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秀秀和妈妈的男友们】(完)作者:天使412
字数:4395


  我出生在农村,父母一直在外打工,从小由奶奶带大,隐约记得,每年过年父母都会从外地回来看望自己,还买了各种漂亮衣服和玩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妈妈每次回来都打扮的很漂亮,村里每个人都在议论,说她肯定在外面傍上了男人。

  这种流言一多,奶奶爷爷和爸爸都很不舒服,尤其爸爸和妈妈不在一个地方打工,妈妈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去爸爸的地方。那年夏天,太阳特别刺眼,我就记得妈妈烫了卷发,穿着一条低胸连衣裙,村里一路进来男人们的眼睛都离不开。她走进家里就跟爷爷奶奶说跟爸爸离婚了,要带我走,要带我去城里。农村里,男重女轻思想很严重,爷爷奶奶早已经烦了我和我妈,二话没说,让我们滚蛋。
  就这样,我第一次进了城。高楼大厦,马路宽广,和老家一点都不同。街上来往的女人都比妈妈还要洋气漂亮。妈妈带我走进了一家叫紫禁城的足浴店,从那以后,我就开始了城里的生活。原来妈妈这么多年来一直在这家足浴店做技师,收入颇高,见过世面的她发誓一定要留在这里生活,还要把我带到这里来,不想再在农村吃苦。妈妈确实很厉害,给我准备了好多漂亮新衣服,给我剪了一个好看的发型,还给我转了学校,要知道城里学校不是我们这种乡下人能进的。
  大约1个月后,妈妈带着我住进了一个老小区的房子,两室一厅,接待我们的是个比爸爸年纪大一些的叔叔,我叫他李叔叔。他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还一直夸我漂亮,像妈妈,听说学校也是他给办的,我猜,他是妈妈的男友吧。
  后来,我偶尔去足浴店的时候那些阿姨们经常偷偷讨论我妈,从她们口中我知道妈妈和这个男的好了很久了,他离婚有个儿子,不过不在身边,经常光顾我妈妈就搭上了。这个男的自己开了一家五金商店,貌似做的挺大,关系也很多,还给妈妈介绍了不少客户。李叔叔算是我妈妈第一个男友,那时候我放学回家经常发现他们在家里爱爱,一开始还锁门,后来索性敞开大门,也不顾及。我的性观念大约从那时候开始启蒙的,而我的启蒙老师正是李叔叔。

  在李叔叔帮助下,妈妈自己开了一家足浴店,一开始才几个员工,店面也不大,妈妈很多事要亲力亲为,也从那时候开始,他俩很少在家哼哼唧唧了,晚饭也经常只有我和李叔叔两个人,甚至妈妈也有时候睡在店里不回来。

  李叔叔是个很温柔的男人,对我也很好,给我做饭洗衣,还督促我做作业和早睡,我们从一开始的沉默不语到后来无话不说。因为妈妈过于忙碌,逐渐和李叔叔有了争吵,那晚,叔叔一气之下摔门而出,不久之后妈妈也去店里了。我一个人吃完饭就上床睡觉了。

  半夜里,我突然感觉有人抚摸我,立刻惊醒,正要大喊,发现是李叔。「你为什么总是这么自私,我对你还不够好嘛?」他大概错把我当成妈妈了,那个时候的我已经亭亭玉立,遗传了妈妈的好身材,一对E奶挂在胸前十分性感。因为经常看到李叔和妈妈爱爱,青春期的我对性也有了好奇心,加上李叔对我的无微不至,我居然没有抵抗他的酒后乱性。

  他在旁边脱掉了裤子和衬衫,只剩下了一条内裤,爬上了我身,我害怕地不敢动。他双手捧着我的脸,用舌头撬开了我的双唇,在我的口里一阵缠绵,而我只是配合着。他的双唇慢慢往下移动,先是一把脱掉了我的睡裙,然后摇摇晃晃地握住我的乳房,开始疯狂地吸允起来。

  「啊~ 恩~ 」我居然像妈妈一样呻吟起来,原来是这样一种触电般的感觉。李叔吸得很用力,乳头立马都立了起来,下面也开始湿热。他吃着乳头的同时,一只手游移到腹部,又继续往下走,用手指隔着我的内裤开始抠弄我的小穴。我痒得直叫唤,他却丝毫没有停的意思。李叔突然停了下来,先是脱去了自己的内裤,黑暗中我看到一根肉棒晃动了几下,然后他将我的内裤也一把脱去。这样赤裸地在别人面前还是第一次,我很害羞,想遮住,没想到他狠狠分开了我的双腿托了起来。我的阴户和阴毛就这样展现在他的面前,然后就感到一个硬物塞进了我的下体。

