晚上你说甚么都不算数好吗?!」

  起初我的举动也吓了舅母一跳,但街上大风,天气颇冷,整条街上都是老外,没人认识,便放松地跷着我手臂,说:「敏聪对舅母真好!」

  「我想看电影!」舅母突然用少女般的口吻说,当然因为我们不经不觉间已经站在戏院售票处。「好呀!」我说,便松开了舅母去买票。

  「还有甚么戏未开场的?」我用英语问。

  「对了,只有这场,两张票?」我看也没有看便付清,反正我们都是即兴,甚么戏都没所谓。

  买了爆谷汽水,我们坐下了,戏院内倒没几个人,周末晚上很少这样的,我心想。身旁的舅母兴奋地说她已经很多很多年没进戏院了。电影上了不到十分钟,我便知道为什么没几个人看,原来是一套法国情欲片,当中男女主角都没见过,只见他们的情欲镜头是『打真军』的。

  故事说到那女子被友人按下来强吻,那满身毛发的男子不断抚摸女子的大腿,女子起初不断挣扎,后来镜头影着女子的内裤已经湿透,男子在女子耳边说了些我听不懂的法语,女子便不再挣扎,任由男子替她脱下内裤。

  我看到这里当然十分尴尬,心中希望这只是一小部份的情欲戏要交代,但看电影多年的我心知,这样的开场尺度,往后恐怕会更甚。

  我完全不敢望向舅母,怕她尴尬,但如果这时说离开岂非更尴尬,大家都是成年人,看文艺情欲片不一定要以有色眼镜看。

  这时剧情说到男子目不转睛地望着女子滴露的阴唇,全程是静音的,我除了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外,还清楚地听到舅母吞口水和因不安已不停转换坐姿的声音。
  男子见女子不反抗,便继续对她的身体挑逗,女子忍不住地呻吟,呻吟声越来越大,我隐约看见舅母裙下的双腿跷着夹了起来,有点颤抖。

  女子终於忍不住对男子说了些东西,男子摇头,女子以乞求的声音再说,男子终於把舌头放进女子的阴户内卷动,女子忍了挑逗多时终於如愿以偿,兴奋地叫了起来,还以双手用力按男子的头往自己阴核磨擦,身子往后翘起来,双目反白,高潮至发不出声,全场又是寂静,我终於忍不住望向舅母,只见她把手袋压着大腿内侧,双颊比早前喝酒时红出十倍,双眼咪起,轻咬下唇,不停颤抖。
  她发现我看过来,便立即假装轻松,双脚对跷,向我报以微笑遮丑。

  往后剧情转了,很多动作,我们二人都放轻松了,继续吃爆谷。由於早前情欲戏时大家尴尬,所以坐得很开,这时到了动作戏,大家放松了,我便借势打破僵局,轻轻倚着舅母膊头,她也回报以亲切的微笑。

  电影到了结局前,女子被坏人擒拿,下了媚药,话说女子渐渐丧失理智,男主角虽然赶来了拯救,但女子已经惯了坏人的性和药,拿起手枪射死了自己的爱人,同时间坏人拿出巨型的阳具,女子看见爱人流血倒地没有一点伤心,反而扑向坏人怀中,和他激烈拥吻。我心知不妙,想必又有一番『大战』。

  女子贪婪的眼神拿着坏人的肉棒不断在舔,嘴角泛起满足的笑容,见她兴奋地含,舌头不停地卷,这样过了十分钟有多。我感觉到舅母的呼吸又变得急速,萤幕上那女子躺在床上,毫不羞耻地张开双腿,不停地示意要坏人进来……
  我终於忍不住对舅母说:「我肚子不舒服……不如我们走了,好吗?」近距离我感觉到舅母整个人都烫着,她很快地回答说:「好呀!」