  「啊!好痛,李叔,好痛!」我疼得大喊起来,双手紧紧抓住被子,可是他大概真是喝高了,丝毫没有停止前进的节奏,硬物一次又一次冲击着我阴户的大门。他就像和妈妈爱爱一样抽插着我的小穴,可是我完全没有像妈妈那种享受的感觉。兴许是酒精关系,那晚他并没有打开我的大门,很快就缴枪了,躺在我旁边呼呼大睡。那一次我没有见红。

  妈妈因为整晚未归并没有发现我们的事,而李叔虽然心怀愧疚,可是作为一个男人依然无法消除生理欲望,尤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那年暑假,只要妈妈不在家,我和李叔就缠绵在一起,像连体婴儿似的无法分离,一起吃饭,一起看片,一起做爱,而我也慢慢从一开始懵懂无知到后来学会了享受爱爱。兴许是从小与父母感情不深,那时候我反而觉得李叔才是我的大树,有什么事也愿意和他商量。
  然而,后来妈妈生意越做越大,接触到的形形色色的男人也越来越多,终究,她离开了李叔,带我去了另一个地方,住进了另一个男人的家里。我是恨她的,因为我对李叔除了肉体上的依赖,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寄托,分开后,我经常打电话给他,直到后来他告诉我他为了儿子跟前妻复婚了,我便不再打扰。我像是被抛弃的漂流瓶,感觉全世界都崩塌了。午夜梦回,总是想起和李叔的欢愉,我越来越恨这个生了我却没好好养过我的女人,于是,我开始报复她。

  妈妈在新的城市开了一家更高档的足浴店,规模也比过去大,我们住的房子也比以前豪华,听说都是那个来机场接我们的蒋叔叔帮妈妈弄起来的。然而,我发现,他只是偶尔来家里,每次都偷偷摸摸似的,原来他是有家庭的,妈妈只是他的小三。妈妈又是继续忙碌,偶尔和蒋叔在家里做爱,虽然她快四十的人了,不过身材保养得依旧不错,不枉她整天去美容院。可是,再美也抵不过正值青春的我。

  我开始偷偷网购了几套粉嫩的情趣内衣裤,还有一些成人用品,又买了几件有些透明的衣服,我决定开始勾搭蒋叔。蒋叔是教育系统的一个局长,我的转学也是他给办的,他和妈妈是出差来我们那个城市的时候好上的。

  国庆时期,我正好放假在家,蒋叔貌似和老婆吵架,那10天居然说要在家陪我们,但是妈妈太忙了,哪有空和他开心,我便抓住了这次机会。国庆那天是店里最忙的时候,我知道妈妈肯定得通宵,那天下午,我特地洗了澡,换上了一套粉色蕾丝内衣裤,穿了一件白色有些透明的衬衫,披着头发在厨房做蒋叔最喜欢的几道小菜。

  「哎,今天秀秀在做饭啊。」他一进门便细细打量我上下,「果然是个老色狼」,我当时心想,嘴上却说:「对呀,妈妈很忙,今天让我来发挥下吧,我做了你爱吃的菜哦。」吃饭的时候我特地少扣了一颗纽扣,坐在他对面一直俯身帮他夹菜,他的眼睛都看直了。我一个劲给他倒酒,故意让他喝多。老色狼已经慢慢上钩。

  吃完饭,他便坐在沙发上看新闻,我收拾好从厨房出来,一屁股坐在他旁边,一边解开另一颗扣子,一边靠着他撒娇地说:「好热哦。叔叔,我今天菜做的好吃嘛?」他拍拍我的腿,色色地笑道:「好吃,真好吃,叔叔喜欢。」我顺势把两条细白的长腿搁到他大腿上,紧紧搂着他的脖子,继续嗲嗲地说道:「真的啊,那人家放假天天给你做,你天天来好不好嘛?」

  「好好好,我女儿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他连声答道,两只手却放在我的大腿上轻轻抚摸了几下。我不但没有抗拒,还特地将几乎袒露的双乳贴近他的手臂,捧着他的脸扭过来,贴近我的脸,轻声问道:「那你女儿漂亮还是我漂亮啦?」他索性转了过来,搂了下我的腰,又放了下去,哄着说:「当然是你了。」
  我故意将胸一挺,鼻尖几乎碰到了他的鼻尖,暧昧地说了句「真的啊」,就将双唇贴在了他的双唇上。他半推半就地低下了头:「秀秀,我是你妈妈的……这样不好。」「我爱你,蒋叔。」说罢,我用舌头撬开了他的双唇,老色狼也立刻回应着我,两条舌头水乳交融。我一边扣开衬衫的扣子,卸去了衬衣,一边变换姿势双腿分开坐在蒋叔大腿上。

  蒋叔的手掌完全握不住的我的小白兔,他隔着内衣揉了几下,拼命咽口水:「秀秀,你的身材比你妈妈还要好。」我主动将手伸到后面慢慢解开:「真的啊,那你想不想看看庐山真面目呀?」他急得一把扯掉了我的内衣,舔了舔嘴唇便凑了过来一口含住,另一只手则拨弄着我的乳头。「嗯,嗯,好舒服,爸爸,我好舒服。」他突然抬头,好奇地问我:「你叫我什么?」我淫荡地一笑,将他的头继续埋在我胸前,答道:「爸爸呀,你不是我爸爸么?今天爸爸是不是要好好奖励下女儿呀?」他连连点头,嘴巴始终没有离开我的深粉色乳头,被我这些乱伦的淫语搞得兴奋起来。

  「嗯~ 啊~ 哦~ 啊~ 」我抱着蒋叔的脑袋,呻吟声一浪接过一浪,故意扭动
着屁股,摩擦着他的鸡巴。欲火逐渐燃烧起来。

  腻歪了一会儿,我站起来隔着蒋叔内裤揉了几下他下体鼓起的小帐篷,抬起头咬了咬嘴唇风骚地看着他:「爸爸,女儿要吃棒棒。」说完,缓缓脱下他的内裤,随手一扔,我双手轻轻捧住已经翘得很高的鸡巴。

  「好大哦!」我故意娇滴滴地说了句,然后一口含住,吐出,再深深含住,缓缓吐出。他得意地看着我给他KJ,拿起身边的手机拍了起来。我不但没有抗拒,反而摆出风骚的表情更加投入地吃起来。不一会儿,蒋叔就舒服得呻吟了几声,低头摸摸我的头:「秀秀,来,让爸爸给你舒服舒服。」我乖巧得点点头,站了起来,主动退下了自己的性感内裤故意丢到他的脸上。转过身,我故意把雪白的大屁股对准蒋叔的脸扭动了几下,拉起他往餐桌走。

  老家伙早就精虫上脑,完全被我控制。我坐躺在餐桌上,故意夹紧双腿,一手揉着胸前的小白兔,一手伸进双腿中间,闭着眼轻喊着:「爸爸,我要……我要……」

  蒋叔抬起我的双腿放到肩膀,手握肉棒缓缓进入我早已洪水泛滥的洞穴。
  「小骚货,下面都泄洪了。」

  「那爸爸快给人家治理治理。」

  蒋叔低头亲了几下我的腿,让我弯曲左右打开,色色地看着我茂密的森林,手指在肉缝间摩擦。我撇过头,咬着手指,淫荡地哼哼着。

  我感觉到两只手指探进了我的丛林,在我的肉穴里搅动,有些疼痛,可是有股电流般的刺激直涌头顶。果然是老色狼,阅女无数啊,我心想。

  「啊~ 哦~ 不行了,我要去了,蒋叔。」我双手紧紧抓住餐桌边缘。
  老色狼突然把手指拔了出来,握着肉棒故意在我的肉缝摩擦:「小骚货,你喊我什么呀?」

  我恳求地望着他,慢慢将下体往前动了动,伸手握住他的棒棒慢慢塞进洞穴:「我错了我错了,爸爸,好爸爸,人家想要你的大棒棒。」

  这时,蒋叔也早已欲火焚身,一下一下,次次都直入我的深处。老家伙年纪虽大,功力却不浅,侧身、后入,变换着不同姿势,最后一炮射入我的子宫。
  之后,蒋叔对妈妈兴趣少了很多,每次都趁着她不在的时候来家里和我大干一场,每次都不肯戴套,但是怕我怀孕一直提醒我吃药。那一年半的时间里,我趁机从蒋叔那里骗了不少私房钱。

  之后,我凭借着不错的分数考入了F城最好的大学,终于离开了妈妈和蒋叔。也许老天眷顾我,就在我去大学后的半年,蒋叔就被公安局带走了,听说是收受贿赂,而妈妈也因此逃去了外地。

  从此,我开始了全新的人生,彻底告别过去这段淫乱的青春。

               【全文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广告合作: mvmv5959@126.com | 站长统计 |
  • 本站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受美国法律保护!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 色小姐,色小姐改名,www.色小姐.com,色小姐网站,色姐妹综合网 - 受美国法律保护
  •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方便您下次访问 www.sjm22.com