  我们以高速站起来,我还需要以爆谷遮掩住下身才起来,来到出口已经听到电影传来二人插入的声音。

  出到戏院大堂,灯光照明,我们大家都透了一声大气,示意刚才真的尴尬,我随手丢了爆谷,舅母看见我还有丝毫肿胀的裤裆,面上又立即变红,转过身,说要往洗手间去,我也察觉到,也都立即跑往男厕。

  差不多十一点,外面变得很冻,我不想舅母独个儿开车,便索性开她的车子回家,待明天我自己搭巴士回来去开自己的车回去。我们步行回舅母公司的途中因为气温很冷,我见舅母虽然身穿毛外套里面毕竟都只穿了吊带短裙,虽然穿了黑色丝袜和高靴,冷风吹过还真的很冻呢!

  不知怎么,和舅母外出了整晚,渐渐不觉得她像长辈,我便伸手把舅母搂住取暖,她也对我回报微笑呢。可能是夜了的关系,舅母也放松了,把她的面庞贴着我,不知是先前的酒气未过还是那电影情节影响,舅母的面还是热烫烫的呢。
  就在那刻,和一个我不应该有任何感觉的人,度过了非常浪漫的一刻。我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亦同时感觉到她的心跳。入到大厦停车场,我看见玻璃门的倒影,我俩搭着膊头,怎样看都像情侣。想到这里,我的良知下意识地把舅母松开,毕竟在室内,还搭着会很奇怪呢!

  我见舅母脚步浮浮的便主动开她的车子,我先开了乘客门让她先上车,我轻轻的扶她坐下,她脱下外套时怎料裙边给门边卡住了,她不为意用力一拉,短裙竟然撕破了,『呀』了一声,立时露出藏在丝袜下美艳的大腿。我担心她弄伤了,立即跪下仔细看看,问:「舅母没弄伤吗?」

  她立即说:「没事啦……」我本想回应,但却因不小心看到她的丝袜头和蕾丝内裤,突然呆了,我那刻想,怎么我一直以来都没发现舅母原来是这么性感的!!这双具有成熟女人曲线的大腿这么完美,那些十八廿二的女孩子又怎能相比呢。我突然发现我对身边的这位大我十八年的长辈产生了爱意和欲望……

  舅母看见我呆呆地望着她的大腿,竟然没有骂我,只是轻轻地用碎裙把露出来的地方盖着,说:「我都说没事了,夜了,我们开车回去吧。」还轻轻地在我面上一扫,再说:「敏聪真细心呢,将来谁当你妻子便真幸福呢!」我觉得舅母说这话的语气像在缓和气纷似的。

  回程途中我俩都没甚作声,我想可能是舅母攰了,也不想骚扰她,转眼便回到家,下车时,舅母对我说:「敏聪,多谢你!舅母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多谢你!」说着便拉着我,在我额头上轻轻一吻,是长辈的一吻。

  入屋后,大家都各自匆忙回到自己的房间,这反应跟以前是完全不同的,我深想,我是因为起了色心才心虚,但为何舅母都彷彿在逃避我呢?

  我来到地库,躺在自己的床上,脑海尽是舅母的影像,她的大腿、她的体温、还有她的香味,当中又夹杂着那电影中的性爱影像,加上先前吃了这么多的生蠔,我一时间欲火焚身,在酒精驱使下,我决定起来上楼上看看究竟。

  来到二楼,我听到水声,是舅母在洗澡,我心中邪念一至,便往洗衫篮看看,发现了舅母今晚所穿的丝袜,拿上手中还是暖暖的,我忍不住放在鼻上一闻,快感直达后脑,这是舅母的体香和轻微的汗味!再看看竟然发现了她那条蕾丝内裤,我不顾羞耻地看看里面,是很多浓烈的分祕,看来舅母刚才很兴奋呢!我不禁往那浓烈的爱液嗅嗅,没法形容的女人香味和腥味混合,我只觉得后脑麻痹了,那味道在脑中立即呈现舅母的美态,我立即可以幻想到她的裸体和每个私处……
  突然水声停了,我慌忙把内裤放进裤袋内,把丝袜抛进洗衫篮内赶快离去,幸好没被发现。回到自己房中,我的心还在不停地跳很久不能平复,我脑海中不停挣扎,怎么自己会变成这样,但当我拿出内裤来看时,心中又不停地想着距离自己这么近有一位成熟美人,此刻的她是完全裸露,那熟透女性身段的曲线,还突然想起她早前和舅父吵架时说她已经三年没行房,不知此刻她又会否和我一样欲火焚身呢?!

  想到这里,我便脱下裤子,拿出已经充血的肉根,一面把她的内裤狂嗅,一面出力地玩弄着自己的阳具,不需数分钟我已感觉到接近高潮,预备爆射……
  但是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把我吓了一跳!!

  「敏聪~你睡了没有……」舅母轻声地问。

  我没作声,希望她相信我已经睡了会离开,但是她还继续问:「敏聪~敏聪~」
  我还是没作声,手中还是拿着她的内裤和自己的肉棒,心中忧虑着:我好像没有锁上门……

  但是过了一会,舅母见没反应,没有进来,悄悄然的离去了。我透了口气,便继续合上眼玩弄自己,这时舅母刚才叫唤我名字的声音倒帮助了我的幻想,我想着此刻在舔她下体,她骚首弄姿地叫我。

  微细的声音把我从幻想中突然抽回,我张开眼睛,看见舅母原来已经入了我房间,惊讶的表情,她立即用双手盖着自己眼睛,不停说:「呀!对不起!对不起!舅母以为你睡了,所以……」我立即拿起被单把底裤和下体遮住,我整个人害怕得发滚,真的想找到洞去,只好说:「没紧要,我只是……那只是……」
  舅母没等我解释已经冲了出房,剩下我一人不知如何是好。但突然我的内心涌起勇气来,心想我是正常男人,和这么一个成熟女人过了个晚上,有反应想发泄十分正常,我只是独个儿在房间享受一下幻想,我没有错,相反她为什么这么晚走进来我这里呢。我不应觉得羞耻,她才应该觉得尴尬!

  我把裤穿上便打开门往楼上去了,她的房门锁上,我敲门说:「舅母?!可以说两句吗?!」

  传来是冷淡的说话:「敏聪,夜了,去睡吧,有甚么明天说吧!」

  我再敲两下门说:「有些话应该尽快澄清的,你开门好吗,不会多久的……」
  但是她还没有理会,我想,反正是我有说话不吐不快,屋内没有其他人,我这就说吧:

  「舅母~没错,我刚才是拿你来当我性幻想对象,但有甚么奇怪呢,我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来到美国这半年我都是独身,今天晚上和一个绝色美女吃生蠔、喝白酒、看色片,又有肌肤之亲,相反如果我全无反应才真是怪呢!!」房内没有声音,但我知道她是听到的,我继续说:

  「说真的,今晚之前我从未对你幻想过,你是我的舅母,是我长辈,我是很尊敬你的,但和我今晚一起的不是那个照顾我的长辈,而是一个谈笑风生、风韵万千的美人。今晚过后我会把这些忘记,你还是我的舅母,我对你不敢存有歪念……」

  话未说完,门锁打开了,舅母站在门边,房内柔和的灯光照出,她穿的黑色丝睡衣在背光底下彷彿透明,我完全可以看到她美丽的曲线。她看见我呆望着她的身体,便说:

  「你不是说不敢对我存有歪念吗,干吗这样的看人家?」好像责备的内容,但说起来却是满带温柔的。我望向她的眼神,只觉她又是面红红的,轻咬下唇的她,这刻的目光充满欲望,我不敢相信眼前的竟然是我尊敬的舅母!

  我知情识趣,经过了整晚的折磨,这刻甚么道德伦理都抛诸脑后了,便说:「我的好舅母,我是说今晚过后……但这刻离天光还有很多时间呢?」

  舅母「啊!」了一声,似乎是被我的挑逗说话击中要害,双眼立即瞇了起来,伸手拖我入房,还把门关上。关上门后的她变得很放松,好像是我俩终於可以放任地做任何事。我倒是第一次来到这美人的私处,这房散发着浓烈的舅母气味。
  这刻的我已急不及待地把舅母拥入怀中,舅母身体出奇地柔软,皮肤真的又白又滑,我忍不住跟她接吻,但舅母第一个反应是把口合上,不让我吻,可能是太久没干这事,她变得很害羞,但我不理会,往她耳珠吻去,并轻轻地啜,她舒服得轻轻呻吟了一声,这样便开动了她。

  舅母主动地把嘴唇吻向我,乾吻了片刻,我便轻轻把舌头卷入她的口,这次她有反应,她用舌头和我卷成一起,同时间我不停的吞下她的口水,舅母在接吻之间,问:「敏聪干吗不停吞我的口水……」我把鼻子往她说话的口里唇大力一闻,说:「舅母的每一处我都喜欢,你的气味太迷人了,你的口水甜得像美酒一般!!我要喝下你各样的液体!!」

  「哎唷~别说这些了,我被你弄得周身骚痒了……」说着又和我疯狂地接吻,这刻我俩的双手已经往对方身上各处溜走。我隔着丝睡裙爱抚舅母的屁股,成熟又圆润的臀肉令我爱不释手,这刻我幻想了整晚的每个部位终於可以任我触摸玩弄,真得不感相信!但我对自己说我必须享受她的每一处,因为往后可能没机会了!

  於是我轻轻把她推开,让我可以细心欣赏她完美的胴体,她亦会意,向后踏了一步,风骚地拨一拨长发,用手抚摸了自己的腰间和胸部,舅母摆出性感撩人的姿势,我实在不可以相信这个便是我平日所尊敬的长辈!

  这刻她缓缓的坐在床边,把左脚跷在右脚上,用手按下睡裙,遮遮掩掩地露出内裤,这双完美雪白的美腿,当中夹着的便是那神秘又美妙的地方,她逐渐把裙拉起露出更多内裤,我清楚地看见那里已是湿透了,我这刻的肉棒早已硬得在裤顶跑了出来,舅母看见,伸出脷占往上唇轻舔,便这少少的一个细微动作,我已感受到身子一阵,快感从视觉通往全身。

  舅母看见我又呆又癡的瞪着自己下体,便慢慢把大腿张开,湿透了的内裤表露无遗,还用娇嗲的声线说:

  「敏聪宝贝,你不是偷了我的内裤来闻吗?!现在人家活生生的在这里……
  你不快来嗅嗅……不用怕丑呢……「

  我听到这话更是按捺不住,仆往床边,跪下美人前,迅速把她的内裤脱下,随即而来是那麻醉神经是熟女芳香,我放下手中早已湿透的内裤,用鼻子大力地嗅,整个人都起了鸡皮。舅母很配合地缓缓后躺,把浓密的阴毛和湿润的阴唇放在我面前让我品嚐。

  我毫不心急地吻下去,当舌尖触及她的阴户时,她大叫了一声,身子抽搐了一下:「啊!!就是这样了!我整晚都在等这样!!!」我听后心中爱意更深,原来舅母整晚都同样想着我,便说:

  「舅母~原来你也……为什么不早说呢?我还以为你嫌我不配呢~」说着我更使劲用舌头不停在阴唇上舔动,舅母反应更大,有点失神,呻吟道:

  「哦~啊~爱人……怎会呢……呀!!好……我刚才原本到你房间便是想跟你……但怕你嫌我老……」

  「怎会呢!!!你比起我识的任何女子都要美艳千倍,我恨不得当你的小奴隶了……舔舔舔」说着我把双指轻轻插入,温柔地卷动,舅母更是叫得死去活来,多年未经人道,她体内的熟女欲火这刻都爆发出来了。

  突然我感觉到舅母双腿用力把我的头夹着,双手按着我的头往自己那里磨擦,竟然默不作声,刚才的吟叫声变成紧咬牙关的用力声,身子往后大力的抽搐了几秒才整个人都软化,呼出深深的一口香甜的呵气,说:「噢~~~~~~~我来了……从未试过这震撼……眼花花了!!」

  舅母在高潮的一刻,下体微微喷出淫液,当一切静下来,我整块面和整只手都满佈舅母的爱液,真幸福!

  但舅母却觉得不好意思把我弄成这样,和担心我手累了,便在床上爬过来,轻轻吻我的手指,说:「哎唷,把你弄成这样,你令我这么高兴,要我怎样回报你好呢?」说着便把眼光移向我已经膨胀了的下体,和露出了的龟头,起初还有点害羞,但随即爱意来到,便示意我站立,替我脱下裤子,说:

  「你那里紧迫着,脱下来舒服些吗?」当内裤也脱下时,我的肉棒便弹跳跳的在她面前竖立,舅母忍不住说:

  「大啊……宝贝你真的雄伟呢……这么粗壮……人家……很喜欢喇……」
  这刻的舅母已经完全忘记了我们的伦理关系,我在她心中就是他的男人。
  欣赏了片刻,舅母实在太久没见过男性的器官,小心翼翼地把弄了一会,便向我望上来,用淫荡的目光,乞求的表情轻轻吟出:「含……可以吗?」我连忙点头,她伸出舌头在龟头边舔了数圈,展现满足的表情,用鼻子索了一索,说:「很大阵味呢……是男人的味道,我爱呢……」

  说罢便一声不发把整条肉棒含入口中,但怎样也没法到底,只好往上吐,随即上下上下的含噬,用脷尖不断在龟头上转圈,我立即堕入万呎欢愉深渊,闭上双眼享受,险些便泄了。

  口交了一会,舅母变得纯熟,用右手握着我肉棒辅助拨动,力度和速度开始增强了,我立即感觉快要泄了。这刻因为我也多个月来没和女人交合,身体特别敏感,真的很难抑制,我张开眼看见下面给我泄欲的竟然是位大我十八年的真女人,美貌与欲望的合体,更是把我推至边缘,便说:

  「啊啊啊~慢些……我要爆了……」舅母听到后立即停止,吐出肉棒,把我拉到床上一同躺下,说:「我不依……人家多年没干,我要你……最激烈的……」
  天呀!这说话令我理智全失,我立即爬起来,把她推在床上,脱去自己所有衣服,掀起她的睡裙,用手指探探她的阴户,原来又湿透了,我发出低沉的哮声,她会意亦娇娇地叫了一声:「噢~」

  我说:「我现在就要把你变成我的女人!!!这个胴体是我的!!」原始的一句说话牵动了我的兽性,她却回答说:「我要呀……让我变回真正的女人吧!!!」

  听到这话,我吸了口气,出力地把涨大的肉棒插入我的舅母下体,体积虽大,却「浃」的一声直没到底,我俩同时叫了一声:「舒服啊!!」湿润的阴户紧紧地包围我彷彿有吸力般,我要用劲才可以向后拉出阳具,这磨擦给她很大的快感。
  我俩连成一起的这刻,天地彷似溶掉,只剩下我这对爱欲男女,我说:
  「Nina……太舒服了,我们今晚不要睡,整晚和我欢愉好吗?!!」
  「啊~~啊~~喜欢你这样叫我……真的……可以和我不停地干??!!」
  这无心的质疑鼓动了我的雄风,我双手抓紧舅母的腰间,大力地抽插,每下都入到底部,她大叫了数声:

  「呀!!!知道了……我投降了,爱人……我舒服死了……」插了数反钟后,我俩转过身,女上男下的干,这角度令我的龟头每下都顶到子宫,舅母伤眼反白,大叫:

  「呀呀呀呀!!!!这感觉!!!!!哇~~~」我眼前丰满的熟女乳房随着她自主的插拔,不停上下摇晃,完美得难以形容,我忍不住用手搾拿,坐起来用口来回吸啜,待我用舌头挑逗她的乳头时,她娇嗲地叫:「好痕呀!!!!」
  由於舅母的肤色白哲,她的乳头是粉红色的,未经产子所以大少适中,真的跟那些成人电影的女星不遑多让,我实在是爱不惜手,但把弄得久了,她的欲火更是加强提升,她这时由抽插的动作改为用阴核大力磨擦我的盘骨,这样令她的G点受到刺激,她摇动得更是快速。

  刚席虎狼之年,舅母多年的欲火要爆炸,她变得又主动又风骚,阴核才磨数十下,呼吸已经变得非常急速,她知道快要高潮了,闭上眼睛咬紧下唇,我看见她这个表情,早就兴奋得要丢了,但见她摇了这么久,担心她累了影响高潮快感,便把她向后推,又回到我上舅母下的姿势,但这角度是令男性最易高潮的,我立时觉得下阴发热,肌肉收紧:

  「呀!呀!呀!呀!Nina!!!我快……要……」

  舅母早已闭目静待自己高潮来临,发现我想拔出体外射精,她说:「不……
  不要停呀!!!……宝贝……射……射里面吧!!!!「

  「但……是……」我快要爆了,已说不出话来,但心想我可以在自己的舅母体内射精,实在太好了!!!舅母不理会我用她的肉腿夹实我腰,用手大力抓紧我屁股,她大声叫了出来:「啊~~~~~~~~~~~~~~~~」我再也没法忍耐,亦同时大叫:

  「噢~~~~~~~~~~~~~哇~~~~~~~~」我下阴肌肉不断抽搐,每下都感觉到大量热烫烫的精液射入舅母体内,十数下才停止,这刻的舅母早已停止呼吸,面上呈现又痛苦又满足的表情,阴户肌肉紧缩,逼使我龟头再射多数下精。

  一切停顿下来,我俩都不断喘气,我俩搂在一起继续湿吻,大家都不舍得拿出她阴户内的阳具。过了好一会我们终於分开,我因为太兴奋关系,拔出肉棒时还是少硬,但舅母的阴唇却不停流出她外甥热烫的,浓厚的精液!

  「原来同时高潮是这么舒服的!」舅母把全裸的胴体依着我身,轻轻给我一个湿吻。比我年长多年,可以当得我母亲年纪的大美人这刻躲入我怀中搂着,我感觉到无比的成功感。

  我起来拿抱起舅母行进浴室,她多年未给人这般抱过,心情很好的说:「宝贝你真体贴……」放了热水后我俩便同浸鸳鸯浴,那时我问:「舅……Nina,我全数射进你里面……不怕……」

  「怀孕?!」她抢着说:「我今天刚刚安全期呢……但就算你弄到我怀孕,我也喜欢呢……反正……」说到这里,舅母面色一沉,别没在说下去。

  这刻我的酒醉开始清醒,便问:「反正甚么……为什么不说呢?」舅母起初还不愿说,我几经恳求,她终於说:

  「我是想说……反正我一直都想生小孩,奈何你舅父不育……」

  天呀!舅母说到舅父两字我才终於醒觉,我眼前裸露的人是我亲舅父的老婆,我半月前还不是帮他们和好吗,现在怎么跟他的太太上了床!内疚心起我立时显得忧愁,垂头不知如何是好。

  舅母知道我所想,便爬到我身上,用力给我亲吻,说:「敏聪,你不是说过今晚过后才把所有忘记吗?!」这刻主动的她真的是美极了!!!

  我回报她的吻,用力把她搂着:「对!!!今晚你是我的小Nina,我的爱人,我要完完全全地给你快乐!!」说着我两又开始爱抚、口交,接而在浴缸中又再一次做爱。

  这天晚上我俩真的是片刻都不分离,累了后我俩便相拥而睡。躲在被单中,她依偎着我像个小鸟依人。睡到零晨两点,突然她睡醒了,她又把弄我的肉棒,我俩又翻云覆雨地性交。越夜神智越不清醒,我也记不起往后我们还做了几多次爱了,只是记得每次都能在舅母温暖的小穴中内射。

  快乐的时光过得太快了,我也真的累透了,醒来时已经是十时,幸好是星期六,我不见了舅母,昨晚的记忆和承诺浮现了,深知这刻我俩又恢复舅甥的关系了,我没有丝毫后悔,相反觉得我已没法不爱我这个舅母了。但爱不等於佔有,我不想伤害我的舅父,便应该忘记这晚。

  离开这美妙的「战场」,回到楼下地库,我梳洗过后都没发现舅母踪影,亦明白她可能不想见我,便独自驾车入城吃早餐去了。

  我整天都漫无目的地乱逛,不停总是想着她,纵然我对自己说要忘记都总是不能,我们缠绵温柔的片段不断缠绕着我。转眼已是晚上,发觉电话内原来有留言,是她用庄严的语气说她今晚不会煮饭,要外出,我自己照顾自己,这讯息把我带回现实了。

  家里漆黑一片,我便躲在睡房看电视,没吃过晚饭便睡着了。深夜我被关门声弄醒了,是她回来,我静心祈待她会下来找我,但没有。跌跌碰碰的脱鞋和步行声音,我知道她喝醉了,我想过出去找她,但碍於我的承诺我忍心睡觉。
  过了半个小时的挣扎,我的籍口战胜了,我想她喝醉了可能需要人照顾,就算当她是舅母都不能不理会,便鼓起勇气上楼敲门。良久没反应,我心焦急,便说:「舅母?!」

  没回应……

  「舅母你没事吗?!」

  磁性的声音回答:「这里没有舅母……」

  我不明所以,开门进入,看见舅母身穿了性感的黑色透视睡衣,黑色吊带丝袜和露趾高跟鞋,长发束起,跷脚的坐在床边!我整个人呆了!

  「你……这是……你单独吗???!」我担心房内是否有别的男人,所以她穿成这样。

  「胡说!!!我在等你,你终於肯上来了吗?!」风情万种的她半带醉意地说。

  「舅母在等我??!!」

  「不……Nina在等她的爱郎~~」她说着放下跷脚,渐渐张开美腿,说:「你上来是看舅母,还是来爱我……」

  我给看穿了,便不再假装,说:「我是挂念我最爱最爱的美人,但是……
  你不是说过……「说着我已行至她面前跪下,伸手抚摸我日思夜想的美腿,把头依在丝袜大腿上。

  「我说过不再想你,但过了一整天,我已想通,我早早已不再爱你舅父了,我以为我永远不会再爱人,直至你对我好,我才知我要你……但是我不知你是否只当我是幻想性伴侣,还是认真呢~毕竟我真的大你很多呢~」

  我忍不住停止她,把嘴按在他嘴上热吻,她透了口气,说:「……但是我真的害羞,所以便喝醉壮胆……我买了些性感的内衣,回来穿上等你,如果你上来便知你也爱我……」我还不待她说完已把她抱起放在床上,和她拥抱,就是那样,我们又激烈地做爱……这次失而复得,加上有恋爱的帮助,性爱的快感比昨晚还要多数十倍。

  往后的数个月我俩在人前还是舅母外甥的关系,但回到家里就是真真正正的恩爱父妻,这段时间虽然舅父都有致电回来,我却对他说舅母已经不在了,我也是说实话,因为这里剩下的只有我的妻子Nina。我们知道舅父会回来看个究竟,便匆匆执拾了行李搬家了。

  今天,我的舅母Nina怀孕了,我们搬往东岸纽约去了,那里没人认识我们,我完成了大学当了见集律师,太太Nina转了公司但还是身居要职,生活很不错,最重要还是我这个虎狼之年的妻子性欲非常旺盛,我又正值血气方刚,实在是十分配合呢。我最爱的Nina总是会找些新花样来引诱我,很多时候,我们做爱干她时,还要我用力叫她『舅母』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